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40章:心疼她
    水菡发懵,震惊到了极点!她没有因为梵狄是这样一个超级大人物而感到欣喜,反而,萦绕在她心头的是一种凉意……她真傻啊,晏季匀骂得没错,她就是个猪脑子!事实摆在眼前,她,被梵狄骗了……

    此时此刻,水菡看不到这些富豪们的表情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感受不到现场气氛多么热烈,她的心底全都被酸疼和愤怒所占据。

    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将对方当成是朋友,而他却要欺骗?她是个感恩的人,一心想要报答梵狄,可这不代表她连刻意的欺骗也要容忍。

    犹记得梵狄最初来店里的时候,说他被债主逼债,身上只剩几块钱了连盒饭都买不起,于是在她那儿蹭了一段时间的午饭,那时的梵狄,很爱笑,很亲切,虽然也痞痞的,可其实人并不坏。她担心他被债主抓去扔海里喂鱼,于是乎,她抱着一颗急切而又诚挚的心,几经挣扎之后才决定了从晏季匀给她的金卡里转走二百五十万给梵狄还债……

    那天她还跟晏季匀在电话里吵架了,挂了他的电话生气不再接,独自一人去赌场找梵狄,在门口冒雨等他……

    水菡是个直率的人,她与人打交道都是交心的,被她视为朋友的人,她也会认为对方是真诚的,可现在,她被残忍地打击了,今天发生的事,颠覆了她的认知。

    什么被债主逼债,什么在赌场打杂,什么欠债二百五十万……都是假的,亏她还傻傻地担心他,为了他,甚至不惜动用自己几年都没动过的金卡,不惜折了自己尊严瞧瞧拿了晏季匀的钱……而当时的她,是多么的理直气壮义愤填膺慷概激昂……

    “我把你当朋友,你把我当什么呢?梵狄?”

    水菡不敢去看晏季匀的眼睛,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任由他骂,任由他取笑讥讽吧,反正这次真是她信错了人,晏季匀当初的警告,她一个字听不进去,现在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瞧瞧今天的梵狄,光芒万丈,耀眼到极致。出手阔卓,连富豪们都为之惊叹……每个去赌厅的嘉宾都能得到一枚金色筹码,能兑换到十万块人民币啊!梵狄怎么可能是缺二百五十万的人?她,生生地成了一个笑话。

    难道她那天去赌场找他时,那位妈妈桑看她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难怪先前梵狄的保镖会拦住她,只因为……他是梵狄,是豪华游轮的幕后老板!能请动这么多来自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富豪,梵狄的实力有多深?只怕是到了晏家这级别了吧……

    但出乎意料的是,晏季匀没有说那些水菡以为的话,他感受到她颤抖的身子在瑟瑟发抖,知道她此刻是什么心情,他是该有资格狠狠地奚落她一番甚至是把她骂个狗血淋头,但他没有。他只是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低声在她耳边说:“这里空气很闷,我们出去走走。”

    水菡心里一动,惊讶地望着他,他怎么知道她想出去了?

    跟着他的步伐,也不知是谁扶着谁,两口子就这么早早地退出了宴会大厅。身后,一片歌舞升平,伴随着掌声和欢呼,可以想象又是梵狄制造出来的欢腾气氛。只不过,水菡没有再回头去看了,一步一步走出门口,就像是隔绝了身后的世界。

    几乎所有的嘉宾都在里边宴会大厅中,游轮夹板上的人只有几个服务生了。

    晏季匀和水菡走出来,坐在甲板的栏杆处,叫人拿来一瓶跌打油。

    海上的阳光格外明媚,碧蓝的海水波光粼粼,游轮乘风航行,沿途的风光尽收眼底。海风带着咸湿的味道钻入鼻息,清爽宜人,能令你感觉都仿佛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张开着,欢呼雀跃着……

    躺在沙滩椅上,身边还有清秀佳人伺候着,这日子实在是太棒了……

    晏季匀侧躺在栏杆处的沙滩椅上,水菡坐在他身边,将他的衣服撩起来……

    随之,只听她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晏季匀背上赫然出现几处淤青,一定是刚才被打了的。

    水菡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抽搐了几下,难以抑制的心疼在蔓延……“你啊,亏你还是大家族的继承人,怎么还有爱打架的毛病?你自己数数,我都见过你打几次架了?这是别人的游轮,又不是炎月集团的,你就不能收点你的火爆脾气吗,真是的……”

    水菡在唠叨,气呼呼地鼓着腮,可眼底的疼惜却是那样浓。她故意板着脸在数落晏季匀,可这男人居然不吭声,反而在笑……心里暗爽,被人唠叨的感觉其实也不赖。

    “你笑什么?我说的话很好笑吗?”水菡愤愤然,手上使劲一按。

    “哎呀,好痛!”

    “痛才好呢,痛才让你记住自己的行为多危险!如果你打不过那几个男人怎么办?如果你受伤了,炎月集团怎么办?我怎么向爷爷交代啊,你们家的人还不集体一人一口唾沫把我给淹死啊!”水菡嘴上在抱怨,可她的手却没有再使那么大劲了。听到他喊痛,她的心都像被揪着一样……

    “我会打不过?我五岁开始就学跆拳道了,二十多年来从未间断过练习,我会打不过那四个五大三粗的莽汉?你太不了解我了……不过……你刚才啰嗦的样子真的让我想起三个字……”晏季匀故意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只是眼底藏着一抹淡淡的窃喜和宠溺。

    “什么?”水菡不由得好奇地问。

    晏季匀扁扁嘴说:“管家婆。”

    “。。。。。。”水菡一呆,随即咬咬牙,将瓶子里的跌打油倒了很多在他背上,用力揉……

    “哎呀……哎哟……啊啊……痛……你轻点!你这是报复……啊……轻点轻点!”晏季匀哀嚎,水菡得意地笑笑:“不能轻啊,老公,你这是淤青,要按重一点才能把药力化开!”

    “啊——!”晏季匀又是一阵嚎叫。可怜的男人,如今是受制于人,由不得他了。不远处的几个服务生看到这一幕,互相交换着惋惜的眼神……据说那是炎月集团的总裁啊,人家玉树临风英俊无双,却被一个小女人给收拾了。看来,所谓的一物降一物,说法不是没有道理的。

    药油擦完了,晏季匀的惨叫也停止。

    水菡闷闷不乐地坐在那,秀眉紧蹙,不经意流露出的纠结,这些全都被晏季匀看在眼里。其实,他何尝不明白她在想什么呢。在他与几个保镖打架时就猜到梵狄的身份了,只是没立刻告诉水菡。他明白,光用嘴说,起不到震撼的作用,要让这小女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最好就是让她自己亲眼看到梵狄走上台,那时自热就揭晓梵狄的真实身份了。只不过这么做确实是会让水菡心里更难过的,但有些事,还真是必须用那样的方法才能让人吸取到教训。

    水菡望着茫茫大海发呆,晏季匀冲着她喊:“过来。”

    水菡摇摇头,神情低落,沮丧地说:“你要骂就骂吧,我都准备好了。”

    听她这么说,看她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晏季匀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的形象这么差了吗?她怎么就认定他一定会骂她?

    晏季匀站起身,走上前两步,一把将水菡搂在怀里,垂眸凝视着这张清秀的小脸,白嫩清透,洁净无暇,连一颗多余的雀斑都没有,在阳光下泛着晶莹的光泽,如瓷的肌肤惹人心动不已……

    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他与她鼻尖相抵,喃喃地说:“我为什么要骂你呢,你现在知道梵狄的身份了,也得到了应有的教训,这就已经足够了。其实,仔细想想,我将你留在身边,不就是因为你有股子傻气么?可你知不知道,这种傻气,正是许多人都已经丧失的善良和赤诚。你为了报答梵狄,不忍见死不救,明知道我会因为这件事而发火,可你还是把钱拿去给他了。这不是因为你傻,而是……你比很多人都要善良。这种做法放在你身上,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你是水菡啊……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女人,是一个傻得让人心痛的女人……但是你要相信,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需要这种傻,才会让人在浑浊不清的空气里看到一点光亮……我不会骂你,我只会因你而感到骄傲,自豪我的眼光没有错,我比任何人都要更早地发现你的好……”

    他的呢喃,轻轻柔柔地飘散在海风中,但水菡却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她感觉自己像在做梦。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蓝天白云,阳光大海,徜徉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听着他说出的话,她心跳如雷,脑子一片空白,酸胀的眼眶里倏然间有热泪滚滚而下……是真的么?他在赞美她,他还说会因她而感到骄傲。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听到他这么说,这一霎的所有,已胜过千句万句情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