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18章:今晚一起睡
    男人温柔悦耳的声音在静谧的空气里轻轻漾开,女人细细的低语与之混合在一起,听在不知情的人耳里,难免会为两人的关系感到疑惑……

    “水菡,你又动摇了吗?是不是他一回来你就会忘记这三年来你是怎么过的?难道你和孩子所受的苦,凭他几句话就全都可以代替了吗?就算他陪小柠檬过生日,可他到底有几分真心,你知道吗?”晏锥说得很轻,但他紧蹙的眉宇间流泻出疼惜和焦虑,可见他的心情并不如他的语气那般淡定。

    水菡心里堵着酸意,晏锥是为她好,她明白……他是怕她再次陷进去,然后再一次地被伤得彻底。三年来,他看着她从死角中走出来,一步一步艰难的过程,他都有陪伴着,他即是家人,也是她珍贵的朋友。

    其实,她又何尝不是感到混乱呢,晏季匀今天突然出现,还有他的所有言行举止,都让她摸不透他到底想干什么。

    “晏锥,我没有动摇,我不会像以前那样他给点甜头就将我迷得晕头转向,然后再将我狠狠地伤害……我不会再给自己受伤的机会。或许,今天他就是一时心血来潮,等他清醒了又会觉得无味,又会离开,就像从未回来过一样……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迷失自己,我现在有小柠檬,已经很开心很满足了,其他的,我不敢去想……”幽幽的声音,道出内心苦涩与无奈,她不是个无情的人,无法将晏季匀这个人完全无视掉,但至少,她会拼命控制自己的心。

    晏锥闻言,稍稍松了口气,俊脸紧绷的线条也缓和了不少。天知道他今天在看到晏季匀和水菡母子一起回来时,他有多紧张和难受,那感觉就像是被人从心上剜去了一块肉……现在听到水菡这么说,他总算是有一点喜色了,先前阴霾的心情也淡去了不少。

    “水菡,你能保持清醒,那是最好不过了。你放心,我说过,即使没有大哥在,我也……我和爷爷也会护你和小柠檬周全。”这是晏锥的承诺,而他也确实那样做的。

    “你呀……”水菡亮晶晶的眸子瞥了他一眼,似是嗔怪地说:“你每次说这个话的时候都很严肃……”

    “严肃?”晏锥一愣,随即哑然失笑,一勾唇,露出洁白的牙齿:“你还是习惯看我的笑脸是吗?是不是觉得挺帅?”

    “是啊是啊,帅呆了,没听小柠檬说吗,他说你是这个家里最好看的人。”

    “嗯,这到是实话。”晏锥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小孩子的话你也信啊?依我看,你顶多算是第二!”水菡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第二?难道在你心里,我大哥是第一帅?”晏锥板着脸问。

    水菡嫣然一笑,扁扁嘴:“才不是呢,第一帅嘛……当然是我儿子小柠檬啦!所以你只能屈居第二!”

    “哈哈……对对对,是小柠檬!”晏锥也不禁开怀大笑,十分欢畅。

    其实要说晏家谁最帅,怎么能少了晏季匀呢,只不过,水菡是刻意不提他的。

    屋子里传来的欢声笑语,听到的人早已是怒火冲天!

    只听“砰——!”一声,门被人打开了,某男杀气腾腾地走了进来,一双赤眸死死盯着水菡和晏锥,冷冽的笑意中尽是狠厉……

    “晏季匀,你……你什么时候来的?你……你偷听我们讲话?”水菡皱着秀眉,心头发颤,晏季匀这眼神,太熟悉了,他发怒的样子,她依然记得。

    “偷听又怎么了?我不偷听能知道你们原来关系都好到这地步了?怎么,不想我回来啊?我回来,你们是不是很失望啊?”晏季匀话里有话,紧紧攥着拳头。

    水菡一惊……他果然全都听到了吗?但是他似乎又误会什么了,他该不是又想和晏锥打架吧?

    “晏季匀,你别胡说,我和晏锥只是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水菡急于解释,并非她承受不起误会,只是她不想晏锥因此而惹得晏季匀动手打人。看过这两兄弟打架,她不想再看第二次。

    晏季匀不理水菡,径直走向晏锥,一伸手拽住晏锥的衣领,凤眸里燃烧着冷焰:“跟我出去说。”

    晏锥没有惧怕,干脆地答道:“好。”

    水菡见状,大感不妙,这两个男人出去说还能不出事儿吗?瞧这架势,火药味儿那么浓……

    “你们别这样……”水菡还想劝劝双方冷静。

    “我脾气好,你担心什么,我只是跟他说几句悄悄话而已。”晏季匀的声音轻飘飘荡进水菡的耳膜。

    “你脾气好?才怪!”水菡气结,但还是暗暗祈祷两兄弟这次别再打架了……

    =================呆萌分割线===============

    花园里,几株樱花树下,模糊的两道身影伫立着。尽管这里光线不是很亮,但两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能让人感觉出……氛围不太好。

    两人就这么默默凝视着对方好半晌,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不动了。春季的夜晚起风时也颇有几分寒意,但他们就像是两尊雕塑,一动不动的,不为冷风所动,只因骨子里的血液在沸腾……

    蓦地,晏季匀动了,就在几乎同一时间,晏锥也动了……

    “砰砰——!”电光火石之间,两人互相都挨了一拳。紧接着……“砰——!砰砰砰——!”一声接一声的闷响,是肌肉被大力撞击到的声音。虽然光线不好,可从这两条时而分开时而纠缠的影子可以想象出,打得挺激烈的。

    其实都痛得很,但谁都不肯先喊痛,直到双方缠斗一阵过后才停止了下来。

    “噗……!”晏季匀狠狠将嘴里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出来,冷笑道:“不错嘛,这三年里,看来你练习得不少。”

    “谢谢夸奖,有你这样的大哥,我怎敢一刻松懈?以前在宗祠打过一次,我远远不是你的对手,但这次,我不会比你差多少。”晏锥捂着肚子忍痛说。

    “呵呵……是么?你以为,只有你才进步了,而我没有?刚才我还没使全力,但你已经竭尽全力了,所以,想要跟我打成平手,你还差得远!”晏季匀深沉的瞳眸散发着幽光,犹如冬夜里行走在原野上的孤狼。

    晏锥胸口一窒,一股怒意上涌,但他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他更关心的是晏季匀现在对水菡是什么态度。

    “你叫我出来,不会只是打架这么简单吧。”晏锥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晏季匀冷哼一声,上前一步站在晏锥跟前:“你对水菡的关心太过了,别忘了,她是你大嫂,你是她小叔,如果你胆敢对她有非分之想,你可知道将会是什么后果?”

    晏锥嗤笑:“后果?那又怎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水菡是个好女人,你们分居已久,我凭什么不可以想要拥有她?你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她只不过是你不要的女人,你有心结,可我没有,我能坦然面对她,我能给她幸福,为什么我不能去争取?都分居了你还要霸占着她,让她夜夜独守空房,白白浪费大好青春……你有什么资格警告我?”

    晏锥的话,戳到晏季匀的痛处了……他的心结确实还没有打开,但分开三年也并非毫无意义的,至少晏季匀今天能走出这一步,主动来见水菡,给小柠檬过生日,这对于他来说已是迈出了相当大的一步。但,融进骨子里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根除的,对母亲的歉疚,对水玉柔的仇恨,晏季匀都无法说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释怀……

    “晏锥,你记住,不管你的心里在想什么,只要是关系到水菡的,你最好统统打住。就算是跟我分居的妻子,也不是你能觊觎的。属于我的东西,不管我放在哪里,都是我的,哪怕我不再看一眼,那东西始终有我的烙印,不容许任何人染指!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的警告……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你对水菡的感情,如果被有心人利用,晏家将会有什么样的动荡?到时候,受伤的又岂止是水菡和小柠檬!”晏季匀低沉的声线有着一种凝重的色彩,不愧是高瞻远瞩的人,他看问题似乎永远都会高于别人一筹,他看得更远更透彻,而他的担忧,绝对是有必要的。

    晏锥这次没有反驳,紧紧咬着牙,陷入了沉思,久久不再说一句。

    晏季匀回房去了,但晏锥的沉默让他更察觉出晏锥对水菡的感情竟是出乎他意料的深,否则,晏锥怎会站在水菡的角度为她着想?

    水菡一见到晏季匀的脸,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果然,又打架了!

    水菡不知自己的不悦是在为晏锥抱不平还是心疼晏季匀,总之就是心情烦躁。

    “晏季匀,你就那么爱打架吗?一回来就打架,你就不能消停点啊?”

    晏季匀淡淡地瞥了水菡一眼,扔下一句:“男人之间打架,不一定就是女人想的那么不堪,打架也是一种必要的交流。”

    “……”水菡觉得,恐怕只有这大言不惭的人才说得出口。

    “我今晚在这里睡。”

    “什么?你要住这里?”水菡惊愕,微一慌神,冲口而出:“不行,我不要跟你睡!”

    “嗯?”晏季匀浓眉倒竖,俊脸上霎时浮现一层寒冰,下一秒,只见他单臂一伸,大手扣住水菡的后脑勺,粗鲁地咬上她纷嫩的红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