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31章:今后不必再见面!
    门铃响,惊醒了失神中的水菡。是服务员送衣服上来了。

    服务员面带微笑,礼貌得体,将东西放下就出去了,就连对水菡多看几眼都没有。

    这是训练有素并且聪明伶俐的服务员,知道衣物时送来1号房间,里边的女人必定是跟总裁有着特殊关系的,虽然心中好奇,可也不敢肆意打量。

    水菡看了看送来的衣物,胸罩,内.裤,还有一条藕色的连衣裙。胸罩是34的,水菡心里嘀咕:“怎么他连这也知道?”

    她以前是穿32了,但后来怀孕几个月之后胸部变大了,人也胖了很多,就穿36的了,生完孩子一段时间之后慢慢瘦下来,变为穿34的胸罩。晏季匀与她分居三年,怎么会知道她穿34的了?

    水菡哪里会知道,这男人对她的身体结构太了解了,上一次在浴室,先前又在她上班那里,做过之后当然就能凭手感测出她的胸围。

    洗完澡,水菡将衣物都穿上,全部都刚好合身,尤其是这条裙子,简直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每一处都显得恰到好处,凸显出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曲线。一字领露出她精致的蝴蝶型锁骨,小小的性感为她清新的气质增添了几分动人的娇美,胸前那美好的线条之下,是平坦的小腹和轻盈的腰肢,再往下,小巧的翘.臀被裙子紧紧包裹着,侧面看去那身体的线条更是you惑至极。

    在挑选衣服方面,晏季匀有着比常人更敏锐的触觉,否则怎么能成为顶级造型师呢。

    水菡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惊喜,随后情绪又低落了下去……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可她就算是穿得再怎么漂亮又怎样呢,谁是“悦己者”?曾经是晏季匀,可他已经有了情人……

    这是水菡几年来最难以释怀的伤痛,本来以为自己克制着不去想,时间久了就会淡忘了,但今天在酒店门口那一幕,让水菡知道,原来有些伤,早就浸透到骨髓里去,她以为自己对他已不再像从前那样的爱了,她以为可以像他那么洒脱,她以为再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打击到了……可今天才明白,心痛,原是这么轻易而举得事情,他总是能刺到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但即使痛又如何,痛也要坚强,痛也要撑下去。这是她唯一能在他面前保留自尊的方式。或许卑微地跪地乞求他与小三分开,这才是她应该做的事,但她不会这么做。要靠争斗才能得到的爱情,始终是不牢靠的,如果他爱她,早就会回到她和孩子身边,小三也不会再存在了……既然他不爱,强求有何用?

    水菡呆呆地坐在床上,嘴角凝结着苦笑,好半晌才打起精神,拿起手机拨通了梵狄的电话……她是想问问他现在人在哪里,想告诉他,她愿意帮他偿还债务。

    水菡做这个决定是相当艰难的。她自己本身是拿不出钱来帮助梵狄,她只能动用晏季匀给她的那张金卡。这是她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了,这几年来,她没用动过上边的钱,她宁愿自己出来打工赚钱也没花过卡上的一分一厘。

    可是,梵狄说过,债主给了最后期限,算算就是明天,她不能再犹豫,必须要把钱拿出来帮助梵狄度过这一关。梵狄是她和宝宝的大恩人,她不能见死不救,否则她一辈子都无法安心。至于卡上的钱,以后等她慢慢偿还吧……

    水菡这么想着,决心越发不可动摇。可是梵狄的电话却打不通……水菡焦急,有点懊恼自己中午在和梵狄吃饭时没下决定。只是那时她还在纠结着该怎么向晏季匀交代,但既然梵狄也是晏季匀的同学,晏季匀以后就算知道她用他给的钱去帮梵狄还债,也不会过多的责怪她吧?

    梵狄的电话打不通,不在服务区,水菡想起他曾说过,由于欠债主的钱,所以在还钱期限到之前他都要在债主那里帮忙打工……似乎说过债主叫山鹰,在管理一家名叫“大四喜”的赌场……这意思就是说,梵狄也会在赌场里?

    水菡想啊,如果不能尽快联系上梵狄,明天如果梵狄被债主抓去扔海里,那可就是一条人命啊!

    水菡无计可施,只好给老板娘打电话了……她平时也见到老板娘的朋友当中有些挺像是黑社会的,说不定能认识山鹰,知道山鹰的赌场在哪里。

    拨通了老板娘的电话,老板娘跟水菡开了几句玩笑,逗乐了水菡,水菡心里对于那12万的事情也不再耿耿于怀了,她还要请老板娘帮忙呢。

    “老板娘……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嗯?你拜托我?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吧?”电话那头的女声颇为无奈。

    水菡一愣,随即讪讪地笑说:“老板娘真是聪明,确实不是简单的事,但对于你来说不是难事,老板娘神通广大……”

    “行了行了,别给我戴高帽子,什么事儿,你直说。”老板娘也够爽快。

    “呵呵……就是……就是平时见老板娘好像有不少黑道上的朋友,想问问老板娘认不认识一个叫山鹰的男人,是混黑道的。我有个朋友欠了他的钱,本金是一百万,可利息加起来就有二百五十万了……”水菡心里忐忑,其实她也没把握,不知老板娘是否愿意帮忙。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告诉你,山鹰在哪里?”老板娘一下就洞悉了水菡的心思。

    “呃……这个……我是有这个想法啦,欠山鹰钱的人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就是三年前我早产时救了我和宝宝的人,现在他被人追债,我不能见死不救,山鹰给了他最后的期限,很快就到了,如果他拿不出钱,下场一定很惨的……老板娘……”水菡软声请求,她一直都有种感觉,老板娘人挺不错,希望这次她能帮到梵狄。

    老板娘沉默了一阵才说:“你等等,我过会儿再给你电话。”

    说完,果断挂了电话,然后拨通了一个熟人的号码……

    老板娘本来在水菡提出请求时就想一口拒绝的,但听到她说是三年前那位救了她母子性命的人,老板娘就不好再拒绝了。因为这段时间下来,她与水菡也算是建立了一种比老板与员工更亲近一点的关系,也听水菡说了她有个三岁的儿子……像老板娘这样精明的女人,自然还能套出一些水菡没对外人讲过的事情,比如她在巷子里早产……

    所以老板娘也明白水菡所说的这个朋友对于水菡的意义何在。出于一种女人对女人的怜惜,老板娘竟真的萌生了帮助水菡呃念头……就当是今天收下了晏季匀的12万,这份厚礼,就在水菡这人情上还吧。

    半小时后。

    水菡接到了老板娘打来的电话,果然,老板娘告诉了水菡,山鹰的赌场在哪里,水菡感激地谢过。

    水菡还是一遍一遍地拨打梵狄的电话,依旧不通,她只好留言:“梵狄,你在哪里啊,电话开机了就马上联系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一定要打电话来啊!”

    这一番耽搁下来,已经是过去一个多小时了,但晏季匀还没出现。

    他是已经开完会了还是没有结束呢?水菡觉得自己这么等下去是没有意义的,反正他开完会也会去那个小三家里安抚她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去了。

    水菡将自己的衣服装进口袋,离开了酒店,回家去了。

    晏季匀在开完会之后就直奔1号房间,但却没人为他开门。拿来另一张房卡将门打开,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整整齐齐的,就像是她从未来过一样。

    晏季匀心底陡然间涌起一阵失落,开了两个小时的会,他已经够烦恼了,也很疲倦,想着水菡在房间里等他,他的心里才稍微有点温度,一出会议室就直接过来,没想到,佳人已去,徒留一室空寂。

    晏季匀从一个上锁的抽屉里拿出一叠照片,上边是水菡和宝宝的。大都是远景,是在水菡母子不知情的时候拍的。

    凝视着照片上的女人和孩子,晏季匀的心柔软得发疼,不由自主地伸手摸着脖子上的项链,眉宇间尽是一片痛苦之色,喃喃低语:“妈妈……水菡和孩子都是无辜的,我们的仇恨可不可以只让水玉柔一个人承担?妈妈……您是最善良的女人,您告诉我,怎样才可以将这把心灵的枷锁除去……戴了三年,我好累……”

    只有在无人的时候,晏季匀才能释放出内心真实的自己。说来说去,千回百转,他过不去的那道坎就是他的心……三年分居,他的孤独和痛苦没有人知道,他背负骂名,惩罚的实际不只是水菡,更是他自己。

    洪战进来,晏季匀交给他一张支票。

    “送去给沈贝,告诉她,不必再来见我。”晏季匀淡然的语气就像他此刻的表情,似水平静而冰冷。

    今日沈贝突然出现在酒店门口,他当时没多说什么,可心里早有数了。

    他不喜欢女人做出那样的“突然袭击”,这几年他虽然见过沈贝,也时常叫洪战送去些衣服首饰,但都只是物质上的东西,因为沈贝是沈云姿的妹妹,即使两姐妹的关系并不好,可终究是有血缘关系的,晏季匀的眷顾也仅限于这个原因。而今天,就在刚才,他进门时发现水菡不在,他明白那是水菡因沈贝的存在而赌气离开,他觉得自己可以做点什么,比如,不再跟沈贝见面,或许水菡知道了会开心一点。【明天的剧情将进入赌船开业,男主男二女主将再次同时出现,又一个高.潮来临,亲们请记得来看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