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17章:大胆引诱
    今天原本只是计划去公园看看孩子就好,可没想到看着看着就将女人孩子都拐到自己办公室来了,还忍不住趁人家洗澡时将人又吃了个遍。吃完还感觉滋味挺好,意犹未尽似的,干脆一家人回去晏家大宅给宝宝过生日,一起吃晚饭,切生日蛋糕……

    晏季匀已经一年没在这儿吃过饭,晏家的众人也都是许久没见他了,想不到他会带着水菡母子回来,有的人惊讶,有的人高兴,也有人是满肚子的嫉妒和不悦。

    晏鸿章早就听到陈嫂回来汇报了在公园的事,他心里高兴,吃饭时笑声也多了起来。一年之中,晏季匀只见了老爷子两次,加上这次不过也才三次,但他已经明显地感觉到老爷子的脾气似乎有明显的变化。少了几分严厉,多了几分慈祥,更像是个亲切的长辈了。

    但晏季匀与老爷子之间那些多年沉积的心结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两人心照不宣,表面上都不提及,可暗地里却是心知肚明的。

    特别是因为晏季匀和水菡的婚事,老爷子心有愧疚,所以即使晏季匀这三年来对家里几乎不过问,老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现在他回来,老爷子自然是欣慰的。

    每个人的心思都不同,饭桌上看起来一片和谐,可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邓嘉瑜的注意力一直都没离开过晏季匀。

    邓嘉瑜和晏锥坐在老爷子右侧,晏季匀和水菡还有小柠檬坐在左侧。两房,四个大人这么面对面坐着,各怀心事……

    晏锥很想忍住不去看水菡,但就是眼睛不听使唤,好像自己对面有块磁铁一样,可是心里又有股淡淡的酸意在蔓延……晏季匀,怎么突然回来了?这三年他不是跟水菡分居么?他回来只是这一天还是会继续呆下去?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这三年来,晏锥对水菡母子照顾有加,他甚至经常回大宅来住,为的就是见到水菡和小柠檬。这已经成为他生活里不可缺少的部分,以至于他麻痹了内心某些顾忌,忽略了水菡和晏季匀始终只是分居而不是离婚啊……

    邓嘉瑜就不只是酸意了,而是嫉恨。她嫁进晏家三年,只见过晏季匀三次,而这一次却是晏季匀和水菡一起出现,就坐在她对面,她感觉很不爽,讨厌看到晏季匀身边有女人,哪怕水菡是他老婆。他身边的位置原本该是她……邓嘉瑜的思维一直都陷入这种错误的怪圈里,总觉得是水菡的存在才导致了她和晏季匀之间没成事。

    女人的嫉妒心有时是不可理喻的,一旦滋生,将再难以根除。

    大人们的复杂,小孩子可不懂,他也不需要懂,他只要知道今天很开心就行了。

    小柠檬坐在水菡腿上,乌溜溜的大眼睛时不时瞄着晏季匀,那小不点儿对晏季匀有些好奇又有点期待,还有点害怕,对他来说,爸爸是陌生的,他虽然想要爸爸,可现在爸爸真在眼前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孩子还是有些腼腆的。

    到了切蛋糕的时候,小柠檬可开心了,看着这五彩缤纷的水果蛋糕,小柠檬直吞口水。上边插了三根蜡烛,由晏季匀亲自点上。

    水菡悄悄告诉小柠檬,可以在吹蜡烛之前许愿,但是别马上说出来,否则就不灵了。

    小柠檬很听话,果然像大人一样闭上眼睛两只手合十,很是认真滴默念着什么,然后睁开眼睛,嘟着小嘴而去吹蜡烛。孩子的肺活量很小,何况还是这么体弱的孩子。水菡和晏季匀同时对望了一眼,跟着小柠檬一起将蜡烛吹熄……

    “小柠檬,生日快乐!”

    “宝贝儿生日快乐!”

    “。。。。。。。”

    一片祝福的声音响起,且不论有多少是真心的,但至少小柠檬觉得是真的,他开心地拍手,小脸染上可爱的红晕。

    水菡低头附在小柠檬耳边说:“儿子,妈妈希望你的身体可以一年比一年健康,以后妈妈会带你去很多好玩的地方……你不是最想当运动员吗,等你身体好了,妈妈还可以每天都陪你去运动……”

    水菡说得很小声,但已经足够晏鸿章和晏季匀听到了。小柠檬欢喜地在水菡脸上亲亲,小脸笑成一朵花,但看在晏季匀眼里却是有些心酸的。他都不知道原来儿子的愿望是想长大后当一名运动员,可儿子的身体却是这么弱,也不知何时能调理好,兴许还要花去一年两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晏季匀伸手摸摸小柠檬的脑袋,深眸里泛起丝丝疼惜,随机将一块蛋糕放到小柠檬面前的盘子里:“吃吧。”

    小柠檬呆了呆,望着蛋糕吞吞口水,没有直接吃,而是说:“谢谢。”

    说完,他才开始凑上去张开嘴巴咬了一口,连叉子都省了。

    晏季匀感到有点诧异,小柠檬很有礼貌,这真是才三岁的孩子么,看见心爱的蛋糕都还先要说了谢谢才开始吃……很好,小柠檬的表现让晏季匀很欣慰,同时也侧头向水菡看去……

    还是小孩子最不会做作,见他大口大口地吃蛋糕,很畅快的样子,大人的心情也跟着好些。

    一顿饭就在和谐的气氛中度过了,晏季匀觉得,这是这么多年来,在宴家大宅吃过的最像家宴的一顿饭了。首先是因为爷爷不再像从前那般严厉,吃饭也没有搞得像公司做报告那样,只是纯粹的吃,没有再问工作上的事。这些变化,或许都很水菡和小柠檬有关吧?是她母子俩为这冷冰冰的晏家带来了新的生机……

    趣味,永远是人们做事的最原始动力。

    时隔三年,晏季匀今天又发觉这小女人好像是个挖不完的宝藏,总是会带给他惊喜。分居三年,有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驱使着他身不由己地想要去靠近,因为被她勾起了兴趣……他不急,他像是个久候的猎人在长久的无聊生活之后发现了新的猎物,而这猎物就是他分居三年的小妻子……

    晏季匀嘴角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意,水菡见了禁不住颤了颤,他的眼神怎么看起来怪怪的,让她心头发毛,但她想来都看不透这男人的心思,他比大海还要深沉。

    吃完饭,各自回房。有人忍耐了多时,早已是按捺不住了。

    从主宅回到水菡居住的那栋小楼,大约要走五分钟。她和孩子先上去了,晏季匀因为被晏鸿章召唤而走得晚些。当他从书房出来,穿过大厅侧门,绕过花房,忽觉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不由得眉头一皱,蓦然回首望去……

    “HI,季匀……”一阵香风袭来,随之,女人柔软的身体靠上来,挽着他的胳膊:“这么急着走啊?见到老朋友也不叙叙旧么……”

    邓嘉瑜娇滴滴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暧昧和挑`逗,她是瞅准了时机的,从吃饭开始就忍耐着,现在好不容易等待可以跟晏季匀单独相处的机会,她怎能轻易错过。

    晏季匀眉眼一挑,淡淡地说:“弟妹,你不跟我弟弟在一块儿,单独一个人在花园,不觉得有点冷清么?”

    他的称呼,正好不着痕迹地提醒了她的身份。可邓嘉瑜就像是没听懂似的,一双美目痴痴地望着他:“你说晏锥呀?呵呵……你还真是会说笑,以你的睿智,怎么会不知道我跟晏锥只不过是商业联姻的结合,婚后都是各过各的生活,我对你的心,从来没变过,而他嘛……似乎对某个受冷落的女人格外眷顾,现在他只怕是忙得很呢……”

    晏季匀凤眸里倏然射出一道冷光,沉声问:“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晏季匀的态度,比从前还要让人尴尬,直接忽视邓嘉瑜的表白。

    邓嘉瑜脸色一僵……这男人的心怎么比几年前还要狠?

    但邓嘉瑜也是个心理超强悍的女人,越是难以得到手的东西她越是乐此不疲地想要争取,争强好胜到了近乎BT的地步。

    “我是看你这三年不闻不问的,恐怕也不知道这宅子里有人对水菡的关心超出了应有的范围……好心提醒一下而已,干嘛这么冷冰冰的?晏季匀,你记住了,我跟晏锥之间只是挂名夫妻,如果哪天你想跟我好,我随时欢迎你来找我。”

    邓嘉瑜高傲的眼神瞄着晏季匀,手指轻轻在自己唇上一按,转身时抛去一个飞吻……

    这女人的胆子确实够大,如此明目张胆地引`诱自己丈夫的哥哥,只差没说我们现在就去滚床单吧……她就是因为晏季匀和水菡分居三年,让她看到了希望,才会这么恬不知耻。

    邓嘉瑜所说,让晏季匀瞬间想到了晏锥……难道说,晏锥此刻正在水菡那里?他们会做什么?

    犹记得那一年祭祖时,晏锥还曾无理地抱过水菡……

    晏季匀的脸色阴沉得可怕,深邃的眸子里翻卷着怒浪,紧握着拳头气势汹汹地走进了水菡主的那栋小楼……才刚一走近卧室,他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男声传来,可不正是晏锥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