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44章:被抓当人质
    晏季匀第一张拿到的牌是红心十,贺雨燕拿到的是方块J。也就是说,光就现在的牌面看,晏季匀和亚撒是要弱于梵狄和贺雨燕的。可亚撒一下子就扔出去五百万筹码,并且这是一局定输赢,晏季匀也只有将跟上了。

    梵狄和贺雨燕当然跟啊,这牌面看着可喜人呢。

    第三张牌,亚撒拿到一张红心A,这家伙顿时露出喜色,大手一挥,又五百万筹码出去了……晏季匀是红心九,梵狄是梅花六,贺雨燕是黑桃五。

    形势又一次发生变化了,显然晏季匀这边的牌面看起来比梵狄的要好太多。

    赌博就是这样瞬息万变,前一刻的低迷或许下一刻就是喜上眉梢。

    晏季匀不急不慢地跟着,将筹码推出去时,目光却是落在梵狄身上的,淡淡地说:“你今天的运气并非如你想象的那么好……”

    梵狄神态自若地往椅子上一靠,手指夹起一根粗长的雪茄,立刻有人上前去为他点上……他精美如画的容颜在淡淡烟雾中散发出妖异的气息,他身体的每个动作和线条都是极致完美的,浑身上下无不透着强大的自信。这一幕真像是电影里的情节,令人有种梦幻而不真实的美感。

    “这才第三张牌而已,说这些还言之过早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听你喊我一声七舅公,这都快成我的心病了,而我今天有个预感,你会喊的……”梵狄慢吞吞地说着,将五百万筹码推了出去。

    贺雨燕对梵狄有着近乎盲目的崇拜,跟随他几年了,她没见梵狄输过,当然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手中的五百万筹码也推了出去。

    几位见证人以及裁判周震,他们的注意力竟都不是主要放在赌桌上,他们更感兴趣的是赌桌上的人究竟有什么样的恩怨情仇呢?似乎这比赌局本身更具有吸引力。

    而水菡却感觉每一分钟都是那么难熬,真是的,急死人了,不是说一局吗,她满以为顶多几分钟就结束了,可现在看来,男人们互相就像是在打太极拳,慢悠悠的……

    水菡都已经喝下了两杯饮料了,不知道太口渴还是紧张所致。偷偷瞄了一下四周,看到前边的大门距离自己不远,她想去洗手间,顺便透透气,看样子赌局还没那么快结束的。

    水菡刚一走出这包厢的门就看到眼前挤满了人,一直到楼梯下边都是……全都是在等着赌局结果的富豪们。他们现在也化身成八卦爱好者了。同样的,他们关心的并非赌局本身,而是晏季匀和梵狄……

    这两个男人身份特殊而尊贵,各有千秋,分庭抗礼,富豪们都想搞清楚他们之间的恩怨,以便于将来站队时别选错才好。炎月集团是商界巨擘,跺跺脚就能在一个不小的范围内产生巨大的影响,而梵狄,游轮的主人,同时也是澳门三大赌王之一——梵顶天先生的儿子。

    虽然梵顶天的企业王国在多年前就已经脱离黑道,那人们都明白那是表面现象,梵家依旧是地下暗黑王国的实际掌控者。梵家是黑白两道通吃,晏家表面是白,但一个上百年的家族岂会是彻底干净的?两个强悍的家族继承人在此杠上,富豪们能不关注么?晏季匀和梵狄所代表的不只是个人,也是各自背后的势力。

    亚撒也是重要人物,文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亚撒身为皇室成员,实力如何,在座的富豪们都不太了解,但至少他们得到一个讯息……晏季匀与亚撒是好朋友。这一点又让他们对于炎月集团的实力有了一个更新更高的评估。

    水菡低头缩脖子挤过了走道,硬着头皮接受人们火辣辣的目光。

    “晏太太,里边怎么样了,能透露一下吗?”

    “是啊,晏太太,给我们说说吧,谁赢的机会更大啊!”

    “。。。。。。”

    人们七嘴八舌地来向水菡打听,这些可都是一方富豪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在水菡面前也都跟普通人差不多了,只因她的起点太高……晏季匀的老婆,谁敢小觑?

    水菡心慌意乱地冲大家摆摆手:“对不起……我不懂赌博,我看不出来到底谁赢的机会更大……你们再等等吧,估计一会儿就有结果了……”

    水菡直到进入转角的洗手间里,她才能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苦着脸……原来富豪们也能像普通人一样的八卦。

    水菡不知道的是,富豪们不只是八卦,甚至有的人已经掏出了现金开始买外围,有的押晏季匀赢,有的押梵狄,两边都有支持者,赔率还都是一样的高。

    水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神情有些恍惚,感觉心里塞着好多疑团想问晏季匀和梵狄……难道是家族恩怨吗?刚才听人说梵狄是赌王的儿子,那么又怎会是晏季匀的七叔公?太让人费解。

    水菡走得很慢,失神中,忽听身后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

    “晏太太请留步!”一个穿着服务生衣服的男人面带微笑地走了过来。

    水菡愕然:“你叫我?有事吗?”

    服务生礼貌地说:“我是专门负责打扫您房间的,在您上船之前,我进去房间换了床单,但是我……”说到这,服务生露出腼腆的表情,举起了自己的一只手腕……

    “我手链上本来有两颗心型吊坠,但是有一颗被我不小心弄丢了,所以想请您允许我进去您房间找一找可以吗?我们游轮上有规定,不得擅自进入客人的房间,我现在要进去找东西,必须要有您在场才可以的,不知道能不能麻烦您帮个忙?”服务生显得十分焦急,满是期盼的眼神看着水菡,笑容里带着祈求的意味,令人难以说出拒绝的话。

    他手链上确实只有一颗心了,旁边的空位明显是掉了一颗的。水菡犹豫了一下说:“晚点去找行吗,我现在要返回赌局去看看。”

    服务生一听,两眼泛红:“游轮很快就要靠岸,而我十分钟之后就要换班,十分钟之后要在甲板集合,我不能迟到,如果让我们组长知道我是因为私人原因耽误了,我……我就会失去这份工作……恳请您现在就让去房间找找行吗?”

    水菡的心软了……一个服务生而已,找份工作不容易,她何不就给个方便?

    “好吧,我们现在就去。”

    “谢谢,太感谢了!”服务生感激涕零,连声道谢。

    水菡听晏季匀说了的,游轮上到处都有监控器,再说了,这么多富豪在,游轮的安保措施怎么会差呢,在这里是相当安全的。

    从二楼直到顶层水菡和晏季匀的房间,坐观光电梯很快就到了。

    服务生拿出身上备用的房卡,打开了这个房间,走进去,一边不断地道谢……

    水菡走在他后边,故意没关门,站在距离门不远的地方,指指屋子里:“去找吧,你时间不多了 ,快点。”

    善良的她还不忘提醒服务生动作快,怕他迟到了集合的时间。

    服务生也不啰嗦,果真迅速地在屋子里开始寻找他丢失的东西。

    这房间里可是放着美金的,是水菡下午亲眼看着洪战放到柜子里的,说那是晏季匀会用到。而现在晏季匀在下边赌局中所拿出的不是现金,而是银行本票。

    水菡当然不会任由服务生一个人进来,以防万一,她还是跟着来了。

    “找到了!”服务生欢呼一声,从床脚处站起来,手里拿着一颗小小的亮亮的东西。

    这前后才不过进门两分钟而已。

    “嗯,我们出去吧。”水菡转身,手扶在门上,看着服务生喜笑颜开地走过来。

    服务生深深地看了水菡一眼,很是认真地说:“谢谢你。”

    “没事,你找到东西就好……我……”水菡话还没说完,只见眼前人影一晃!

    异变突起,服务生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房门被关上,水菡的尖叫声被压在了喉咙里……男人已将她的嘴巴牢牢捂住!

    “唔唔!”水菡惊恐的眸子盯着眼前的人,想喊喊不出来,想挣扎,却被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住了脖子……

    “别叫!老实点!妈的,想活命就听我的,把房间里的钱全都拿出来,快点!”服务生面色狰狞,哪里还有先前的亲切和蔼呢,彻底褪去了伪装,露出凶狠的面目。

    水菡全身僵硬,脖子上传来冰凉的触感,提醒着她,只要她一不小心乱动或是惹恼了这个人,她的脖子就会被割开……

    恐惧和危险突然间降临,距离她如此之近,她似乎能闻到死亡的味道。此时此刻,由不得她选择,她只要点头,急忙用手指指衣柜。

    歹徒挟持着水菡一步一步走到衣柜跟前,逼迫着水菡打开,里边赫然躺着一只银白色的箱子。

    这时候,游轮的监视器已处于瘫痪状态,早在两分钟之前,每个屏幕上就已是一片雪花儿,没有图像。可见这歹徒并不是一个人,他有着相当强悍的电脑高手作为同伙!

    与此同时,在楼下包厢里也发生了异常……桌子上,四个人的牌都已经发完了,这一把是晏季匀押上了全部的筹码,一共五千万。梵狄一方也全押出去,也是五千万。

    亚撒手中的筹码已输完,贺雨燕也一样。现在只剩下晏季匀和梵狄的交锋。

    晏季匀有一对十,梵狄的牌面看上去是同花,但真正的输赢是取决于他们手中没有亮出来的那张底牌。

    梵狄将底牌掀起来一角,再一次看清楚自己是什么牌,他眼中没有丝毫波动,只有异常的冷静。

    其余人都不由得紧张起来,只要梵狄一方揭开底牌,就能定输赢了!

    梵狄已经看到贺雨燕脸上胜利的笑容,显然她已经看到他的牌是什么。

    “我来替你开吧。“贺雨燕极尽温柔地对着梵狄说,然后她的手捏住了那张牌……

    就在贺雨燕的牌差一点亮出来时,瘦子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了,神色焦急地跑过来对梵狄低声说了两句……“老大,监视器出问题了……水菡刚去洗手间出来之后和一个服务生去了顶层。”

    梵狄黑眸里倏然蹦出两道冷光,神色惊变,蹭地一声站起来,全然不顾贺雨燕的惊骇,径直走向晏季匀那边……

    贺雨燕的手就那么定格住了,像被点穴似的僵住不动,而晏季匀却被梵狄一把抓住……

    “走,有事!”梵狄沉声说。

    晏季匀和亚撒同时一惊……是什么事能让梵狄在即将开牌决定输赢那一刻却弃之不顾了?什么事那么重要?

    晏季匀只怔忡了两秒就反应过来……水菡不在座位上!

    晏季匀来不及多说什么,跟着梵狄就跑了出去……

    众人傻眼儿了,当事人都跑了,那赌局怎么办?

    贺雨燕妖艳的红唇勾出一抹狐媚:“既然他们有事要办,我们来开牌也是一样。亚撒,亮牌吧!”

    亚撒没搭理她,却听裁判周震说道:“这一局,鉴于情况特殊,我宣布……结果是——和局。”

    和局?

    贺雨燕猛地一回头狠狠地朝着周震一瞪眼,只差没骂娘的。和局,怎么能是和局呢?

    几个见证人却是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笑……唯有和局才是两全其美啊。其实不管谁输谁赢,都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周震在行业里德高望重,他说是和局,即使贺雨燕不服气也没用。

    亚撒的心思也不在这里了,他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觉告诉他,定是什么不妙的情况……

    顶层某房间里。

    歹徒耳麦里传来急促的声音:“快走,晏季匀和梵狄上去了!”

    歹徒惊悚,本来是想拿到钱就将水菡打晕,但现在他不得不改变主意!

    “妈的,你老公和梵狄不是有矛盾吗?怎么还一起来找你?看来你的重要性比我预计的要大得多啊,那只能由你当我的人质,跟我一起上救生艇离开这里了!走!”歹徒一声怒吼,手上一使劲,水菡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一道血痕……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