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42章:晏总和梵狄的赌局
    要在这么大型且高档的赌厅里玩,水菡连想都没想过,她是连麻将都不会打的人,纸牌也只会玩“开火车”这一种,现在让她拿着筹码去下注,并且这筹码还等于就是现金,她第一个反应就是紧张。

    “那个……晏季匀,我对赌博没兴趣……我觉得,赌博吧,不太好。”水菡说得很小声,周围都是进来玩的人,怎好让别人听见她这么说呢。

    晏季匀对于水菡的反应并不意外,实际上,别说是水菡了,如果不是见惯大场面的人,来这样的地方,心情多少都是会在兴奋中带着忐忑不安的。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充斥着金钱,物欲,一不小心就容易让人迷失,但在这里也能给人一种平时得不到的磨练。水菡身为豪门望族中的女人,她能保持一份淡泊固然重要,可她还需要锻炼自己的胆子,学会在人多的场合中镇定而自信。

    晏季匀温热的手掌抚在水菡的后背,再次笃定地告诉她:“不用紧张,就当这是路边的小茶馆就行。你说得对,我们并不是来沉迷于赌博的,我们只是玩玩。但这就好比人人家里都有菜刀,大多数人都是用来切菜的,可也有人拿菜刀去砍人,这并不是菜刀的错,是人的错。赌博也一样,我们只把它当是娱乐就好,小赌怡情,没事的,尽管去玩吧。”

    看似几句简单的开导,却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水菡只觉得心头豁然开朗,水汪汪的眸子亮了亮,微微点头,不再纠结了。想想也是,既然都来了,何必再扭扭捏捏,趁这难得的机会多见识见识也好。

    这么一想,水菡轻松多了,下意识地挽着晏季匀的胳膊,跟着他走向了前边的赌桌。

    这里的赌博方式不少,百家乐,俄罗斯轮盘,老虎机,骰子……等等都有,其中在赌桌上参与人数最多的要数百家乐了。赌桌前,少数人坐着,还有些直接站在那里下注。负责赌桌的牌官都是在行业里颇有名气的人物,被梵狄请到金虹一号来做事,可见其不仅是在金钱上有足够实力,在人际关系上也有着令人惊叹的影响力。

    赌厅里比较嘈杂,不少人都手拿着筹码在下注,时不时会响起欢呼声,热闹非凡,一派繁荣景象。

    有的人下注赢了,面前的筹码越来越多,有的人筹码输了,讪讪地念叨着,去别的赌桌再碰碰运气。看着五颜六色的筹码在赌桌上不断地变换主人,水菡不知该将手里的金色筹码放到哪里才好。

    晏季匀对这种百家乐的玩法还是知道的,低头附在水菡耳边说:“你看桌子上那些有庄闲两个字的地方,你看哪里顺眼就放筹码。”

    水菡揉揉鼻尖,心想啊,好吧,反正我运气向来不怎么好的,这十万块估计是有去无回了。

    水菡肉痛地将金色筹码放在了“庄”,没什么特别原因,或许只是一下觉得那位美女牌官的动作十分潇洒养眼。而其他下注的人都放在了“闲”。刚才已经连开五把都是“庄”赢,这把当然就是“闲”赢的机率大了,只不过水菡不懂这些,她是随意押下去的。

    “闲……闲!”下注的人都在喊这个字,殷切而兴奋。水菡灰溜溜地瞄了晏季匀一眼,越发觉得没信心了……估计十万块真是玩完了。

    晏季匀不置可否,神情自若,绝美的面容始终噙着一丝丝浅淡的笑意,稳如泰山,镇定而闲适,看着赌桌上那些筹码,他连眼都没眨一下。水菡不由得暗暗感叹……晏季匀这份气度确实是别人难以学得来的,至少她连十分之一都没达到。

    就在水菡走神之间,赌桌上已经开了,一众哗然,响起一片惋惜之声……

    “有没搞错,又是庄?连开五把庄了!”

    “就是啊,这把怎么不是闲呢!”

    “早知道我就押在庄了!”

    “。。。。。。”

    惋惜和懊悔的人都有,他们到不是特别在乎自己输了多少,更多的是一种好胜心。

    水菡惊愕……这就赢了?水菡有点紧张地看向晏季匀,没有动手去拿桌上的筹码,她总觉得这太不真实了,不过才两分钟的时间,她就赢钱了?

    这时候,坐在赌桌前的人有的认出了晏季匀,起来打招呼,欲要为他让座,但晏季匀却微笑着礼貌地婉拒了,只是站在桌前将水菡赢的筹码拿起来放在她手里,示意她继续玩。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水菡身上,带着好奇与审视的意味,露出各种不同的表情……羡慕,嫉妒,欣赏,疑惑……她这身行头里有两件都是顶级名牌中今年的限量版,晏季匀对她真好啊。

    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晏季匀身边的她虽不是特别惊艳的类型,但胜在那股清丽淡雅的气质,最让人艳羡的是她白希如瓷的肌肤,如花瓣一般娇嫩细腻。明眸皓齿,顾盼生辉,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清澈无垢,小巧的双唇不点而赤,雪白的颈脖下,那一颗闪亮的小星星水晶项链将她整个人点缀得格外透亮,她裙摆上的孔雀尾刺绣在灯光的照射下隐隐泛着金光,与她脚上那双闪亮的水晶鞋交相辉映,平添了几分瑰丽的色彩……她没有倾城之姿,却能让人看了一眼还想再看,越看越是会被吸引,越是惊讶,素颜能有如此姿色,这才是真正的天生丽质。她身边的晏季匀,绝世风姿,无懈可击的容貌和气质,高大挺拔尊贵非凡,两人看上去竟也还是挺相配的。

    “晏总夫妻俩真是恩爱啊……”

    “晏总您可真是深藏不露,这么美的娇妻,我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就是嘛,金童玉女,简直绝配啊,哈哈……”

    “。。。。。。”

    这一桌大都是中国人,并且有不少就是C市当地的富豪,跟晏季匀认识,但还没参加过晏季匀的婚礼,所以认不出水菡,可他们先前也都听说晏季匀是带着老婆来的,那么自然就是眼前这一位了。

    水菡不习惯被这么多人注视着,脸上微笑不断,可就是有点僵硬,暗暗也捏捏晏季匀的肩膀……

    晏季匀却是应对自若,客套而谦虚地回应了几句之后就带着水菡离开这一张赌桌。这是婚后第一次带水菡来参加这么大型的公开场合,她紧张那是肯定的,对晏季匀的依赖也就无形中增多了一点,挽着他的胳膊更不放了。

    看着不断有人前来跟他打招呼,而他竟都能准确地叫出对方,没有丝毫差错,水菡不由得暗暗咋舌……他记性真好,起码这认人的本事就要高人一等。

    晏季匀总是保持着礼貌得体的微笑,谈吐大方而优雅,面对每一个来与他打招呼的人,他不厌其烦地应付着,有时双方还会说些让水菡完全听不懂的话。在她看来是枯燥无味的,可她也明白,这是晏季匀必须要做的事情,他竟一点都没有显出不耐烦,说明他早就习惯了吧。

    看来,大公司的总裁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起码要在这种场合里游刃有余,不是一天两天能锻炼出来的,水菡忽然有点心疼……

    “怎么了?”晏季匀见她皱着眉头,停下脚步问。

    水菡怔怔地摇摇头:“我没事,只是你……你最近不是很忙吗,也该让自己放松放松啊,出来玩还总是谈公事,我看你跟那些人聊天大都是关于公事的话题,就不能消停一下?”

    晏季匀淡淡一笑,眼底那一抹无奈稍纵即逝,其实他又何尝想在闲暇的时间里还聊公事呢,但今天在场的都不是一般人物,他们有时要主动谈起,他也还得应付几句,毕竟,无论是公司的合作伙伴还是竞争对手,眼下,大家都得保持着和谐的气氛。

    “你这么说,是在心疼我?”晏季匀冷不防冒出这句,深邃的凤眸里那动人的神采格外勾魂。

    水菡缩着脖子连忙摇头:“你别臭美了,我只不过是听着你们聊的话题感觉很无聊而已。”

    晏季匀轻笑,这小女人养成口是心非的习惯了,明明就是紧张他,关心他,偏偏不承认。不过,她说得也有道理,既然来了,当然是要休闲娱乐的。

    “去别的地方转转。”

    晏季匀带着水菡去了其他赌桌,也在别的赌厅逛了一圈。

    水菡今天显然是有幸运加身的,没多久就靠着那一枚金色筹码赢了好几十万。

    她手里拿着好些不同颜色的筹码,小脸上乐开了话,心里琢磨着,一会儿将这些都兑换成现金……

    “嘿嘿,晏季匀,那个……我赢来的这些钱可不可以拿来还债?这里有几十万,我去兑换了筹码全都给你。”水菡满是期待地目光,掩饰不住的喜色。

    晏季匀脸一黑:“你还在想那二百五十万的事?”

    “不只是这个啊,还有我这身行头,我也得把钱给你……”

    “你……”晏季匀窝火,她脑子里什么时候能不总是想着还债吗?他不缺钱,那张卡上的钱本就是给她花的,她怎么还不明白?

    “算了,我现在不跟你多说,晚点再收拾你!”晏季匀这意思是想晚上睡觉前好好给她上一课。

    水菡一听到“收拾”二字就条件反射了,立刻表示抗议:“晚上我要跟宝宝一起睡!”

    “你说什么?”晏季匀手扶着额头,有点头疼。

    “我说,我晚上要和宝宝一起睡,不跟你睡。我们一会儿不是还要回家去的吗,你干嘛这么惊讶。”

    晏季匀无语问苍天……好吧,是自己疏忽了,没有跟她交代清楚。

    “告诉你一个消息,今晚,明晚,还有后天晚上,大后天晚上……总之,这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你都不能跟宝宝一起睡了,因为,这艘船现在已经离开C市很远了,将途经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岛屿,一直到香港,会停留三天,然后去一座旅游观光小岛,然后才会返航回到从从C市,并且,更重要的是,船上所有的房间都已经客满,你只能跟我睡一个房间。”

    “什么?”水菡惊诧,声音都不由得拔高,使劲在晏季匀胸膛上揍了一拳……

    “你怎么不早说啊,早说要离开家半个月,我就不来了!我……我不能离开宝宝,一天都不能……没有宝宝在身边,我睡不着!晏季匀你混蛋!我想宝宝,我现在就想见到宝宝!”水菡炸毛了,眼眶泛红,情绪激动,这三年,她从未离开过宝宝一天,原本她还以为这艘游轮晚上就会返航的,现在却被告知要半个月才能见到孩子,她哪里还能淡定。

    晏季匀心里一紧,虽然他也理解水菡的心情,但又有点不是滋味,难道自己在她心里一点地位都没了?她就只顾孩子,难道不觉得有机会和他一起出来游玩是很开心的事?

    晏季匀抱着水菡在角落里,小心安抚着,直到他保证在临睡前让水菡跟宝宝通个视频电话,她才渐渐平息了一点,可还是心情郁结,焦急,恨不得能马上飞到宝宝身边。

    这时候,赌厅里出现了一阵小小的躁动,晏季匀眉头一皱,问服务生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是楼上豪华包间里,有人要与梵狄对赌……这个不怕死的人,竟然是……亚撒!

    晏季匀和水菡同时一惊,不知道亚撒怎么会跟梵狄杠上的?

    一般情况下,赌船的主人是不会亲自下场参与赌局,除非是遇到极为特殊的情况。而亚撒的身份特殊,是文莱皇室成员,他虽外表放荡不羁,可也不是没分寸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晏季匀……”水菡发觉他的脸色有点沉。

    “走,上去看看。”晏季匀拉着水菡就上去了,脚步有些匆促。

    两人很快赶到了楼上某一间豪华包厢里,原本是不会被允许进去的,因为一个豪华包厢是不够容纳几百人,所以围观者只能在外边的大赌厅里等消息,但晏季匀是亚撒的朋友,赌局的规矩是双方需要再找一位合作者才能进行的。晏季匀自然就成了亚撒的搭档。

    事情来的突然,水菡坐在包厢里的一角,望着前方那赌桌上的男人,只觉得这一切太梦幻了……晏季匀和梵狄竟同时出现在了同一张赌桌,这是冥冥中注定还是有人刻意安排的?【今天7千字,明天继续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