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34章:霸占她的心她的身
    这个男人啊,天生就是这么硬邦邦的,真不知他曾经的温柔是那股神经开窍了,总之现在这根神经是封闭的。明明是紧张她的身体,关心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成另外一种味道了,谁听得出你的本意啊?这说话,还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你……你出去,我自己洗!”水菡双手抱胸,遮住那诱人的惷光。

    晏季匀嗤笑一声“遮什么遮,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看过?手拿开,别挡着我的视线。有本少爷亲自为你洗澡,你该高兴!”

    “你……我……”水菡羞愤,这男人,还能再无耻一点么?

    可是,她的心,还是忍不住会碰碰直跳,水眸狐疑地望着他:“你怎么知道我自从早产之后就不能淋雨?”她不解,晏季匀这三年都跟她分居,不闻不问的,可怎么好像很多事他都知道?

    这是水菡早产时落下的病根,医生说,几乎是不可能会医好了,就好比女人坐月子那段时期如果落下病根的话,有的一辈子都治不好,发作起来会很难受。而水菡现在就是对雨敏感。平时好好的,身体也没事,可就是不能淋雨,淋一次就发一次烧,无一例外。所以晏季匀才会发这么大的火。

    晏季匀脸色一僵,垂眸敛去眼中的复杂,状似不经意地说:“呵呵……我是什么人,这晏家大宅,就算我不回来住,也能将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

    水菡微微失神,心里又酸又涩……他难道一直都关注着她吗?不太可能吧,他的心思不是都放在那个女人身上了么?

    这么一晃神,某男邪恶的大手就趁虚而入,一手掌握了她胸前的白嫩。

    “啊……你的手拿开!”水菡低呼,不敢太大声,怕被小柠檬听到。

    晏季匀闻言,不但不收手,反而更加肆意地挫揉着她的敏感,眸底的墨色逐渐深浓……

    水菡羞恼,他每次都是想怎样就怎样,活像她是玩具。

    “你怎么这么脸皮厚啊,刚才还说不会用强的……”

    “是啊,你没看我现在正忍着吗?”晏季匀瞄瞄下边,水菡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他的裤子竟然像是快要撑爆似的。

    “我顾及你的身子,现在不做,但我总可以收回点福利吧。”男人低沉轻缓的语调透着浓浓的晴欲,修长的手指在浴缸里油走于她娇嫩的肌肤,还美其名曰这是在为她洗澡……

    “晏季匀,你就是个无赖!”水菡愤愤地咬牙,小脸从苍白转为绯红。她又不是神仙,只有一颗凡心而已,身体被男人这么肆意逗弄着,她生理上不可能没有反应的。尽管她的心在抗拒着,可身子不听使唤的窜起一股细细的热流,轻颤在他指尖……

    浴缸就这么大点,她泡在水里能躲到哪里去呢。

    晏季匀对于“无赖”这称呼已经免疫了,连混蛋都听习惯的男人啊。

    “嗯……上边洗了,洗洗下边……”男人俊脸上是一本正经的表情,可呼吸却在逐渐加重。

    “别……”水菡奋力抓住他的手,阻止他攻陷她那处领地,可他的力气那么大,她两只手才只能挡着他一只手,他的另一只手还是得逞了……

    “别闹,乖乖的,我给你洗澡。你怎么比小柠檬还难伺候,那小家伙比你乖多了……”晏季匀嘴里低喃着,不自觉的眸光变得柔和,凤眸里燃烧着撩人心弦的火焰。

    水菡羞愤,不甘心这样一次次被他欺负,使劲夹着双腿,挣扎,想让他出来,但这么做,反倒让他越发兴奋。

    “唔……你把我的手指咬得这么紧,好舒服……我有点忍不住了……”

    “无耻!谁咬你手了,你给我出去!我自己会洗澡!”水菡要抓狂了,他的手指比他那个东东还可恶一点。

    晏季匀心头一紧,她怎么就对他这么不温柔呢,以前那个温柔乖巧的小东西去哪里了?

    “说,你今天去见梵狄,你们都做了些什么!”他说着,手指上的力道一狠。

    “啊……疼!”水菡的身子骤然紧绷,自己最重要的地方被男人攻占了,她不得不老实一点。

    “你知道我是去送钱给他的,还能做什么,给了钱就回来了,你怎么总是把我想得那么不堪,我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吗?”水菡愤愤然瞪着他,水眸清澈无畏。

    “梵狄就这么放你回来了?没有碰你?”晏季匀手上一松,面色也稍微缓和一点。

    “如果我们真的要做什么,我还会回来吗?亏你还自诩聪明,原来也有笨的时候!”水菡狠狠地鄙视了他一眼。

    晏季匀被她这目光刺激到了,同时也清醒了一点……确实,假如梵狄要跟水菡发生什么,绝不会现在让她冒雨回来。最可恶的是,他竟然找不到水菡去哪里见梵狄了。梵狄比起从前读书时神秘了太多,晏季匀暂时还没查到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

    见她愤懑地抿着小嘴,晏季匀一下往前倾身吻住她粉红的唇瓣,含糊的声音强行灌入她的口腔……“你最好别骗我……你是我的女人,你的身体和你的心,都只能属于我!”

    “唔唔唔……”水菡挣扎,被他吻得喘不过气,这么上下夹击,她哪里受得了,尽管极力隐忍着体内的燥热,可他像是故意的,特别卖力地拨弄着她的敏感。

    “想要吗……你都已经这样了……”

    “不……”水菡倔强地发出声音。

    “嗯?还敢说不?”晏季匀不甘心,他就是想看到她娇羞地求饶……毫无预警的,他的手指抽出,然后再狠狠压下去……

    “啊——不要……不……”水菡羞愤难当,他一定是故意的,明知道她的弱点在那里!

    “别哪样啊?是这样吗?”他邪肆的笑意里带着戏谑和兴奋,享受着她在他指尖轻颤所带来的刺激感。看着她死死咬着唇,他越发快速了,非要看到她动情的样子不可。

    水菡的脸涨得快滴血了,白嫩的身子在灯光下泛着粉红,犹如强弩之末般无助地低吟:“不……不——啊——”水菡忽地一阵紧绷,战栗……终于还是被他送上了顶峰,这个可恶的男人!

    水菡气喘吁吁,脑子还是一片空白,没回过神来之际,他已经自动自觉地脱去了裤子,邪笑道:“现在该我了……”

    “你……”

    他已经跨进浴缸,却没有进入她,而是抓着她的手引导着放在那血脉膨胀的某处。“我刚才说了不会来硬的,不做可以,但你得帮我释放出来才行,不然憋坏了以后可没你的福利了……”

    “你还好意思说福利?你……呸……”水菡有气无力的,身子里余韵未退,提不起半分力气,出口想吼他,却变成这么细弱的声音。

    “行了,好好劳动……”晏季匀俊脸涨红,硬是拽着水菡的小手帮他解决需要。

    这男人的赖皮理论就是——不让我做,总不能不让我放吧?

    其实这货心里还是有点窃喜的,水菡比他预计的回来要早,他先前跟宝宝在玩,可一刻都没安心过。

    晏季匀找不到水菡就来了这里陪着小柠檬……只要孩子在手,还用担心孩子的妈不回来吗?

    只不过,晏季匀从今天的事情上也得到了巨大的刺激,蛰伏在他心底的情意再一次地萌动,不由自主地越发想要将水菡看牢,想要亲近她,想见到她。

    其实这三年,说穿了就是晏季匀在跟自己拔河。他心中有两个声音……一个是在告诫他不可以跟水菡在一起,否则就是对不起母亲。另一个声音又在时不时地动摇他的决心,让他对水菡始终难以割舍。如果真的无情,他大可以离婚,但他却没有这么做。

    这小女人,藏都藏不住,她的美好和善良,他从来都知道那是多么珍贵,以为只有他才知道,可晏锥和梵狄都看出来了,还对水菡有了想法……可恶!

    晏季匀骨子里的热血被激起,身为男人,身为丈夫,他不会容许妻子被人染指,一定要将她看得牢牢的!

    晏季匀是行动派,心里怎么想就马上付诸行动……第二天,水菡上班的地方,那附近莫名其妙就多了一辆黑色商务车,从早上一直停在那里,直到水菡下班才消失。而水菡是不会察觉到的……晏季匀派去的人,怎会轻易被察觉。

    陷在感情世界里的人都是盲目而沉迷的,当时不会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多奇怪,旁观者清,洪战看着晏季匀渐渐对水菡上心了,活像是毛头小伙子开始了人生的一场恋爱,只是晏季匀自己还没发觉而已。

    他不急,他对水菡的兴趣甚至大过了从前。现在的她,让他有点难以掌控了,激起了他心底的征服欲。慢慢来,收复她的心,这过程才是最美妙的……

    ================呆萌分割线==============

    就这么过去了好几天,梵狄也没再来店里找水菡,只是通过电话。他的忙碌进入了紧要关头,暂时无暇分身,只是每当他心情烦躁的时候就会拿出水菡给他的那张银行卡,一个人拿在手里端详很久,时不时嘴角还上扬着笑意……

    不只是梵狄沉寂了一阵子,晏锥好像也是挺忙。酒店对这次“旅游派对”的接待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晏季匀已经是分身乏术了,晏锥也得来辅助。

    六星级酒店的运作,丝毫不会比一间大公司更简单,它的复杂和高难度,足以让像炎月集团这么大的公司投入大量人力财力。

    如果可以,晏季匀很想能有时间多陪陪小柠檬,想带着水菡和孩子出去玩,可这些计划都只能暂时搁浅,一切都等这次旅游派对结束,他会给自己放个假。

    有多久没放过三天以上的假了,晏季匀已经不记得……

    晏家表面上依旧是平静如昔,外人看到的都是一片和谐,内里的各种明争暗斗却是在悄悄地演变着……

    晏锥那一房的卧室里传出隐约的说话声,难得邓嘉瑜今天在家吃晚饭,刚一吃完就拉着晏锥去了卧室。

    这对挂名夫妻,貌合神离,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确切地说,是两个合作伙伴。

    邓嘉瑜深红色的指甲夹着一根褐色的女士香烟,鲜艳的红唇里塞着水果,一副老气横秋的架势瞄着晏锥:“喂,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啊?我爸都问过我好几回了,你这女婿到底有没有办大事的魄力?有的话,秀出来瞧瞧,都三年了,你除了在结婚那时候重新复职,其他还有什么长进?”

    邓嘉瑜斜睨着晏锥,精致的容颜上,透出讥讽。

    晏锥对于邓嘉瑜这种说话的方式早就习以为常,他不生气,也不会被刺激到……千金小姐见多了,像邓嘉瑜这样傲慢的,一点不稀奇。

    “邓嘉瑜,你们家是开银行的,怎么一家子都突然变傻了吗?最近炎月的股票只升不降,这时候要买进,需要花去多少成本,你们不会算这笔账吗?就算你们家钱多得用不完,但要在炎月股价涨势看好的情况下买进,你们确定一下拿除那么多资金后还能像现在这么轻松?买进股票的最佳时机,不是现在,我们都等那么久了,何妨再多等等?只要出现哪怕是一件能影响炎月股价的新闻,股价下跌,那才是我们该出手的时候!”晏锥语气平淡,但如果是被内行听到,一定能嗅出其中隐匿的残酷与无情。

    这两口子所说的买进股票,绝不是指的晏家人目前手中所持的股票,而是指的公司里除了晏家人之外的一部分股东,他们手上持有的股票加起来,相当可观,一般的公司没可能一口吃下。也就邓家这开银行的,与晏锥联手,才可能有一点机会。

    一旦晏锥所持股票超越了晏季匀,那时,就连晏鸿章都无法阻止晏锥成为下一任总裁!

    这就是邓嘉瑜当初嫁给晏锥时,私下达成的合作协议。

    晏锥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要成为母亲的骄傲,让母亲在晏家能抬起头做人,后来慢慢的,因为有了沈云姿的出现,再有水菡的存在,晏锥更深刻的意识到,男人想要得到某些东西,必须先让自己强大起来。只有足够强,才有说话的份儿,只有成为晏家的家主,才可以掌握生杀大权!

    晏锥最近很少去见水菡,可他的心从未停止过对水菡的关心和情意。他默默地努力,一步一步朝着目标前进,即使是与邓家合作,他也在所不惜!

    平静的日子,就像是冬天结冰的湖面,冰块之下就是暗流汹涌,稍不注意就会踩出个冰窟窿掉下去!

    沈贝自从收到晏季匀让洪战送去的支票后,便再也不敢给晏季匀打电话,更不敢去找他了。

    她心里无比懊恼,后悔死了自己那天跑去酒店门口等他。或许就是因为那样触怒了他吧?她实在不该小看这个男人的绝情程度。

    沈贝早就没有在跳脱衣舞了,这三年来,她都是靠晏季匀给的钱在生活,现在又拿到支票,她这辈子都不用愁,可以找个男人嫁了。但她哪里会就此甘心?对晏季匀的迷恋,三年来越发深刻,即使有时会出现男人追求她,她都会不自觉地拿对方跟晏季匀比……

    晏季匀那是谁都能比得了的吗?抛开他绝世的容貌,上佳的气质,他的身份地位,他的精明睿智,他对女人若即若离的态度……等等一切都是令女人疯狂的特征。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要。人类的劣性根从来如此。

    这夜,沈贝独自一个在夜店包厢里买醉,占据了曾经被晏季匀长期包下的那个包厢。

    从前的她,只能在下边舞台上表演脱衣舞给客人看,现在,她可以坐在包厢里居高临下欣赏着舞台上的每个节目。两者的差别都是因为……她现在有钱了。

    高兴是有,但更多的是不甘,愤恨!

    “水菡……你凭什么得到晏季匀?你知不知道你是全天下最愚蠢的女人,等你知道晏家当年对沈家做了什么,你还会像现在这么得意?到时候,只怕你会恨不得一把火将晏家烧了,哈哈哈……骂我是小三,走着瞧,你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沈贝喝得微醺,手拿着一瓶洋酒在灌,时不时还喃喃自语,笑得猖狂。

    就在沈贝一个人狂欢的时候,包厢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了。

    沈贝蓦地一惊,酒劲顿时去了大半,惊悚地盯着门口进来的人,想要尖叫都发不出声音……

    一身黑衣,浑身上下裹得像粽子的人,分不出是男是女,但沈贝却认出了那双眼睛。

    “你……你怎么回来也不事先说一声……”沈贝的声音不自觉地颤抖。

    “蠢货!就因为你,我才提前回来了。谁让你跑去晏季匀酒店门口等他的?现在他不见你了,你的作用也到此为止。拿着他给的支票,滚得远远的,找个男人嫁了吧,别再折腾,也别再对晏季匀有非分之想,因为……他不是你能觊觎的。今后,一切由我接手,你不必再参与进来。”这人机械式的口吻,不带一点人味儿。

    沈贝惊骇了,如同被人敲了一闷棍,不可置信地望着此人:“不……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不要离开这里!”

    “由得你不离开吗?我现在对你还算是客气的,如果是换做另一个人站在你面前,你现在已经是半个死人了。”

    “另一个人?他要来了吗?”沈贝惊恐地神色活像是听到了什么恐怖的事件,的确,她宁愿被眼前这人赶走也不想面对那个人……那不是人,是恶魔。【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