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32章:去赌场找梵狄!
    柔亮的灯光下,女人抱着一个小小的身子,宝宝正在捧着瓷碗吃药,刚一吃完,她已经将一颗蜜枣喂进了宝宝的小嘴。

    “菡菡,这个药还要喝多久啊?”宝宝奶声奶气地问,晶亮的大眼睛微微泛红。

    药药好难喝,小柠檬不喜欢喝,可是妈妈说,这个很苦的东西喝了他才能长高长大,将来才能当运动员……

    水菡心里一疼,爱怜地亲亲小柠檬的脸蛋,搂得更紧了:“儿子,再坚持一段时间……”

    小柠檬憋屈地嘟嘴,妈妈的意思就是说,他还要再继续喝了。

    见到儿子撅起了小嘴,水菡的心也跟着揪紧,赶紧地诱哄说:“宝贝儿,妈妈给你买了一件新衣服,穿上试试!”

    今天是水菡第一天发工资,她终于做了一件最想做的事情……为小柠檬买了一套衣服。

    格子小衬衣加浅黄色裤子,胸前有一个可爱的卡通图案。现在的季节穿可以在外边套一件背心,再过段时间就能单穿了。

    小柠檬皮肤嫩白,穿这个颜色很适合,刚一换上,水菡的眼睛就亮了.

    “真好看……怎么这么好看呢……宝贝儿,你太漂亮啦!”水菡忍不住赞叹,抱着小柠檬一阵啵啵啵地亲。

    小柠檬习惯了被妈妈这样连续亲十几下才住口,他已经变得很淡定了。

    “咦,怎么,儿子,你看上去好像不怎么开心,是不喜欢妈妈买的衣服吗?”水菡苦着脸,佯装很委屈地望着小柠檬。

    小柠檬最怕的就是见到妈妈皱眉扁嘴像是要哭的样子,这小不点儿马上就抱着妈妈的脖子,亲昵地依偎在妈妈怀里:“妈妈买的东西我都喜欢,等以后我长大了也要给妈妈买好多好多衣服和好吃的。”

    这些话,从来没人教导过小柠檬,但他不知从哪里来得觉悟,三岁就知道“反哺之情”了。水菡惊喜得差点落泪……小柠檬真是她的好孩子,时常都会带给她感动和惊喜,让她那颗被爱情伤透的心能被亲情所抚慰着,暖暖的,满满的……不枉费她当初那样艰难地将小柠檬生下来,这个孩子,是上天赐予她最好的礼物。

    “宝贝,妈妈知道你其实最喜欢的是玩具,所以,妈妈除了给你买衣服,还买了一样你很想要的东西……”水菡冲着小柠檬神秘的一笑,逗得小家伙顿时来精神了,更加抱得紧,讨好地说:“菡菡快拿出来……”

    瞧这小机灵,有点迫不及待了呢。

    水菡抱起小柠檬进了卧室,拿出一个大大的盒子,上边竟是变形金刚的图案。

    “大黄蜂!”小柠檬一下子认出了盒子上的图案就是他喜欢的动画片里大黄蜂的形象。

    水菡将盒子拆开,里边赫然躺着一个大黄蜂的模型。

    小柠檬兴奋地欢呼一声,抱着模型开心地蹦跶着,这反应比先前看到新衣服时要强烈太多了。

    “菡菡,我爱菡菡!”小柠檬兴奋地送上香吻,在水菡脸蛋上留下一片温热的水泽。

    水菡不禁哑然失笑,这孩子,还是玩具最能吸引他。

    前段时间小柠檬开始看变形金刚动画片,被里边几个大机器给迷住了,第一喜欢的就是擎天柱和大黄蜂。其实以晏家的财力,小孩子怎会缺自己喜欢的玩具呢,只是水菡想用自己赚得钱给小柠檬买,所以才会等到发工资这天。

    或许这种感觉,只有当妈妈的人能够完全体会到……第一次用自己的钱给孩子买衣服,买玩具,这激动的心情,即使过去再久都不会忘却。此刻,水菡看到小柠檬笑得那么甜,她比孩子还要开心,有种深深的满足感萦绕在心间。

    “这只是一个开始,现在的我,能力太有限了,只能给小柠檬点衣服和玩具,等以后我能赚得更多,我还要给孩子买更多更多……宝宝,你可知道,妈妈真恨不得将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买给你……”水菡现在脑子里只有小柠檬,看着孩子这么喜欢她买的玩具,她既高兴又感到歉疚,这是她工作赚钱买的,而出去工作也导致她每天陪伴小柠檬的时间减少了很多。

    犹记得刚开始上班那时候,小柠檬哭得多伤心,现在,一个月过去了,小柠檬不再像最初那么闹腾,不哭了,但这样却也更令水菡心疼……

    “儿子,可不可以告诉妈妈,你更喜欢这个变形金刚呢还是更喜欢你床上那只大熊熊?”水菡满是期待地望着小柠檬。

    这小家伙一听,小脑袋直往水菡怀里钻,偷瞄着她的表情,软糯地说:“菡菡,我可不可以两样都喜欢啊?”

    小柠檬显得有点紧张,他怕水菡会不高兴。

    水菡心里泛酸……看来晏季匀那家伙还真有点运气,他送给小柠檬的生日礼物,小柠檬喜欢得很,每天晚上都要抱着睡觉,喜欢的程度居然都能跟她送的东西相提并论了,水菡颇有几分不是滋味。

    “儿子,妈妈以后还会买更多更好玩的东西给你!”水菡暗暗较劲,不管怎么样,小柠檬是她最最宝贝的,可不能让晏季匀那混蛋占据了小柠檬的注意力,哼哼,想用一只玩具熊就收买小柠檬吗,晏季匀,你别想有这么好的事!

    这也难怪水菡,她担心的是晏季匀开始对小柠檬上心之后会抢走小柠檬对她的爱和依赖,这孩子是她精神支柱,生命支柱……

    ===============呆萌分割线===============

    夜色茫茫,幽幽海风中,某男正依靠在栏杆边上,抽着烟,品着红酒,吃着最顶级的牛排,顺便再接个最让他开心的电话……

    “梵狄,你这大半天都跑去哪儿了,我打了你好多次电话都是不在服务区。”

    梵狄眸色一冷,漆黑的夜色中看不真切男人的表情,只听他淡漠地说:“才不过半天不见而已,你打这么多电话,真是让我受宠若惊,怎么你不用陪你老公么?”

    “呃?”水菡呆了呆,感觉梵狄这话有点怪,可她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梵狄,你明天会在山鹰的赌场吗?”

    电话那端,梵狄眉头一皱,随即反应过来水菡问的什么了。

    “嗯,明天会在赌场,有事吗?”梵狄的语气平静得异常。

    水菡可不知他在想什么,赶紧地说:“明天你能来我店里一趟吗?”

    梵狄沉默了。他不确定水菡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是想当面向他解释今天在店铺里发生的事?可是,有必要解释吗,他和她,既不是恋人也不是夫妻,而如果是她对他有那么点特殊感情的话,今天她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走了。她心里爱着的,始终是晏季匀吧。

    想到这里,梵狄心头没来由地感到烦躁,好似口中的红酒都变得苦涩了:“明天我很忙,不能去你店里了。”

    梵狄慢吞吞地转身朝前边的桌子走去,才刚迈出两步,忽地,他感到脚下一滑,整个身子猛地倒向地面!

    “那好吧,你来不了,那我去赌场找你行吗?我已经……”水菡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异响,之后便彻底没了声音……

    原来刚才梵狄差点摔倒,幸亏梵狄反应够快,才能及时抓住栏杆不至于摔到地上,可是他的手也在抓到栏杆同时,手里的东西也被抛了出去……在应对危险的时刻,本能的反应就是保护自己,而手机就成了牺牲品……

    “我的手机!”梵狄一声哀嚎,站在栏杆边上弯腰往下俯瞰,但他只能看到黑乎乎一片茫茫大海。手机掉海里了。

    梵狄气得大吼:“这是哪个王八蛋弄了一地的油!”

    男人额头上青筋暴跳,只想找出“罪魁祸首”……桌子前边的地板上有一滩油渍,刚才他就是不小心踩到才滑到,手机才会掉。

    空荡荡的没人回应他,好半晌才听一个弱弱的男声说:“老大……那个桌子上的碗,您刚才起来接电话的时候弄翻了,里边的油滴到地上,我本来想去打扫一下的,但是看您在接电话,我就……”

    梵狄脸都绿了,敢情那“王八蛋”就是他自己?

    这也太倒霉了吧,水菡第一次打电话给他,才没说几句手机就光荣牺牲了?手机对他来说根本无所谓,但那是水菡打来的电话啊,就这么中断了,他能不郁闷么?

    最让梵狄恼火的是,他使劲地回忆水菡的电话号码,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最后两位数是多少……

    其实梵狄现在根本不在山鹰的赌场里,他在自己的地头上。只因为先前水菡问他是不是在赌场,他想起自己曾跟水菡说过他被债主强行拉去赌场里打杂,直到他还清债务,想不到这小妞还记得真清楚。于是他就顺口说自己明天会在赌场,他不会知道水菡最后想说那句话是……“我明天去赌场找你。”

    从今天中午在水菡店里遇到晏季匀之后,梵狄就开始不再状态了,他走得很潇洒,但内心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憋闷。刚才水菡打电话,他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的,就是因为这货心里还酸着,故意那么对水菡说话的,而他自己察觉不了这酸意代表着什么。

    梵狄将杯子里的红酒一口饮尽,喉间掠过冰冷的液体,这一霎,他的心在说:“何必为了一个游戏而伤神?她只不过是他一时兴起逗着玩而已,他梵狄岂会是玩不起的人?被他放在心上的女人,至今还没有出现过。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而此时此刻,水菡还在一遍遍播着梵狄的电话,却还是不通。

    “哎,又不在服务区了,没信号了吧……算了,明天直接去找他。”水菡心里嘀咕着,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想……

    ===============呆萌分割线==============

    第二天。

    水菡思忖了很久,想着怎样才能将二百五十万拿去赌场给梵狄。

    赌场,这地方向来都是跟黑道挂钩的,水菡就算再怎么笨都不会傻乎乎地将现金抱着去,她想到用自己的名字再开个户头,将晏季匀给她的那张金卡上转出二百五十万到新户头上,拿着那张卡去交给梵狄……嗯,这是她能想到的比较稳妥的办法了。

    今天是星期天,水菡恰好休假,她去银行办理的时候竟然出奇的顺利。当她怀揣着新的银行卡时,心里悬着的那口气算是松了一半。

    水菡当然不会自己之所以那么顺利,是因为那张金卡的主人是晏季匀……他是银行的超级大户,水菡拿着他的卡来银行,办事自然是受到的贵宾级待遇。只不过,在水菡刚一走出去,接待她的那位经理就拨通了晏季匀的手机……

    如果只是小数目,经理不会在意,但水菡转走的是二百五十万,经理认为应当向晏季匀报告。

    晏季匀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六星级酒店餐厅里试菜……这是为不久之后的“金虹一号”开业时参加的那些人准备的,由于事关重大,晏季匀亲自试菜。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内第三次修改菜谱了。

    银行经理是一番好意,晏季匀淡淡地谢过,挂完电话时,俊脸上只剩下一片阴沉……水菡怎么会突然转走二百五十万?她的举动太过异常了。从认识她到现在,她用钱的地方很少很少,他给她的金卡,她从未动过,搬进晏家大宅去都只是用爷爷给的零花钱。

    到底出了什么事?晏季匀心神不宁,阴霾的脸色可吓坏了旁边的厨师……难道菜有那么难吃吗?总裁怎么这样的表情啊……

    岂止是厨师,酒店经理也不由得战战兢兢,在晏季匀手下做事多年,每当看到他这样的表情,都预示着他的情绪极度糟糕……

    让晏季匀窝火的是,水菡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可她竟然都不对他透露半个字!

    试菜就此暂停,晏季匀走到一处安静的地方去给水菡打电话了。

    水菡也正焦急地给梵狄打电话,他的手机还是不通。她不敢耽搁,记得梵狄说过,今天是最后一天期限,她必须要尽快将钱交到梵狄手中,否则,他如果被债主一气之下扔进海里喂鱼……水菡不敢再想下去,急匆匆上了一辆出租车,开往赌场所在的方向。

    手机响起,水菡一看是晏季匀的电话,心头蓦地一颤……

    “喂,你找我有事?”水菡装作很平静地说。

    晏季匀狠狠地咬牙,低声道:“你在银行转走二百五十万干什么去了?你现在在哪里?”

    “我……”水菡一惊,他知道了?他的语气听起来似乎很生气。

    水菡的手捂着电话,小声地说:“你听我解释……是梵狄……就你那个老同学啊,我是拿钱去给他的,我……”

    晏季匀闻言,只觉得胸口猛地喷出一股火,杀人的心都有了!

    “你说什么?梵狄?你把钱给梵狄?”晏季匀气得头晕,额头上青筋暴跳,狠狠地说:“水菡,你拿着我的钱去给别的男人?”

    这句话,晏季匀是吼出来的。

    男人震耳欲聋的咆哮,震得水菡浑身一个哆嗦,随即就是满满的愤怒!臭男人,她话还没说完呢!

    水菡隐忍着怒意,尽量让自己清醒点,压低了声音说:“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是梵狄他欠了人家的钱,被逼债,他要是拿不出钱去还的话,会被黑社会的人扔进海里的……我是打算把这个钱替他还了,就当是报答他曾救过我和小柠檬的命……”

    晏季匀听了,情绪不但没缓和,反而越发狠厉:“水菡,你脑子是什么做的?他说欠债你就信?你凭什么那么相信他?你了解他多少?除了他的名字,你还知道什么?就这猪脑子,幸好梵狄这次只是骗你二百五十万,如果他想骗你一千万,你是不是也会给他?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二百五十万是么?我不在乎!可我绝不能忍受自己的老婆拿钱去养小白脸!你现在给我回家,立刻,马上回!”

    水菡被吼得一愣一愣的,满脑子混乱成浆糊,尤其是听到他说她拿钱去养小白脸,水菡彻底无法淡定了,在他眼里,她就是个不知检点的女人吗?一再被他用语言侮辱,还能忍受才怪!

    “随你怎么想,这钱就当是我向你借的,我一定会还给你!”水菡也以同样的怒吼还回去,不等他再说话,她已经挂断了。

    出租车司机见水菡这架势也不禁暗暗咋舌……啧啧,真看不出来,这柔柔弱弱的女人还挺有个性的。

    水菡心里燃烧着一团火……这就是向人伸手要钱的滋味,即使那个人是自己的老公,可是却让她格外难受。假如这是自己赚来的钱,他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大反应?如果是她自己赚的,她也能更理直气壮些。

    其实水菡没明白晏季匀为何这么火大,他与梵狄之间有恩怨,加上他看得出来梵狄对水菡有兴趣,所以他在听到水菡把钱给梵狄,怎能不怒。二百五十万,他根本不在乎那点钱,他在乎的是水菡的心!她几年都没动过那张金卡,如今却因梵狄而拿走上边的钱,她该有多重视梵狄啊?晏季匀一想到这个就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钝器割着,火辣辣地痛……

    水菡到了老板娘所说的那间赌场门口,表面上看去是个夜总会的门面,但实际上里边的核心是地下赌场。

    现在才下午五点,夜总会门口显得很冷清,水菡站在对面马路,思忖着自己要怎样才能进呢?

    老板娘说过,赌场门口有人守着,一般人是进不去的,除非是赌场的常客或者是有贵宾卡。

    水菡一心只为梵狄的安危着想,以为自己只要到了这里就能见到梵狄了。在他的手机打不通的情况下,她要么就进去赌场,要么就只能在门口等他。

    水菡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去试试。

    一踏进夜总会的门,立刻有妈妈桑过来招呼,听水菡说是要去地下赌场,这位妈妈桑的态度瞬间变了……

    “小妹妹,我看你这面孔生得很,不像是会去赌场混的人啊……”妈妈桑伸出一只手,轻挑地撩着水菡的黑发,一双眼睛暧昧的打量着水菡。

    这眼神,让水菡打从心底里产生厌恶……她想起曾经在彭娟家遇到那两个流氓男人,当时对方不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吗?吃过亏,她永远不会忘记。

    水菡警惕地退向大门,试探地说:“我来找一个叫梵狄的人,他在吗?”

    “梵狄?”妈妈桑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涂着厚粉的脸上露出轻蔑的笑意:“原来又是一个疯狂的女人……呵呵,想见梵狄的人多了去,不缺你一个……想在这里见到他,除非是你走大运了,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他的,你走吧,走吧走吧!”

    妈妈桑不耐烦地将水菡推出去了,顺手将门带上,还甩给她一个不屑的眼神,活像是她是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水菡呆滞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刚才那妈妈桑说什么?意思是,梵狄并不常在这里吗?可是他说过最近都在这里为债主做事,当打杂的。难道一个打杂的也那么难见到?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普通人而已嘛……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水菡不解,可她不打算再进去,只好暂时在门外等着,守株待兔吧,等梵狄出现。

    水菡还是相信梵狄的,妈妈桑说的话,在水菡心里的可信度几乎是零,她只是疑惑一下就不再去想了。

    天色变得十分阴沉,起风了,不一会儿就下起雨来。这里唯一能避雨的地方就是路边的一棵树。

    水菡站到树下,不敢走太远去避雨,怕错过了梵狄出现,只能选择在距离夜总会比较近的地方。

    与此同时,海边港口停靠下一艘船,上边走下来一群男人,为首的那一位戴着墨镜的男人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一身黑衣包裹着他健壮的身材,修长笔直的双腿迈着沉稳的步伐,从他举手投足之间自然流露出一股浑然天成的王者气势,形成绝横的气场。他身后的人仿佛都成为他的陪衬,犹如众星拱月,他的光芒直透人心!

    墨镜下那张妖魅惑人的脸,他的名,梵狄,在道上那些人眼中,就是黑暗与残酷的代名词……他只有在某个女人面前才会笑。

    梵狄身边跟着是他心腹,瘦子。

    一共四辆车停在港口,梵狄先上了其中一辆,另外的人纷纷跟上。

    梵狄的心情明显很糟糕,一张脸比雕塑还冷硬。他到现在才办完事回来,可手机卡还没弄好呢……

    “老大,现在是去?”瘦子小心翼翼地问。

    梵狄不发一言,他想起昨晚水菡在电话里说,今天她会去赌场找他。可是,他的电话掉海里了,她没得到回复,应该不会去吧?况且,现在都已经下雨了,他更没有必要再去赌场。

    梵狄不会知道,有个傻乎乎的小女人为了替他“还债”,为了他这蹩脚的谎言,她竟真的等在赌场门口,即使下着雨……

    水菡等得心急,她很怕梵狄会出事,可是赌场的门槛实在太高,她进不去可怎么办?只能祈祷梵狄能快点出现……

    五月的天气,白天出太阳会有点热,但这晚上一下起雨来还是有些冷意的。水菡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衣服,站在这棵枝叶稀疏的树下,雨越下越大,渐渐的就有雨水滴到头发,脸上,颈脖……

    一阵寒意袭来,水菡哆嗦了一下,打个激灵,身子颤抖着……冷啊,可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赌场的门。

    “梵狄梵狄,你快出来啊,出来拿钱还债啦!”水菡心里默念了无数遍,心急如焚。

    此刻,梵狄一行人正行驶在另一条路上。

    下雨的天气,车子打滑是难免的,前边有两辆车擦到了,车主都停下来,几句话不和就开始吵架……这条路也随之堵上。

    梵狄紧紧蹙着眉头,吩咐司机调头。

    老大调头,后边的几辆车跟着,开向了另一条道。

    原本就是走这条路更快到达目的地,但梵狄先前却说要走另一条路程远些的道。现在堵上了,不得不调头,走近道。

    而近道就是要经过赌场的,梵狄心里无奈……刻意想绕过赌场,现在却还是不能避免。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想绕过,潜意识里的念头而已。

    7点多,正是容易堵车的时候,梵狄他们的车开得比较慢,渐渐驶向赌场的方向……一点点接近……更近了……

    雨纷飞,阴冷的不只是天气,还有人心。梵狄又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夜晚,他遇到水菡,为她接生,当时的雨,比现在还要小些。

    自从那次之后,每当遇到下雨天,梵狄就会想起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还有那个坚强的孕妇……永远都会记得当时她眼里的光芒有多亮,记得他亲手抱着小生命时,心情是多么的激动。这样的经历,这辈子,只此一次……

    天黑了,路上两边的灯光在雨中都显得朦胧,但有的人注定是无法被忽视的……在梵狄的车开过了赌场门口时,蓦地,梵狄脸色一变……刚才好像晃见树下有个熟悉的身影?

    梵狄陡然回头,直勾勾盯着那棵树,借着赌场门口的灯光,他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正哆嗦着,冷得发抖,可她那视线却一直张望着赌场的门口……

    这一秒,就这么不期然地定格在梵狄的脑海,呆滞两秒之后,只听他大吼一声:“停车!”【凌晨这一章7千字,白天继续更新,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