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02章:九死一生
    医院。

    为水菡接生的那个男人和他的手下,将她和孩子送到了医院就出来了。夜已深,雨夜停了,只是他的心却被搅得一片狼藉。手上还残留着孩子的体温,想起那刚出生的宝宝那么小一点点,抱在手里的感觉就像是捧着一块随时都会碎的瑰宝,他从未那样小心翼翼过,生怕一用力会弄疼宝宝……

    “老大……老大……”瘦子一脸好奇地看着男人。

    “老大,您今天实在太威武了,想不到老大还会接生,我对老大的崇拜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老大,您真是神人,是黑暗中的光明神,是我前进的方向,努力的目标,是我这一辈子最……”

    “呱噪!”男人没好气了踹了瘦子一脚,可他脸上却还是挂着一抹笑容,然后很自恋地说:“其实我也很佩服自己,原来女人生孩子是这样的,你知道吗,我用匕首划的那一刀,简直就是神作,不多不少,刚刚好让孩子能出得来,啧啧……我这双手,怎么能生得这么厉害呢,唉……”男人开始自我陶醉了。

    瘦子乖乖地闭嘴,很识趣,在老大自我陶醉的时候最好别打扰。

    这个男人表面上看着挺二,实际上,他内心塞满了对今晚的各种感触,震撼,他不知道自己要多久才能消化掉,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今晚,在他这双染满血腥的手上,竟然迎接了一个新生命的到来。他更不会忘记,这位年轻的母亲当时是怎样的痛苦和勇敢,她眼中坚定的目光已经凝结成了一颗不会坠落的星辰,永远印刻在他脑海里,照亮他灰暗的人生。

    “老大,我就问一个问题行吗?您怎么会……会想到要帮那个女人啊?”瘦子又忍不住问了。

    男人自顾自地往前走,闻言却是微微一顿,随即摸出一根烟点上,深深地吸几口,却是没有回答瘦子的问题,夜幕下,他眼里弥漫着罕见的悲痛……

    为什么会帮?他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当听到水菡哀求:“救救我的孩子……”他在那一刻,想到了多年前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记得那个夜晚,瓢泼大雨,他和母亲被人追杀,逃到一户农家,母亲身受重伤,当时跪在那农户家门口,也是不断地哀求:救救我的孩子。

    那时的他只有八岁,母亲将他交给那户人家之后,便独自去挡住追杀的人,再也没有回去接他……

    一个母亲,在最危急的关头,想到的都是先救孩子而不是她自己。这种牺牲与爱,怎能让人不动容?所以,当男人听到水菡那么哀求,他冷酷的心突然就有了温度,做了连他自己都感到震惊的举动。

    假如当时水菡是喊:“救救我”而不是喊“救救孩子”,那么,她或许不能打动这个男人,她真的会死在那里,一尸两命……

    “那个女人好像喊了一句,晏季匀,我恨你?”男人转头问瘦子,答非所问。

    瘦子一怔,想了想,点头:“是吧,不过老大,她会是说的那个晏季匀吗?”

    男人轻挑着眉头,嘴角邪肆的一笑:“应该就是那个,没看新闻么,他去年跟一个女人结婚了,听说婚礼当天还出了状况,没有顺利举行……呵呵,真是有趣,想不到我无意中碰到的孕妇竟是晏季匀的老婆,他儿子,居然是我接生的,我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嗯,成就感,以后能显摆的事儿更多了一件吧。”瘦子这话只能在心里说。

    男人悠闲地走着,还吹起了口哨,似乎心情不错……她叫水菡么?水菡,或许我们一辈子不会再遇,亦或者,很快就能碰到。真是期待啊,要是晏季匀知道是我给他儿子接生,他会感激还是会抓狂?哈哈哈……

    ======================呆萌分割线====================

    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冬日过后残余的寒意被这暖暖的阳光驱走,整个世界仿佛被洗过一般干净透亮。树上新叶微露,花儿初吐芳芽,处处春意盎然,生机勃勃。只是这室内,静谧的病房里却异常沉寂,就像是与外边隔着两个不同的世界。

    病床上躺着的女人,一动不动,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如果不是她的身体还有那么点温度,真的很容易让人以为她已经死了。

    水菡还活着,但却是九死一生之后侥幸被救活的。她昨晚在巷子里生下宝宝,过程的艰难是旁人难以想象得,加上当时还下着雨,对她的身体是一种严重的伤害,而她在生下宝宝时昏死过去,产后大出血,幸好救护车及时赶到了,经过好几个小时的抢救,她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终于是捡回一条命。【想看最快更新请百度书名+作者名。作者所属网站将为您提供最优惠最快捷的阅读服务】可她现在无比虚弱,还在昏睡中没有醒来。或许,这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种短暂的幸福。不醒来便不会感知伤痛,不会想起自己经历的惨状……

    水菡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穿着白色的婚纱,晏季匀穿着礼服,在婚礼上,在众人的祝福中,他给她戴上了结婚戒指,宣誓说,今生无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

    梦里,他的笑容那样暖,他的眼神那样深情,在他手中的戒指套上她的无名指时,她听到他说:我爱你。

    就是这三个字,让她开心得像上了天堂,激动得流下眼泪……

    病床前守着的男人,呆呆地凝视着眼前这苍白如纸的面容,清秀的五官还透着一丝稚气未脱,她还那么小,还没满十九岁呢,她只是个看似普通而娇弱的小女人啊,她怎么会有那么不可思议的力量和勇气,在雨夜的巷子里将孩子生了下来?

    外表,家世,背景,能力,这些真的重要么?为何他现在只觉得,水菡不具备这些东西,可她却有一个高洁的灵魂,足以让世人自惭形秽,从她身上,他看到了生命的本质,坚韧,鲜活,顽强。

    失神中,他发现水菡眼角滴下了两行晶莹,不由得紧张地握住了她的手……

    水菡是哭醒了。刚才在梦里,她开行得哭,就这么醒来了,睁开眼,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

    眼皮好重,有种神魂离体的感觉,她是在哪里?她不是应该死了吗?依稀记得,她在最后撑不住了晕过去,失去意识那一秒,她是真的以为自己不会再醒来了。

    “水菡……”一个极尽温柔的男声轻轻地呼唤着她,将她混沌的意识拉了回来。

    水菡的视线从天花板转移到床边……是晏锥。

    晏锥的眼眶微微泛红,下巴长出浅浅的青色胡渣,使得他清俊柔美的容颜多了几分沧桑颓废的味道。

    水菡太虚弱了,浑身都没力气,只能眼巴巴地望着晏锥,嘶哑的声音说:“宝宝呢……宝宝在哪里?”

    母亲对孩子的爱,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晏锥心头一窒,冲着水菡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别担心,宝宝在保温室里。他是早产儿,必须在保温室里待几天观察观察,但是医生说他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身子有点弱,他才四斤九两重,需要好好呵护着……等你好些了,有力气了,就带你去看宝宝。现在,爷爷在保温室那边,一会儿就来了。”

    保温室?水菡先是一呆,想起自己前段时间有在往上看过一些关于新生儿的护理资料,其中好像有早产儿的,她当时没仔细看,只记得好像是提到了保温室。

    只要宝宝没事就好,身子弱了可以慢慢调理……水菡经历了昨夜雨中产子的事情,她更珍惜生命,深深地感到,活着多么不容易,她还孩子现在都还活着,不就是最大的幸运么?

    “水菡,渴吗,我给你倒水。”晏锥起身将桌子上的保温桶打开,一股淡淡的香味随之溢出。

    这是下午佣人送来的血燕,对产妇很有裨益,水菡刚醒,这么虚弱,喝点血燕最适合不过了。

    “我……”水菡很想说她自己来,可是,她现在哪里力气将碗端得稳呢,抬抬手都已经抖得不行。没死算她命大,但她需要调养才能恢复。

    晏锥坐在水菡身边,扶着她起来,将碗凑到她嘴边,疼惜地说:“别逞强了,我喂你喝,你都虚弱成这样还要跟我生分吗?来……慢慢喝,别呛着啊,乖……”

    水菡窘了……她又不是小孩子,她都已经是孩子的妈了,还“乖”……

    她也无奈,自己没力气,但是确实太口渴,太需要水份了,虽然是感觉这么被晏锥喂,很不好意思,但还是张开了嘴……

    一口一口,慢慢地喝了半碗,水菡瘫软在床上,有点气喘。就这么动一动已经好难受,就像是做了剧烈运动一样。下身传来的痛感让她瞬间脸色惨白……又想起了昨夜在巷子里,那种惨无人道的痛苦。

    晏锥没说,他是在这里守了整夜直到现在。但他想不通的是,为何晏季匀不见踪影?

    “水菡,你和我哥哥吵架了吗?你怎么会在那种地方早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晏锥问出心中疑惑,一双精眸里露出丝丝焦虑和怜惜。

    发生什么事?那还重要么?水菡惨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