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98章:晴天霹雳!(两万更新求月票!)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第98章:晴天霹雳!(两万更新求月票!)

    客厅里传来阵阵笑声,清脆动听。水菡和童霏正在热聊着,这可爱的小孕妇又被逗得满脸通红了,羞涩的模样就像是一朵粉粉的小雏菊。

    “菡菡,我听说很多男人在老婆怀孕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出去找女人解决生理需要,那个……晏季匀他该不会也跟上次在内衣店看到的女人……”

    “没有,他没跟那个发生关系的,他前些日子不回来,不是住在女人家里,是住在办公室。”水菡很认真地为晏季匀澄清。

    童霏惊愕,随即摇摇头:“菡菡,你太容易相信人了,他说什么你都信啊?”

    “嗯,他说的我就信。他也没必要骗我啊……”水菡眨着亮亮的眼睛,嘴角还挂着一丝幸福的笑。

    “啧啧……完了完了,你真的又被他迷惑了吧,唉,我就知道你容易心软。说吧,他是用什么招数诱.拐了小白兔的?别说你们啥都没发生就突然这么甜蜜了,老实交代!”童霏嘴上凶,表情可是在笑,她是不放心水菡,想给人把把关。

    水菡羞窘,她不善撒谎,加上童霏又是她唯一的好朋友,就像亲人一样,她觉得没必要对童霏说谎啊,于是乎,将祭祖天的事都说了。

    这小丫头也确实忒老实了。

    “什么?你们去祭祖那天晚上竟然……”童霏瞄着水菡的肚子,一脸不解:“你都大肚子了还能那个吗,他也不怕弄伤你?真是……禽兽!”童霏露出鄙夷神色。

    “。。。。。。”

    童霏见水菡苦着脸,顿时又改口,讪讪地笑笑:“好啦好啦,算我说错,你家男人不是禽兽,行了吧,你别生气……”

    水菡嘻嘻一笑:“我才没那么小气呢……不过,我告诉哦,他其实很温柔的,很注意,没有弄疼我……”

    “你还在帮他说话,瞧你一脸惷心荡漾,哎呀,你真是没救了!”

    “惷心荡漾?没有吧……”水菡摸摸自己的脸蛋,要是现在面前有镜子她都会去照一照。

    “唉,知道你最近小日子过得舒坦,他终于能将你当成老婆了,我也为你高兴,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他哪天真把你气得不想待在这里,你就来我家,记住啊,我家的大门随时都为你敞开着,嘿嘿,当然还有我这未出生的干儿子!”童霏胖乎乎的小手去抚摸了一下水菡的肚子,笑得特灿烂,露出一颗亮亮的小虎牙,格外可爱。

    “你怎么知道是儿子,有可能我生的是个女孩儿。”

    “哈哈,我猜的,我有个强烈的预感你会生个大胖小子!我很快就能当干妈了,真好啊,我得赶紧地给干儿子织件小衣裳,做为我送给他的礼物!”

    “童霏,你还会织毛衣?”

    “当然会了……咳咳……就会最简单的针法,没你那么手巧,不过至少织出来也能穿吧。”

    “可是,预产期在五月份,那时候已经不用穿毛衣了……”

    “呃……这个嘛,那留着冬天穿。”

    “。。。。。。”

    两个好姐妹聊得很惬意,这是她们在春节之后第一次碰头,童霏看到水菡如今和晏季匀的婚姻关系总算是正常了,在往一个良好的方向发展,她是打从心眼里为水菡高兴。她总是爱说假如水菡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就去她家,其实她哪里希望这样呢,水菡能一直都这么快快乐乐就好了。只是,有时,无心的语言往往会成为预言……

    =======================

    晏鸿章有派人送来不少婴儿用品,另外还有晏家的人送来的母婴用品,堆满了婴儿房,什么都不缺了,但水菡和晏季匀还是想享受一下亲自为孩子买尿布买衣服是什么感觉。

    晏季匀这样的男人天生贵气,走到哪里都是贵宾级待遇,就连来这母婴用品店买东西也是极受优待的。粉红色的洗澡盆,浅绿色的婴儿车,还有宝宝睡的小枕头,小被子,这一切都是小号版的,充满了童趣,可爱极了,水菡挑选的时候都会怀着一种喜悦而满足的心情,而晏季匀也充分展示了他的财大气粗……

    只买最贵最好的,稍次一点的东西都不要。有些还一次就买完每种颜色,商家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顾客了,一年都难得遇到一次。

    亲自为宝宝买用品准备着,亲自为宝宝布置婴儿房,还将每次产检的B超图都保存起来放进一个小册子里,每隔几天就给水菡拍个照,也放进小册子。这是一种记录,也是美好而珍贵的纪念,将来宝宝长大了都能看到,知道母亲怀着他的时候有着怎样的变化。

    前几个月的时间,晏季匀没有参与水菡怀孕时的点点滴滴,不管她,现在他和她一起感受着宝宝的成长,慢慢的觉得她鼓鼓的肚子真好看,是孕育生命的地方,圣洁无比,连带着她整个人都笼罩着母性的光辉。

    涓涓细流的感情最是动人,虽不是轰轰烈烈,却回味无穷。

    水菡能感觉到,晏季匀是真的在试图忘记那个女人,她不知道他还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做到真正的爱上她,心里只有她……可她已经看到希望,沐浴在阳光里,她等着有一天,他能亲口对她说:我爱你。

    晏季匀每天的生活开始变得规律起来。适当的减少了工作的时间,尽量都会在晚饭时回家陪水菡吃饭。以前他是经常工作到八.九点才回家的。

    有了他在,水菡觉得吃的东西有滋味了,睡得安稳了,心情舒畅了……

    有时他会体贴她地为她按摩腿肚子,做几个她喜欢吃的菜,陪她看喜剧,陪她听听音乐。他越来越受她的影响,有时两口子还煞有介事地对着肚子说上老半天才睡觉……

    平静的日子,恬淡舒心,水菡从一个成天以泪洗面的孕妇变成了一个快乐的孕妇。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三月底,初春时节,水菡已经怀孕8月余了,再有一个多月,宝宝就要出世。随着这日子越来越近,水菡这几天睡觉不安稳,有些心绪不宁,昨晚还做了一个许久不曾做过的噩梦……她梦到母亲浑身是血被人关起来用鞭子抽打,惊醒之后她也出了一身冷汗。

    水菡安慰自己,这不过是梦而已,无需太过担心,但不知是否血亲之间真有感应,今天,水菡收到了以前那位房东的电话。

    有点突兀,但水菡还是接起来了,房东那大喇叭声音依旧是那个刺耳。

    “喂,姓水的,别怪我没告诉你啊……有邻居说今天早上看到一个女人在这儿来找你,那女人长得跟你妈很像,不过听说是个残废,少了一只手……”房东噼里啪啦说了一堆令人惊悚的话。

    轰隆隆!水菡脑子瞬间被炸开了花,惊得差点丢掉电话,脸色惨白,僵直的身子瑟瑟发抖。

    六年了,水菡没有听到半点关于母亲的消息,现在终于听到了,却是残忍得滴血!

    不……不会的,不是妈妈,妈妈怎么会残废呢……不会的。

    水菡的心彻底乱了,她一方面希望那个人不是妈妈,但又忍不住想,六年了都没有母亲的消息,万一母亲真的遇到了什么意外伤了一只手,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母亲残废,母亲生死未卜。这两种消息,如果让水菡选,她任何一种都不愿听到,她只希望母亲平安无事地回来!

    水菡惊慌之余,立刻拨通了晏季匀的电话。

    “老公……有人说看到一个长得跟我妈妈很像的人去我原来住的房子……找我……她……她是残废,没了一只手……我……我要马上过去出租屋看看,我要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我妈……”水菡哆哆嗦嗦好不容易说完了,已是呼吸急促,心跳狂飙。

    房东说了,那女人已经走了不知下落,水菡唯有去那里问问以前的老邻居,不管怎样,她都要见到那个女人才行!

    晏季匀正在走楼梯,接到水菡的电话也不由得惊到,但他毕竟还有点理智:“水菡,你别慌,这不是还没确定么,只是有可能是你母亲,你得找到人才知道是不是啊,万一不是呢,你这不瞎担心吗,你在家等我,半小时之后我去接你,我们一起去找那个女人。”

    水菡的心,又急又痛,但听晏季匀这么说,她慌乱惊恐的情绪奇迹般地又缓和了一分……是啊,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老公,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是她的支柱,就算,万一真的不幸,母亲残废,晏季匀也会让母亲有个安身之所的。

    “好……我等你……老公,快点回来……”水菡哽咽着,忍着心痛挂了电话,忐忑不安地等着晏季匀回家来接她。

    六神无主的水菡,在最恐惧最心痛的时刻,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晏季匀……她需要他的温暖,需要他给她勇气。她和他,是夫妻,无论遇到好事坏事,都应该要一起面对的,不是吗?

    晏季匀心情沉重地挂了电话,琢磨着,他就只是进去跟沈贝说一声就走。

    今天是沈贝过生日,她打电话给晏季匀,几乎是哭着哀求他过来看看她,哪怕只是切个蛋糕就走也好啊……

    有些日子没见沈贝了,晏季匀偶尔只是电话里最寻常的问候几句,他原本就没有打算要养情妇,沈贝只是长得像沈云姿而已,既然他都已经要忘记沈云姿而跟水菡好好过了,他慢慢地疏远沈贝,不见面,只是给她钱花,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但今天沈贝打电话来时听起来十分不对劲,声音嘶哑,像是病得很重。晏季匀思忖着,就来看看她,陪她切了生日蛋糕就走。毕竟也是因为她长得像沈云姿,他当初才会对她稍有眷顾,说到底,自己做的事,也该有个了结。

    刚才水菡打电话时,晏季匀已经走到了沈贝家门口,他改变主意了,连切蛋糕都不必,只是进去跟沈贝说一声“生日快乐”就走。

    简陋的出租屋,隔音效果很差,晏季匀站在门口就能听到里边传来人声……这大门还是虚掩着的,显然是有人刚进去了吧。

    晏季匀没有习惯偷听人说话,可是……

    “唉,沈贝啊,你就是没水菡那个命!你只能在夜店里当脱衣舞娘,可水菡还比你小两岁,长得也没你漂亮,但她比你聪明啊,你呀,就是太老实了!”彭娟很是惋惜。

    “你说,水菡是晏季匀的妻子?是你好姐妹的女儿?我没见过,我不认识……”沈贝说话的声音嘶哑,喉咙发炎所至。

    彭娟指着手里的照片说:“看见了么,这就是水菡,旁边那个是她老妈!我是念在咱们相识一场才好心提醒你,别对晏季匀死心塌地了,你争不过水菡的,知道她是谁的女儿吗?水玉柔,当年可是出了名的大美人,连晏季匀的老爸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她调教出来的女儿怎么会差?装纯情,博同情,水菡的本事,你连十分之一都比不上。我以前可是亲耳听到水玉柔教育水菡,让她长大了一定要继承她这辈子没能达成的心愿。”

    “什么心愿啊?那个……晏季匀的爸爸?认识水菡的母亲?”沈贝惊讶地看着彭娟,难以置信。

    彭娟嗤笑:“岂止是认识啊,告诉你,当年,晏季匀和她老妈因为看到晏展松在别墅里跟一个女人偷情,当场就翻脸了,闹得很凶,一气之下说要离家出走,结果出去就遇到车祸,死了……当时那个跟晏季匀老爸在床上做的女人,就是水菡的妈!晏季匀估计还没见到过水菡母亲的照片,要是给他看到的话……哈哈,知道水玉柔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嫁进晏家!外人以为她真的走了六年,但其实不是的,在她走之后两年,她曾回来过,就是那一次,她在晏展松的别墅跟他上床,被晏季匀母子俩当场抓住,吓得水玉柔连衣服都没穿就跑了……”

    “砰——!”门被人一脚踢开,男人的身影如闪电般疾驰进来,将彭娟手里的照片抢了过去!

    “晏季匀!”沈贝惊呼。

    沈贝和彭娟又说了什么话,晏季匀已经听不进去了,此刻的他,死死攥着手里的照片,高大的身躯竟有着一丝颤抖……凤眸中燃烧着疯狂的火焰,狂卷的怒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恐怖到极点!周围的空间都仿佛在撕裂,塌陷!【两万字更新已传。我已经尽力在写了,实在太累,今天更不动了,还差一点到预定的情节,亲们请原谅我明天接着写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