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24章:你这是下流无耻的工作!(万更,求月票!)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第124章:你这是下流无耻的工作!(万更,求月票!)

    水菡出来上班已经一个月了,晏家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自然的,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风言风语,冷嘲热讽。

    水菡刚回家就看见五姑妈站在楼下,一脸的不善。五姑妈是馨雅的母亲,可显然馨雅的善良乖巧不是遗传自五姑妈的。

    见水菡走到面前,五姑妈晏少蜻阴沉着脸说:“你干什么去了?”

    她是明知故问。水菡毫无惧色,直视着五姑妈:“我刚下班。”

    “呵呵……下班?”五姑妈闻言,略大而显得有点塌的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你还真好意思说啊!你看看这是什么!”

    五姑妈将手里一张照片塞到水菡手里,愠怒地说:“你出去上班有没有事先问问家里的意见?你要赚钱嘛,炎月集团多的是职位可以给你挂个名,你只需要领工资就行,可你偏偏要折腾,不但去外边找工作,还是一家成人用品店!那种下流无耻的店铺你也去,你把晏家的脸都丢光了!你看看,这是我的一位记者朋友拍到的,要不是人家跟我关系好,现在这张照片早就被传到媒体去了!”

    五姑妈怒不可遏,她给水菡的照片正是水菡站在上班的店铺门口,面带笑容地送顾客出门时被拍到的……连店铺的名字都拍得清清楚楚。今天五姑妈出去跟几个阔太太一起打拍时,她的记者朋友送去给她的,当时她就觉得面子挂不住,连牌都不打了直接赶回来,就等水菡下班回来狠狠教训一顿。

    水菡又惊又怒,虽然自己的工作很普通,但也不至于被五姑妈说得这么不堪啊,什么下流无耻,这字眼太伤人自尊了。

    水菡清眸发亮,眼中闪过一道罕见的凌厉光线,直视着五姑妈的眼睛,不卑不亢地说:“职业不分贵贱,难道五姑妈连这都不懂吗?我是靠自己的劳动挣钱,光明正大的,不偷不抢也不骗,怎么就是下流无耻了?怎么丢晏家的脸了?难道我嫁进晏家了就要一辈子被那些框框条条的东西所束缚吗?我就不能有自主权了?谢谢五姑妈这位朋友的手下留情,但是,我不认为我的职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还有,我只是想过平静的生活,我不是明星不是名人,为什么记者要拍我?不知道这样是侵犯我的**权吗?你就算再怎么不待见我,可我们到底还是一家人,你的朋友拿着这种照片来找你,你第一反应不是骂对方偷.拍而是想着回来家教训我,这是身为家人该有的作风吗?”

    水菡这番话,掷地有声,句句在理,隐约有着一股从未有过的压迫气势。五姑妈目瞪口呆地看着水菡,就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一样。眼前这还是水菡么?怎么五姑妈觉得面对的好像是自己的长辈?她居然被一个晚辈“训话”了?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五姑妈呆了两秒之后立刻恼羞成怒!

    “你……你真是没救了!自甘堕落,去卖那种东西还理直气壮?你……你……不知廉耻!”五姑妈气得脸都红了,满以为水菡会战战兢兢地应对,可没想到的是水菡的态度如此强硬。

    身后一道暗红色的身影走过来,香风来袭,是晏启芳。

    “哟,我是错过什么好戏了么?”晏启芳脸上在笑,可这笑容里全是嘲弄与不屑。

    “五妹,你也知道咱家自从某人进门之后就没消停过,出点丑闻也是早就能预料的事儿,咱们还是回自己屋里去吧,眼不见心不烦,省得被沾染了晦气……”晏启芳这话对晏少蜻说的,但她的眼睛却是看着水菡,她明朝暗讽的话,谁听不出来呢。

    晏少蜻忽地一笑,挽着晏启芳的胳膊就往前边走了,边走还故意大声说:“二姐说得对,咱还是离远一点好,免得无端降了自己身份……我可不想被人将我跟一个卖成人用品的相提并论……”

    临走时,这俩女人还都向水菡投去了一个轻蔑的目光,活像人家不是卖的成人用品而是在卖身一样。

    水菡望着两位姑妈离去的背影,心底窜起一股子火苗,却也感觉心酸……这就是所谓的一家人?感觉丢她们的脸了她们就想到是一家人了,跑来教训,警告,但真正的目的不是关心水菡,只是为了一颗私心,为了那该死的面子而已……

    “大少奶奶。”秦川的声音响起,平静而略显恭敬。

    水菡急忙回头:“有事吗?”

    秦川眸子里精光一闪而过,依旧是招牌式的微笑,略一垂眸,不温不火地说:“”大少奶奶,董事长请您去菜园子。

    菜园子,爷爷在那里?

    水菡略一惊……这儿距离菜园子并不远,不知刚才爷爷是否有听到五姑妈和二姑妈说的话。

    水菡心怀忐忑地朝菜园子走去,她并非是心虚,她只是觉得,晏鸿章的年纪大了,七十好几的人了,假如他也像姑妈她们一样的认为她找的工作是丢晏家的脸,万一他一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水菡这几年承蒙晏鸿章的庇护和照顾,她是真心的感激,早就将晏鸿章当成自己的亲爷爷。

    夕阳的余晖下,大地被笼罩上一层淡淡的金色,有种朦胧的美。在这片金色中又有一块绿色的园地,充满了勃勃生机,散发着生命的气息,那里边,种着些常见的蔬菜,长势喜人,绿油油的,一位老人正在给蔬菜浇水,他穿着白色的衣服黑色的裤子,看上去再平常不过了,就像是普通的农民,让人联想不到他非凡的身份。

    水菡看到的时候,正是晏鸿章弯下腰去用手里的木瓢在桶里舀起一瓢,慢慢浇在脚下的蔬菜上,而他的侧面恰是一轮金红色的夕阳,远看去,他的头部将夕阳遮住了小半,整个人都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中,他布满皱纹的脸上有着亲切的微笑,他看向菜地里的目光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充满了期许和爱……

    这一幕,平凡而生动,水菡柔软的心被深深触动……晏鸿章,商界的风雨人物,尽管年事已高,但地位从未动摇过,他平时对晏家的其他人都是很严厉的,甚至有时让人感到他的无情和冷酷,可这一刻,水菡觉得,晏鸿章其实是个很孤独的老人。晏家,真正愿意陪着晏鸿章吃饭聊天的人,太少太少。而他,既然对这些蔬菜都那么充满爱心,他怎会是个冷酷的人呢?晏家那些人啊,包括晏季匀,都应该看看这一幅画面……

    水菡敏感地抓住了这一秒令她惊叹的时刻,迅速从包包里拿出相机,咔擦……拍了下来。

    晏鸿章似是终于有所察觉,缓缓回头,冲水菡招招手。

    水菡甜甜一笑,脚步轻快地走过去,脆生生地唤了一声:“爷爷!”

    她觉得,晏鸿章是否会因工作的事而教训她,这个不重要了,如果可以,她倒是想一会儿将小柠檬抱下来,一起陪晏鸿章说说话,吃个饭。

    晏鸿章微微有点喘,整片菜园子浇下来,他也有些累了,但这样他依然坚持用木瓢浇水而不用其他更简便的办法,他喜欢这种回归古老的方式。

    晏鸿章在旁边的凳子坐下,皱着眉头,看不出喜怒,好半晌才幽幽地一声叹息:“你呀,这性子,就跟你外婆当年一模一样,她明明可以享受安逸的生活,可以享受荣华富贵,但她偏偏不愿意,非要自己折腾……”

    水菡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闪烁着俏皮的光芒,蹲下身子,挽着晏鸿章的胳膊,好奇地眨着眼睛:“爷爷……您继续说我,凡是关于我***事,我都想听听……”

    晏鸿章神情一滞,饱经沧桑的眼底浮现淡淡无奈之色,却是不肯再多言了,刚才那几句是他从未对水菡说过的,只提一提就不再继续。

    “水菡,从你第一天出去找工作开始我就已经知道,我以为你很快就会因为遇到挫折而退缩,所以,我也就没有多加干涉,想着任由你去碰碰钉子,看看社会上生存有多么不易,可我没想到你居然去成人用品店里打工了,并且一去就是一个月,看样子,难道你还想继续干下去?你知不知道,假如被外界知道这件事,对晏家将会有怎样的影响?外边的人会怎么看待晏家,怎么看到我?怎么看到你的丈夫?这些,你在事先有考虑过吗?”晏鸿章语重心长,脸色凝重,隐含关切和担忧。

    水菡胸口一紧……有点难过,确实,她当时只想要尽快找到工作,想要自力更生,想要自己挣钱,而忽略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晏鸿章那么疼她,假如因为她出去成人用品店工作的事而遭遇非议,被外界误会他对水菡刻薄,那可真是会让水菡十分内疚的。还有晏季匀,外人或许会因此而疯传他不给妻子生活费……这就冤枉了,晏季匀给她的钱,是一张金卡,里边有多少钱她不知道,但至少估计不会低于几百万吧……

    不希望因自己的事让别人受到误解,水菡揪着小脸,头都垂到胸口了,歉意地说:“爷爷,是我考虑不周,但是……我真的很想要靠自己劳动去赚钱,哪怕是很少的收入我也愿意,请爷爷让我继续工作吧,我不想……不想辞工……爷爷……”水菡软软的语气,轻轻摇着晏鸿章的胳膊,竟是有几分小女儿家向大人撒娇的意味,大大的眼睛里晶亮一片,尽是满满祈求,这可爱的小模样,惹得晏鸿章哭笑不得……这小丫头,居然知道他吃软不吃硬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