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06章:偷看她给宝宝喂奶
    水菡虽然有时迟钝,到她单纯的心却有着敏感的直觉,眼前的女人,让她感到不舒服,而这种不舒服的原因,她不知道,是源自于邓嘉瑜对她的嫉妒。

    “水菡啊,别这么拘束啊,我们应该好好联络联络感情,因为……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成为一家人了。”邓嘉瑜这话颇有深意,让水菡一惊。

    “一家人?”水菡愕然,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由得瞪圆。

    “呵呵……”邓嘉瑜笑颜如花,纤细的手指轻轻撩拨了一下耳边那一缕卷发,小小一个动作尽显风情韵致:“我们邓家将会跟晏家联姻,下个月,我就会嫁给……晏锥。”

    邓嘉瑜刻意放缓的语调里透着丝丝复杂的意味,她紧盯着水菡的表情,却除了惊讶,再无其他。

    水菡一呆,脑子有点转不过弯……如果她没记错,似乎是曾听说邓嘉瑜最先是晏季匀联姻的对象,可由于后来报纸上刊登了她和晏季匀的照片并爆出她有孕的消息后,邓家的事就被搁浅了,可现在邓嘉瑜却说要跟晏锥结婚?水菡难得的想到了某一层……邓嘉瑜对晏季匀还有感情吗?

    见水菡眼里的疑惑,邓嘉瑜心里冷笑……真是个蠢女人,活该被晏季匀嫌弃!

    心里那么说,嘴上却笑意不减,亲切地拉着水菡的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担心我对晏季匀余情未了,将来我嫁进晏家之后,跟你会相处不来?其实……说实话,我也曾嫉妒过你,可你要明白,像我们邓家这样的家庭,婚姻大事,跟晏家一样是基于商业联姻,我曾经想要嫁给他,也是为我的家族着想,既然他已经结婚,我要嫁的人就会跟另外的家族联姻,与其嫁进一个我好不熟悉的家庭,不如嫁进晏家,至少我跟晏锥还见过几次,说过话,算不上朋友也算是熟人,将来结婚了也不至于太生疏,我还听说晏锥人不错,虽然是私生子的身份,可晏鸿章还是挺器重他的。”这意思就是,她不嫉妒水菡了,让水菡也别对她有顾忌。

    邓嘉瑜这么耐心地解释,直说自己曾嫉妒水菡,这反而会打消了人的顾虑之心。至于她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不得而知。

    可人家都已经说得这么直白而真诚,水菡也不好意思不给人面子。

    “那个……邓……”

    “叫我嘉瑜就好了,我还得叫你一声嫂子呢!”

    水菡心里一动,晶亮的瞳眸里流露出点点焦虑:“嘉瑜,你刚才说邓家和晏家是商业联姻,也就是,你们看重的是晏锥在爷爷心目中的地位,可是……可是现在晏锥他还在停职阶段,你确定要嫁给他吗?如果将来你们失望,你会不会对他不好?”

    邓嘉瑜微微一愕,想不到水菡会这么问,她不是看起来傻傻呆呆的吗?居然还能想到这一层?

    邓嘉瑜不动声色,淡淡一笑说:“你当真以为晏鸿章会放弃晏锥吗?之所以停职,不过是为了逼晏锥走到这一步而已,如今晏锥既然开窍了,知道跟邓家联姻,他将来的日子怎会不好过?好歹我邓家也是开银行的,晏鸿章很清楚有邓家的支持,将会让炎月集团更加如虎添翼。也好,反正邓家和晏家都是各取所需,这次联姻,算得上双赢,我和我的父母都能看出来,晏鸿章其实对晏锥的器重仅次于晏季匀,所以,晏锥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水菡对这些复杂东西不了解,听着就头疼,但她至少明白了一件事……邓家不会对晏锥不好。这就够了。其他的……她尽管对联姻十分反感,也为晏锥感到不值,可她也明白,这事,不是她能管得了的,婚期都定了,一切都是剩下等时间而已。

    “好吧,我提前预祝你和晏锥婚后能相亲相爱……嘉瑜,哪怕是抱着商业联姻的目的,可一旦结婚了,朝夕相处,或许你会发现其实晏锥他人不错,或许你会慢慢喜欢上他的。”水菡语出真诚,她真心希望晏锥和邓嘉瑜能好好过。她自己饱尝苦痛,明白假如婚姻不幸福,那是什么滋味。

    “相亲相爱?”邓嘉瑜只觉得有点讽刺,这四个词儿,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难度不大,但越是身在富贵人家,却越成了一种奢侈。

    短暂的沉默中,病房门口进来一个修长的身影……

    “邓嘉瑜,你怎么来了?”晏锥冷着脸,明显的不悦。

    邓嘉瑜似是看不懂晏锥的脸色,站起身,拿起包包,径自走向门口,经过晏锥身边时,凑近他耳边轻声说了句:“我来看看未来大嫂,不行么?别这么对我黑脸,未婚夫……”

    邓嘉瑜走得很潇洒,她也没有因为晏锥的不悦而生气,她无所谓,反正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

    病房里安静得出奇,晏锥低着头,神情复杂,就像是局促的小孩一样,坐在水菡床前,略显细长的眉毛皱成一团。

    “晏锥,你和邓嘉瑜怎么像是陌生人一样,你们不是早就认识吗,而且,你们就快要结婚了。”

    晏锥心里咯噔一下,果然,邓嘉瑜告诉水菡了。不知怎的,晏锥的情绪有些怪异,抬眸凝视着水菡苍白的面容,疼惜在眼底流转:“水菡,你对我的婚事……就没有一点点的意见吗?”

    水菡一怔,随即像是老朋友一样轻轻拍了拍晏锥的胳膊:“就算是商业联姻,可是我相信你会让邓嘉瑜真心爱上你的。你人这么好,温柔体贴又细心,连爷爷都这么说呢……”

    晏锥苦笑,果然,水菡还在祝福他,可知他其实最想听到的是她流露出一点酸意,哪怕是一点点,他都会觉得很甜。为何会有这种想法,晏锥无暇去顾及,但他想让水菡知道一件事……

    “水菡,我和邓嘉瑜之间是有协议的,我们虽然结婚,但都是为了各自的家族,都不是因为真心爱对方,所以,我们协商好了,几年之后,等晏家和邓家都各自因联姻而得到裨益,各自的目的达到,我们就可以协议离婚。”晏锥说到最后两个字时,眼中竟是有几分期许。

    “离婚?”水菡不懂,怎么还没结婚都已经商量好离婚的事了?

    “我以后再跟你解释,只是,你别告诉爷爷。”

    “嗯嗯,我一定不说!”水菡使劲点头,发誓一般。

    这也难怪晏锥的心情没有想象中那样郁闷,原来竟是他与邓嘉瑜将离婚的事都商量好了。这桩婚姻对于晏锥来说是有好处的,对晏家也是。晏锥的母亲沈蓉,终于是眉开眼笑了,她很欣慰,儿子说,不会再让她担心,还说将来一定会让她进入晏家宗祠甚至死后会有牌位供奉在祠堂。沈蓉原本觉得那是不可能实现的,但如今,她看到希望了。晏锥与邓嘉瑜的结合,将会壮大这一房的实力,如果晏锥争气一点,他可以跟晏季匀一争长短,争夺晏家家主以及炎月的主权,到时候,还有什么不能实现的呢,一切都会变得手到擒来了……

    谁都不道晏锥存的什么心思,他如此牺牲妥协,为的就是让自己拥有更大的能力,让自己变强!只有变强,才会有话语权,才可能得到原本不属于他的东西,只有变强,才能去保护想要呵护的人……比如水菡和她的宝宝……

    他走的这条路没有对也没有错,处在他的位置,就该用这样的方式去竞争。过程再怎么曲折迂回都好,只要得到的是他想要的结果……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晏季匀依旧没有出现在医院。水菡的身体渐渐恢复,下身的伤口也愈合了大半,在保温室里的宝宝情况也在逐步好转。宝宝的身体并无大碍,虽早产却没有严重疾病,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在保温室里住了十天,宝宝的体重有所增加,出生时才四斤九两,现在已经有五斤多一点,接近足月生宝宝的体重,只要回家之后继续精心护养,宝宝会慢慢健康成长的……至于脑部发育,目前看来并没有异常,检查不出疾病,可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是早产儿,需要加倍的留意孩子的各种状况,有的问题或许是要几个月甚至一两岁之后才能发觉出来。

    水菡激动地抱着孩子,手都有点发抖,只觉得手里这鲜活的小生命好像有千斤重,占据了她整个心房,还有种奇妙的力量可以让她倍觉温暖。没有老公在身边,那又怎样?她有宝宝,她会好好抚养孩子。对于晏季匀,她的心已经伤透,死了心,断了情,痛苦是暂时的,她相信,有了宝宝,她所有的伤都会慢慢消失……

    这个早产儿,水菡那样艰难才将他生下,而他也成为了水菡的生命支柱,今后,彼此都会是对方的依靠,支撑着活下去。

    回到熟悉的别墅,水菡一进屋就坐到沙发上,急着给宝宝喂奶。

    这些日子在医院都没能好好地喂过,都是护士将她的奶水挤了出来给宝宝送进保温室。所以,现在就是水菡第一次这么直接地给宝宝喂奶,兴奋和喜悦的心情可想而知,她眼睛都禁不住湿润了。

    宝宝天生对妈妈的母乳有着敏感的嗅觉,此刻正用他的两只小手捧着妈妈的大馒头,小嘴巴凑上去,急切地吸呀吸。这感觉,深深地触动了水菡的灵魂,即使几十年之后她都不会忘记今天给孩子第一次喂奶是什么滋味。

    年轻的母亲沉浸在这巨大的喜悦里,柔嫩的脸颊上充满了母性的光辉,格外动人,当她身前投下一道暗影,她也陡然一惊!

    “你……你……你偷看我喂奶?”水菡怒视着眼前的男人,不正是多日未见的晏季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