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08章:最后的决定,从此是陌路!
    他的怒,能将空气都震动,他说的每个字都能让水菡震惊,激愤。她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在他如此骇人的气场下还敢冲上去……

    “我就算滚也要跟孩子一起!”水菡伸手要去抢孩子,可她哪里会是晏季匀的对手。

    “晏季匀!你先前还说会答应离婚的,现在却要分居,要我离开这里留下宝宝,你怎么出尔反尔,混蛋,你不是人!你是魔鬼!”水菡急得快疯了,恨不得能马上抱到宝宝,可偏偏却不能与晏季匀硬碰硬,怕伤到宝宝。宝宝的哭声催着她的心肝,疼痛加剧。

    她不敢真的用力去抢,他也不敢抱得太用力。宝宝那么小,很脆弱。

    “那你把我当魔鬼就好了,别企图跟魔鬼讲道理。我最先说同意离婚,那是我个人的意愿,但是身为晏家的嫡孙,我有义务维护家族的声誉,为大局着想,我必须要遵守家规,不得离婚。你不是急着离开吗,你不是恨我吗?还在这儿废什么话,你滚啊!”晏季匀冷厉的低吼,锋利如刀的眼神无情的话语,深深地刺痛着水菡的心,他自己也不好受,他不会承认自己是在狡辩,出尔反尔的原因就是他第一次开口说同意离婚纯属赌气……

    “你……”

    “哇哇哇……哇……哇……”宝宝哭嚎得更凶了,在晏季匀怀里使劲挣扎。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陡然一个苍老而威严的声音传来……

    “你们两个吓到孩子了!”晏鸿章怒气汹汹地走过去,从晏季匀手里把宝宝抱起,然后交给了水菡。

    “宝宝!”水菡欣喜若狂,激动地抱着宝宝又亲又哄,如同失去了至宝而又重新拥有。

    “爷爷……”晏季匀心里窝火。

    “你们也不小了,都当父母的人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宝宝这么小,父母说话大声点都会把他吓到,你们是不是要我把宝宝带回大宅去养?哼!”晏鸿章说这话不光是对晏季匀,也是对水菡。

    水菡心头一窒,慌乱中赶紧说:“爷爷,我错了,我不该那么大声跟晏季匀吵架,宝宝被吓哭了,是我不对,可是,爷爷您别把宝宝带走……”

    水菡感到无助,宝宝是她的,但她却随时都可能被迫与宝宝分开,这种滋味太难受了!在晏家,她没有自主的权力,只因她出身普通人家,没有家庭背景做后盾,她那点微薄的力量,在晏家面前什么都不是。

    晏鸿章脸上的怒气减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凝,口气一软:“你先照看好宝宝,有什么事,待会再说。”

    晏鸿章转向晏季匀,狠狠地瞪他一眼:“去书房!”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往楼上走去,水菡只能暂时等在这里,或许,等爷爷和晏季匀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这场拉锯战才有会结果。

    书房里,气氛沉闷得可怕,晏鸿章显然是来兴师问罪的,但当他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也无言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话不只是在普通家庭,身在豪门中更是有着不为人知的复杂和痛楚。

    晏季匀的父亲晏展松,是晏鸿章的大儿子,是他曾最疼爱的,也是他的一块心病,是他不愿提及的伤痛。晏展松风流成性,在外拈花惹草包养情人,导致妻子季景茹一气之下跑出去被车撞死……随后,晏展松心脏病发入院,晏季匀因母亲的事而难以释怀,没有去医院见晏展松最后一面。

    那一年,短短一个月之内,晏季匀痛失双亲,晏鸿章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晏家的痛,是家人都不愿提及的往事。尽管过去好几年了,可是每次想起,都会让晏季匀和晏展松痛彻心扉。这是融入骨子里的伤,伴随着你一生一世,尤其是晏季匀,他曾经在母亲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做噩梦,梦到母亲满身鲜血倒在他怀里说:“儿子,不能让小三的孩子进晏家的门……否则我死不瞑目。”

    讽刺的是,晏锥和沈蓉被晏鸿章接回晏家了,只因他发觉晏锥那孩子是块料,能为晏家所用。而水菡,看上去那样普通的一个女孩子,却因她是沈玉莲的外孙女,所以,晏鸿章打破了晏家的商业联姻的规则,让晏季匀娶了水菡。

    小三的孩子,一个又一个进了晏家……

    奇怪的是,晏鸿章在听到晏季匀说水菡的母亲是谁,他竟没有太多的惊奇,反而是有几分无奈的苦笑。

    “季匀,这件事,你要怪就怪爷爷吧。”

    晏季匀凤眸一沉:“什么意思?”

    “唉……冤孽啊……”晏鸿章缓缓坐下,身上那股凌厉的气势弱了下去,露出疲惫和无奈:“该来的总是会来,我以为瞒着你,等你和水菡的宝宝出生了,你们的感情也更牢靠,那即使你知道她母亲是谁,或许你也不会那么抵触。是我想得太简单了……其实,在我查到沈玉莲是水菡的外婆时,同时也查到了她的母亲是当年跟你父亲在别墅偷情的女人。我没有告诉你,是怕你知道了就不肯娶水菡,而我曾说过的关于晏家和沈家的秘密,唯一解决的办法只有你娶水菡。你心里的仇恨,跟家族的声誉,两者相比,或许对你来说,前者更重要,但我身为一家之主,自然会将家族声誉放在第一位。”

    晏鸿章低沉苍老的声音在空气里铺呈开来,带着沉痛,惋惜,却让晏季匀感到了无比愤慨和凄凉。

    “原来爷爷也早就知道……明明知道,却还是要牺牲我跟水菡,让我们两个结合,可曾想过我们要如何面对对方?现在水菡还不知道,她只以为我是被外边的女人迷惑了,所以才对她绝情,我不想解释,就让她那么想吧,反正,她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比现在好过。”晏季匀是心中虽有满腔悲愤,却已没了发火的力气。他只觉得好累,心都被这些伤痛塞得满满的,他需要冷静,需要一个人,需要放空自己。

    “爷爷,我要和水菡分居。这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只是告诉你一声。”他说得平淡,垂在身侧的拳头却是捏得格外紧。

    事已至此,晏鸿章也没有理由连分居都不让。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晏季匀和水菡都需要各自有冷静的空间,硬要在这节骨眼儿上强扯在一起,对他们没有好处的。退一步,才可能看得见更多的路。

    “你们分居,那孩子怎么办?”晏鸿章不由得感到一阵烦闷,真是头疼。家务事比做生意的事还要难啊。

    “她不想住在这里,她也不想看到我……”晏季匀喃喃自语,他已经有了主意。

    水菡将宝宝哄睡着了,放在婴儿床上,她就这么守在宝宝身边,痴痴地望着这身子,眼里氤氲着雾气,还有一个母亲对孩子满满的爱。

    宝宝才出生十天,脸上的皮肤才开始慢慢长开,五官的轮廓看起来更偏向于晏季匀。眉毛眼睛嘴巴都是晏季匀的缩小版,而脸型则是遗传到了水菡。虽然宝宝是早产儿,但某些方面依旧是体现出了优秀的基因,很少有婴儿在出生后十天就能有这么漂亮清晰的脸部轮廓,等再过段时间,宝宝养得白白嫩嫩的,那必定比现在更好看。

    “宝宝……妈妈不会跟你分开的,如果谁想让我们母子俩分开,我就跟他拼命!”水菡轻声低语,坚定的神色却犹如发誓一般。

    宝宝是她唯一的生命支柱,假如分开,她真会活不下去的……

    婴儿房的门被轻轻推开,晏季匀像幽魂一样闪进来,水菡蓦地一惊。

    “你……你们商量好了?想什么样?”水菡站在婴儿床前,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晏季匀十分不喜欢此刻水菡的目光,活像他是强盗一样。

    “你既不想见到我,也不想再住这里,从明天开始,你带着孩子搬到晏家大宅去住,而我也不会再住这里。你就继续恨我吧,也别以为我是对你仁慈,我只不过是念在孩子还小。这是我的底线,别再让我听到离婚两个字,否则,我真的会让你再也见不到孩子!”晏季匀说完便深深地望了婴儿床一眼,然后,毅然转身。

    “你可以放心住在大宅里,爷爷会为你安排一间单独的阁楼。你更不必担心会见到我……因为,我不会去见你。从此以后,除了那张结婚证还在,我们什么都没有。”他飘忽的声音远去,只剩下一室的清冷。

    水菡感觉到,这是他最后的决定了,再无更改的可能。

    呆呆地望着门口,水菡的心沉到了谷底,悲痛,无可抑制地在身体里汹涌泛滥,有个声音在不停呐喊:“为什么!为什么和他之间会变成这样!这不是她想要的!”

    不管你想不想,都已经演变到这一步。她也知道,晏家是不可能任由她带着孩子去外边住的,晏季匀刚才所说,可以算是他的极限了。

    “除了那张结婚证,我们什么都没有。”他的话还回荡在耳边,冷冷的浸入她的心底,拉扯着她坠向深不见底的寒渊……又要开始另一种生活了,她的世界将不再有晏季匀这个人,只有宝宝。

    他清绝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转角,就像是走出了她的生命,明天的路,她一个人走,她没有退缩的余地,为了宝宝,她必须勇敢。

    在这一刻,水菡忽然明白一件事……阳光,温暖,从来都不是别人能给得了的,唯有自己心中存着温暖,爱自己多一点,才能在这个世界前行。【晚饭时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