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03章:我喜欢你!
    伤,如此贴近而真实,他,却是遥远而虚无。

    她与晏季匀之间如果只是吵架那么简单就好了……水菡此刻心中虽苦,却已经难以激动起来,在经过昨天的磨难之后,水菡的心境有了新的变化,她现在还不知道到底哪里变了,只是,她眼底多了一丝不曾有过的淡然。

    以前的她,只要见到或者听到晏季匀,她便满心满眼都是他,眼睛会发亮,笑容也只为他,但现在,那种灼热沉淀了换成淡然,当晏锥问起,昨夜的记忆纷拥而至,水菡也只是微微一勾唇,一切的深重的苦痛都在这浅浅一抹惨笑中逝去。

    “晏锥……我或许从来就没有真正地拥有过他,我拥有的,就只有我的宝宝……宝宝才是我的命根子,是我的一切,什么情情爱爱,不过是一时的迷幻,我已经清醒了。”水菡淡淡的口吻,轻飘飘如棉絮。未满十九岁的她,脸上还有点点稚气未脱,此刻却有犹如饱经风霜的老人一样的心理。

    这是成长的代价吗?未免太过残忍。她原本是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子,正该享受大好青春,可自从她被人打晕的那一秒开始,她的命运就不再平凡了。

    水菡将自己昨天发生的一切缓缓道来,包括她在巷子里早产那惊心动魄的一幕都被她轻描淡写地说出来了。但晏锥却能想象到几分当时的惨状,真是不幸中的大幸,水菡遇到了一个胆大而神秘的男人帮她接生,否则,那后果不堪设想。

    晏锥静静地听着,眉头一直皱起未曾松开,他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太过复杂,有震撼,有愤怒,有心痛……他时而深呼吸以压抑内心的激流,时而身子微微颤抖一下。他的心都揪紧了,为这个看似柔弱却坚韧的小女人,为那个大难不死的小生命。

    水菡说完了,软软地躺着,头有些发晕。

    空气里还残留着悲伤沉郁的气息,晏锥好半晌才回过神,他不再提晏季匀,但不得不提一件事……

    “水菡,你看清楚了当时袭击你的人长什么样子吗?或者说,他有什么相貌特征?”晏锥紧紧攥着拳头,眉宇间含着愤怒。

    水菡摇摇头:“我没看清楚。当时巷子里的灯光昏暗,我又完全没有防备,那两个人跑到我面前时,我还以为真是在抓小偷,直到那个男人一棍子挥过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的目标是我……可是太快了,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倒下……不过……”水菡露出思索的神情:“用棍子打我的人,长相我是没看清,但我记得他眉心好像有一颗很显眼的痣,除此之外,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眉心有大黑痣?”晏锥眸光一寒:“你能在那样危机的时刻还能记得这一点线索,也算是很有价值的,至少,我们寻找的范围可以缩小一点。呵呵……连晏家的人都敢动,还下这种毒手,只要查出来是谁,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什么势力,必定会有很惨的下场。”

    惨到什么地步,晏锥不会说。但只要想想晏家这样的豪门贵族,有着上百年的身后底蕴,能长盛不衰走到今天,怎么可能是只懂做生意的商家?能经历风雨飘摇依旧屹立着的家族,都会有外人难以想象的手段。

    水菡也不禁打个寒颤,不知是谁下的手,太狠毒了,能查出来当然最好,否则,谁知道将来她的宝宝会不会再被盯上。暗藏的敌人才最可怕。

    “那个……给我接生的人呢?在吗?”水菡很想见到那个男人,她要替宝宝谢谢他。

    晏锥所有所思地说:“早就走了。听医生说,昨晚你给送到医院之后,那个送你来的男人就已经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关于他的信息和联系方式。我猜测,对方必定不是普通人,从他为你接生的过程来看,他胆大心细,非一般人能比,在救了你之后,还能一声不吭地走掉,也不图一点回报……”

    “走了?”水菡愕然,心里一紧。她还没有好好地向对方致谢,他居然就那么走了,连个名字都没留下?

    “水菡,你已经说了很多话了,是不是很累?休息吧。”晏锥温柔地拍拍水菡的被子,垂眸望着她,眼神暖暖的。

    水菡确实十分疲倦,说了这么一会儿话,她精疲力尽了。

    缓缓闭上眼睛,水菡的呼吸逐渐变得均匀,很快就又睡过去。对于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来说,睡觉才是最好的休养。

    水菡不知道的是,在她还没醒来的时候,这病房里就来过好几拨人了。晏家的人一批一批地来,亲戚朋友都扎堆儿了,都是来恭喜晏家添新丁,只是不见晏季匀这当爹的,只见到晏鸿章和晏锥。

    水菡早产的消息不胫而走,又一次地成为了八卦头条的焦点。外界掀起了诸多猜测,对于晏家大少奶奶为何会早产,人们的八卦精神再次发挥到极致,各种版本纷纷出炉,但对于此,晏家不予任何回应,晏鸿章也在家族内部下令,任何人不得就这件事而接受媒体的采访,否则家法处置。

    晏鸿章深知,如果这时候他站出来说水菡早产只是个意外,外界更会加倍的捕风捉影,越是澄清越是招来无数闲得蛋疼的人关注。所以,干脆就拿出他惯有的作风,任外界沸沸扬扬,他就是不动声色,只待风头过去了之后再找个适合的时机应付几句,那时时过境迁,人们的兴趣也淡了。

    这是一方面的态度,另一方面,晏鸿章也绝不会淡然。敢对水菡下手,就是对晏家不利,这种祸患必须要挖出来,彻底铲除!晏鸿章派了多少人去查,用了多少雷霆的手段,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早产的宝宝在保温室里待着,由晏鸿章指定的医生护士精心看护,门口还有保镖24小时轮流站岗,保证宝宝的安全,水菡的病房外也有保镖。晏鸿章对她的重视可见一斑。然而,最最应该重视的那个男人,却还是不见踪影,他此刻正躺在沈贝的床上……

    沈贝一脸幸福地凝望着晏季匀熟睡的脸,心底得意,美滋滋的,她好像看到了自己光明的未来……

    桌上的生日蛋糕还没吃完,旁边还插着粉红色的蜡烛。昨夜彭娟走之后,晏季匀留在了这里。沈贝有他陪着,觉得这就是自己过得最开心的一个生日了。

    他依旧是穿着衣服睡觉,和以前一样,不会脱衣服,不会抱着她,更不会和她发生关系,但沈贝却还是很高兴,只因,她很清楚,昨天的事,有着怎样的震撼和效果,晏季匀连水菡生孩子都没顾,今后,他和水菡的关系还会好吗?

    只要他开始讨厌和憎恨水菡,而水菡也恨他,那么,她沈贝还怕插不进去么?

    晏季匀醒来之后就得到了关于水菡昨晚早产的消息,他也知道了那个疑似是水玉柔的女人如今下落不明,知道有陌生人为水菡接生,知道早产儿在保温室里……

    然而,他却没有急着去医院,他甚至在潜意识里产生一种逃避……如果再见到水菡和宝宝,他只会想起水玉柔,想起当年母亲的惨死。

    沈贝从厨房里端出来两个碗,里边是装的汤圆,热气腾腾,看上去十分让人有食欲。

    沈贝拉着晏季匀的手,勾魂的眸子流光连连,柔声说:“吃点东西吧,我煮了汤圆。”

    她柔情似水,眸光灼灼,像极了一个尽心伺候丈夫的小娇妻。晏季匀不由得想起了昨天在门口听到的彭娟与沈贝的谈话……彭娟说沈贝太单纯,斗不过富有心计的水菡。

    假如水菡真的在小时候就开始被水玉柔灌输某些思想,要让她将来长大了想方设法嫁进晏家,以完成水玉柔不曾完成的心愿,那是否可以认为,水菡或许知道当年那个秘密?这个问题,晏季匀以前也想过,但他观察过水菡,发觉她不像是知道秘密的样子,可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水菡是水玉柔的棋子,嫁进晏家,就是水玉柔计划的第一步。她要为沈家讨回失去的东西……水菡会是参与水玉柔计划的人吗?如果是,那么,这对母女也太可怕了,处心积虑谋划了多年,骗过了所有的人……

    晏季匀失神之间,沈贝已经将汤圆用勺子舀起来,送到他嘴边……

    “尝尝,是水果陷儿的,很好吃。”沈贝期待的目光闪烁着动人的神采,让人难以拒绝。

    晏季匀微微一蹙眉,脖子下意识地缩了缩,垂眸看看沈贝,她对他,一直都是十分热忱的,不管他多久才来一次,即使过年都不来看一眼,她还是没有半句怨言。她的心意,他何尝不明白呢。或许,他今后,注意力不该只放在某个人身上了,一想起就会感觉自己对不起母亲,是罪人。

    晏季匀张开嘴,将汤圆吃下去,淡淡地说:“嗯,还行。”

    看着他吃下她喂的汤圆,沈贝惊喜不已,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一时激动,情不自禁地搂着晏季匀的脖子,甜甜地说:“晏季匀,我喜欢你!”【凌晨先一章,白天还有更新。求推荐票和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