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25章:争风吃醋
    晏鸿章眼里多了几分慈爱,在这里家,也只有水菡和小柠檬才会让他感到最窝心,最真实,而他的子女也都是为人父母了,对他的态度,敬畏多过于亲近,只有水菡,总是能让他感受到难得的温情,哪怕是像她出去工作的事,她这么软绵绵的语气哀求他,像极了是他亲生的孩子一般,他这颗孤独了太久的心便不再那么空洞了,哪里还狠得下心责难她。

    晏鸿章最后只能幽幽地叹口气说:“你这孩子,骨子里有股韧劲儿,别看你平时低调得很,也不喜与人争斗,可你这心啊,不是那么容易向人妥协的,你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刚才你跟两个姑妈的对话,我都听到了,你说晏家的规矩太过束缚,所以你不想被制约,是吗?假如我强迫你留在家里不准再去成人用品店上班,你心里会怎么想?”

    “爷爷……”水菡有点不好意思地讪笑,原来爷爷真的全都听到了啊。

    有那么一秒,水菡心里是想退缩的,但这个念头只冒出头就被她压下去。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那不只是一份收入而已,更是她真正踏入社会自力更生的一个踏板,是锻炼的好机会,假如这次她不坚持,今后只怕是再难提起勇气了。

    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水菡可不想成为这样光说不练的人。

    水菡抬眸望着晏鸿章,水眸清亮无比:“爷爷,其实晏家的家规,我身为晚辈,是没资格说什么的,我没有要对晏家先祖不敬的意思,只是我觉得,晏家是上百年的大家族,底蕴丰厚,人才辈出,难道不应该与时俱进吗,有的家规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前订下的,是否就真的适合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呢……爷爷,比如这找工作的事吧,晏家祖上在创业时不也是白手起家吗,都是靠自己的劳动去争取到的一切,并非是天上凭空掉下的,虽然现在晏家是家大业大,那难道就要因此而摒弃初衷吗?勤劳致富,我不想成为晏家的附属品,爷爷,如果您不要我出去上班,即使控制了我这个人,也控制不了我的心和我的思想,我还是会一直想着那件事的。”

    水菡不会知道自己这番话会给晏鸿章造成多大的冲击。他此刻依旧是神情如常,可心里早已是波涛汹涌。因为,罕有人如此直面大胆地对晏家的家规提出意见。即使晏家人心知肚明有的家规其实太过专横而残酷,可大家都不敢说出来,只能憋在肚子里,只能满怀委屈的去执行。因为他们都知道,家规是不可撼动的,是晏家历代家主的智慧结晶。

    家里除了晏季匀,从未有人对家规提出过异议和不满,现在还加上一个水菡。这夫妻俩真是绝配!

    白手起家,勤劳致富,水菡所说的正是晏家先祖们在创业时的写照,她说得没错,就算晏家现在家大业大,可怎能忘本呢?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财富,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这才是真正的活得有价值,哪怕是微薄的收入,其意义都强过家里某些只知道贪图享受的人。

    水菡有颗自由的心和灵魂,因她不是在晏家长大,她是外来人嫁进晏家,她的思想观念,人生观价值观,都与晏家人有着很大的区别。正是这种区别才造成了她的与众不同,造成了她与晏家某些人暗地里的矛盾。但她只会坚持做自己,不会被那些人同化的……

    晏鸿章沉默了一会儿,眼底的颜色变幻几番之后,冲水菡摆摆手:“去吧,坚持做你自己,让我看看你到底能走多远。希望等我八十大寿的时候,你能用自己赚的钱给我买件礼物……如果我能活到八十岁的话。”晏鸿章最后这句话说得很轻,还笑出了声,只是这笑,难免令人感觉有一丝心酸。

    人老了,生命就是一天一天在倒计时,每过一年都感觉十分艰难,怕就怕自己明年此时已长眠于地下了。生老病死,从来都是无常,人力不可逆转生命的轨迹,不论你活着的时候多么辉煌灿烂,都逃不过最终一死的结局,尘归尘土归土……

    水菡鼻子发酸,激动地抱着晏鸿章的胳膊,感激的心情如潮澎湃:“爷爷……爷爷您身体康健,一定能长命百岁!我会努力挣钱,等爷爷八十大寿,我要给爷爷买好多礼物,还要给爷爷办个热闹的生日会。”

    “呵呵呵呵……好啊……水菡长大了,我这把老骨头怎么着也要好好保重身体,等着水菡赚钱了也孝敬孝敬我……”

    “嘻嘻……一定的,爷爷,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好……哈哈哈哈……”

    “。。。。。。”

    夕阳的余晖下,一老一少相视而笑,爽朗轻快的笑声长出了翅膀飞向天际,乘着美好的愿望,守护善良的人们啊,受世间苦的同时也能享世间乐。

    晏鸿章很久没像这样开怀大笑了,一下子好像年轻了好几岁,只是,没人会发现他眼角的皱纹里,隐约浸透着点点湿润,他心里在默默念着……“玉莲啊,你在天之灵可曾看到,你的外孙女,她是个好孩子,如果你还活着,一定会为她而骄傲的。不过不要紧,玉莲啊……虽然你现在不在她身边,但是我想,用不了一两年,或许我就会去天上陪你了,到时候我会把她的事都说给你听。玉莲啊……我最近身体不好了,可我一点都不悲伤,从知道你离世的消息时,我就在算着与你在天上重聚的日子快些到来,我不怕死亡,我只怕死后要去的地方没有你……”

    水菡当然不知晏鸿章内心所想,她甚至不是十分明白为何晏鸿章会允许她继续上班,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晏鸿章对她的包容, 让她竟有些惭愧了……想一想,晏鸿章除了第一次见面曾想用支票打发她,伤了她自尊,但后来,自从他知道她是沈玉莲的外孙女,他的态度就改观了,对她越来越像是亲生那般疼爱着。水菡先前说的那几句话是发自真心的,她希望晏鸿章能长命百岁,她想要好好孝顺这个老人,让他有个温暖的晚年。

    他不缺钱,不缺礼物,他缺的是亲人的温情和真诚。

    晏鸿章活了七十多岁,看透世事无常,他的眼光与洞悉能力远非常人可比的。先前水菡所说,晏鸿章都有过考虑,都想到过的,他惊讶的是水菡如此小小年纪能有现在的觉悟,不愿做晏家的附属品,恐怕晏家的女人也只有她敢说了。这种骨气与决心,是连晏鸿章都要为之赞叹的闪光点。

    谁说只有男人才有雄心壮志,女人也有,只是她们的表现方式或许不那么激烈和张扬而已。水菡就是个外柔内刚的女人,随着她的经历和年龄增长,她的特质会越发清晰而耀眼……

    只是晏鸿章的理解,足够支撑水菡继续上班吗?当然不是。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男人——晏季匀,他的态度也将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晏季匀坐在车里,一张俊脸阴沉得可怕。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深沉的凤眸里翻卷着暗流……手撑在车窗上,拳背轻轻抵着唇,目光投在窗外,看不出情绪的波动,只是他从上车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阴霾而躁动的气息,仿佛一座随时都可能喷发的火山。

    晏季匀上半个月才交接好了儋州市的楼盘工程,回到C市半个多月来,他的忙里依旧没停止过,总是有做不完的事情开不完的会,他时常都是保持着比一般人更大的工作强度,在公司总部大楼,他总是下班最晚上班最早的一个,有时忙起来中午就在办公室吃个盒饭。

    他回来得太是时候了,最近炎月集团名下的那间六星级酒店将要迎来一次特别的接待项目,由于接待的对象一个个身份非凡,并且人数不少,身为炎月的总裁,晏季匀操心的程度可想而知。假设这一次安排不好或是中间出了哪怕一点小差错,都会对酒店形象造成极大的影响。

    是什么让晏季匀如此高度重视,忙得昏天黑地?

    C市是靠海的城市,乘坐豪华游轮出海到香港再经去公海,这是平常的事情了,但在众多的豪华游轮中,有艘不得不提及的超级豪华游轮——“金虹一号”,将于近期举办一次旅游派对。

    观光旅游和娱乐狂欢都兼顾的一次悠闲活动,能登上游轮的全都是来自东南亚甚至是世界各地的富豪们,而他们将会被安排在六星级酒店暂住一晚,第二天才登上游轮起航去香港途经公海到达一座被私人购买下的观光小岛。

    只是这样就能吸引到各地富豪吗?当然不是了,最最重头戏是在游轮上。这不是普通的游轮,确切地说,它是一座在海上移动的六星级酒店,同时它更是一艘获得特权的“赌船”。前来参加这次旅游派对的人,其实真正的目的是为这艘“赌船”开业而来。

    赌船的真正主人是谁,至今是个谜,外界众说纷纭,可都没一个是靠谱的。如此大的动静,高调开赌船,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啊。各方人士都在好奇着,赌船的幕后老板究竟是谁?且等开业那天就能揭开其神秘面纱了。

    接近五百位来自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富豪同时入住六星级酒店,晏季匀能不头疼么?这种事,办得好就起到巨大的正面宣传作用,办得不好就等于是自找麻烦,晏季匀必须谨慎,许多事都亲力亲为,这几天实在忙得不可开交。

    但即使这么忙,在听到关于水菡的消息时,他仍然是坐不住了。

    晏季匀知道水菡是什么时候出去找工作的,那时他的想法和晏鸿章一样,只以为水菡去碰壁了就会回家待着。但显然他低估了小妻子的毅力。如今,她在成人用品店里工作一个月了,他的忍耐也达到了一个零界点!

    “洪战,调头!”晏季匀沉声吩咐。

    洪战一愣:“大少爷,不是要去酒店开会吗?”

    “我会打电话告诉秘书将会议延迟到两点半。现在先调头。”

    “是!”

    洪战没再继续问了,反正,看少爷这心思也是有些浮躁的,本来开会时间是一点半,但现在忽然临时改为两点半,原因是什么,不得而知了。能影响到大少爷的人,实在是不多啊……

    ================呆萌分割线===============

    今天中午这顿饭,水菡吃得特别香,而梵狄也似被她的好心情所感染了,看得出来她今天很开心。

    两人像平时那样面对面坐着吃盒饭,边吃边聊,轻松愉快的气氛十分融洽。

    梵狄和水菡的性格是两种鲜明的对比,她说话做事都很老实,而他就是爱嬉皮笑脸,但两人这么在一块儿说说笑笑的,却也有种别样的和谐。她时常被他说的小笑话逗得忍俊不止,每天中午这一会儿时间对于水菡来说是种休闲。

    遥想三年前,梵狄在为她接生时多么的霸气而英勇,却想不到他竟是这么好相处的一个人,虽然嘻嘻哈哈的看似不正经,但他的幽默风趣是水菡所欠缺的,正好互补了。

    “哈哈……你的同学小伙伴们没有集体围攻你吗,你那么可恶,怎么能把每个同桌都吓跑的,哈哈哈哈……”水菡甜甜的笑容格外明媚,如春日的阳光温暖人心。

    梵狄很是得意地说:“当年被我气跑的同桌,个个都想要整我,结果后来都被我整了,再后来就没人会跟我同桌,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

    梵狄将自己以前上学时的趣事,逗得水菡乐呵呵的,唇边站了一颗饭粒都不知道。

    “慢点,别动!”梵狄像是看见了什么稀奇东西一样,佯装严肃地皱起眉头。

    “嗯?怎么啦?”水菡愕然地望着他。

    梵狄不说话,只是那双眼睛在故意放电,笑意暧昧,倾着身子靠近水菡,大手一伸,扣住她的后颈,一点一点,慢慢地凑近她粉红的嫩唇……水菡懵了,一时间浑身僵硬,呼吸窒闷,刹那失神间忘记了该怎样反应。眼看着梵狄的嘴就要亲上了,蓦地,门口灌进来一股阴冷的风……

    不等水菡反应过来,晏季匀已经怒气汹汹地冲到跟前,下一秒,她整个人便被大力拉扯进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