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49章:这才是在谈恋爱
    “船儿弯弯入海港,夜色深深沧海茫茫,东方之珠拥抱着我,让我温暖你那苍凉的胸膛”……这是一首老歌了,歌词中所唱的地方就是香港。只不过此刻对于晏季匀来说,水菡就是东方之珠,而他就是那艘驶入的船儿……

    这像是两人的蜜月之旅,在这张铺着龙凤呈祥的被单上,在这幅鸳鸯戏水的刺绣之下,两具白花花的躯体紧密契合着,抵死缠绵,喘息声此起彼伏。窗外是碧海蓝天,游轮在缓缓驶进港口,房间里却是比这夏日还要火辣十分。只是床上还不够,此刻水菡已经被晏季匀抱了起来。

    “啊……”水菡惊呼,两只手紧紧抱着他的脖子。

    晏季匀灼热的目光里燃烧着赤色的火焰,强健的手臂托着她,双唇轻咬她的下巴:“放心,这玻璃是特制的,外边看不进来。”话音一落,他重重的往上一顶,同时也将水菡的身子往下一沉……“嗯……”水菡脖子一仰,咬着唇,轻颤着,却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可这男人偏偏想逗她,看她面色绯红,明明很舒服却极力隐忍着,勾起了他越发深浓的兴致……“老婆,看来你还很清醒啊……是我不够卖力吗?嗯?”说着,水菡的身子就被狠狠地摇晃着,这勇猛的男人如同狂风骤雨一样的将她深深地占有……水菡这娇嫩的身子哪里经得起他这么猛烈的袭击,只觉得一阵一阵难以抑制的情潮在身体里翻涌,四肢百骸都充满了他带来的欢愉。“啊……慢点……唔……”水菡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他得逞地笑着,看着她开始享受,沉醉,他很有种满足感。这是一种极致的刺激,窗外的景物他们看得清清楚楚,仿佛是在室外坐着剧烈运动一样。水菡感觉自己被抛到半空又落下再被抛起……反反复复的,水菡身体里那股热力越积越多,一阵紧绷,一声绵长的娇喘脑子霎时空白。

    晏季匀邪肆地一笑:“舒服了?我还没开始发力呢……现在该我了。”

    “什么?你……啊……”水菡被放到了窗前的桌子上,他健硕的身体随之覆上来。又是一阵激情缠绵,连游轮什么时候停了都没发觉。

    晏季匀和水菡是最后一批下来的,亚撒看见水菡红润的小脸蛋上春情未退,这小子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跟晏季匀勾肩搭背的,小声问晏季匀持续了多久时间。

    某个闷骚男自然是一本正经地横了亚撒一眼,偷瞄水菡的脸色,她果然是狠狠瞪他,还不忘用手掐他胳膊以示警告。亚撒没忽略这个细节,更是笑得乐不可支,抛开晏季匀,转而跑到水菡那边,一张俊脸笑成了一只花儿:“嫂子,请问嫂子家里还有没有姐妹?如果有的话,介绍给我啊,我这次来中国就是想娶个媳妇回去,我妈妈是中国人,她希望我将来的老婆也是中国妞,嫂子……”

    亚撒这副表情十分可爱,别看他跟晏季匀岁数差不多,但要论卖萌和讨女人欢心,亚撒比晏季匀强太多了,现在他这架势就好像跟水菡很熟似的。

    水菡真是拿亚撒没办法,他明明比她大好几岁,并且他身份尊贵,对她的态度却格外亲切,她当然也是高兴的,可她实在拿不出“资源”啊。

    “亚撒,我家就我一个,没有姐妹了……”水菡摇摇头,很是认真。

    亚撒愕然,蓝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奇,心想啊,嫂子也太老实了。晏季匀知道亚撒是跟水菡开玩笑的,当即也插上一句:“亚撒,其实吧,水菡有个很要好的姐妹,性格直爽,人品也不错……”

    “啊?真有?”亚撒立刻眉头一皱做出可怜状:“嫂子,你骗我……”

    “我……我哪有偏你,真没姐妹。”水菡连连摆手,有点招架不住亚撒了。

    “不是亲姐妹,是好朋友,不过现在她人在国外,还没回来。”晏季匀又补充两具。

    亚撒顿时扁扁嘴:“搞半天是这样啊,说了等于没说。”

    水菡不禁奇怪,亚撒就真那么缺女人么?看他在游轮上玩得那么潇洒,身边随时都没缺过美女,怎么他还这样急切?

    晏季匀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浓眉一挑,斜睨着亚撒:“你这么猴急要找媳妇做什么?难道你家里催你了?”

    亚撒一听这话,脸上露出几分无奈,先前的嬉笑也染上了沉重……

    “是啊,我现在是家族里唯一一个到了二十八岁还单身的男人,匀,你是不知道,我这次之所以要出来玩玩,是因为在家被憋得发慌了,成天就是一堆一堆的女人介绍给我,看相片都不知道看了多少,可我都没兴趣啊。我想自己挑老婆,不想像其他的兄弟姐妹一样受家族的控制……我最爱我妈妈了,从小我就觉得妈妈是全世界最温柔最善良的女人,我如果找老婆也要像我那样温柔,美丽,大方……”亚撒用最淡淡的语气说着这些话,可晏季匀和水菡却都感受到一种压抑和悲伤。晏季匀更是深有感触,十分了解亚撒的心情,也难怪这家伙比以前还风流了,他只不过是内心太过空虚而已。

    晏季匀点点头,眸光中流露出鼓励,拍上亚撒的肩膀:“你敢于跟皇室的意志做抗争,有志气,我精神上支持你!”

    “精神上支持?”亚撒鄙视地瞄了晏季匀一眼:“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不靠谱!精神支持有什么用,你得给我介绍点像嫂子这样的妞,那我就对你万分感激了。”

    “噗嗤……”水菡笑出声,亚撒的中文又进步了,不仅更流利,并且还懂说“不靠谱”。

    晏季匀的表情严肃了:“兄弟,实话告诉你吧,根据我的目测,你想找个像你嫂子这样的女人,真的太不容易了,不过你也别灰心,或许这次你的中国之行会有意外收获。”

    “匀,你这是打击我……”

    “。。。。。。”

    水菡没说话,只是嘴角不自觉地扬起……晏季匀刚才说的话,不管是不是开玩笑,她听着怎么就那么顺耳呢?还有点甜……

    亚撒算是文莱皇室中的一朵奇葩了,拥有王子般的外貌气质,帅气又多金,可他在自己人面前从不会摆架子,他有着尊贵的身份却不会将眼睛都放在头顶上。这也是他能和晏季匀成为朋友的原因,他在朋友面前也不是都像这样亲切可爱的,但他对晏季匀很特别,即是朋友也像是兄弟般的情谊,而水菡,亚撒是真心觉得水菡很有种让人想要亲近的气息,他说想好个像水菡那样的女人当老婆,到不是开玩笑,是真有想法。或许像他和晏季匀这种男人,对自己的另一半都有种近乎疯魔的执念——希望对方是简单干净的人。

    三人有说有笑的从游轮上岸了,这几天将会在香港度过。

    香港是国际大都市,是世界最大金融中心之一,来到这里,要玩的实在太多了。

    首先,当然就是眼前的维多利亚港。这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三大海港。香港又被称为东方之珠,就是因为这里。

    海港水面宽阔,风景优美,游轮,渔船,观光船等等穿梭不息,形成了海港独特的繁华景致。从这里一路玩过去,吃过去,水菡接下来的几天里都忙得很……

    晏季匀来香港的次数不少了,亚撒也来过几次,水菡第一次来,兴奋得像个孩子,在海洋公园里给海豚喂食,看表演;在星光大道上与名人的手印合影;参观蜡像馆,会展中心;扫荡各种美食,吃得每天都是肚子圆圆的,大包小包的提着口袋,里边全是晏季匀给她买的东西……购物天堂嘛,来一趟不购物那真是会很遗憾的。购物如今已不只是单纯满足人们在物质的需要,更重要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和愉悦。水菡虽然在物质上没多少要求,可是她也感觉出来了,晏季匀什么都舍得给她买,几天下来,她都不知道到底花了多少钱,反正只知道晏季匀每次拿卡给收银小姐刷的时候,对方都是笑得格外灿烂的。

    其他的东西水菡可以不在意,但有一样,她还真有点想法……她的手上一直都是光秃秃的,没戴结婚戒指。记得婚礼那天她看到过晏季匀准备的红色盒子里装有戒指,但那不是晏季匀选的,他当时对结婚根本就不上心,连选戒指都是晏鸿章选的。而仪式没顺利进行,连戒指都没能亲自为她戴上,那之后,她也没再动过那个盒子。

    谁不想跟自己的另一半戴着相同的婚戒呢,除非是两个人发生严重矛盾甚至想分手。一般的夫妻都会戴着的,这是一种尊重和对外的一种宣言,表示“我已婚,请勿扰”。

    戒指,是水菡心里的一个遗憾。

    走在铜锣湾的大街上,感受着这里热闹非凡的气息,时尚潮流与东方韵味碰撞出的火花,使得铜锣湾成为人们去香港不得不去的一个地方。在这里,只有你买不到的没有你想不到的东西。琳琅满目的商铺让人眼花缭乱,与霓虹灯交相辉映出一副灿烂的景致,照亮了夜空。这是著名的香港夜景之一。

    水菡忙着吃忙着拍照,晏季匀到像是个跟班了,但是,看着她又变回以前那个轻松快乐的小吃货,整个人都散发着光彩,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他也觉得不虚此行。她才二十二岁啊,本来就该尽情享受大好青春,别人家的孩子在这岁数,好多还在读书呢,而水菡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

    晏季匀的情绪颇有几分复杂,他很久都没见水菡这么开心过了,久违的笑容,明媚如阳春三月的太阳,这样温暖的她,不就是当初让他心动的原因之一么?

    水菡在一间手工艺品店里停了下来,好奇又兴奋的看着店里各种各样造型独特的工艺品,还有些是很特别的首饰。

    对于美好的事物,她更多的是抱着欣赏而不是占有的心态,所以晏季匀在她眼里看不到那种贪婪。用水菡的话说,商店里的东西,好看的太多了,如果不控制自己的欲望,买了一件又一件,不克制自己,那么就永远都不会知足,再多钱都不够挥霍。最好的方法就是从一开始就控制,别让自己成为欲望的奴隶,所以,这一路上,晏季匀为水菡买了很多,可都不是水菡自己要求要买的。这些,从没有人教过水菡,这是她自己悟出来的,而她自己也是那样去做,不然的话,晏季匀给的金卡早就被花光了。

    但现在,晏季匀却发现水菡的目光在某个玻柜前流连已久,难道是她看上哪件东西了?

    水菡嘴里吃着冰激凌,揪着眉头,似是在思考什么,露出几分矛盾挣扎的表情,最后还是走开了,什么都没说。

    晏季匀不动声色地凑上前去一看……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对戒指。

    与钻戒不同,这只是银质的,并且这样的工艺在晏季匀眼里看来太普通了,可难得的是它的造型很别致,简单几根粗略的线条就勾勒出了寓意深刻的图案。那是两根骨头……没错,就是骨头。《圣经》上说,女人是男人身上取下来的一根肋骨。

    这种说法虽然是神话的成分居多,但人们依旧愿意去那样相信着,只因他们都希望跟自己心爱的人能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亲密得主体。

    水菡不是不喜欢那对戒指,只是她也看到了,标签上写着是银质的,价格才不到两百块,晏季匀他会不会戴戒指,她不知道,她更不知道他肯不肯和她一起戴这么便宜的戒指。所以她也只是想想,却没开口提。

    七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水菡玩得很开心,彻底地放松了自己,暂时不去想烦人的事情了,难得出来旅游,放空了自己才能装载一个快乐的自己回去。

    晏季匀也是一样的,他从出来那天起到现在,除了水菡出事那时候,他心情不好,其他的时间,他都是开心的。对两人来说,这次无疑是等于蜜月旅行了,畅快地玩,亲密无间,两颗心在不知不觉间靠得更近了。水菡能感受到晏季匀的一些变化,他的话不多,可总是愿意充当她的跟班,让她享受到了被人重视和呵护的感觉,她的心,时时刻刻都在甜蜜着,有几次跟童菲通电话时都忍不住说自己hold不住了,心不受控制地又被他占据……

    两人像是在热恋期的情侣,结婚都这么久了才算是真正地开始了恋爱,结婚之前那段日子固然甜蜜,但现在才是谈恋爱的样子啊。

    甜归甜,水菡终究还是熬不住对宝宝的挂念,不等游轮返航,和晏季匀一起直接坐飞机回C市了。对此,亚撒表示非常的鄙视,说两口子丢下他就不管,还说等他要去C市找他们狠狠地痛宰一顿……

    不坐游轮返航,这是梵狄预料中的事。以水菡对小柠檬的感情,她还能再坚持下去那才叫怪呢。

    梵狄是金虹一号的主人,他当然要坚守阵地,这半个月下来,金虹一号的盈利是个可喜的数字,相信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已经打响了名号,它将来自然会为梵狄源源不断地赚进财富。

    水菡临走时还给梵狄打了电话告知,言词中颇有惜别之意,毕竟这是对她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的人,她当然不能一声不吭就走掉。晏季匀与梵氏家族的恩怨,不能成为她结交朋友的障碍,梵狄是交心的朋友,她珍惜。

    梵狄语气轻松,连告别都说得跟开玩笑似的,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心里梗着什么东西不舒服。有些话,他现在不会说,或许是因为某些念头还不够清晰,可他只要知道,与水菡再见的机会不会遥远。

    梵式家族是澳门的名门望族,可是梵顶天的祖籍是C市,如今他已是年迈,想要落叶归根了。澳门是他一手打下的基业,但现在他已经将澳门的赌场交给了自己的弟弟,结束了兄弟之间长达半辈子的争斗,而他也将回到C市,他的家乡。在澳门的赌场放弃了,梵式却不会受到大的影响,金虹一号就是家族新的发展方向,同时梵式也会是C市的灰色行当以及黑道的实际霸主。

    这些,梵狄暂时没告诉水菡。他相信缘份,如果自己与水菡真的有缘相信,即使不事先约定,他和她,也会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再遇……

    ===============呆萌分割线============

    水菡和晏季匀刚一下飞机,她立刻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恰好是小柠檬接的,水菡听到孩子的声音,眼眶都红了,只恨不得能马上飞奔回去。

    归心似箭就是这种心情吧。

    晏季匀在飞机上已经说好了,会跟水菡一起回去的,可是,就在走出飞机场时,洪战来接,在对晏季匀说了几句话之后,只见晏季匀的脸色很快就变了,说他先不回大宅,让她自己先回去。

    女人的直觉告诉水菡,晏季匀不是因为公事,难道是?

    水菡本来不想问,可两人热辣辣地才旅行了一圈回来他就这么神神秘秘的,换做谁也于心不安啊。

    “晏季匀,你要去哪儿?”这是水菡第一次质问他的去向,在这话说出口之后,她也想起了,晏季匀说过,他的事,她不能过问,可是现在呢?他还是打算像分居的三年那样对待她吗?【已更一万一,下午继续更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