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97章:设计让她流产!
    这大冬天的,让孕妇用冷水洗菜,虽然不算多大的事,平常人家也这样的,但在晏家,晏启芳的行为就是另一层意思了。

    “干嘛杵着啊,洗菜都不会?你还真是大少奶奶啊!”晏启芳讥讽的笑,轻视的目光落在水菡身上。

    水菡站着没动,不是因为她娇贵,而是现在格外小心身子,生怕万一病了会影响到胎儿,她是在看墙上挂着的塑料手套,可以拿下来戴着洗菜的,就是这么慢了两秒而已,晏启芳就出言讽刺了。

    “唉……现在的年轻人真娇贵,十指不沾阳春水……”晏哲琴也跟着冒了一句,可她自己还用温水在洗菜呢。

    水菡咬唇不语,她知道晏家的人大都是看不起她的,先前还听到晏启芳和晏哲琴的对话,更明白她们讨厌她,心里不好受,却也没有多言。

    洗个菜而已,水菡不想因为这种小事就跟长辈闹得不愉快。将塑料手套取下来,戴在手上,默默地洗菜。

    厨房很大,还有其他佣人在忙活着,见状也都纷纷沉默,当作没看见。晏启芳毕竟是晏鸿章的女儿,平时对佣人也都是呼来喝去的,没少摆脸色看,现在佣人们也不敢站出来帮水菡,怕得罪了晏启芳,今后日子更不好过。晏启芳摆明是故意折腾水菡的。洗菜这种事,在晏家,用得着一个孕妇来做吗。

    水菡可没将自己当成是少奶奶,老老实实地洗菜。心想啊,自己是晚辈,做事是应该的,只希望长辈们别用有色眼光看她,如果可以,她真希望晏家人个个都能亲切一点,多一点人情味儿,大家和睦相处,其乐融融的那不是很好么……

    “姑妈……我那儿还有些血燕,晏季匀他平时也不吃,我一个人吃不完,明天我给您送两盒过去吧。”水菡清甜的笑容亲切又明媚,她是单纯地想要缓和跟姑妈的关系,但她太低估这些女人的复杂心思了。

    晏启芳冷笑着撇撇嘴:“是啊,老爷子给你送去的血燕你都吃不完,我们可是一点儿都没分到……老爷子现在宠着你,你就甭在我们面前显摆了,血燕你留着自己吃吧,那东西,咱们晏家的人早就吃腻歪了,到是你那样的出身,以前恐怕也没吃过,现在多吃点儿,好好补补……”

    这番冷嘲热讽,让水菡尴尬至极,丝毫没给人留点余地。她一片好意被当成是显摆?还有,她那样的出身怎么了?不就是穷点,至于这么被瞧不起吗?水菡有点愤懑,被人故意扭曲她的好意,这也就算了,干嘛还扯上她的出身,她从不觉得自己的出身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但从晏启芳嘴里说出来,就跟“低贱”划等号了。

    “就是嘛……晏家的人什么时候缺过那些东西啊,老爷子也是看你出身贫寒,身子弱,巴不得将所有的好东西都往你那儿堆,还不都是因为你的肚子吗,母凭子贵嘛……呵呵……”晏哲琴看似不经意地随口说说,却是让水菡心里一惊,一不小心打翻了篮子里的菜,掉了一地。

    “你干什么!”晏启芳冲着水菡吼,眼神格外地凶:“你还发脾气?”

    “啧啧,说几句就发脾气,这性子可真是不敢恭维……”晏哲琴又在火上浇油了。

    “我……我没有发脾气,我是不小心的……”

    “不小心?唬谁呢,你不就是嫌我们说叨你几句吗,甩菜篮子这是给咱看你脸色呐!”

    “我没……没有……”水菡隐忍着怒意解释。

    佣人见状不对,忙过来蹲下身去捡地上的菜,却被晏启芳拦住了。

    “你们都别动,让她捡!她发脾气给我们看,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还真以为自己是晏季匀的老婆就能在这个家里横着走了?还好你只是怀孕,要是继续惯着你,等孩子出生了你还不拽到天上去啊!”晏启芳手叉腰,十足的泼妇架势,哪里还有平素的端庄优雅。

    一顿羞辱,晏启芳就是借机拿水菡撒气。水菡紧紧攥着小拳头,强忍着一股怒气……她不是软弱怕事,不是不敢吵架,只是今天这样的日子,一大家子人都在,大过年的,她如果真的跟晏启芳吵起来,岂不是显得她不懂事,岂不是会让疼爱她的晏鸿章和晏季匀都难堪么?

    忍……

    水菡咬牙,停着大肚,扶着自己的腰,慢慢地蹲下身子……怀过孕的女人都清楚再大着肚子的时候做这样的动作是什么滋味。

    刚蹲下一半,水菡的身子就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扶住了,随之,只听一个极富磁性但涔冷异常的男声说:“我的女人就是横着走又怎么了?有我担着,用得着你们说三道四?”

    这霸道强横的气势,除了晏季匀还能是谁?

    厨房里顿时响起众人倒抽凉气的声音,晏季匀发飙了!

    晏启芳像是吃到苍蝇一样噎住了,晏季匀的话等于是在打人脸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面子往哪儿搁?

    晏启芳恼羞成怒:“晏季匀你怎么说话的,太过分了!”

    “过分?”晏季匀冷哼一声,凛冽阴狠的眼神过去:“你们欺负我老婆,还指望我给好脸色看?平时尊重你,是不想跟你计较,不代表你可以随意训斥我的女人。只要她愿意,她随时都能在这个家里横着走竖着走,这是我说的,你记住,别再让我知道你们像刚才那样欺负她,否则,你们不将她当是一家人,我也不会将你们当是一家人。”

    涔冷的口吻犹如带着刺刀的冰刃!凌厉无匹,狠狠刺进你心脏!你让晏季匀怒了,他会以更加倍的方式来还给你!

    霸道强横得令人想破口大骂,但每个人都清楚,他确实有资格这样,他的警告绝不是说说而已,晏启芳和晏哲琴瞬间石化了,气得发抖,可她们心虚理亏啊,这事要是闹到外边大厅去让家里人都知道了,谁都能看出来她们是故意针对水菡。

    “你……你还不是一家之主呢,这么嚣张,你别以为我们真的怕你!”晏启芳还嘴硬几句,虚张声势,不然更没面子啊。

    晏季匀怒极反笑:“对,我现在还不是一家之主,但是晏启芳,你要搞清楚,我,晏季匀,即使不是一家主之,即使不是公司总裁,我这一房也不是你能羞辱的,你今天还能这么精神抖擞站在这里,是因为我不想跟你这种人斗,否则,我将仓或失火的真相抖出来,你会是什么下场?给你脸了,你还不要?”

    这番话让晏启芳大惊失色,所有的气焰都在一霎间灭了下去。惊恐地望着晏季匀,面如死灰……他知道了?他还是查出来了?

    晏启芳惊恐至于又大感挫败,原来晏季匀那么深不可测,她还真是小看他了。

    其余人都不敢再看了,纷纷低头忙活着,大气都不敢出。

    晏季匀牵着水菡出去了,才不管晏启芳有多抓狂呢,他就是要让这个女人知道点厉害,让她懂得收敛收敛,别以为自己就能随便欺负人了,尤其是他的女人,只有他能数落,别人,休想!

    水菡从厨房出来一直都是嘴角噙着傻笑,望向晏季匀的目光里尽是红心在冒,灼热的眼神亮亮的,近似崇拜地看着他:“老公,你刚才好帅啊!”

    这话,晏季匀爱听,只是还故意板着脸:“嗯?就只刚才帅?”

    “不是不是,你一直都很帅,帅呆了,帅得一塌糊涂,太man了!”水菡一个劲赞美着,心里乐滋滋的,想起他说那句“我的女人就是横着走又怎么了?”真霸气啊!她不是想横着走,她就是感觉被他疼着呵护着的滋味真好。

    “嗯,这还差不多。我刚才说那些话,你也记住,以后要是再有人欺负你,你别不吭声,如果刚才不是我看到,你还真要去捡菜?她们就是觉得你年纪小好欺负,你不用顾忌什么,别人不尊重你,你也别傻乎乎的忍气吞声,该吼的时候就吼回去,该吵架就吵架,有我在,你还怕什么?”晏季匀这教导真是犀利,教自己老婆去吵架……

    水菡只觉得自己被蜜糖包围了,好甜啊……有个老公做后盾,被他

    厨房里的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不影响水菡和晏季匀的心情。晚上吃团圆饭时,两张大桌子坐满了人,不像平时的家宴那么拘谨,今天大家显然放松得多。晏鸿章没那么严肃了,多了些笑容,这就让气氛融洽了不少,大家伙儿边吃边聊,欢声笑语不断,其乐融融,热闹而温馨。

    今天有不少亲戚都有对水菡表示关心,对她的态度也比以前有所改善,只因他们都看得出来,晏季匀开始重视水菡了,夫妻俩的关系看起来不错,他们是时候改BT度了。那些人的关心是真是假,水菡不懂分辨,她也欣然接受。晏季匀看在眼里,不会多话去向水菡说明什么,他有时反而觉得,她迟钝的脑子其实是种幸福。看不出来晏家暗中的争斗,看不出来谁的笑容是虚伪,谁的关心是假惺惺,她都以为是真的,并且心情很好。

    晏季匀不去说穿,是想让她保持着那份纯真淡然,他不希望她有所改变,不希望她懂得那些虚假与争斗,现在的她,简简单单,其他事情,他懂得处理就好。

    他有个心思纯如清泉的小妻子,但他是精明睿智的,这就是互补了,让她可以在他的羽翼之下保持着她的本色,这是他乐意的事情。

    =====================呆萌分割线=====================

    在城市的另一端,某出租屋里。可就没有像晏家那样的热闹景象了。这里刚好相反,冷清得令人窒闷。

    桌上放着残羹剩菜,一股子烟味儿弥漫在空气里,灯光暗沉,没有一点声音,坐在床上的女人一口接着一口抽着闷烟,旁边的烟灰缸里已经塞了一半的烟头,床脚边是几个空酒瓶……屋子里凌乱不堪,一如她纷乱的心。

    今天是除夕,沈贝眼巴巴地盼着晏季匀能来看看她,可她还是失望了。她以为,他至少会来坐一坐吧,哪怕是十分钟也好。她下午给他发过短信,可到现在都还没有得到回复……她在家里等啊等,望眼欲穿。

    她知道他今天不会来了,她独自一人吃饭,还喝了酒,抽了不少烟。她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她的心已经放在了晏季匀身上,她渴望见到他,她像着魔一样的思念着他,魂不守舍,茶饭不思。

    他为什么不来?前段时间不还好好的吗,虽然没发生关系,但他时常会来看她啊,现在却连过年都不来,是因为水菡吗?难道说,那个臭丫头又得宠了?

    沈贝心底的不甘化作怨毒,想起水菡和她的肚子,沈贝就会幻想自己当初如果去了酒店,指不定怀孕的就是她自己了……

    心,如同被毒蝎子蛰了,浸透出的都是黑色的毒汁……沈贝的手紧紧攥着枕头,狠狠的目光充满恨意。

    水菡,水菡……你真是一个让我恨透了我对手!

    电话响起时,沈贝下意识地惊喜了一下,赶紧接起来,但却不是晏季匀,情绪顿时降到谷底。

    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很年轻,很好听,只是说出的话却有些破坏美感了。

    “你怎么回事?连个孕妇都对付不了?”

    沈贝没好气地冷笑:“你说得轻松,水菡现在要么就在别墅里不出来,一出门就有晏季匀陪着,我怎么下手?你觉得容易,你去下手试试,站着说话不腰疼!”

    对方那人沉默了一阵之后说:“机会是靠你自己创造的,难道会是天上掉的?我这边还有一张照片传给你,你拿到之后就会知道该怎么做了。”女人果断地说完就挂了电话,随之,沈贝的手机收到一张照片。

    沈贝眼睛一亮……这照片?沈贝仿佛看到了希望。她受够了在这苦等一个男人的滋味,刚才打电话的女人说得不错,机会是靠自己创造的,她似乎有点懂了,该如何利用,才能让水菡的肚子……流产……【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