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28章:记住,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女人娇吟和男人的低喘声混合在一起,轻轻的,隐忍的,却是充满了暧昧的晴欲,两具身体绝妙地契合着,激烈如火的男人像是一只勇猛的吞食兽,带着身上这娇嫩的小女人和他一起享受这欢愉,一起沸腾,战栗……

    水菡羞愤,晏季匀却是十分兴奋,在这样的场合做那种事,有着别样的刺激,使得他越发干劲十足,如此美妙销.魂的滋味,他不想停,恨不得能一直都这样与她紧紧相连……

    “晏季匀……你……可恶……你快放我下来……”

    他正在兴头上,哪里会舍得出来,邪肆的勾唇:“你这张小嘴,不老实……还是你的身体诚实一点,它在欢迎我,你感觉不到吗?嗯?”

    随着这一声,他狠狠往上一顶……

    “啊……嗯……”水菡差点叫出声,连忙死死咬着唇,将那一声呻.吟压在喉间。

    看她涨红的小脸上有着令人迷醉的红晕,是她身体里那一波一波的春情在浮现,他爱极了她此刻的小模样,像只无辜的小兽却又隐含几分妩媚惑人的动人风韵,生过宝宝的她,比以前那纯得冒泡的时候还更加让男人欲罢不能,深深地沉浸在这几欲疯狂的欢愉里。

    “唔……唔唔……”水菡皱着脸,不敢再张嘴,极力隐忍着,怕自己一张嘴就会忍不住叫出来。这副身子仿佛有了他的烙印,总是会被他勾动被潜藏在体内的情潮……

    他感到她的身子在收缩,紧绷,他也越发奋力,在最后关头还死死钳住她的腰,一阵猛烈的撞击,低吼:“记住,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犹如宣誓一般,那股狠劲,霸气直透进水菡的心底……随之,他火热的岩浆爆发,两人只觉得脑子里一道白光闪过,水菡禁不住张口咬住了他肩上的肉,指甲也深深次刺进他的背部。

    空气里只剩下喘息声,水菡浑身瘫软,一时间四肢无力,但她还是很快从迷乱中回过神来,羞愤地挣扎:“混蛋……都完事儿了还不快放了我!”

    “我享受一下余韵不行么?”男人厚着脸皮,大言不惭地说。

    “你……你是我见过的最无耻的人!”

    “你随便骂,反正我也习惯了……还有你看看我的肩膀,我的手腕……”晏季匀说着,将自己的手腕举起来,上边有两排牙齿印,已经是很旧的印子了,淡淡的,却怕是难以消除,肩膀上也有,刚才水菡咬的。

    水菡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走,粉红的脸蛋上露出忿忿的表情,扁扁嘴说:“这……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刚才只咬了你的肩膀,谁知道你手腕上是哪个女人咬的,哼!”

    晏季匀俊脸微僵,敢情她已经忘记了?

    “哪个女人?呵呵……就是某个爱咬人却又不认账的女人,她现在正坐我身上,刚才我们还做了爱做的事……”晏季匀眼底露出几分戏谑的神情。

    “什么?你的意思是,手腕上的印子是我咬的?”

    “没错,就是你!当你被人打晕了送到酒店我的床上,那次,你醒了之后就咬了我,这伤疤你平时也没注意过吗?现在却以为是我被外边的女人咬了,你还有没有点良心啊?咬了就算了,刚才你舒服了也咬我,上次小柠檬在浴室也咬我,你这爱咬人的毛病怎么都遗传到宝宝身上了?”晏季匀这架势,活像是老师在对学生训话,一本正经的样子,其实他看着水菡渐渐垂下头去,他心里都笑翻了。

    “我……我……好像记起来了,确实是那次咬的……”水菡苦着脸,头都垂到胸口了……刚才她还理直气壮地说是其他女人咬的,可原来就是她自己的杰作。

    晏季匀心里得意……这小女人的脑瓜子最近看起来有点进步了,对待他的态度也跟以前不同,但是,他只要略施小计就能将她的注意力转走,岔开话题,以便与她继续保持这个姿势坐着……

    就在晏季匀暗自得意时,忽见门口人影一闪……

    “哟,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老板娘迈着小碎步走进来了,她好似不知道晏季匀和水菡在收银台里做什么,就那么大刺刺地往货柜旁一站……

    水菡慌忙从晏季匀身上跳下来,羞得只想钻地洞了……而晏季匀却是不慌不忙地将自己的裤子拉链拉上。他知道在收银台外边看不到他的下半身,当然不慌了,只不过,这位老板娘的胆子似乎也是异常的大,脸皮异常厚,假如一般人见到刚才的一幕,都会觉得不好意思的,可眼前这女人却一点都没有不自在,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水菡又羞又急,耳根发烫,望着老板娘,歉意地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

    水菡词穷了,不知该如何解释这情况,难道对老板娘说晏季匀色心顿起,猴急又无耻?

    水菡心慌意乱,甚至想到,或许老板娘一气之下会将她辞退。

    气氛尴尬而诡异,老板娘没有表态,只是靠在货柜那,悠闲地点燃一支烟,斜睨着晏季匀,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她的神情没有太多的惊艳,也没有痴迷,更多的是绅士和玩味,看上去她就像是个……女混混。

    这就是晏季匀对老板娘的第一印象。

    晏季匀毫不避忌她的目光,淡淡地说:“别责怪水菡,她是我老婆,她出来上班都没跟我说一声,所以我今天来看看她,夫妻俩久了没见面,热情一点是很正常的。”

    见过脸皮厚的,可没见过厚到这程度的,连解释都这么霸气,丝毫没有歉疚的意味,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平常的事。不是征求老板娘的原谅,只是在告诉她一个事实。

    晏季匀这种霸气和笃定,是他与生俱来的,别人学不来也模仿不像,这才是他的风格。

    水菡扭头看着晏季匀,杏目圆瞪,狠狠地咬咬牙……你这能算是解释吗?

    晏季匀确实没在解释,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老板娘眼底有着一抹诧异,妖艳的红唇里吞吐着淡淡的烟雾,好一会儿才倏然一笑:“哈哈哈……真有趣,想不到我一时兴起招来的店员,居然会是炎月集团总裁的夫人!”

    水菡闻言,心里咯噔一下……糟糕了,老板娘认出晏季匀?这下可好了,这份工作估计是泡汤了。

    “老板娘,我不是故意隐瞒身份的,我是觉得,晏家是晏家,我是我,我只是想要一份工作,就这么简单,我没有要欺骗你的意思。”水菡极力解释,脑子混乱,心想啊,晏季匀这张脸是不是也太招风了点?

    想到这,水菡狠狠向晏季匀投去一个愤懑的眼神:“都怪你,谁让你来啦!真怀疑你是不是故意这么干的!”

    晏季匀嘴角犯抽,水菡这是什么眼神?责怪他?这能怪他么,上过报纸杂志,他这张脸就是令人难以忘却的存在,容易被认出也是正常的。

    男人骨子里那股倔强又跑出来,干脆一把将水菡搂在怀里,眸光平静地看向老板娘:“你也看出来了,我老婆是真心想在你这里工作,如果你觉得她工作还算不错,可以将她继续留下来,就当我没来过,也不用在意我的身份。当然了,今天的事,按民间风俗,我应该给你一个小红包。”

    民间风俗,假如一男一女在别人家里或是别人睡的床上做过那种事,理当给主人一个小红包去去晦气,数字是以“12”为准,比如12块钱,1块2毛钱,或是120块钱……

    老板娘淡定的表情直到现在才有点波动了,却也只是笑笑,没有太过兴奋,夹着烟的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个念头随之出来……

    “行啊,我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虽然炎月集团总裁的名头很大,但还不至于把我吓得魂儿都没了。我可以继续让水菡在这里上班,但这红包是必须要给的,做生意的地方沾不得晦气。这样吧,晏总觉得给多少合适,我就收多少。”女人爽朗地说到,另一只手还朝晏季匀摊开来,意思是叫他给钱了。

    水菡听他们这么说,顿时送了口气,只要不被辞退就好,怎么说也是第一份工作,才干一个月呢,她才刚适应,不想这么快就被炒了。

    水菡偷瞄着晏季匀,看他给多少钱,满以为他会是从口袋里摸钱,或许他会给个120块吧?但他却没有,而是拿起了电话……

    “洪战,从我车里拿12万现金进来。”

    12万?水菡惊得张大了嘴巴,呆滞好几秒才回过神来。

    “你……12万?你……你真是太……太……”水菡有点头晕,觉得晏季匀实在太浪费了,12万啊!她打工多久才能挣到12万?可他居然就这么把12万给出去了,刚才在收银台做的那一回,简直是比住几个月酒店还贵啊!

    洪战带着钱进来了,听晏季匀吩咐,将钱给了老板娘。

    老板娘反应很平淡,就像这钱一点也不多,但见水菡一副肉痛的样子,她不由得摇头轻笑,玉指一点水菡的小鼻子,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女人啊,太为男人着想了,对方反而不会把你当回事儿,瞧你这不争气的小样儿,还心疼他的12万?我要是你啊,早就坑他个一两亿了!”

    晏季匀陡然间脸黑,终于明白了,原来水菡不像以前那么乖巧听话,敢情是眼前这女人教的?【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