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35章:风云际会,赌船开业!
    水菡上班的店里一些常客,平时不太老实的那些,都变得异常安分,再也没有人敢对水菡出言调戏,态度还都格外亲切和蔼。这都是因为他们收到了来自黑白两道不同方面的压迫,给予了严厉的警告。这些不老实的人大都是小混混,例如上次调戏水菡被梵狄撞见的那一个……他们不知道是谁下的警告,也不知为何一个小小的成人用品店会惊动黑白两道的人同时出面维护。

    总是,聪明的人是不会去撞枪口的,自然乖乖地安分着。

    这其中原因,当然跟两个强势的男人是分不开的。晏季匀和梵狄恐怕这次是最有默契的一回了,暗中凭自己的力量悄悄地为水菡做了些事情,不会主动说出口让她知道的。

    水菡刚开始也没发觉,但有一天听老板娘无意中说起最近店里很清静,说那些顾客都变得老实了,她才仔细想想,似乎确实有那么回事。

    老板娘有时喜欢逗逗水菡,她 年龄比水菡大几岁,今年二十八了但还是单身,可阅历显然要丰富许多。

    “水菡啊,你跟你老公XX了之后,你有没有吃避孕药啊?姐提醒你,那个男人要不是真心爱你的话,你可别傻乎乎地再怀第二胎,你家宝贝才那么小,你要是再怀上,哪有精力顾得过来,再说了,你才刚上班没多久,如果怀孕了会影响工作的……”老板娘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对水菡说。

    水菡脸一热,心里却是疼了疼:“我有吃避孕药,我也不想再怀上,有小柠檬,我已经很满足了。”

    “嗯,你知道就好,女人啊,有的事可以犯糊涂,可有的事,千万不可以马虎。”老板娘看向水菡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怜惜。

    “老板娘,你真好……真的很谢谢你的关心和提点。还有……上次你告诉我山鹰的赌场在哪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不如,我请你吃饭吧?”水菡眸子亮亮的,闪动着真诚。

    老板娘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哑然失笑:“你呀,就是太老实了,还想着谢我?上次你老公给的12万大红包,那不就等于是提前谢我了?你问我山鹰,恰好我又有朋友知道他的赌场在哪里,那我就做个顺水人情咯,你难道不知道,当时你老公之所以会大方地给我12万,其中最主要的含义是让我对你好点儿……”

    “啊?”水菡不解,她是真的不明白怎么会有这说法,明明记得当时老板娘和晏季匀也没多说上几句话啊,老板娘怎会知道晏季匀在想什么?

    异常精明的人之间的交流,有时就是那么简单的。虽然晏季匀和老板娘说话不多,但他从老板娘的言谈举止就看出她是个精通世事的人,所以,他才主动拿出了12万,即是红包,也更是在暗示老板娘要对水菡好点,多加照顾。

    可如果晏季匀要是知道老板娘对水菡的“照顾”也包括将赌场的位置告诉水菡,他只怕是要恨得牙痒痒了……

    “老板娘……”

    “水菡,能不叫老板娘吗,听着感觉我很老,你叫我名字得了,或者叫我兰姐。”

    老板娘名叫兰芷芯,水菡叫姐姐也是合情合理的。

    “嗯……兰姐……”

    “这就对了嘛,我才只不过比你大一点点而已……”

    “嗯嗯,一点点……那个……兰姐,你多少岁啊?”水菡冒出这么一句,水眸好奇地望着兰芷芯。

    “咳咳……”兰芷芯差点被嘴里这口烟给呛到,尴尬地笑骂:“你不知道女人的年龄是最美丽的秘密吗,还问!”

    “嘿嘿……”水菡讪讪地笑,但脑子里忍不住在想了,脸上随之露出思索的神情,仰头望着天花板,像是在猜测什么。

    兰芷芯无奈地摇摇头,算了算了,这妞一脸使劲思索的表情太可爱了,她也不是存心要隐瞒,干脆说:“我今年二十八了。”

    “二十八,比我大六岁。”

    “六岁而已嘛,只是很小一点差距啦,我皮肤也不比你差到哪里去啊,来来来,照照镜子比比……”老板娘不死心地将镜子拿出来。

    不照还好,这么一比较,顿时兰芷芯就郁闷了……

    水菡的皮肤天生白嫩,干净清透毛孔细腻,并且才二十二岁,正是女人的大好青春,兰芷芯的皮肤其实也挺好的,但由于她化了妆,所以看上去就是一层粉,盖住了她的肌肤,而水菡是素颜,一眼就能看见她的肌肤细腻到何种程度。

    “咳咳……算了,没什么好照的。”兰芷芯将镜子又放回原处,嘴角扁着,颇为不甘地说:“我要是卸了妆,皮肤就跟小女生似的,我告诉你啊,姐十七八岁那时候,简直就是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水菡很认真地听着兰芷芯讲过去的故事,但她紧紧抿着唇,使劲憋着笑,最后当兰芷芯讲完时,终于是忍不住爆笑出声……:“哈哈哈,兰姐,我发现你好自恋哦……”

    兰芷芯眼一瞪,佯装不悦:“这哪能叫自恋,我说的都是事实!”

    随后,她自己都忍不住跟水菡一起笑,两个女人就像是老朋友一样畅快地聊天,时不时发出愉悦的笑声,时不时水菡又点点头,对兰芷芯说的话表示赞同。

    “男人就像手中沙,你越想抓紧,他溜得越快。”

    “别总是一副无私奉献的样子,吃亏的只会是自己,适当的自私,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法。”

    “。。。。。。”

    兰芷芯将自己的心得都告诉了水菡,当然了,她所说的是有一定道理的,都是她自己的生活经历中的感悟,虽然不一样全适合水菡,但是至少能让水菡有所收获。对于男人,水菡了解得太少,因为她在晏季匀之前并没有跟过其他男人,她所知道的很有限,而兰芷芯显然是有过相当深刻的恋爱经历,所以,谈起男人,她知道的比水菡多得多,她眼里总是露出淡淡的不屑和丝丝伤痛。

    每个人都有故事,兰芷芯也是如此,只不过,她已经过了迷茫的时期了,蜕变成一个精明冷静,具有强烈自我保护意识的女人。

    ====================呆萌分割线===================

    距离“金虹一号”旅游派对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晏季匀因为太忙,几乎每天都住在酒店里,所以水菡到是乐得清静,只是有时也会忍不住去想……他在做什么?跟谁在一起?是那个女人吗?

    梵狄呢,他的情况怎样了?还债之后日子好过些了吗?

    晏锥呢,他也很忙,在大宅里的时间少了很多。

    日子一天天过去,水菡每天照常上班,有时还会抽空去以前的出租屋那看看,打听一下有没有母亲回来的消息。九年了,母亲离开九年,水菡始终没有放弃过等待的心,对母亲的爱和思念,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每天每天都在继续着,心里对母亲的祈祷,从未停止……

    水菡觉得出来上班是明智的选择,她从前就是缺少跟外界的接触,晏季匀的世界就是她整个世界,所以当他伤害她时,她的世界就会全部崩塌,但现在,多跟外界接触,开阔眼界,多见识见识这个社会的各种形态,水菡的视野会变得宽广,心智会慢慢更成熟。

    适应生存,适应工作,适应与人之间的交流……这些都是水菡的收获。远不止是那点工资而已,最重要的是磨练了自己,学到东西,吸取了人生的经验,这是钱买不到的。

    水菡从十二岁开始就没有母亲在身边,没人教她怎么独立生活,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她自己在生活中去体验,感悟,最后将自己学到的东西中,去其糟泊,取其精华,变成自己骨子里的东西……人格魅力的养成,这是必不可少的过程。

    舒适的五月过去了,六月八号就是“金虹一号”开业的日子,进入倒计时,还有三天。

    晏季匀试菜都快要吃得麻木了,山珍海味现在只要他一看到就得皱眉。这天中午,他一个人在房间里只叫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和一叠咸菜。

    洪战一边向晏季匀汇报着一边暗自为他感到心疼……恐怕很少有人像晏季匀这么敬业地工作,酒店里,公司里,不少人都喊吃不消,可晏季匀却硬是坚持下来,尽管肠胃和睡眠都有了不小的问题,但他却从未因此而耽误工作,甚至连医院都没去一趟。

    “大少爷,刚才说的这些就是大少奶奶和小少爷最近的情况,您看,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晏季匀垂头吃着碗里的粥,冷硬的表情有了些许松动:“不知道梵狄那小子在搞什么鬼,水菡给他的那张卡,他一分钱都没动,可他最近也像消失了一样,不过这样也好,他不去骚扰水菡,我也省点心。”

    “大少爷,您这是对自己没信心吗?”洪战一时关切,脱口而出。

    晏季匀脸一黑,眸光一横:“我会没信心?”

    洪战赶紧赔笑:“不不不……大少爷信心百倍,大少奶奶那是被您吃得死死的,嘿嘿……”

    “怎么说话呢,什么吃得死死的,说得我好像很霸道。”晏季匀嘴上这么说,可眼角却带着笑,低头一边夹着咸菜还低喃两句“嗯……不过你说得也没什么错,我的女人,当然要被我吃得死死的才行……”

    洪战无语,大少爷这个症状真的太自我陶醉了……

    “洪战!”晏季匀像是想到了什么,放下筷子对洪战说:“打电话给香奈儿法国总部,让他们将这一季最新款的礼服发过来我看看。过三天就是金虹一号开业,我应该要带个女伴去。”

    “是。”洪战应了一声下去了,丝毫不惊讶。

    晏季匀身份尊贵,他想要在三天的时间就让某个女人穿上从法国送过来的最新款礼服,轻而易举的事。像他这样大手笔的顾客,早就是各种时尚品牌的贵宾了,享受着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尊贵待遇。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水菡浑然不知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的世界就是以宝宝为中心,然后是工作。

    今天是六月七号,恰逢周六,明天就是金虹一号正式开业,但今晚,旅游派对的受邀人全都抵达了事先预定好的六星级酒店——炎月集团名下的“君骋”酒店。

    接待规格自然是酒店最高级别的,那一扇宽敞而气派的方形大门上高高横挂着红色横幅,门口彩旗飘飘,迎风飞扬。迎宾小姐一个个堪比超模般漂亮,穿着旗袍款式的礼服,一样的身高,相似的体型,就连她们的体重相互之间的差异都不会超过两斤。两排这样的美女往那一站,阳光下,朝气蓬勃,青春活力,既不失东方的古典美,又兼顾着西方的热情和时尚,使得前来的嘉宾们一见就感觉心情愉悦,仿佛自己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

    再说说那条迎宾横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绝不是默默无闻的人写出来的,有的富豪对当代名家书画有所研究的就更加识货了……写此横幅的人,是当代书画界德高望重的前辈名家,据说他的一幅字画曾经在拍卖会上拍出上千万的高价。可想而知,光就这迎宾的横幅,其价值已是异常珍贵。

    炎月集团果真不同凡响,大手笔,即高调又高雅,正符合了许多富豪自认为特有品位的心理。如果这大门搞得像寻常般张灯结彩的以求吸引人眼球,那就显得俗套了。简单一点但却内涵丰富,反而会让人感到炎月集团的细致用心。

    将近五百位富豪,从中午开始一直到深夜才全部到达,整个酒店,每个员工和管理层,都不曾休息过,井然有序地忙碌着,用最优质的服务让前来的嘉宾们感受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宾至如归”。

    这几百位富豪中,有大部分是中国人,也有一小部分是来自新加坡,文莱,韩国等等,还有欧美一些国家和地区的……他们当中很多都是因为在中国工作或居住,来这里很方便,还有的从国外做十几二十个小时的飞机过来,那就是对于“赌”有着相当大的兴趣了。

    各个肤色的人们,说着不同的语言,聚集在“君骋”酒店,别说是晏季匀不敢掉以轻心,市里省里的领导们,甚至是国家一把手都对这次的旅游派对密切关注着。一下子这么多富豪同时出现,换在哪个国家哪个地方也轻松不了啊。

    光就安保措施就够头痛的了。炎月集团里的保安大都是退伍军人,有真材实料,干起工作绝不含糊,但仅此还不够,领导们为了安全起见,派出了周边一部分武警力量前来协助支援……

    “君骋”酒店周围早在几天之前就开始戒严,今天更是严阵以待,一群一群穿统一制服戴着通讯器的保安们,随处可见,大门旁边有武警站岗,嘉宾们顿时感到放心多了……都是有身家的人,他们有钱了之后也更加在乎自己的人身安全。

    酒店里有各种风格不同的餐厅,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精萃,食材全都是最新鲜的,在最大程度上满足了这些不同国籍和地区的富豪们的口味。

    从山珍海味到特色小吃,哪怕就是有某些富豪故意说要吃块臭豆腐,酒店都能在最快的时间拿出来送到你面前。

    有的富豪不在餐厅里吃,而是乘坐着渔船出海,在附近海域上,吃着现打捞上来的海鲜。

    总之,这里的一切都是奢华而精致的,即使是富豪们也都不得不暗暗赞叹炎月集团的雄厚财力和经营手段。

    嘉宾中,男人居多,女人偏少,但都有个普遍的共同点……多数人是单独来的,不带家属。

    于是乎,这一晚,酒店房间里放的安全套,似乎比平时用量大了不少……

    晏季匀忙到了深夜两点多才回到房间休息,疲倦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临时前,他给水菡打了个电话……

    “喂,你找菡菡吗?”电话那头传来小柠檬奶声奶气地问。

    这软糯糯的声音让疲惫不堪的晏季匀忽地有点精神了,勉力睁开眼,轻声说:“儿子,你妈妈在吗?你怎么还没睡?”

    “我起来嘘嘘,妈妈也在嘘嘘……”

    “。。。。。。。”晏季匀的心颤了颤,此时此刻,他只觉得浑身都快散架了,但还是想听听水菡的声音再睡。

    “喂……”水菡接过了电话,将小柠檬抱在怀里。

    晏季匀强打起精神说:“别忘了我昨晚跟你说的,明天下午六点钟,洪战会去接你,你准备一下……”

    “嗯?真的要去吗?是什么聚会啊?我还以为你随口说说呢,喂……喂……”水菡喂了两声但是没听到他说话了,呆滞了好半晌才听到耳边传来男人细细的鼾声。

    水菡心里一紧……他这是累成什么样了啊,打个电话都能睡着?

    第二天。

    下午六点,洪战准时出现在了晏家大宅门口,将水菡接到了港口。

    对,不是酒店,而是港口。

    洪战说晏季匀已经先一步上了“金虹一号”,因为有重要的人需要会面,所以才先上去的。

    水菡现在才知道,原来晏季匀是让她来参加眼前这艘豪华游轮的开业?

    天啊……这庞然大物,水菡需要仰着头才能看到它顶端的一部分。船身上,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金虹一号。

    水菡呆若木鸡地望着游轮,想起了看过的电影《泰坦尼克号》……

    在水菡呆滞的目光中,她忽地瞥见了甲板上穿梭的人群中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水菡揉揉眼睛,想再看清楚时,那人已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是梵狄吗?那个身影怎么看起来好像梵狄?【今天两万字更新已传,感谢大家的支持!】【如果有喜欢古文的朋友可以看看一本名叫《恶女狂妃,强娶邪魅鬼王》的古文,作者君飞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