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30章:与小三的正面碰撞
    水菡瞬间僵硬不动了,那只刚迈出去的腿就像是被灌满了铅一样沉重。她扶在车门上的那只手攥得紧紧的,身子隐隐颤抖,粉红的脸蛋上血色骤然褪去,心痛,如潮水般涌来,在她猝不及防之下将她淹没!

    如帝王皇宫一般的六星级酒店门口,眼前这一对男女看起来是那么般配,耀眼。女人娇艳如花风情万种,男人俊美无双光彩照人,她搂着他的脖子笑得好开心,亲昵的模样,让水菡不由得产生一种错觉……到底谁才是晏季匀的妻子呢?是自己吗?

    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沈贝这么突然跑来,事先没有跟晏季匀通电话,她是想给晏季匀一个意外的惊喜。

    晏季匀静静地立着,两只手放在裤带里不动,沉静的凤眸里流泻出一片清冷,在他看到水菡没有走出车门而是在那里发呆时,他心头没来由地一阵窝火……她还真是大度,遇到这种情况,她就打算龟缩在车里不出来,任由他被女人抱着,而她身为妻子却一句话不说话吗?到底是她太大方还是她不在乎他了?

    晏季匀眼底那一抹复杂闪了闪,淡淡地对说:“你在这里等我,有什么事?”

    沈贝微微一愕,对晏季匀这么淡然的态度感到有点失望,但还是笑颜如花地说:“我就是想你了……最近你都好忙,没时间来看我,我忍不住就自己跑来了,你不会怪我吧?”女人的娇声软语,带着试探和一点担心,但更多的是她的决心。

    晏季匀沉默,俊脸上深沉得可怕,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或是,在等什么?

    车里,水菡心如刀绞,伴随着一种愤怒,这滋味太熟悉了,曾经,她不知尝过一次……在内衣店的时候,在她早产的时候……她曾想过不会再让自己承受这样的痛苦,可还是偏偏这么不经意又遇上了。这三年来她从不过问晏季匀的事,但她猜测他一定是跟这个女人在一起,此时此刻就是印证了她的想法,怎能不让人心寒?

    罢了罢了,反正他的心早就不在她身上,他喜欢谁,他要跟谁在一起,她无能为力,何必要下去自讨没趣呢?不如还是坐车回家了吧。

    水菡又要龟缩了……妻子见到小三应当是理直气壮的上去痛骂,可水菡却是那种不愿去争夺的人,她认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争来也没有意义。

    水菡想要缩回车里,可她的视线就是移不开晏季匀和沈贝的身影,就在这时,她忽然发觉沈贝也在看她,并且是用一种挑衅的眼神,好像一个胜利者在向失败者炫耀自己的战利品,并且还带着敌意。

    水菡呆了呆,脑子里瞬间闪过一道灵光……为什么那个女人的眼神是这样的?难道说,对方知道她是晏季匀的妻子?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抱着晏季匀不放,为什么会有这种眼神?这只能说明,那个女人是故意的!

    身为小三,竟如此得意和张扬么?以为她水菡就是个任人欺负的主,连个小三都能轻贱她了?小三凭什么这么强的敌意,该有敌意的是她才对!

    这些念头在水菡身体里冲撞,神差鬼使的,她的脚步竟然不听使唤地迈出了车门,然后昂首挺胸地站下来,迎着沈贝的目光,走上前去两步……

    “老公!”水菡清脆动听的声音响起,她的手也晚上了晏季匀的胳膊,将他使劲往后一拽……沈贝的双臂从晏季匀脖子上落了下来。

    “老公,这位是你的情人吗?也就是俗称的……小三。”水菡笑得温柔无害,澄澈的大眼睛纯净如一汪湖水,就连最后那两个字也是说得甜甜的,一点都没有火药儿,可是却让沈贝和晏季匀都变了脸色。

    晏季匀俊脸上的惊诧稍纵即逝,眼底居然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想不到水菡会“主动出击”,她这么做,等于是在向别人宣誓主权,令人大感意外但他却不讨厌,反而是有点得意和欣喜的。

    沈贝可就难堪了,脸上的表情凝结,她的惊愕之下是强烈的愤怒!

    相当小三也是需要极大的忍耐力的。沈贝此刻恨不得能冲上去抽水菡的耳光,但她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么做。示弱,才是她最好的对策。

    沈贝眼眶一红,所有的异样神色都转变成了委屈的表情,泫然欲泣的美目看着晏季匀,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我……我不该来的……对不起……”话是这么说,可人还站那不走。

    晏季匀任由水菡挽着他,但他能感觉到水菡的身子在微微发抖……这小女人啊,只怕是紧张得很了。

    “沈贝,你先回去,有事以后再说。”晏季匀这话,等于是宣布,刚才这场小小的较量,水菡才是胜利者。

    沈贝的心重重被锤了一下,不敢相信晏季匀会这样将她打发掉,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没看见她已经够可怜了么?

    沈贝进退两难,不敢违背晏季匀的指示却又不甘心就这么走掉,一时间,气氛僵硬异常。

    距离开会时间只剩下五分钟,晏季匀是不会让自己迟到的,更不会在酒店门口做过多的纠缠。

    “进去吧。”晏季匀轻声对水菡说,转身再不看沈贝一眼,径直走进了酒店大门。

    一直到走进了电梯,水菡紧绷的身子才放松了下来,手也缩回,站在角落里,刻意与晏季匀保持着距离。

    晏季匀脸一黑:“还在生气?刚才你已经赢了,你不是该高兴吗?”

    “赢了?高兴?”水菡冷笑:“这种所谓的赢,真的值得高兴吗?三年前,你在我以为自己最幸福的时候弃我于不顾,不就是因为刚才那个女人吗,她抢走了我的丈夫,霸占了你的心,你这三年都和她在一起,刚才那种情况,你会让她走,是不想在酒店门口闹得太难看吧,你只是顾及面子而已,等你开完会,她还在家等着你去安慰呢!”

    水菡这番话,让晏季匀先前的欣喜顿时冷却了下来……他本来还在高兴水菡的勇气,他没有维护沈贝,就那么让她灰溜溜地离开,他以为水菡会为此开心的,想不到她现在会如此冷淡地说着令他心痛的话。他刚才只想着怎么让水菡心里好受点,没想过自己的面子问题,也没去想开完会要去沈贝那里。

    而这些想法,他偏偏都解释不出口……水菡一直以为他是因沈贝的存在而变了心,如果他在这个时候说他和沈贝没有那种关系,那又怎么解释“变心”的原因呢?水玉柔的事,他不能让水菡知道……

    心尖上窜起的疼痛有些酸涩,晏季匀始终还是隐忍下来。既然都瞒了那么久,何妨继续瞒下去?如果水菡知道真想,只怕到时候会是她躲着不想见他吧……

    这时,电梯停了下来,晏季匀从衣服里拿出一张房卡交给水菡:“1号房间是我的,你去洗澡吧,我会让人送衣服上来给你。我要去开会了。”

    晏季匀说着就将水菡推出了电梯,自己去了楼上会议室。

    “1号房间?”水菡望着手里的房卡发呆……他还在这儿有专门的房间吗?他住多久了?

    这是酒店的第28层,1号房间是晏季匀的专属领地,当然也是他身为总裁理所当然应该拥有的特权。

    先前水菡因为满脑子混乱,进来时都没仔细看看,现在,她才开始打量着酒店的内部,恍然有种置身于另一个世界的感觉……

    房间的豪华程度远远超过水菡的想象……套房的客厅一点都不比别墅里的小,整整一面墙都是透明的落地窗,采光极好,春日的阳光照进来,为房间里的一切都镀上了金色的光晕,美轮美奂,仿佛梦境。

    天花板正中间的欧式宫廷大吊灯,晶莹透亮,即使这是白天,不开灯,只是看这造型也是一种精美的艺术品。

    大床上铺着浅金色的床罩和被单上,一朵一朵绽放的郁金香精美绝伦的刺绣是出自纯手工艺制作,四个床脚有四根柱子支撑着蚊帐,薄纱轻舞,飘逸浪漫。

    落地窗前的贵妃椅竟是由整块玉石铺成。浅绿色的玉石晶莹剔透,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有了生命一样溢彩流动,美不胜收。扶手处有按钮通电,可以任意调节温度,冬暖夏凉,格外舒适……

    水菡不由得咋舌,这也太大手笔了吧,这种椅子得多少钱一张啊?难道每个房间都有吗?

    玉石贵妃椅可以说是工艺品,其价格的昂贵也不是一般家庭能舍得购买的。晏季匀大手笔一次就订购了一百张,今后还会根据酒店住客的反响来考虑要不要再继续增加……

    水菡一边欣赏着房间里的一切,一边感叹……有钱人的生活真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这种酒店住一晚上只怕是挺贵的吧?晏季匀居然还说这酒店有一部分是属于她的,这可能么?水菡想都不敢想。

    伫立在落地窗前极目眺望,水菡的视线忽地停住了……远处那一栋有点眼熟的建筑,也是一座酒店,可不正是当年她被打晕送去的地方吗?

    水菡心里陡然感觉怪异,难道说晏季匀每次在这房间就能望到酒店?就是在那里,她失去了宝贵的初.夜,那一夜,她怀上了宝宝……晏季匀他选择这么一个房间作为他的专用地,是有意还是无意?【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