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04章:这件事别告诉水菡
    这是沈贝事先没有计划的,这句话是她一时激动冲口而出,她满怀期待和欣喜的样子与一般女人无异,含情脉脉,眼睛都在放光。

    晏季匀的身子微微一僵,俊脸上的线条迅速凝结,转眼便已是冷若冰霜,伸手将沈贝揽在他脖子上的两条粉臂扯下来,淡漠的眸子睥睨着她:“汤圆你自己吃吧。”

    他薄唇里溢出的几个字还飘荡在沈贝耳边,人已站起身。他的态度,犹如一盆冷水从沈贝头上浇下,让她忘乎所以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内心窝火,嘴上却是依旧温温柔柔地说:“怎么了?不高兴吗?是我说错了话?”

    闻言,晏季匀一记冷冽如刀的眼神袭来,在她惊诧的目光中,他冰凉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随即狠狠捏住她的下巴……

    “唔……痛……”沈贝忍不住叫出声,可她却挣脱不了男人的大力,惊恐地望着他。

    晏季匀勾唇冷笑,凛冽的双眸紧紧锁住沈贝僵直的身子:“刚才那样的话,别让我再听到第二次,收起你蠢蠢欲动的心。”

    冷漠无情的话,让沈贝整个人都冻成了冰棍儿。晏季匀,他就是有这样的能力,伤你的心,不留余地。

    他走了,沈贝呆立好半晌才软软地跌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怎么她又错了吗?为什么他在听到她说喜欢他时,一点温情都没有,反而像是她犯错一样地给予警告。喜欢一个人有错吗?他为什么不允许她喜欢?

    沈贝心里不服气,也有几分刺痛。这是她第一次向男人这么直白地说出那句话,得到的却是残酷的回应。他不是应该恨水菡吗,既然是这样,为何他还不能接受她的感情?

    真是个难以捉摸的男人,他的喜怒哀乐都是那么无常,实在太难把握了。

    如果晏季匀是那么容易被把握的人,他就不是晏季匀了。

    沈贝最失败的地方就是太自以为是,太低估晏季匀的智商,实际上,对于昨晚的事,晏季匀并没有一味地相信彭娟和沈贝的话。

    炎月集团总部大楼。

    晏季匀直接来办公室了,让人出乎意料。公司的人也都知道晏季匀的妻子昨晚生下宝宝,可他现在怎么还会出现在公司?他不是应该陪在产妇身边吗?

    每个人都好奇得要命,但谁都看得出来,总裁的脸色好黑,最好是别惹,闪远一点为妙。

    大家都可以站远点,但洪战却不能。

    洪战在向晏季匀汇报查到的资料。

    一晚上的时间已经足够查到些有用的东西了。

    洪战的表情格外严肃,深浓的眉毛紧紧皱着,说话的语气也低沉了几分:“大少爷,查到了,大少奶奶她的母亲确实是彭娟那张照片上的女人。在大少***行李箱里还有母女俩的合照。”说着,将手里的一张照片放在了晏季匀的办公桌。

    晏季匀半眯着的瞳仁倏地闪过一道冷光,狠狠地咬牙:“继续说。”

    “彭娟的男朋友林烨目前不在本市,但我们抓到了另一个男人,曾经跟林烨一起,将水……将大少奶奶送到酒店您的房间。大少奶奶确实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带去酒店,就连晏锥都是后来才知道的。”洪战说得小心翼翼,后边这两句是他自己加上去的,他是希望晏季匀能有所触动。

    晏季匀冰寒的眼神紧紧盯着照片,心痛的感觉难以抑制地涌上来……他在今天醒来时还抱着一丝丝微弱的希望……希望昨晚彭娟拿给沈贝看的那张照片有问题,希望这当中有什么地方搞错了,万一水菡的母亲不是那个女人呢?

    可现在,铁证如山,由不得他再有半点侥幸心理。洪战在水菡行李箱里发现的照片,是晏季匀从来没见过的。他以前也没想到这一层,只是听水菡提过她母亲的事,却没有看过照片。现在却证实了,彭娟没有撒谎,水菡的妈确实就是当年他和母亲在别墅抓歼抓到的贱女人!

    虽然洪战带来的消息还能证明水菡当初出现在他酒店的床上,这件事不是预谋,是意外,并非她蓄意策划的。这能让晏季匀不再怀疑他与水菡的相遇是个局,但那又怎样呢,始终改变不了的一个事实就是……水玉柔那个贱女人!

    洪战悄悄退下了,刚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却看见晏锥。

    “二少爷……”洪战想拦住,可晏锥却狠狠推开他,直冲进了办公室。

    “晏季匀!”晏锥一声怒吼,砰地一声关上办公室的门,活像是又要打架了。

    晏季匀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冷眼斜睨着晏锥,锋利的目光戳在晏锥身上。

    见他一副雷打不动的架势,晏锥更是气愤。

    “你TM还是不是男人?老婆早产,在医院,你还不闻不问?你到底又发什么疯了?水菡哪里招惹你了,你要这么对待她?”晏锥举着拳头,怒不可遏,就在他几乎忍不住想要出手时,忽地,他瞟见了桌上的照片,一时间,晏锥整个人石化了,眼中掀起惊骇。

    晏锥的每个表情,晏季匀都看在眼里,此刻见晏锥神情有异,而他的目光落在照片上……

    “那是水菡的母亲,怎么,你认识?”晏季匀的声音里透着明显的狠意,一双怒目几乎要喷出火来。

    晏锥只觉得胸口窒闷,刚才还满腔怒火,但现在却奇迹般地消失了一半。他明白了,原来晏季匀知道水菡的母亲是谁,所以才会弃水菡于不顾!而晏锥是一早就知道的,但他以前却刻意隐瞒,只因为他曾自私地想让晏季匀和水菡在一起,他就能趁机去赢取沈云姿的心。如果他在知道的时候就告诉晏季匀,那么,晏季匀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娶水菡的,她也不会走到如今的境地。追根到底,晏锥也有责任。

    “你……你知道了。”晏锥心中苦涩,精神也萎靡了一大半。

    “晏锥,你不是一直都想打击我吗,这次,你赢得很彻底。你早就知道水菡的母亲是谁,但你隐瞒了,现在,你看看我,老婆孩子在医院,而我却在这里,在仇恨中挣扎不休,我痛苦,你就高兴,看着我娶了一个仇人的女儿,你更该幸灾乐祸。”

    晏锥眼眶微微泛红,他既心痛又自责:“不……我不高兴!我承认我以前是很自私,我为了得到沈云姿,我希望你跟水菡结婚,所以我才会隐瞒,但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我看到水菡那么伤心,她好像一下子老了几十岁……我没有开心,我为她心疼!晏季匀,你非要这么折磨自己,折磨水菡吗?”

    晏季匀身子微微一颤……折磨?是啊,这种折磨,他要怎样熬过去?

    “晏锥,你是来骂我的,你可以随意骂,可以认为我无情,都无所谓,但是,你不觉得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事情没落到你头上,你随便怎么说都行,可你想想,假如你是我,跟母亲一起看到那个贱女人跟自己的父亲在床上偷情,然后母亲气得跑出去,结果你却亲眼目睹母亲被车撞死,倒在你怀里,再也没有醒来……如果是你,你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知道仇人的女儿是自己的老婆,你还能无动于衷,理智地去面对?是,或许在你们眼里,我是无情无义,我不该怎么对待水菡和孩子,可现在我还没有从残酷的事实中走出来,我才知道一天而已,要让我这么快地冷静下来,抛开母亲的仇,我做不到。我不知道自己需要多少时间,但我现在不见水菡,就是对她最好的态度。我怕见了之后,她会更受伤。”晏季匀说到最后,已经转过身去,不让人看到他的表情,只是声音越发嘶哑低沉,竟带着一丝颤抖。

    天知道他内心的煎熬和痛苦,人人都只道骂他,可就是没人能体会他的心境,只因为,那些悲惨的事情,那些仇恨,不曾亲身经历,无法知道是什么滋味,所以才能站在那边清醒着,理智着。晏季匀不想再多解释什么,他说这番话已经是极限了,至于晏锥要怎么想,他管不着。

    晏锥沉默了,深拧起的眉宇间更多忧色。他也有母亲,他的母亲就是晏展松当年的情人之一,此时此刻,他竟然不能理直气壮地再骂晏季匀了。他在心里假设一下,如果当年发生车祸意外的不是晏季匀的妈而是他晏锥的母亲,他会痛成什么样?他会不会疯狂到杀人?

    晏锥的心在抽搐,原想为水菡做点什么,可现在却把自己的情绪也搞得很糟糕,而他依旧没能帮到水菡。

    罢了罢了,或许一切只能交给时间。晏季匀和水菡之间,这一次,是真的有心结难开了。

    就在晏锥转身时,身后传来晏季匀的声音:“这件事,别告诉水菡。”

    “为什么?”晏锥不解,晏季匀难道不打算让水菡知道,难道要让水菡误会他是因为有小三才不会不顾她的?

    晏季匀嘴角一抹苦笑:“如果水菡知道她母亲的事,她对我的恨,会减少,可是她若知道她母亲是那样的人,她会比现在更难过。我没有要求过你什么,这一次,你就当帮个忙,别告诉水菡。”

    晏锥不明白,晏季匀与他之间一向明争暗斗,两人从不曾将对方看成是兄弟,关系势同水火,但现在,晏季匀居然为了水菡,在开口求他?他没听错吧?晏季匀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是无情还是深情?晏锥越发看不懂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