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11章:妈妈,爸爸不要我们了吗?
    “锦丰国际城”是炎月集团这两年来新开发的楼盘。位于儋州市,距离C市有三个小时的高速路程,如果是乘坐私人飞机,那就好比是在自己花园里散步的一会儿时间。

    广阔的土地上,一排排别墅拔地而起,两年的时间里,修建了规划图中的三分之一,已经售完一大半了。如此大型的项目,对于炎月集团来说也不过只是需要有经理级别的管理坐镇于此就行了,但是总裁却亲力亲为,两年里,大多数时间都是扎在这儿,有时C市总部开会也是用视频会议。如果需要他必须亲自去的场合,私人飞机就是他最好的代步工具。

    从与水菡分居开始,晏季匀这三年越发的努力工作,成了典型的工作狂人。一个有能力有魄力而又专注的人,奋发起来是很可怕的。炎月集团在晏季匀的带领下,更加如日中天,势不可挡。每年公司的利润增长都能让股东们笑得合不拢嘴,那些即使曾经对晏季匀不服气的人也不得不暗暗佩服他的能力和眼光,比起当年的晏鸿章,晏季匀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售楼部后边是一个人工湖泊,碧绿的湖水在太阳的照射下泛着盈盈波光,清风从湖上吹来,微微感觉丝丝凉意但却是格外的心旷神怡,对于操劳了一整天的人来说,坐在这湖边就是一种放松和享受。

    白色雕花的木椅上,高大昂藏的身影静静依靠在椅背,修长的手指捏着一个精致小巧的杯子放在唇边,时不时用他那粉红如花瓣般的唇轻轻喝上一口清茶,这张冷魅惑人的面容,即使是一个不经意的舔唇动作也能让人禁不住心跳加速,恨不得能化身为他手中的杯子与他零距离接触……

    三年了,他绝世的容颜依旧是那样完美无瑕,气质却是更加稳重深沉,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一股成熟男人的独特魅力。以前的他,像正午的骄阳,而现在,他光华内敛,多了几分犹如醇酒般的深浓,更让人看不透了,一如眼前这平静无波的湖面。

    他的办公室外就是这人工湖,现在是下午四点多,忙碌了一整天的他,终于能坐在湖边休息一下,看看洪战先前送来的东西。

    桌子上放着十来张照片,上边是一对母子。明媚惷光里,灿烂花树下,天真无邪的小宝贝就像是偶入凡间的精灵……他面前,有一位清新可人的年轻女子,笑颜如花娇艳,母性的光辉为她镀上一层圣洁的气息,这干净纯粹的笑,晏季匀有多久没见到过了?

    这三年来,他与水菡和宝宝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祭祖的时候,在一大群人当中见到她,远远地看上一看,然后在一起进祠堂拜祭,出来之后各走各路,互不搭话。至于宝宝,由于年龄太小,还不到去祭祖的年纪,所以晏季匀见到宝宝那几次都是在一年前了……

    时间和距离,是很奇妙的东西。晏季匀之所以选择离开C市来到儋州市负责“锦丰国际城”的开发项目,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心能冷却下来。如果每天依旧待在C市,如果不跟水菡分居,他每次见到她都会想起水玉柔,想起母亲的惨死,他将难以从仇恨中自拔,心魔难除,对他,对水菡,都不是件好事。

    有时,退一步海阔天空,给自己,也是给对方一个呼吸的空间,勉强着面对,只会伤人伤己。

    分居三年,有一年的没见宝宝了,晏季匀的心空了很多。失落的感觉无处不在,世界也只有黑白灰单调的色彩。他暗地里会让洪战报告水菡和宝宝的消息,远在另一个城市但他却随时都掌握着大宅里的动向。他将自己放逐到这个城市,夜夜忍受孤独和寂寞,为的只是有一天能减轻心中的自责……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母亲,觉得自己是罪人,倍受良心的煎熬,甚至做梦都会梦到母亲满身是血地向他哭诉,叫他别让小三的孩子进晏家的门……

    柔体的折磨或许是一时的痛,但心灵的枷锁却是一直都在的,积郁在心,就像是一根细细的刺藏在你骨血里,你明知道那根刺得存在,却偏偏无法剔除,只因它早就融进了身体的每一分血肉……

    但这三年来,晏季匀也不是丝毫没有收获的,至少,他用这些时间来说服了自己接受惨痛的事实。不再想着“为什么老天不公”,只想着将来的路,他该要怎样去走……

    “大少爷……”洪战的声音轻轻响起在背后。

    “嗯?”

    洪战望着晏季匀的后脑勺,表情有点无奈又有点期许,讪讪地笑:“大少爷,据说大少奶奶明天将会带小少爷出门去玩。”

    “出门?”晏季匀半阖着的凤眸陡然间睁开,精光一闪。

    “您忘了,明天就是小少爷三岁生日,所以……”

    晏季匀心头没来由的一阵发疼,却也有几分窝火:“明知道那孩子身体差,去年带出去了三次,每次一回家就发烧去医院了,现在她还要带出去,真是……”

    话没说完,只听晏季匀蹭地一声站起来,将桌上的照片收好,径直转身走向办公室。

    洪战愣了,赶紧地跟上去:“大少爷……您等等我啊,您还没指示明天到底回不回C市呢!”

    听到洪战的声音,晏季匀没好气地低声呢喃一句:“这小子年纪是看涨了,可人似乎更笨了。”

    若是洪战听到晏季匀这话,一定回满腔委屈地说:大少爷,不是我笨,你您的心思越来越难猜了!

    ===============呆萌分割线=============

    晏家今天的气氛比往日轻松了不少,因为今天是某个小宝贝的生日。

    各房的人都应晏鸿章的吩咐,准时出现在午餐时间。

    还有半小时就开饭了,水菡现在才带着宝宝过来……宝宝昨晚睡得不太好,先前又小睡了一会儿所以耽搁了,但在其余各房人的眼里,水菡这就是一种傲慢的表现。

    客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老爷子还在楼上书房没下来。

    晏启芳和叔公的女儿晏哲琴正坐在一块儿磕着干果聊天。女人之间闲话家常是最常见的事儿了,但这两个女人闲扯着话题不知怎的就聊到了水菡和宝宝身上……

    “老爷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对那个药罐子这么重视,不就是三岁生日么,犯得着叫全家都来吃饭啊……我昨晚打麻将到早上四点钟才睡呢,我还想多睡一会儿,不想吃午饭……”晏哲琴一脸的不耐。

    晏启芳一番白眼,咂咂嘴皮:“就是嘛,说起那个药罐子就烦,成天矜贵得跟什么似的,冷不得热不得,弱不禁风的,连我都不敢去抱他,我还怕万一他有哪儿不舒服,赖在我头上可就冤枉死了……”

    说起这个事,旁边的五姑妈是深有感触啊,闻言也不由得转过头来凑上一句:“你们可得小心点,特别是有什么咳嗽啊喉咙痛的时候,更不能抱他了,最好是连话都别跟他说……上次我就是看他在花园里玩儿,一时脑子发热觉得他挺可怜的,我就抱了他一会儿,结果,他当天晚上就发烧了……唉,我就倒霉,谁让我那时患了感冒,后来老爷子知道我感冒了还去抱他,当着很多人的面骂了我,从那以后我发誓,再也不抱那孩子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晏启芳不屑地嗤笑:“也亏得他是生在咱们晏家,这三年来他的医药费和补品,一般家庭哪受得了啊,再说了,我看他也不是那么快就能调理好的,指不定还得调养个十年八年甚至更久,总之,那小孩子不只是个药罐子,还是个贵得离谱的药罐子,水菡要不是有晏家撑着,她怎么养得起孩子啊!”

    “这话是说到点子上了,不过,也就老爷子看重她母子俩,晏季匀可是不待见的,都分居三年了,跟守活寡有什么分别?摆明了就是不要她和孩子了,同是女人,我都替她不好意思呐,连自己老公的心都管不住,真是失败……”

    “男人嘛,特别是像晏季匀那样功成名就帅气又多金的男人,谁会傻乎乎地对哪个女人一心一意?当初看上她嫩,现在都生孩子了,还有比她更嫩的女人等着呢!”

    “。。。。。。”

    这些肆无忌惮的冷嘲热讽,三年来其实从未停歇过,水菡平时也就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理会,她只要自己能跟宝宝一起平静的生活就好。但是,她也有底线的,她不是懦弱怕事的人。她可以忍受闲言闲语,可她不能容忍这些人在孩子面前如此地玷污孩子的耳朵,刺伤孩子幼小的心灵!

    是的,水菡和宝宝站在晏启芳身后,刚才她们几个的对话,都听到了。

    宝宝搂着水菡的脖子,苍白的小脸蛋皱成一块儿,水灵灵的大眼睛里蕴含着点点晶莹,软糯稚嫩的童声说:“妈妈……妈妈说爸爸上次来看我是在一年前了,可是我……我好像不记得爸爸长什么样子了。爸爸真的不要我们了吗?”

    童言无忌,宝宝的意思是在懊恼自己不记得爸爸的长相,可水菡却不知怎样回答,倏然红了眼眶,心里酸涩得要命……是啊,假如晏季匀现在站在宝宝面前,宝宝都认不出他就是爸爸,这是多可悲的家庭关系啊,她该如何回答宝宝的问题?水菡的心又在开始揪紧,发疼……【明天有大量更新,亲们表养文哦,记得来看精彩情节,男二男主纷纷登场,还有乃们期待的激情火花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