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41章:甜蜜温柔
    不知什么时候已被他抱在怀里,她哭得像个孩子,尽情而肆意地恸哭。不是悲伤,而是欣慰的哭。在她知道自己错信了梵狄之后,心里是很懊恼和难过的,对晏季匀更是有种愧疚……那二百五十万是他的钱啊,而她真的就被人骗取了。她自责,可他没有责怪她一句,反而安慰她,赞美她,给了她尊严和信心,让她知道,原来自己的傻,并非是那么不堪的缺点,在他眼里原来是优点。

    不想被他所感动,但偏偏就是抑制不住了。水菡的粉拳捶打着晏季匀的胸膛:“都怪你,干嘛尽说些这种话,你就是故意想看我哭是不是?一会儿我的脸哭花了,丢的可是你的颜面,你没事说这么煽情的话做什么啊……”

    晏季匀揽在她腰上的手又紧了紧……是啊,刚才是怎么说出来的,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点不像是自己会说的话。而怀里这个小女人,明明就是被他感动得一塌糊涂了可还是倔强的不肯承认。

    “好吧,你不喜欢听,那我以后我都不说了。”晏季匀无奈地说。

    “你……”水菡喉间一梗,抬眸瞪了他一眼,拳头更加用力了:“晏季匀,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所以这辈子你要这么折磨我啊?可恶!”

    水菡其实更气恼自己,每次在她下决心要断了对他的情,可他总是会跑来动摇她……想想最近,他的各种动作频繁,对她的态度比起这三年来有了不小的变化,他这不是成心折磨人么?

    晏季匀心中苦涩,真不知道到底是谁上辈子欠了谁,到底是谁在折磨谁呢?亦或是上天在同时折磨着他和她吗?

    分居三年,他以为可以心如止水,可还是忍不住会被她吸引,就好像在她身上有一根看不见的线在牵扯着他的神经……随着最近他发现晏锥和梵狄都对她有想法,他哪里还坐得住。心中,对母亲和对水玉柔的仇恨,始终是输给了水菡对他的吸引力。犹如一场拔河,拔了三年,终于是分出了胜负。所以他才会回到总部,所以才会对水菡慢慢改BT度。这一切都是跟随着他的心在走,而他也发觉,三年来,自己无时无刻不生活在痛苦与矛盾中,但现在,当他抱着水菡的时候,他的心情会无比舒畅,感到十分满足,痛苦淡了,忧伤淡了,空荡荡的心也不再灌着冷风了……

    两人就这么紧紧抱着,良久都未分开。彼此的体温传递,感受着对方的心跳,如此真实,两颗心在靠近,一如从前那样甜蜜温柔……

    水菡脑子有点晕,脸蛋贴着他结实的胸膛,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说:只是靠一下下而已,我不会被他迷惑的……嗯,不会的。

    这短暂的温馨,被一阵嘻笑声打破了……

    “匀,刚才我看见你一打四了,好威猛啊!哈哈哈哈……”亚撒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站在晏季匀和水菡面前,像是一点都没察觉到自己破坏了人家这浪漫的气氛。

    晏季匀没好气地横了亚撒一眼:“原来你还看见了?都没出来帮帮忙?”

    “嘿嘿,我知道你不会吃亏的,所以我就当是欣赏动作电影啦……”亚撒笑得很灿烂,丝毫没有惭愧。

    “你是忙着泡妞吧,重色轻友!”晏季匀一下戳穿了亚撒。

    亚撒哈哈一笑,竖起大拇指:“还是你最了解我!”

    水菡有点不好意思地退开,想要挣脱晏季匀的怀抱,可被他抱得更紧了。

    晏季匀冲亚撒招招手:“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老婆,水菡。”

    “水菡……好名字啊!”亚撒眼睛一亮,浓黑的眉毛动了动,伸出手向着水菡走来。

    “水菡,这位是我在澳洲留学时的同学,亚撒,文莱人。”晏季匀不动声色地说着,他的一只手已经伸出去与亚撒相握。

    亚撒俊脸一僵,不满地嚷嚷:“我又不是要跟你握手,我是要跟嫂子握手!你别这么小气!”

    晏季匀可不管亚撒怎么嚷嚷,直接无视,搂着水菡的肩膀,煞有介事地说:“我告诉你,这个人虽然长相不错,但他也是个花花公子,你最好跟他保持距离,不用给我面子,以后见到的时候只需要打个招呼就行,不用握手的。”

    “。。。。。。”水菡愕然,随即“噗嗤”一声笑出来……亚撒的表情太好玩了,憋屈又愤懑,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匀,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破坏了我在嫂子心目中的形象!”

    “花花公子的形象吗?”

    “你……真不够哥们儿!嫂子才不会像你这么小气的,嫂子一定会愿意跟我握手,是吧嫂子……”亚撒使出吃奶的力气才从晏季匀手掌挣脱,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去握了一下水菡的手即刻松开。

    晏季匀哭笑不得,亚撒这小子也有二十八了,有时就像个小孩子似的。但无可否认,亚撒其实挺招人喜欢。

    “好啦,手也握了,招呼也打了,怎么你还不打算去浇灌你那些森林吗?”

    “现在时间还早呢,我打算先去赌厅看看,随便玩玩,或许还能碰上意想不到的艳遇……”亚撒冲晏季匀和水菡眨眨眼,挥挥手,转身率先走向里边去了,还不忘冒出一句:“仙女嫂子真美,匀,你可要把嫂子看牢啦!”

    “仙女嫂子?他是指的我?”水菡有点不解地望着晏季匀。

    晏季匀嗯了一声,神色淡然地说:“这小子是文莱出生的,那里的女人五官长相不如中国女人那么秀气,皮肤也不是那么白嫩,所以一看到你这样的,他就惊为天人,其实哪有那么夸张啊……”

    水菡的脸色变了,愤愤地瞪着他:“你什么意思?你是说亚撒称呼我为仙女,是很没眼光吗?我很丑是不是?”

    “咳咳……不是。”

    “不是?我看你分明就是这个意思!”

    “行,你是仙女,行了吧……你见谁家男人在外边当着别人的面使劲夸自己老婆的啊,那不是得谦虚点么?”

    “呵呵……在家里你也没夸过我好看!”水菡白了他一眼。

    “。。。。。。”

    晏季匀和水菡在四个赌厅里都转悠了一下,里边已经有不少人了,还有些富豪们是在贵宾厅里赌。

    四个赌厅的大小和规格都是统一的,装潢豪华大气,并且各自都设有自助餐和酒吧。每个服务生都是靓仔美女,穿梭于人群中,为每一位嘉宾提供最优质的服务。在这里,你能充分感受到什么是吃喝玩乐的极致享受,你可以一边喝着顶级的红酒一边搂着漂亮的女郎再在一掷千金的豪气中得到莫大的满足。

    如梵狄先前所讲,每个进入赌厅参与赌博娱乐的人都可以得到一枚赠送的金色筹码——面值十万。

    筹码,是一种特制的塑料小圆牌,上面标有金额数。在这艘金虹一号上,最小的筹码面值100元,最大的面值50万元。每种面值的筹码都有不同的颜色。100块的是绿色,十万块的是金色,而最大面值50万的筹码,则是黑色镶金边,上边的数字也是闪闪发光的……

    赌客们需要先拿着现金去柜台去买“筹码”,然后才能去参与赌博。在这样大型的赌场里,一般用现金下注的人很少。

    赌厅里,衣香魅影,穿梭不息,年轻的年老的面孔,男人金贵女人美艳,他们脸上大都是带着轻松灿烂的笑容,气氛愉快而热烈。

    能够有头脑赚钱的人,都不是傻子,能有今天的地位,这些富豪们当然有过人之处,一个比一个精。他们虽然参与赌博,但还不至于晕了头,今天是金虹一号首航,它是豪华游轮,也是一艘赌船,今天他们来,目的可不只是赌博而已,如果早早地将自己带来的现金都输光,那岂不是很丢人?所以,今晚第一天,大家都悠着,没有一下子拿出太多的现金来参赌,也是因为这样,气氛才保持着愉快。

    但即使富豪们第一天这么斯文,梵狄拿出来的这么多的筹码能兑换几千万的现金难道他会亏本?当然不会了。

    嘉宾们进去了哪里才会只花去一枚筹码呢,就在赌厅营业之后的一个小时内,梵狄就已经回本了……几百位富豪加起来一共兑换了六千一百万的现金,梵狄拿出的几千万就这么又回到了他自己的腰包。这还只是一个小时内……如果到深夜,如果等到这次航行结束,那梵狄又会赚进多少?那将会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晏季匀也领到了一枚金色筹码,他对赌博不感兴趣,但今天既然是带着娱乐的目的而来,他也就不妨玩一玩。有时候,在这种场合,低调是不适合的。如此众多的富豪,大家互相之间都在观察着对方,而晏季匀又是属于当中特别引人注意的一个。假如他太过低调,连赌厅都不进,或者进去了却不兑换筹码,别人只会认为他是怕输钱。

    从另一方面来讲,进去赌博,也会成为展示自身家族以及企业财团实力的机会。

    晏季匀将金色筹码放在水菡的掌心,随手指了指一张赌桌:“我们去那边,一会儿你想在哪里下注就将筹码放进去。”

    “呃?我?”水菡一呆,连忙摆手:“我不懂这个啊,万一输了怎么办?”

    “无所谓,你就随便玩玩,别管输赢,怎么你还怕你老公会在乎这点小钱?”男人不经意流露出的倨傲,谈笑间就等于是赋予了水菡力量。让她玩,反正有他在身后撑着……【凌晨一更,白天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