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12章:她要工作,要赚钱!
    诚如水菡所想,晏启芳等人的话,确实是让小孩子受到刺激,特别是听到有人说爸爸不要他和妈妈了,他才三岁而已,最直接的感受就觉得自己被爸爸抛弃了,这可跟妈妈所说的不一样……

    水菡心里酸疼,但脸上却柔柔一笑,在宝宝脸上亲了一口,安抚说:“小柠檬宝贝儿,难道你还不相信妈妈吗?爸爸他只是去外地工作很忙,所以才没时间回来看我们。你不要听无聊的人胡说八道,你只需要听妈妈的就行了。”

    小柠檬是宝宝的小名儿。

    别看孩子只有三岁,但纯真的心灵也是最敏感的,已经开始感知外界的事物,喜怒哀乐都会十分明显了。宝宝一听水菡的话,果然就笑了,点点头,亲昵地蹭着水菡的脖子,可爱极了。

    这幅画面多温馨呢,但旁边却有人不爽了。

    晏启芳黑着脸一瞪眼儿:“水菡,你什么意思?什么时候学会含沙射影地骂人了?我们可都是你的长辈,你居然说我们是无聊的人?”

    五姑妈也听出来水菡的话,翻个白眼,冷哼一声,一脸不悦。

    晏哲琴一手剥着手里的干果一边皱眉望着水菡:“没大没小!真是……穷人家出身也就算了,连说话都那么没教养。”

    “。。。。。。”

    水菡脸色一变,水眸里泛起点点清冷,怒意在聚集……先前听到她们说的那些话,已经是让水菡忍无可忍了,现在她们还抓住她的字眼来挑刺,她不为自己也要为宝宝争口气!

    水菡冷笑:“呵呵,教养?你们是有钱人家出身,你们的教养又好到哪里去?背地里说小柠檬是药罐子,还说晏季匀不要他了,这是你们身为长辈应该说的话吗?亏得你们也都是当母亲的人,如果有人口口声声叫你们的孩子是药罐子,你们听了会做何感想?你们有没有想过孩子的感受?平时你们背地里说说风凉话也就算了,但是,请你们下次嚼舌根的时候也找个清静的地方,别让孩子听到。我这个当妈的虽然没你们出身富贵,可我也不会让孩子受委屈,你们要是对我不满,大可以冲我来,拿一个三岁的小孩子说事儿,你们不脸红,我还替你们丢人。”

    这番话,声儿不高,却是让客厅的人都听得清楚了,只因大家的注意力早就集中过来,猜到是发生了什么事。但让所有人惊叹的是水菡的表现……她跟以前比起来有些变化了,她是个勇敢的妈妈。她淡定从容,不卑不亢,句句话都戳到点子上,晏启芳等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难看到极点。

    “你……你怎么说话呢!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人了?”晏启芳蹭地一声站起来,神情有点凶。

    晏哲琴也是恼羞成怒,被水菡这番话呛得差点跳起来:“我们怎么丢人了?我们说什么话,关你P事!我是你婶婶,她是你姑妈,你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吗?别以为仗着老爷子疼你就拽上天了,在我们眼里,你什么都不是!”

    晏哲琴,是晏鸿章的弟弟晏鸿瑞的女儿,跟晏启芳是一个战线的,这两个年过五十的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常年处在更年期,脾气火爆在家族里是出了名的难相处,对水菡的嫉妒也是由来已久了。

    五姑妈见这火药味开始浓了,很聪明地选择了沉默,但晏启芳和晏哲琴就还不依不饶的,摆出长辈的架子来,明明是她们不对在先,却还变得有理了。

    水菡蹙着秀眉,胸口的火苗子在乱窜,怒视着眼前这两位长辈,她的手却是捂着小柠檬的耳朵……她不希望宝宝听到长辈们嘴里说出来的这些伤人的话。

    “亏你们还知道自己是长辈,有点长辈的样子吗?”水菡不示弱,她实在是心疼,宝宝是她的命根子,生在晏家已是无奈,却还要看到这些“家人”丑陋的一面……

    就这么吵起来,旁边有人来劝,晏启芳的老公也在她身后拉拉她的衣服小声劝慰,可还是堵不住那女人的喋喋不休。

    就在这时,门口一道修长的身影大踏步走来,径直到了水菡身边,将小柠檬抱在怀里……

    “哟,真热闹,大家兴致不错嘛。姑妈,婶婶,你们什么时候跟水菡这么聊得来了?”晏锥呵呵地笑,似是浑然未觉气氛的不对。这哪里是聊得来,分明是不愉快的一幕,但因着晏锥的突然出现,说了句让人哭笑不得话,僵硬而充满火药味的气氛就这么被破掉了。

    晏启芳和晏哲琴狠狠地瞪他一眼,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真不好彻底翻脸,那表情就像是被噎到似的。

    “儿子,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还好赶得及吃午饭!”沈蓉适时走出来,先前还在冷眼旁观呢,见晏锥来了才出声。

    晏锥亲切地对沈蓉笑笑:“妈,公司有事刚忙完。”

    “嘉瑜呢?”

    “在后边儿。”

    “。。。。。。”

    母子俩的对话,无形中化解了尴尬的气氛,晏启芳和晏哲琴都被各自的老公拉去一边了,只是还时不时往水菡这边瞄着,似是很不服气。

    水菡本就不是咄咄逼人的脾气,现在见晏启芳她们不说什么了,水菡也不再多言,一扭头,看着被晏锥抱在怀里的小宝宝,她的脸上又恢复了笑容。

    “小柠檬,饿了吗?”晏锥用手轻轻碰碰孩子的小脸蛋,黑亮的双眸中尽是宠溺。

    小柠檬吞了吞口水,很老实地说:“饿了……”

    “再等几分钟吧,老爷子马上就下来了。”

    小柠檬乖巧地点头,可是晏锥却不这么想,迈开大步,抱着孩子就往餐厅去了。

    “小柠檬才这么大点儿,不用像大人一样守那些规矩,他饿了就让他先吃……陈嫂,你去厨房先端一碗汤来。”

    “是,二少爷。”陈嫂立刻去厨房了。

    水菡感激地看了晏锥一眼,他是这个家里,除了老爷子之外,最疼小柠檬的人了。

    餐桌上还没人就坐。晏锥在首席的右边位置,将小柠檬放到他腿上,一勺一勺地喂他吃东西。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当过父亲的男人对于带孩子竟然这么有经验,喂得很仔细,孩子也吃得很香。

    这是专门为小柠檬熬的汤,适合他这样的体质和年龄。与厨房里另外的一锅汤,给大人喝的那种,是分开来的。

    “好喝吗?”水菡偏着头问小柠檬,手里还拿着纸巾为孩子擦擦小嘴。

    “嘻嘻……好喝。”小柠檬稚嫩的声音如黄莺出谷,好听极了。

    晏锥的注意力一半在小柠檬身上,一半在水菡身上,这对母子的一举一动总是能牵着他的心。

    “水菡,刚才姑妈和婶婶她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也别往心里去,就当她们是更年期综合症好了……反正,这个家,有爷爷和我在,不会让你和小柠檬受苦的。”晏锥说得很轻,但他眼神中的那一抹亮彩却是熠熠生辉,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只有他自己才清楚这话的份量。

    水菡感动晏锥的安慰,可她心里也有其他想法。手撑在桌子上,瞄一眼远处坐着那些人,水菡压低了声音说:“晏锥,谢谢你,不过,她们说的话,也提醒了我……我该是时候出去找工作了,我总不能一直都依靠晏家。我想要自立,你能明白吗?”

    找工作?晏锥的心抽了抽,手里的勺子一边喂着小柠檬,一边轻笑:“水菡,女人嫁给男人,依靠夫家生活,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能成为依靠的话,哪有那多人结婚呢?你就安心当少奶奶不好吗,在家照顾孩子,实在无聊了可以请人回来教你学点茶艺,花艺,或者其他什么你喜欢的,干嘛非要出去找工作呢,你知道现在外边,就业是个大难题,你能在晏家的庇护下衣食无忧地生活,何必还要苦了自己呢?”

    不怪晏锥这么想,他所看到的大多数富豪家的贵夫人们都是生活得很惬意的,挥霍着丈夫拿回家的钱,挥霍着娘家给的钱,真正靠自己的能力赚钱的并不多。因为她们没必要那么多,对她们来说,身在豪门望族,享受,是理所当然的事儿,就跟我们喝自来水儿那么简单。

    晏锥也是心疼水菡才这么说,可水菡却摇摇头,清亮的杏眸里闪烁着坚定的色彩:“晏锥,这几年,我吃得用的所有的开销都是晏家的钱,这让我感觉自己像个废物,再这么继续下去,我怕自己真成了一个好吃懒做的人……我想要凭自己的双手去挣钱,哪怕是苦一点都没关系,我能熬过去的。只有我在经济上能独立了,我才能在晏家挺直腰板做人。我想活出自己的价值,想试试我能闯出个什么名堂来……当然了,我即使工作了也会好好照顾宝宝的。”

    水菡的话,让晏锥心有触动,望着她晶亮如宝石一样的眼眸,他能感受到她的坚韧和决心。一棵小草的精神,不就是水菡身上最珍贵的品质么?

    晏锥哑然失笑,暗骂自己怎么会说出刚才的那些话,他应该支持水菡才对。她能有这样的勇气是多么难能可贵,此刻的她,需要的是鼓励。

    “这件事,你还没跟爷爷说过吧?不管怎样,我都支持你的决定。如果需要介绍工作的话,你随时都可以找我,我熟人多……”

    “别……”水菡略显焦急地说:“你可别给我介绍工作,如果你的熟人知道我是晏季匀的老婆,那我还怎么正常上班啊?我不想被人用有色眼光看我。”

    晏锥对水菡的欣赏又多了几分,欣然应允:“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找到工作之后,我请你吃饭。”

    “好啊……”水菡嫣然一笑,心情好多了。

    小柠檬眨巴着纯澈的黑瞳,奶声奶气地说:“我也要请妈妈吃……”

    “嘻嘻……好喝,妈妈也喝……”小柠檬将晏锥喂到他嘴边的勺子推向水菡那边,亮亮的大眼睛里满是纯真无邪的笑。他觉得好吃的东西就会想要跟妈妈分享,希望妈妈也和他一起吃。

    晏锥的手就这么僵住,小柠檬的小手指抓住了他,而他手里的勺子也刚好碰到了水菡的嘴唇……这一幕若是有人看到,会认为这才是其乐融融的三口之家呢……

    “我……”水菡窘了,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怎么说也是孩子的心意,但偏偏勺子又是晏锥所持。

    水菡白嫩的脸颊微微一热,抬眸看向晏锥,正好晏锥也在看她……一时间,四目相接,晏锥呆了呆,俊脸上温润的笑意不减,眼底却多了一丝异样的涟漪。也不知他怎么想的,顺势就将勺子喂进了水菡的双唇。

    “唔……”水菡来不及躲闪,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张开了嘴,一勺汤喝了下去。

    晏锥快速将勺子收回,嘴角的笑意更浓,好像是做了一件十分开心的事。一时间,空气里仿佛蔓延出丝丝不寻常的气息……

    “哟……这么亲热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晏锥是你老公呢!”一个高挑的身影翩然而至,声音动听但说的话却是带着讥讽,可不正是邓嘉瑜么。

    总是有这么些个人爱没事儿找事儿,温馨的气氛因她这话而荡然无存。晏锥一记冷眼横过来,刚才的温雅瞬间变得冷冰冰的:“你说话注意点儿,在小柠檬面前别口无遮拦的!”

    警告的意味颇浓,晏锥对邓嘉瑜的口不择言十分恼火。小柠檬虽然年幼,但还不至于连“老公”是什么都不知道。邓嘉瑜的话带刺,一点都不顾小柠檬在场。

    水菡咬咬牙,无言地将小柠檬从晏锥身上抱过来,冲他笑笑说:“我来喂吧。”

    邓嘉瑜面色不太好,尽管画着浓妆还是掩饰不住她的眼里的血丝,瞪着晏锥:“我说话注意?那你的行为怎么不注意?就算是挂名夫妻,你也得在人多的时候给我点面子吧?装恩爱你不懂啊?都装三年了,你也敬业点。”

    说着,邓嘉瑜一屁股坐在晏锥身边,状似亲密地挽着他的胳膊,开始说着自己这次出去国外参加时装节的种种趣事。这一幕在不知情的人眼里看去就是一对恩爱夫妻有说有笑的,可甜蜜着呢。

    晏锥僵直着背脊,隐忍着没发作,毕竟这是他最初和邓嘉瑜结婚时的协议,在人前要保持相亲相爱的样子,给足她面子……

    水菡和小柠檬坐在一边,她不禁暗暗心惊:挂名夫妻?难道说,晏锥和邓嘉瑜结婚三年了还没做个那种事?

    水菡还在惊诧中,只听晏鸿章的声音响亮地传来:“时间差不多了,开饭。”

    老爷子下来了,各房的人纷纷起身走去餐厅,见到有人已经坐在这里,并且小柠檬已经开始在喝汤了,也不知谁说了句:“真是的,就急这一会儿吃吗,也不等人来齐了再开动。”

    其余人脸色均是一变,齐刷刷地看向晏鸿章。

    水菡在大家的注视下也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但还是恭敬地向晏鸿章解释:“爷爷,小柠檬他饿了,让他先喝了几口汤,这些菜……没有动过的。”

    晏鸿章呵呵一笑,坐下来轻轻抚摸着小柠檬的脑袋,苍老的声音格外温柔:“小柠檬,饿了就吃,甭管那么多,你能多吃点,太爷爷心里高兴!”晏鸿章说完,抬眸环视一下众人,眼色微微一凛语气也陡然变了:“今天是小柠檬三岁生日,你们就消停点吧,都坐下吃饭。”

    不愧是老爷子,短短一句话,既能让小柠檬听不懂,却又能对某些大人们提出警告的意味。

    老爷子都发话了,哪还有人敢异议,都坐下开始吃饭,只是心里难免腹诽:晏家从来家规甚严,尤其是家宴,人没坐齐的时候可没谁敢先去动筷子的,也就只有小柠檬可以由此特权,怎不叫晏家人纷纷羡慕嫉妒恨啊。

    家规,对于一般家庭来说或许会觉得是小题大做,可在一些特殊的家庭里,家规却是相当重要的,特别是人多的家庭,家规对他们有一定的约束力。

    这顿饭到也吃得顺畅,席间众人都向小柠檬道“生日快乐”,晏鸿章更是说等晚上吹蜡烛,切蛋糕。

    小柠檬很开心,因为那些平时不会对他笑的大人们,今天都对他笑得很灿烂,看着一张张笑脸,听着一声声祖祝福,小柠檬心里可乐呵了。这纯真的小孩当然不会知道,这是因为晏鸿章在,所以那些大人才会表现出一副很友善很疼他的样子,知道晏鸿章疼小柠檬,他们当然要卯足了劲在老爷子面前演戏做作一番……

    吃完饭,水菡带着小柠檬去找晏鸿章,说她要带孩子出去玩。晏鸿章开始不同意,因为小柠檬身子太弱,以前出去过几次回来之后都感冒发烧。

    水菡和小柠檬缠着晏鸿章,软磨硬泡,好说歹说,总算是得到晏鸿章点头了。

    其实水菡也有些担心,可小柠檬前几天开始就在央求她,说他生日那天什么礼物都可以不要,只要妈妈能带他出去外边玩玩……孩子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向往,他红着眼睛哭求,水菡哪里经得住,只能答应了,她也在心里暗暗地想,一定要照顾好孩子,不能有丝毫差池,这一次,一定不能让小柠檬再感冒了回来,一定要高高兴兴地出去,安安乐乐地回来……【凌晨先一章,白天还有更新。女主母子外出玩耍,会遇到男主还是男二呢?嘎嘎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