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99章:她陷入危险!
    焦躁不安的等待就是一种痛苦的折磨,一分一秒都是那么漫长,感觉心脏就在嗓子眼儿吊着,一刻都无法安宁。

    水菡坐立不安地等待着晏季匀回来接她一起去从前的出租屋那边,可是左等右等却不见人影,他说的半小时就到家,但现在都过去一小时了。

    难道是路上堵车?

    水菡在客厅与别墅大门之间来来回回地走着,望眼欲穿。

    水菡一遍遍地拨着晏季匀的手机……不在服务区。

    打洪战的手机,他却说晏季匀是自己开车走的,是去看一个朋友了,兴许是路上耽搁。

    洪战也是苦闷啊,他不敢直说晏季匀是去看沈贝了,只能婉转地这么告诉水菡了。

    水菡不明就里,心乱如麻的她现在也顾不上去追究晏季匀现在在谁那里,她现在满脑子都在想着关于母亲的消息。

    水菡心想,如果真是母亲回来,一定会找彭娟的,可是彭娟的手机打过去却是提示的关机。

    血浓于水的亲情,六年杳无音讯,水菡内心承受的煎熬可想而知,哪怕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和希望,她都要抓住!

    水菡不知道晏季匀什么时候才会到家,她决定自己去出租屋那里,她必须去看看,她已经等不及了,她再等下去会崩溃的!

    水菡叫了一辆出租车,急急忙忙赶往那栋老旧的房子。

    这里并非是全部住宅都出租,租出来的只是少部分,而水菡和母亲以前住的那一间,周围的邻居都是老住户,虽然并不来往,但至少还是认识水菡以及她母亲的。

    房东太太上次将水菡赶出去就没再见过面,现在见到了,她也就跟没事儿的人一样,一点没有歉疚的意思,只字不提自己曾那样对待水菡。

    水菡无暇与她计较,她只想知道是谁见到了前来找她的那个长得跟母亲很像的女人。

    房东太太领着水菡到了她原来住的屋子隔壁,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大婶,穿着碎花外套,肥胖臃肿的体型,看上去人挺憨厚的。

    水菡记得这个女人好像姓李?

    “哟,这是……”李大婶一时没认出水菡。

    水菡急切地说:“我是水菡啊,以前就住在你家隔壁!”

    李大婶惊愕……不是吧,以前住隔壁的不是一个清纯少女吗,怎么现在却成了大肚子?这么小就怀孕?

    “李大婶,我听房东说有个女人来这里找我,是你看到了她,那个女人是我妈妈吗?”水菡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手扶着墙壁,呼吸不稳。

    李大婶闻言,苦着脸摇头:“水菡啊,其实我也不确定那个是不是你妈妈……我中午回到家的时候就只看到一个跟你妈妈长得很像的女人在敲隔壁的门,她问我住在这里的人去哪儿了,我说你早就搬走了。她好像很着急,也没多说什么就跑下楼去,我看到她的衣服袖子有一只是空的……”

    水菡的心都揪紧了,苍白的小脸上尽是痛惜之色,两脚发软……

    李大婶见水菡脸色这么难看,也不禁为她担心:“你别太激动啊,说不定那个不是你妈妈呢……你妈好像走了几年了,容貌应该会有一点变化的,女人嘛,一到中年就老得快,兴许我认错了呢,你再去向别人打听打听……”

    别人?水菡心里更痛了。彭娟电话打不通,房东又说自己的手机号码换过几次了,就算是母亲回来,她也找不到房东在哪里。如果真是母亲,现在该去哪里寻找?

    “那个……水菡啊,我厨房还在忙着炒菜,先不招呼你了啊……再……再见。”李大婶抬手想关门。

    “李大婶!”水菡急忙又叫住她:“李大婶,如果再有人来找我,麻烦你告诉一下我的手机号码。”

    水菡从包包里拿出纸笔,写上自己的号码交给了李大婶。

    李大婶看都没看就急急忙忙应了一声,将门关上了。

    水菡胸无城府,加上此刻又是心急如焚,哪里还会留意到李大婶的神色有些异常,眼神闪烁,掩饰不住的慌张。只是水菡这丫头是看不出来的……

    水菡拖着沉重的脚步从这栋楼走出来,她还问过了其他的一些住户,可都没有再得到任何一点有价值的消息了。唯一见过那个疑似是母亲的人,李大婶,却又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母亲。可为什么那个女人会急着走呢,最少也该给李大婶留下一个联系的方式,以便于水菡找她啊……

    水菡想不通,假如是母亲,那么现在母亲会在哪里?假如不是,为何又会被描述成跟母亲长得像,并且还去哪里找她?她认识的人少得可怜,更不认识谁跟母亲长得像的。

    焦急,心痛,惶然……各种情绪都在胸口冲撞,水菡六神无主,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最折磨人的是,她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母亲回来了!

    就是因为无法确定,才会极度惶恐,整个人都失去了方向感。走在路上,人都是浑浑噩噩的,急得快发疯了可还是没有一点办法。“母亲……到底是不是您?菡菡好想您,好担心您……妈妈……妈妈……”水菡心如刀绞,茫然无助。

    晏季匀的手机依旧是不在服务区。

    该死的不在服务区!这人工智能语音的提示让水菡抓狂!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一切都好像不对劲了……

    从出租屋那栋楼出来,要在前边拐角经过一条弯曲的小巷才能到达大马路,水菡先前就是从巷子进来的。

    这条巷子,对于水菡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与晏季匀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条巷子。

    那年,水菡只有十四岁,读初中。某个傍晚时分,她经过这里,回家。结果遇到几个酒醉鬼拦住了她,企图将这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摧残。水菡吓得魂飞魄散,大喊救命,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糟蹋时,一个英勇如同天神般的男人突然杀出来,将几个酒醉鬼打得落荒而逃……

    水菡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时那种激荡人心的感觉,就好像真的见到神一样。那个救了她命的男人却是不当一回事,连一句话都没说,匆匆忙忙就走了,水菡没来得及好好道谢一番,却捡到了他遗失的项链。自那天起,她的心里就多了一个人。,即使她不知道是否还会再遇上,可她就是以一颗纯纯的心在为他祈祷,希望他能健康快乐……

    让水菡想不到的是,那个救命恩人,如今就是她的老公,晏季匀。

    命运真是奇妙,原来与他的缘分早就注定了,或许就是从几年前被他救了的一天起……

    巷子里很寂静,暗淡的灯光下,有个挺着大肚的女人在慢慢走着……

    忽地,迎面出现两个身影在向这边跑过来,一前一后追逐着,伴随着骂声。

    “妈的,给老子站住!”

    “别跑!老子要宰了你!”

    “。。。。。。”

    前边跑的是个少年,后边追他的是个中年男人,凶神恶煞,眉心有颗大大的黑痣。两条身影疾驰而来,水菡惊悚,赶紧地闪到一边,以免自己被人给撞到。

    被追赶的少年在经过水菡身边时猛地一个踉跄,脚下一崴,摔了一跤……

    “啊……!”少年惊叫着,但已经迟了,他身后的黑痣男已经追到!

    “敢偷老子的钱,老子打死你!”愤怒的黑痣男挥起中手的木棍,冲着少年的背部狠狠砸下!

    电光火石之间,这一幕充满了诡异!只见这挥起的木棍在落下一半时陡然间改变了方向,竟是朝着孕妇的肚子!

    异变突起,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寂静的夜空,水菡倒在了地上,痛得眼冒金星,而她也看见那个黑痣男再次地举起了木棍!他还要打她的肚子!

    “不——!”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是一个母亲用尽全身的力气在怒嚎!

    就在这时,那被追赶的少年一下子窜起来,抓住黑痣男的手急切地说:“快走,有人来了!”

    黑痣男一惊,扭头往拐角处匆匆一瞥,果然就看到有人进来了,吓得他撒腿就跑!

    不跑能行吗,如果被抓到,被人知道是他向晏家大少奶奶行凶,他这条小命就完蛋了!

    少年和黑痣男一溜烟儿就跑不见了,水菡却还在地上痛得差点昏厥过去。

    到这份儿上,显然的,少年和黑痣男是一伙的,追赶的一幕只不过是行凶的前戏!

    可现在的水菡已经痛得连呼吸都困难了,缩在垃圾桶旁边,腹痛如绞,动惮不得,别说是站起来,就连挪动身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一棍,可说是蓄满了力量,蓄意行凶,哪怕是一棍,都足以让水菡和肚里的孩子陷入生命危险!

    “痛……好痛……痛……”水菡痛苦地申银,几乎昏厥,可她还在强憋着一股气,她知道自己不能晕过去,她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她体内流失,强烈的恐惧感和巨大的疼痛在折磨着她,她死撑着,是因为听到了脚步声,有人经过了!她有救了么?【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