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96章:温柔缠绵
    乡间的冬夜,在这小屋里却是春意盎然。

    怀孕的身子本就敏感,加上男人兴致勃勃地索欢,他火热的大手所到之处点起了一簇簇看不见的火焰,撩拨得她忍不住半咬红唇,生怕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被三叔他们听到。

    他的指尖变得格外邪恶,掌握着她的嫩白,轻挑揉捻,这绝佳的手感令他心神荡漾,眼底燃烧的**越发浓烈。

    “你……你又想……”她水润的眸子羞赧地凝视着他。

    晏季匀喉结一阵上下滚动,沙哑着声音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如果再憋着,这里会出毛病的,不信你看看……”说着,他竟将她的小手引导着放在那血脉膨胀的某处。

    水菡身子一颤,这灼热的温度让她犹如触电似的,整个人都融化了一半,这样充满蛊惑的挑.逗,她怎经得住……对他的思念早就泛滥成灾,她又何尝不想他呢,这些日子,她做梦都想靠在他怀里,想被他爱抚……

    “你放心,我会很小心,不会伤到你和孩子,相信我啊……”男人低声呢喃,修长的手指带着魔力一样,滑过她的腰,一路往下……“嗯……”水菡嘴里发出一声浅吟,听在他耳里却是犹如催化剂,将男人的**勾得越发难以把持。

    “小东西,我感觉到,你也想我了是吗……”他意有所指,水菡羞涩,下意识地闭拢双腿……

    她的反应,让他男性的骄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低头吻着她柔嫩的双唇,精壮的腰身缓缓一沉……“啊……老公慢点……”水菡情不自禁地喊出声,“老公”两个字竟是在如此旖旎的时刻第一次称呼他。

    晏季匀微微一呆,这两个字从她嘴里叫出来,那么软软的柔嫩的声音,真好听。

    水菡抱着他的脖子,他顿时又放缓了几分……真是难为他了,强忍着想要奋力驰骋的冲动,浑身燥热,但为了顾及到她,他只能以平时不到三分之一的频率,轻轻地,温柔地将她的空虚填满……

    感情的进展,使得这次的欢爱和以往的感觉又有所不同,他温柔的循序渐进,他亲吻她,爱抚她,两人绝妙的契合,在寂静的深夜吟唱出一曲动人的旋律。她轻吟娇喘,在他身下悄然绽放成一朵花儿,身体是诚实的,有种熟悉的情潮在一波一波荡漾着,她白希如瓷的肌肤在灯光下隐隐泛着可爱的粉红,身子瘫软成一汪春水……久违的舒爽,让他禁不住俊脸绯红,兴奋地发出阵阵低哑的申吟……这不只是晴欲的释放,更有种心灵上的共鸣,当巨大的欢愉来临那一刻,他在战栗中得到了深深的满足……

    只是他实在太强悍了,禁欲已久,现在才释放这么一回,显然是不够的,但他要顾及水菡的肚子,不敢太放任,只好意犹未尽地躺在她身边。

    激情的余韵还为散去,水菡浑身无力,平躺着,小手却还抱着他的胳膊,两片被他吻得微肿的嘴唇泛着迷人的光泽,大眼里含着几分妩媚惑人的风情:“你今晚要安分一点了。”

    “嗯,我知道。”晏季匀很干脆地答道,可手上却是不老实,放在她胸前的敏感,不肯拿开,爱不释手这柔软的馒头……她终于是从干煸四季豆长成了小笼包,再变成现在的馒头,晏季匀觉得自己的福利更好了。

    水菡真是拿他没办法,从和他住在一起的第一天开始她就发觉他很爱摸着她睡觉,现在怀孕了还是改不了他这习惯,可她心里是甜滋滋的。喜欢跟他亲热,喜欢感受到被他需要,喜欢这样躺在他身边,一如这中间那些被冷落的日子都只是一场梦……

    呼吸相闻之间,一缕温馨蔓延在空气里,激荡了一整天的心情终于能安下来了。水菡的眼皮渐渐沉重,倦意袭来,粉红的小嘴一嘟一嘟的呢喃:“晏季匀……老公……唔……我怎么又心软地原谅你了……”水菡迷迷糊糊地叨念着,这话给晏季匀听了去,不由得有点无奈了,这小女人睡觉都还在琢磨自己是怎么会原谅了他。

    如果心能随意控制,那就不是爱了。爱情的奇妙之处就在于,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会在爱的驱使下做出什么傻事。

    这是晏季匀和水菡自从婚礼那天之后,睡得最安稳的一个晚上,在这间乡间小屋里,在晏家宗祠旁……冬季,原来也是可以很暖。水菡心里的伤痛,又被晏季匀的温柔愈合了,她很容易伤心,但也很容易开心。两种情绪的波动都在于这个男人怎样对待她了。他的温情,就是她快乐的源泉……说她爱得太傻太深,说她太容易被男人左右,说她什么都好,但真正陷入爱情的人,不都是情难自控么。能做到绝对理智和清醒的人,唯一的解释就是……你没有真的爱过。

    十八岁的年纪,我们初尝爱情,义无反顾,爱得不留一点退路。只因他就在你前方,你朝着他的方向,一头扎进茫茫未知的未来,爱过恨过冲动过,这才是青春的印记。

    第二天。

    睡到自然醒,水菡懒懒地睁开眼睛,在看到眼前这熟悉的睡颜时,蓦地,她愣了愣……混沌的意识逐渐清晰,太久没有与他同床共枕,现在能睁眼就看到,这喜悦的心情难以言喻,一股暖意充斥在心间……两人身上穿的不正是他买的情侣保暖内衣么,她曾幻想过有一天能和他一起穿着这衣服躺在床上睡去,醒来,这愿望,如今真的实现了,怎不让她欢欣得眼眶发酸呢……

    他不在身边时,她时常以泪洗面,感觉生活是灰色的。有了他的眷顾和陪伴,她就好像得到了全世界那么开心。

    “太不公平……你左右了我的喜怒哀乐,而你心里有几分我的位置呢?”水菡心里在嘀咕,皱着秀眉,想起昨天在宗祠里他说的话……他说他需要时间。

    水菡默默告诉自己,嗯,不能太心急了,能像现在这样,已经算是来之不易,就给他多一点时间来适应她的存在,适应有她这个老婆,或许,等将来宝宝出世了,晏季匀与她的婚姻也就完整了,那时,她的生活才会有真正的阳光吗?如果只是短暂的等待就能有幸福,如果就这么相处下去就能在他心里多一点位置,她,愿意。

    “我有这么好看吗,你又看痴了……”男人倏然睁眼,慵懒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揶揄。

    水菡脸一热,但也干脆地说:“是啊,全天下就你最好看了,我对自己老公犯花痴不行吗?难道我要去看别的男人才好?”

    晏季匀深眸一沉,抬手捏捏她的小脸蛋,咬牙说:“你行啊,知道怎么顶嘴了,小心我收拾你!”

    又收拾?水菡像炸毛的猫儿一样瞪着他:“你所谓的收拾就是把我吻得喘不过气,或者是在床上把我折腾得没力气……你可别再想那个了,昨晚才做过,你得顾着我的肚子。”

    “不错,你脑袋总算有点开窍,知道我想要做什么了,很好……不过你看看我……”男人的语气忽地一变,有点可怜地掀开他那边的被子。

    水菡瞄了一眼,顿时满脸绯红……这一大早的,他又一柱擎天了!

    “我……我好困,我要睡觉,我继续睡觉……”水菡脖子一偏,果真闭上眼睛,只是一颗心在砰砰直跳。虽然与他有过无数次欢爱了,但天生就脸皮薄的水菡,每次见到他那某处,总是会羞得浑身燥热。

    晏季匀哭笑不得,这小女人居然不管他?放着让他那儿爆炸了都不管么?

    晏季匀知道水菡的脾气,她这只小白兔,该怎么you惑,他有十足的把握。

    他温热的身躯紧贴着她身侧,故意磨蹭着她嫩滑的腿,果然,水菡微微颤了颤,他的火烫在她肌肤上灼烧着,这样you惑的挑.逗,让她差点就忍不住睁开眼了。

    “老婆,你忍心这么折磨我吗……我不折腾你,可你也不能不管我啊,你想想,以我这么强悍的身体,长期没做了可昨晚只有那么一次,亏我在这之前还一直禁欲,憋得很难受的时候都没有出去找女人,你要是狠心不管我,那今天我们回去之后,我只好晚上出去……”

    水菡一听,哪里还沉得住气,睁眼瞪着他,气呼呼地说:“你要干嘛?出去找女人?”

    “你很紧张啊?不想我出去找女人的话,你就得帮我。”晏季匀此刻感觉自己有点卑鄙无耻,居然沦落到要用这种方式来诱导水菡。他的小娇妻脑子实在太迟钝了,她不懂男人除了真枪实弹的做,还能有其他释放的方法么。没关系,他会教……

    “怎么帮?”水菡还是妥协了,她可受不了他出去找女人,她会崩溃的。

    “来,你就这样……”他握着她的手,引导着她,一边说一边教她该怎么做。

    水菡耳根发热,却还是按照他说的去做,手心的滚烫,让她也跟着有几分心猿意马。“嗯……就是这样……很好……噢……老婆,你学得真快……”晏季匀俊美的容颜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晴欲的颜色让他此刻越发有着蛊惑人心的魅力,要不是水菡因怀孕,她或许已经主动将他压在身下了……美男可餐啊!

    水菡欣赏着他动情的样子,想到另一层……其实他晚上如果真的出去找女人,她也不会知道,但他显然不会去了,而是让她用手来满足他。水菡心里是高兴的,她不是没听说过有的男人会在妻子怀孕期间出去风流快活,而晏季匀却没有,这不能不说是她的幸运……

    这一趟宗祠之行,对水菡和晏季匀来说有着格外重要的意义,回去之后,晏季匀没等水菡开口,他晚上就回别墅来了。

    家,因为有了他而温暖,心,因为有了他而充实。水菡脸上的笑容开始多了起来,就像最初那个活泼开朗的自己。爱的种子在心田早就发芽了,现在还会长成茂密的大树……

    有人欢喜就会有人忧,每个人的得失都是各自的际遇,同样的宗祠之行,晏锥却是背负着一身沉重回到晏家大宅。

    他本来想直接回自己的住处,可母亲有召唤,他虽不想让母亲看到他现在的狼狈,却还是硬着头皮过来了。

    晏锥站在门外,伸手摸摸自己的嘴角……有点疼,是他跟晏季匀打架时造成的。而比这更疼的是他的背部,挨了十棍,普通人早就被打得吐血了,晏锥幸好还算够强壮。

    推门进去,客厅里没有母亲的身影,晏锥径直走向了阳台。

    天冷,阳台风大,沈蓉却独自一人站在上边吹风,没有开灯,伫立在昏暗的光线里,她的身影显得有几分落寞。

    “妈……”晏锥轻轻呼唤一声。

    沈蓉身子一颤,回过头来,苍白的脸颊上残留着点点泪痕。

    “儿子,你……”

    “妈,您又哭了,每年一到祭祖这天您都会哭。”晏锥心疼地挽着母亲的胳膊,将她扶进屋里。

    沈蓉神情痛苦地凝视着晏锥,哽咽着说:“妈也不想哭,可是……可是我听说你今天在祠堂里挨了家法,被打了十棍,我这心里,比刀剐还难受啊!你爷爷太狠心了……”

    晏锥心里一紧,其实他不怕柔体的痛苦,他最怕的是母亲的眼泪。

    桌子上有两份报纸,都有醒目的标题写着炎月集团总经理晏锥与不明女子私奔的消息。沈蓉看着这些已经够难过了,现在又知道晏锥挨了家法,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妈,我没事,您看我不是好好地在您面前吗,家法那点痛,我还能撑住,只是您身子本就不太好,动气伤身啊,别为我的事担心了,一切都会过去的。”晏锥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忍着背上传来的痛感。

    “你总是爱说没事,挨了家法,怎么会没事,一定很痛吧……你都已经回来了,可你爷爷还是要惩罚你,而我,人微言轻,在老爷子面前我也说不上话,帮不了你,我连祭祖都去不了……儿子,你离家一趟回来,失去了总经理的位子,只怕我们以后的处境会更艰难,这都怪晏启芳,她在你走后就一直鼓动绍阳,要他想办法调回公司总部,还想要取代你的位置,现在你被免职了,绍阳就有机会爬上去,可你怎么办啊,老爷子如果不再器重你……”沈蓉满面愁绪,忧心忡忡,她无法想象假如儿子失去了晏鸿章的重用,她母子俩在这个家里将会是怎样的境地,她更为晏锥感到不值,他本该是大展宏图的时候啊。

    晏锥却没有沈蓉那样的担忧,露出一个放心微笑:“妈,免职就当是我在放假,多些时间陪陪您,我也需要让自己冷静地思考些东西,将来的路怎么走,我有打算了。我将会拥有比现在更多,我不会让您再被人瞧不起,将来,我一定会让您被允许进入晏家宗祠。”他眼中的坚定,那样亮堂,让沈蓉不禁为之动容,惊喜不已。

    “儿子,你有计划了?你打算怎么做?”

    “其实很简单,您不是一直都希望我娶邓嘉瑜么,我跟她早在那次晚宴上就有过初步接触,我有把握她现在会答应跟我结婚,对她来说,除了跟晏季匀之外的男人结婚,那都是一种交易,黄埔银行需要像晏家这样的合作伙伴,而我也能借助她来巩固我们这一房的实力。”晏锥淡然冷静的一番话,看得透彻,并且胸有成竹。那个精明如狐狸一样的晏锥又回来了。

    沈蓉激动得难以自制,差点又哭了,她想不到儿子出去了一趟回来竟然开窍了,这个时候如果能娶到邓嘉瑜,那无疑是会成为晏锥的一大助力,将来,说不定真的能跟晏季匀抗衡。

    达到目的的过程并不重要,结果都一样。

    沈蓉不知道的是,晏锥之所以“开窍”,是他对感情的事已经心灰意冷。今生不能与沈云姿成为夫妻,他娶谁,都不重要了。他也觉得自己难得遇到像水菡那样单纯可爱的女人,那么,不如就娶个对自己有利的女人回家,没有了爱情的期待,他将会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事业上,大胆放手全力与晏季匀一争长短,最后的赢家是谁,还是未知数……

    ==================呆萌分割线===================

    祭祖之后没几天就是春节,晏家又迎来了一个热闹的新年。大宅里妆点得喜气洋洋,各房以及佣人们都在忙碌着,今天是除夕夜,是每年晏家大宅人最多的时候。

    有些在国外留学或工作的人也回来了,竟比祭祖时的人还多。大宅就充分体现了“大”的好处,宽敞的餐厅里,两个大方桌被拼在了一起,摆放着两份同样的菜式,尽是珍馐百味,有些甚至是刚空运回来的。大家族的富裕奢华,在这一天都加倍放大。

    孩子们最开心了,在花园里玩游戏,吃糖果,还有的将家里的小猫小狗也带来,互相追逐嬉戏玩乐,一派欢腾景象。

    馨雅成了孩子王,她是一群孩子当中年龄最长的一个,她上头还有个亲哥哥从外省回来了,带着妻子儿女,另外还有晏季匀四姑妈的外孙女,三伯父的两个孙儿,以及晏鸿瑞那一脉的孙儿孙女……

    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让这个冬季都变得轻快起来,喜庆的味道更浓了,看着他们天真烂漫的笑容,比任何风景还要美,能让人心情愉悦。

    晏季匀也有几分感概……姑妈和叔伯们的子女都有孩子了,虽然有的年纪比他小,可人家都当爹了,他的孩子还在水菡肚里呢。不久的将来,他的孩子也会加入眼前这群小娃娃当中,只是,到时,他的孩子也会是最小那一个……小不点儿啊。

    水菡今天穿着晏季匀给她买了羽绒服,橘红色的,喜庆又纷嫩,十分衬肤色,坐在他身边,虽挺着肚子,仍然是娇憨可爱,水嫩得冒泡。

    晏季匀身体强健,这么冷的天气他都没穿防寒服,只是穿着皮西装。黑色大气高贵,柔软的皮料包裹着他健硕匀称的躯体,结实的胸膛,宽厚的背脊,这线条堪称完美,不愧是众人心目中当之无愧的男神。

    还不到吃饭时间,水菡和晏季匀,以及晏家各房的人,有不少都坐在花园里,有的在聊天,有的在打牌,而水菡连麻将都不会打,桥牌更是不会了。

    晏季匀在陪晏鸿章下棋,一老一少到也悠闲自在,水菡坐在旁边有点无聊,看着孩子们嬉戏的身影,她好羡慕啊,真想自己也能加入,可是低头一看肚子……还是忍忍吧,以后宝宝出世了,她就能活蹦乱跳了。

    水菡去洗手间的时候,经过厨房,无意中听到有人提到她的名字,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是晏启芳的声音?

    晏启芳和晏鸿瑞的女儿在厨房里帮忙,她们今天也会亲自下厨,秀秀自己的厨艺,一年可都难得一次呢。两个女人脸上都是同样不屑的神情,边择菜边嘀咕……

    “老爷子太偏心了,好的东西都给水菡,往年过春节的时候我都会给婆家送去雪燕,可今年,老爷子居然没分给我们。说是上次家里买进的一批雪燕不如以前的好,拿去退货了,家里剩下的不多,咱们全都没份儿,都给水菡送去了。”晏启芳冷言冷语,尽是酸味儿。

    晏鸿瑞的女儿,晏哲琴,闻言也是叹息了一声:“水菡母凭子贵,现在又有晏季匀宠着她,在晏家,她横着走都行啊,何况是几盒雪燕呢,只怕以后等孩子出世了,更要飞上天去。”

    这话可是说到晏启芳的痛处了,她最忌惮的就是晏季匀那一房能凭借水菡所生的孩子而获得更多股份。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就是一时犯糊涂,我应该早点让绍阳娶个老婆回来,早点怀上孩子,现在,风头都让晏季匀那一房占去了……”

    “。。。。。。”

    水菡在门外听着,心里难受极了,原来她是这么招人厌吗。她不知道原来爷爷送去的是雪燕,虽然以前没吃过,但也听说过那是挺名贵的补品。其实晏启芳她们不是缺钱买,她们争的是老爷子的心。

    水菡这一愣神,被晏启芳发现了她站在门口。

    晏启芳略一皱眉,冲水菡喊:“你来得正好,进来帮帮忙,全都只等着吃,没见我们都忙不过来么!”

    去厨房帮忙?水菡呆了呆,她不是不愿意,先前她就想帮忙的,只是晏季匀不让,可现在姑妈叫她,她哪好意思走开呢。

    “洗菜吧!”晏启芳将菜篮子往水菡面前一放。

    旁边的热水正被晏哲琴占据着,水菡要洗菜,那只能用旁边另一个水龙头的冷水。【已更一万三,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