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51章:不当他的玩具
    亚撒压低了声音说:“匀,不是我说你,你都已经有了水菡了,你还想怎样啊?让我去我哥住的地方找个女人出来,这太高难度了,我办不到。不是做兄弟的不讲义气,确实这回你的要求等于是让我去给你摘天上的星星……我劝你还是把心放在水菡身上吧,别再想着其他女人了……”

    亚撒这小子的第一反应就是晏季匀要找的女人是他爱的。

    晏季匀耐心地向亚撒解释,说他要找的女人是一个中年妇女,是水菡的母亲。亚撒这才正经了几分,但还是没有立刻答应,只是他会考虑看看。

    晏季匀没有因这样而生气,亚撒能答应考虑,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

    其实晏季匀可以有别的方法能混进文莱皇宫,但太耗费时间,也太冒险。最好的办法就是由亚撒去找。

    先前给他线索的人说了,整个文莱,除了皇宫,其他地方都找遍了。文莱是水玉柔最后出现的地方,能得晏季匀如此重视,实在是因为以前查出来的线索都没查到水玉柔的出入境记录,可见她是用的假护照假身份证,这种情况,要查到谈何容易。所以一听到她曾在文莱出现,并且皇宫是唯一还没找过的地方,晏季匀当然要想办法了。

    但这件事,他该不该告诉水菡?

    一股烦躁的情绪油然而生,晏季匀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心烦意乱。水玉柔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的女人,找到她之后,他必定不会让她好过。但水玉柔也是水菡的母亲,水菡盼了这么多年,痴痴地等待着母亲的消息……

    晏季匀再次陷入矛盾与挣扎,良心在煎熬,脑子里两个小人儿开始打架。母亲的脸和水菡的面孔不断交错出现……

    每当这种时候,他就渴望自己是个不孝子,是个无情无义的人该多好?哪里还会有这些烦恼呢,没心没肺地活着,就算伤人也不会伤己啊……可他没自己想象中那么坚若磐石,他的心,曾经冷硬过,但因为水菡的出现,裂开了缝隙,被她一不小心钻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晏家大宅。

    小柠檬从水菡一进屋就开始粘着她,像是好久好久都没见到妈妈了一样的,小家伙赖在水菡怀里,又亲又笑,欢喜得很。

    水菡对宝宝的思念简直是到了泛滥的地步,到这时候才真正感觉到踏实了。

    “宝贝儿,对不起,妈妈那天不知道会出去两个星期才回来,要是早知道我就不去了。”水菡眼眶泛红,亲着宝宝的小脸蛋,心疼不已。

    小柠檬也是连睫毛都是湿的,抱着水菡的脖子,奶声奶气地说:“菡菡下次要是再丢下我,我就不理菡菡了……”

    “不会不会,妈妈再也不会离开你的……”水菡暗暗决定,以后除非是带着宝宝一起出去玩,否则她都不想再去。实在受不了牵挂的苦,再美再好的地方都不及在宝宝身边来得安心。

    “菡菡你去大海有没有看见美人鱼啊?”

    “呃……美人鱼啊……这个嘛……”

    “菡菡有看到贝壳吗?有看到大乌龟吗?菡菡,海底是不是真的有水晶宫啊?”小柠檬好奇地问一连串,这孩子最爱听西游记里孙悟空的故事,总是觉得那里边的东西是真的存在,所以才会这么问。

    孩子天真无邪的语言总是能让大人心情愉悦,连带着自己也开始变得稚嫩和简单起来。

    水菡有了小柠檬的陪伴,暂时忘记了晏季匀会不会来了,直到晚上,她给小柠檬讲故事哄他睡着,屋子里变得格外寂静,她的心又空出了一角,某个男人的脸不经意又冒出来。

    望着眼前这张小小的脸,俨然就是一个缩小版的晏季匀。水菡心里千头万绪,有点酸,有点涩,有点苦……这一趟旅行,难道只是一场梦吗?又一次梦醒只剩下她一个人。他总是那么洒脱,将她的心扰乱之后就走,到底把她当什么呢?

    独守空房几年了,以为心如止水,原来不过是把心变成一个水管,而他就是水龙头吗?

    不……不想再这样了。晏季匀,混蛋终究是混蛋!哼!

    水菡直到很晚才睡着,第二天醒来,她已经恢复如常了。或者说,已经将某些事某个男人抛在了脑后,她才不要一直被人左右着情绪,她又不是玩具。现在开始,照常上班,照常生活。

    水菡昨天回来时,晏鸿章不在,没人知道去了哪里,所以水菡今天才见到了晏鸿章。

    老人头上的头发更白了,皱纹也仿佛多了几条,精神状态看上去比前些日子差了些,走路也好似佝偻了。

    水菡都看在眼里,暗暗心疼……晏鸿章的身体一向不错,怎么现在气色差别这么大了?

    这是夏天,6月底了,老人却还穿着长袖长裤,他一点都不热,这也显出他的身体状况越发不容乐观了。

    花园里,晏鸿章坐在草坪上,桌上的手机里还播放着他喜欢听的戏曲,他脸色苍白,以前的红光满面已不复存在,双颊的老年斑像是又多了几颗。

    水菡轻轻地走到晏鸿章身侧,看着老人这精神萎靡的样子,她只觉得很不好受。

    “爷爷,我回来了。”

    晏鸿章是听戏曲听入迷了,水菡喊他才发觉旁边站了个人。收回他远眺的目光,老人的脸上露出慈祥的笑意:“回来就好,玩得开心吗?”

    “嗯,开心……不过就是有点挂念家里。”

    晏鸿章点点头,感叹到:“是啊,你跟小柠檬从来没分开过那么久,一下子两个星期不见,当然是不就习惯了。”

    “爷爷……”水菡靠近了几步,关切地问:“爷爷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晏鸿章微微一怔,随即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没事没事,小感冒而已……咳咳咳咳……咳咳……”还没说完就咳嗽起来。

    水菡赶紧地将水递过来,一边还为晏鸿章轻轻捶捶背。

    在这里住了那么久,在老爷子的庇佑下,水菡母子俩才能不被打扰地生活着,衣食无忧,对于这个老人,水菡早就将他看成是自己的亲人,此刻,她除了疼和担心,也有些愤愤然。

    “爷爷,怎么家里人都不知道您生病了吗?他们都不问一声么?太过分了。”水菡愤懑,她听秦川说了,老爷子在这坐了很久都没人过来关心一下,晏家的人怎么如此冷血?

    晏鸿章没有咳嗽了,对于水菡的发问,他也只是淡淡一笑,饱经沧桑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苦涩:“我只是小感冒而已,不用担心……我没告诉他们,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如果真的知道我病了,他们应该是会比谁都紧张的。”

    最后那句,晏鸿章终于还是泄露了心底的无奈,连水菡都听出端倪了。这哪里是欣慰,分明就是一种悲哀。她现在也或多或少知道些关于晏家的事,这些年看了也不少,她听出来晏鸿章这话只怕是有弦外之音的。

    想想,假设晏鸿章真的病倒,晏家将会乱成什么样?就算有晏季匀坐镇,可以成为新的家主,可晏家的财产呢?必定会引来家族的人为之疯狂。电视里小说里不是都说豪门之中利益之争是极为残酷的,晏家这块肥肉,到时会引来多少争夺?

    水菡的心紧紧揪着,不敢再往下想了……

    水菡甜甜一笑:“爷爷,您在这儿坐了很久了,进屋里歇歇吧,我把小柠檬抱过去陪您?”

    “好……好……”晏鸿章站起来,任由水菡扶着他,一步一步走向屋子去。他心里是相当欣慰,水菡这孩子,善良又孝顺,他自己的儿女都不曾让他感到温暖,可这份欠缺的温暖,他却在水菡和小柠檬身上得到了。晏鸿章越发觉得,当初让晏季匀娶了水菡,兴许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了。

    晏鸿章确实是隐瞒了他自己的病情。这也是大家族里的一种悲哀吧。亲情薄如纸,一旦涉及到利益纷争,别说是夫妻,兄弟,就算是父母与子女之间都可能产生矛盾,更何况是晏家呢?晏鸿章的病情,他不知要向外界隐瞒,也要向家里人隐瞒。这是一种难言的痛苦,他想,这也许就是他坐在今天的位置上,所得到的报应吧。

    与此同时,比晏鸿章更烦恼的是他的老朋友兼主治医生——杜泽涛。

    杜泽涛,著名心外科医生。在行业里德高望重,资历深厚,在国内享有盛名,在国际上也获得过不少荣誉和奖项。他最拿手的就是心脏搭桥手术,其手术水准堪称近乎完美的医学艺术。

    杜泽涛是晏季匀好兄弟杜橙的老爸,同时也是晏鸿章的主治医生。

    父子俩现在正坐在办公室里,面对着晏鸿章的身体检查报告,愁容满面。

    杜泽涛心情沉重表情严肃地望着儿子,眼中露出谨慎的神色:“这件事,晏鸿章的意思是,暂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晏季匀。至于其他的保密工作我们也要做好。晏家不是普通的家庭,如果晏鸿章的病情传出去,首先就会引起炎月集团的股票动荡,我们跟晏家是世交,你跟季匀情同手足,这些,我不多说你也该有分寸。”

    杜橙点点头,却也有几分为难地说:“爸,你也知道我跟晏季匀那小子从小穿开裆裤长大的嘛,这么重要的事,你让我在他面前怎么隐瞒啊,我会有种犯罪感的。”【已更一万七,晚上还有一章。】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