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50章:那个女人疯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陡然间变得有点僵硬,水菡亮亮的眼眸如明镜,他甚至能看到她眼中自己的倒影,只是这么一愣,他已别开了视线,云淡风轻地说:“我有点私事急需要处理,你先回去。”

    他这算是回答么?敷衍而含糊。至少水菡是这么感觉的。

    心底有点凉,水菡却硬是没再多问了……这两周的时间,她怎么忘记了晏季匀还有个“情人”呢?

    水菡一言不发地转过身去,深呼吸,咬咬牙,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不再回头看他,只是心里那股酸涩却是骗不了人的……

    晏季匀望着车子消失的方向,俊脸一片沉凝,明知道她会不高兴,但他还是没有直说,等他办完事再回去找她解释吧。

    其实这次水菡还真没有猜对,晏季匀不是去见“情人”,而是去五医院。

    在C市,五医院就是“精神病院”的代名词。一提起五医院,人们的眼神都会变得异样。

    洪战收到消息,彭娟疯了,被关在五医院里。

    原本这件事应该告诉水菡的,但是得到的消息里说,彭娟是手持菜刀去街上发疯砍人才被警察送去了五医院,幸好被她砍刀的人没有性命危险,否则那更是作孽。

    彭娟现在是极度危险的人物,所以晏季匀没有马上告诉水菡这件事,况且,彭娟发疯的事太过蹊跷,晏季匀预感不好,在不确定危险程度之前,他暂时不想告诉水菡。

    不知这是否是恶有恶报,如果是的话,彭娟的报应来得不算晚,并且真狠。

    没人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包括她的同居男友林烨都已消失无踪。她为什么会疯,为什么会拿刀出去砍人,目前还没有调查结果出来。

    彭娟刚打完镇定剂不久,睡了一会儿醒来了,可是她被关在一间单独的屋子里,为防止她自残,只能将她用特质的衣服捆绑着固定在病床上。

    如果不是因为彭娟跟水玉柔的关系好,晏季匀根本就不会管她的死活,但是,彭娟始终是找到水玉柔的一个线索,晏季匀才会留意着她。

    现在的彭娟,见到都快让人认不出来了。一张脸惨白得像刷了一层漆,额头和眼角都有了明显的皱纹就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几岁。眼神散乱,头发像稻草,额头和颧骨上还有伤疤,也不知是怎么弄的。她嘴里一直都在喃喃自语,时而还大声地冲着门吼上几句……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害我?放我出去!”

    “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家……你们全都想害我!”

    “。。。。。。”

    惨厉而恐怖的叫声从病房传出来,还好这里隔音好,又是大白天的,不然还真以为见到厉鬼了。

    晏季匀是在医生的陪同下见到彭娟的。

    门刚一打开,彭娟惊悚地望着门口,呆滞几秒之后,忽然尖叫一声,紧接着发狂一般地挣扎,吼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魔鬼,你是魔鬼!啊——!不要杀我啊——!”

    这激烈的反应,连医生都懵了,一边试着安抚彭娟,一边对晏季匀说:“真是奇怪,病人虽然进来的时候情绪也很激动,可也没有像现在这么嚷着有人要杀她……”一旁的护士无奈地摇摇头,小声说:“看来是镇定剂的剂量太小。”

    “。。。。。。”

    彭娟还在死命地挣扎,嘶喊,她完全不认得晏季匀和洪战了,对她来说,现在她只看得见眼前有个要杀她的魔鬼。

    晏季匀站在床边,很仔细地观察着彭娟,她不像是装的……

    晏季匀不愧是体察入微,在护士去拿镇定剂那一会儿时间里,他已经发现彭娟的目光虽然涣散而充满恐惧,但视线却是落在一个人身上……

    顺着视线望去,这人竟然是洪战!

    洪战被晏季匀盯得不自在,他其实也心头发毛,为何彭娟的眼神,活像他就是她“口中”的魔鬼。

    洪战很无辜,苦着一张脸望着晏季匀。

    晏季匀不动声色地往洪战身前一站……奇怪的是,就在这时,嘶吼的彭娟忽地声音停止了,只是还在不断地喘气。晏季匀纳闷,心里一动……再次走开,让洪战完全暴露在彭娟的视线,果然,她又开始嚎叫了,叫得那是一个惨啊……

    还有一点,彭娟不是在看洪战的脸,而是他的腰……晏季匀心思百转,一瞬间已想到很多……现在这里就只有他和洪战,还有医生,三个男人,而他们都是穿着不同的衣服,有一点最明显不同是……他的衣服遮住了皮带,医生的白大褂是敞开的,能看到里边裤子上的皮带,而洪战的腰上也有一根皮带。皮带的扣子上有一个银色的凸起龙形。

    晏季匀手一伸,果断地解开了洪战的皮带……

    “大少爷你这是干什么!”洪战惊骇地提着自己的裤子,尴尬得脸都红了。人家好歹也是二十大几的小伙子,连女朋友都没,纯着呢。

    “站那别动。”晏季匀沉声说,随手就将皮带给扔出门去。

    “大少爷!”洪战急了,那可是他最喜欢的一条皮带啊!

    晏季匀无视洪战的哀嚎,只盯着彭娟,发现她又不叫了,缩着头在疯言疯语,但已不再嚷着谁要杀她了。

    “医生,我们先走了,关于这个病人……希望你们能尽力治好她,并且,一定要注意她的安全。”晏季匀简单交代几句就带着洪战离开,刚一走出病房,立刻吩咐洪战派人来这里,24小时守着彭娟。

    医院的安保措施薄弱,晏季匀不希望彭娟再出事,留着她,治好她,才能更好的引出水玉柔。两个女人曾是好姐妹,只要水玉柔没死,一旦回到C市,没理由不找彭娟的。

    晏季匀经过刚才的试探已经能初步肯定,彭娟口中的魔鬼,或许就是一个穿着龙形扣皮带的人,很可能是个男人,这才能解释为什么她看到洪战的皮带会那么激动和害怕。至于彭娟为什么会被人害,过程怎样,现在都无从知道。

    穿着龙形金属扣皮带的男人并不少,这条线索的指向性不明确,但至少也缩小了一点点调查的范围。

    晏季匀当然不会只依靠警察去查了,这件事,他还希望警方暂时别插手为好。因为彭娟毕竟跟水菡母女曾是关系密切,如果被查出来这层关系,一不小心被媒体知道的话,水菡又要烦恼了。她最不喜欢的一件事就是上报纸……

    车在缓缓而行,晏季匀坐在后座,心情也不平静,想想这几年来,似乎不止一件事让他感到迷茫了……水菡当年在小巷里被袭击,至今还没查到是谁做的,当时引她去出租屋的人是谁指使的,也没查到。水玉柔在哪里,没查到,现在又出现一个彭娟莫名其妙地疯了……

    不知怎的,晏季匀总感觉有张无形的网在他前方……这些没查到的事,是单独的时间还是互相有着什么他不知道的关联?这种未知的潜在的威胁是他最忌讳的。

    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他不在特殊情况下不会拨打的号码。

    对方传来一个男声,像是还在睡觉似的慵懒:“喂,晏大少。”

    “没打扰你跟美女温存吧?”晏季匀开场白就来这么一句直接的,像是客气,但接下来就……

    “我让你查的事,到现在还没消息吗?”

    对方颇为无奈地说:“晏少,我可没偷懒,一直在查着呢,但是没有线索,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一件连我都不想承认的事——袭击你老婆的人,幕后指使者,说不定是个十分棘手的人物,连我都查不到,只能说对方有不下于我的实力,有超强的隐匿手段,还有,你所说的水玉柔,这个女人一定不简单,根据我最新消息,水玉柔最后出现的地方是文莱,时间是大约五六年前吧。但仅止于此,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我就差没去文莱皇宫里搜了,找不到人,你也不能怨我啊。”

    文莱?晏季匀凤眸一眯,脑海里即可显现出一个念头……

    “谢了,你再帮我查一件事。”

    “OK,没问题,晏少您老人家尽管吩咐!”对方陶侃着说。

    晏季匀随即说了彭娟发疯的事,对方既然查过水玉柔,以前当然也查过彭娟了,但至于彭娟怎么就被人害得疯了,他还真不知道,他给晏季匀的时间是三天内回话。

    从这个男人那里得到的消息,让晏季匀精神一振……水玉柔,这么多年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终于是有了一点眉目。不只因为她是水菡的母亲,更因为她是晏季匀心底那一根横插着的刀刃。

    亚撒在接到晏季匀电话时,正跟美女在金虹一号上卖力地耕耘着,见是他的电话,也不避忌那么多,直接接了起来。

    “嗨,匀,想我啦?”亚撒这句话,引来身下的美女微微一呆,狠狠在他腰上掐了一把。还以为是跟女人通电话呢。

    “亚撒,你能不能尽快回国去?”晏季匀的语气显出几分严肃,亚撒心里一紧,眼中的情.欲之色立刻减退大半,停止了动作,下床,去了浴室。直觉告诉他,晏季匀有很重要的事。

    晏季匀也不啰嗦,干脆地说:“亚撒,我需要你的帮忙,如果可以的话,你现在马上回国,去皇宫里帮我找一个女人。”

    “皇宫?女人?”亚撒惊愕,那皇宫是能随便进出的地方么?那是文莱国王的住所,晏季匀到底在搞什么啊?【已更一万四,还有更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