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01章:雨中早产(二)
    雨夜的小巷,忽然被一个要死不活的人抓住你的脚喊救命,这惊悚的一幕,足以将正常人吓得魂飞魄散!

    但显然,眼前这两个男人都不是“正常人。”他们竟然没有吓得拔腿就跑,而是……

    蓄着寸头的瘦子蹲下来,一脸淡定却又透着一股子狠劲,伸手去掰水菡的手,企图让她松开。

    “管你是人是鬼,别抓着我老大……你松手……松手……”瘦子嘴里叨念着,就跟啰嗦的老太婆似的碎碎念。当他看到水菡的大肚子时,更是骂了一句:“靠,居然是个孕妇!TM的,你到是松手啊!”

    叼着香烟的男人反应更奇怪,没被吓住,也没发火,只是深拧着眉头,居高临下地看着水菡的脸,她那双充满了痛苦和哀求的眼神,还有她嘶哑得不像话的声音在重复着:“救救我的孩子……求你……救孩子……我要生了……”

    遇到这种事,以他的脾气,本该一脚踢开水菡然后走掉,但奇迹般的,他没有。此情此景,她那张混合了雨水泪水的脸,她的绝望和悲伤,竟然狠狠地戳中了他心底某个隐秘的地方。

    在瘦子惊异的目光中,男人扔掉了口中的烟,蹲了下来,向水菡伸出了手……

    这是一只怎样的手呢,与普通人没有分别,但在这一刻,它已不只是手,它是救命的稻草,是天降的恩泽!

    “坚持住,我送你去医院!”男人低沉的声音格外坚定,他意图将水菡抱起……

    终于有人肯救她了!终于让她遇到好人!

    水菡感激涕零,但是她却痛苦地摇头:“不……不……来不及了,我的孩子要出来了……帮我……帮我把裤子脱了,帮我……接生……”

    “。。。。。。”

    脱裤子,接生?

    两个大男人顿时石化了……活力二十多年,啥稀奇古怪的事儿也都遇到不少,但现在的情景绝对是最匪夷所思的,绝对是最最让人震撼的时刻

    打架杀人他就会,可接生……

    “靠,什么玩意儿啊,老大,咱走吧!”

    男人沉默了两秒之后,黑亮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决绝的光线,神差鬼使的,他两手一扯!

    他扒了水菡的裤子!

    在这样危急的时刻,水菡哪里还顾得上害羞,她只能赌一把,赌这个男人不坏。

    剧烈的阵痛袭来,盖过了先前的疼痛,水菡脖子一仰,手一抓!

    “啊——!啊——!!”杀猪似的惨叫,却不是水菡,而是那位瘦子。

    “艹,好痛,放手!老大我好痛啊……”瘦子被水菡抓住了腿肚子,她实在太痛了,见什么就抓什么,哪管他是谁……

    男人一记眼刀横过来:“闭嘴!真TM没出息,不就是抓一下腿吗,叫什么叫,忍住,别打扰我接生!”刚说完又加了一句:“打电话叫救护车!”

    “老大……你不能这么对我啊……”瘦子哀嚎,但他却是不敢挣扎了,老大都让他忍住了,他还能咋地?只是他忍不住会想……老大你真的会接生吗?

    男人用手机当电筒,对着水菡的下身,眼珠子都直了,猛地吞了口唾沫,将心里那股邪念压了下去。面对着女人的那里,怎能一点都不躁动呢,除非不是人……

    男人的身躯有着一丝颤抖,咬咬牙,甩甩头,强稳住心神,以绝大的毅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喂,裤子脱了,我该怎么做啊?”

    “你……”水菡才刚说出这一个字,又是一阵更强烈的疼痛让她几乎昏过去!

    “啊——!啊——!”水菡惨叫,但同时也在用力……现在她只有死命地拼,如果孩子不能快些出来,很容易被憋死在腹中。

    男人也好像是受到了启发,想起看过的电视里,接生的人不都是对着孕妇喊“用力”么?

    男人脱下外套,将水菡的双腿抬起来一点,将外套垫在她身下,强迫着自己去直视她的四处,瞬也不瞬地盯着,希望能看到孩子的头:“喂,孕妇,你别昏过去啊,你使劲……使劲啊!”

    水菡也知道该使劲,但这非人的疼痛折磨着她几乎耗尽了全部的力气,好像全身都被撕裂了一般……

    无情的天公还下着雨,小巷子充斥着女人凄厉的惨叫,撕心裂肺,闻者无不感到毛骨悚然。现在只不过是初春,在下雨的夜里依旧一如冬天般寒冷,水菡浑身都已经湿透,一半是雨水的作用,另一半是汗水,她的身子早已冻得近乎僵硬,如果不是一股对孩子的爱化成的求生意志,她或许早就见阎王去了……

    这小巷仿佛成了人间炼狱,煎熬着一个苦痛的女人,一个拼死都想要生下孩子的母亲……

    “啊——!”水菡惨叫着,混沌的意识在支撑着她用力,但是,经过了几次尝试之后,她快撑不下去了,巨大的痛苦和恐惧,使得她整个人几乎陷入癫狂:“我不行了……我生不出来啊……我不行了……”

    男人早已经被水菡这惨状给震撼到了,他没想到女人生孩子竟是这样的残酷,好像随时都会死一样,惨烈到令这大男人都不禁动容,即使在面对死亡时,他都不曾惧怕过,但在此刻,一个新生命的生死就在一线之间,他感觉自己身体里像是有股热血在复苏,在冲撞!他已经完全进入到状态,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要帮这女人把孩子生下来!

    “不准说不行!你是怎么当母亲的?你现在必须马上把孩子生出来,不然他会死!你连孩子的命都不顾了吗,你还配当母亲吗?你给我挺住!使劲儿!”男人的怒吼,犹如春雷乍响,一股冲天的豪气卷起,带着无穷霸气,生生地刺穿水菡的耳膜!

    男人的话,让水菡近乎崩溃的意识有了短暂的清醒,似乎她又能聚集到一点点微薄的力量了……孩子……她爱这个孩子,她不能没有孩子!

    “啊——!!啊————!”水菡再一次聚集起残存的力气,往下腹一沉……

    灯光昏暗,男人低下头,将脸凑近了水菡的四处,但此刻他已经毫无半点歪念,只有焦急和担忧,死死盯着那黑乎乎的洞口……

    “头……我看到孩子的头了!快,再使劲,不能泄气!”男人激动地抓住水菡的一只手,连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发抖了。

    这是人类发自内心的对生命的敬畏,才能产生的极度紧张。就连站在那里被水菡抓着腿肚子痛得咬牙切齿的瘦子,他也在这时忘记了疼痛,紧紧盯着水菡的下身……其实他站着是看不到水菡四处的,因为这儿灯光实在暗沉了,但他也被这悲壮的气氛所感染,听到老大说看到孩子的头了,他兴奋得大叫:“老大加油!”

    “滚一边去!什么老大加油,又不是老子生!”男人没好气地说。

    “是是是,说错了……应该是……孕妇,加油啊,孕妇,我精神上支持你,你快点使劲生!”

    “。。。。。。”

    可是他们高兴得太早了,孩子的头,只是刚好撑开了一点水菡的四处,这里不是医院,没有医械器材,不能将四处的口子扩大,孩子依旧是难以出来的,除非水菡还能有更多的力气,但……

    “啊——我没力气了……孩子出来了吗……”

    “出来个毛啊,就只看见一点脑袋,你快使劲啊,急死人了!”男人急得心头发慌,这接生他也没经验啊,可救护车还没来,都快出人命了!

    母亲对孩子的爱,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为了孩子,没什么不能忍受,即使是最最血腥与可怕的事,只要能救孩子,她会在这一刻产生前所未有的勇气!

    水菡上半身靠在墙上,一只手死死攥着男人的手,浑身湿透的她,大口大口地穿着粗气:“你……有刀吗?快点……帮我把下边划开一条口子,让孩子……让孩子出来……”

    男人再次惊骇了……让他用刀划开她的那里?将口子放大?

    天啊,这……这难度系数太大了!

    但即便是这样,男人还是果决地从靴子里抽出一把亮晃晃的匕首!

    幸好水菡是遇到他,他还真有刀……并且是一把锋利而小巧的匕首!

    “老大,要我帮忙吗?”瘦子终于良心发现似的。

    “你就让孕妇抓你的腿就行了,其他的你别管!”男人想都没想就冲口而出,潜意识里,他不想让瘦子看到这女人的四处。

    “确定要我这么做?”男人狠厉的目光望着水菡,他拿着匕首就会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杀气。

    水菡重重点了一下头,坚决无比地说:“我确定!快……划开……”

    没什么比孩子的命更重要了,哪怕是让陌生男人碰到她最**的地方,哪怕是被隔开血肉,她也在所不惜!抛开了所有的顾忌,她唯有要这孩子活下来!

    两个陌生人,却产生了无比亲近的联系,关系到人命的联系……

    她决绝的眼神里燃烧的光芒是那么亮,堪比白昼骄阳,这样的眼神,他曾见过一次,那像是上辈子的事了……来自灵魂深处的颤动,让男人有半秒失神,紧接着他不再犹豫,迅速将手机含在嘴里,照着水菡的四处,他手拿着匕首,两只眼睛集中所有的注意力……这只手,本是撒旦的索命魂勾,拿着匕首是去要人命的,但现在却是在救人……

    经历过无数血腥场面的他,手竟有点发抖……水菡已经僵直不动了,为了让他能准确地割到位置,她奇迹般地忍住了痛,艰难地支撑着自己没有动弹……

    男人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之后摒在胸口,强行稳住心神,集中目力看去,一只手摸着,另一只拿匕首的手小心翼翼地贴在四处那红肿不堪的口子下端,狠狠一咬牙,手上一用力……划开了一条带血的口子。

    这是肉啊,被硬生生划开,可水菡却是没有再喊痛了……不是因为她不痛,而是生产的疼痛与这割肉的疼痛混合在了一起,让她痛到一种极致,仿佛在一秒的时间里,她死去了……

    母爱,如此深重,如此伟大,即便是铁石心肠的人看到这一幕也会惊叹,动容!

    “别死!用力啊,再深呼吸,再用力一次,孩子马上就出来了!”男人焦急地大喊,生怕水菡真的昏过去。

    水菡有那么几秒的时间是毫无反应的,但就在听到男人说孩子马上要出来了,她又好象被刺激到了痛麻木的神经。

    “啊——这次一定要出来啊——!!”水菡大叫,两只手抓住男人的手,瘦子解放了,男人却遭殃了。

    但他硬是忍住了痛,紧紧咬着牙,赤红的双眼盯着水菡的四处:“孕妇,你听好了,是哪个男人让你沦落到这么惨的境地,你就想象着他现在就在你面前,你把我当成他,你使劲抓我,我不怕痛!”

    男人是豁出去了,竟然用这样的方法来刺激水菡。

    但无疑这是最有效的……

    水菡精神一振……浑浊的目光望着男人,光线黯淡,她竟真的将他幻想成了晏季匀……晏季匀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水菡现在清晰地想起来……他说,他很忙,说让她别去烦他!呵呵……

    “啊——!!晏季匀,我恨你——!!!!”水菡这一声震耳欲聋的嚎叫,饱含着她全部的心痛和愤怒,这声音直冲云霄,仿佛空间都被震碎!

    “出来了!出来了!”男人兴奋得大喊,不用谁教,他已经自动将手伸过去,捧着露出洞口来的小身子,双手颤抖着举起来,激动得差点落泪。

    “孕妇,你看,你的孩子,他还活着,他没事!”男人没发觉自己的声音抖得多厉害,还带着哽咽。

    杀人都没这么紧张过,帮人接生还紧张到心脏都差点停止跳动了。

    “哈哈哈,是个儿子!”瘦子大笑,下意识地,他也兴奋得不得了。

    水菡一脸都是水痕,分不清是雨是泪还是汗。她笑了……那么淡淡的,一丝丝的笑容却是好比太阳更加光辉耀眼,这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一个勇敢的母亲在得知孩子平安时,一种如释重负的笑,仿佛在说:我终于可以安心地去了……

    水菡哆嗦着手,红肿的眼睛充满母性的慈爱还有对新生命的渴望,她想要去摸摸孩子的脸,但是,她的手才抬起来,下一秒,她却软软地垂下去了,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嘴里溢出微弱的声音:“谢谢……你……我叫,水菡……”【白天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