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52章:一起回家
    杜泽涛闻言,脸色又沉了沉:“儿子,你和晏季匀兄弟情深,这我也知道,但现在情势严峻,晏家的人,谁第一个知道晏鸿章的病情,谁就能先一步做打算。你要明白,我们是首先是医生,然后才是讲私人感情。说白了,晏鸿章现在是受不得刺激的,谁要是知道他病情了故意刺激刺激他,很可能他连动手术的日子都撑不到,晏季匀虽是你兄弟,但你能保证他不会先下手为强吗?”

    杜橙连半分犹豫都没有,干脆地回答:“我能保证。”

    简单四个字,却是有着让杜泽涛为之心颤的力量,这个兢兢业业大半辈子的男人,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孩子有这种坚决的表情,好像他对晏季匀的信任甚至超过了他自己。杜橙在私事方面少有这么认真过,此刻的凝重和果决,让杜泽涛首次发觉,原来自己的儿子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凡事都需要父母操心的小孩了,儿子已经成熟,是一个有主见的男人了。

    杜泽涛没有责怪杜橙,沉凝的神情缓和了不少,眼神中多了几分慈爱和欣慰:“儿子啊,你能有这么个关心很铁的好朋友,爸爸也为你感到高兴,你的心情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既然你说你相信晏季匀,那爸爸也相信你。这件事你就自己决定吧,你如果想暂时隐瞒固然是好,可你如果想告诉晏季匀,爸爸也不怪你,但有一点必须记住,除了晏季匀之外,再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杜橙一喜,立刻站得笔直的,冲着老爸敬了一个礼:“遵命!谢谢老爸!”

    杜泽涛笑骂:“你这臭小子,都说你好多次了,这是医院,记得叫杜院长。”

    “是,杜院长!”杜橙回答得更响亮了。

    父子俩的对话暂告一段落,杜泽涛忙去了,杜橙看着父亲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暗了下去……心里在祷告,晏鸿章可千万要撑住啊,如果一旦倒下了,那晏家和炎月集团全都将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动荡。晏季匀已经够忙了,再出点什么乱子,他还不知会累成什么样。

    杜橙这家伙除了上班的时候也少有正经过,但遇到关于晏季匀的事,他还是相当紧张和慎重的。

    ===================呆萌分割线================

    水菡回来只休息了一天就去店里上班了,这段时间她不在,晏季匀早就跟兰芷芯打过招呼了。

    兰芷芯见大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粉绿短袖的女人,顿时来了精神,却也没有太过激动,暧昧的眼神在水菡身上转来转去打量个不停。

    “哟,怎么去了玩了一趟回来,感觉你皮肤好像更嫩滑了?有爱情滋润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兰芷芯意有所指,说得水菡脸儿发热。

    “兰姐,你就别取笑我了,我也不知道会一去就两个星期,对不起嘛,这次我走得太突然……”

    兰芷芯摆摆手:“算了算了,你老公已经派人告诉我了,我呀,还真有点羡慕你,虽然你家男人有点可恶,有点大男子主义,不过嘛,有时对你还不错。”

    还不错?水菡眸中的神采暗了暗,被兰芷芯的话勾起了些复杂的情绪。是的,晏季匀有时是真的很好,可有时也能让她伤透了心。

    “兰姐,我给你带了礼物回来,你看看!”水菡说着就将手里的袋子递过去,笑盈盈地望着兰芷芯。

    兰芷芯那双魅惑的眼眸一亮,有点惊喜,却还是接过来淡淡地说:“谢啦,算你还有良心,知道给我带点东西……”

    兰芷芯打开一看,微微一愣,漂亮的脸蛋上浮现出惊讶之色:“这是……LV的钱夹,这种经典花色的,好像最少也要五千多块吧?”

    水菡在旁边呵呵地笑,只要兰姐喜欢就好。她是真心对兰姐有种感激和亲切的,虽然是这么贵的一个钱夹,她也舍得送出来。在香港那几天,晏季匀给她买了好多东西,即使她不开口,他觉得看着不错的,也会给她买下来,光钱夹就买了三个,正好她一个,兰姐一个,还有一个留着给童菲的。

    兰芷芯并不是个喜形于色的人,平时习惯了用浓妆和淡然的态度来对人,可现在也禁不住有些感动。几千块的钱夹,她自己都舍不得买,可水菡就这么送给她了,这份情谊,比钱夹本身贵重太多。

    “水菡,这钱夹可是值五千多块啊,要不我给你现金吧?你在我这儿的工资都才一千五呢加上提成都才两千多块,我怎么能收你这么贵的礼物……”

    “兰姐,礼物是礼物,工资是工资。送礼物是我的心意啊,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工资嘛,其实你给的也不低了,店铺租金那么贵,你除了开支,赚的也不多啊……”水菡语出真诚,水灵灵的瞳仁清澈透亮,如此体贴的一番话,让兰芷芯一时愣神,多年来冷硬的心竟是有着一点酸涩的感动。

    水菡这丫头定是不知道自己多么有亲和力,总是能带给人温暖和感动。在这个冷漠的社会里,人们最缺少的不就是这些么?

    兰芷芯轻叹一声,不习惯表达感情的她,嘴上不说什么,可心里却是暗暗记着的,看向水菡的目光里也多了些亲切:“那我就收下了,不过,你可别以为用礼物讨好我了就能趁机偷懒。”

    “哈哈,这都被你看出来啦?”水菡也学会开玩笑了,清脆的笑声感染了兰芷芯,打趣说:“我是谁啊,我可是你得老板,就你那点小心思还能瞒过我?不过嘛,念在你一片忠心,如果你勤快点,这个月的工资我可以不扣你的,照发!”

    “真的嘛?不扣工资?太好啦!老板娘万岁!”

    “去去去,什么万岁,那不成老妖婆了嘛!”

    两女一阵开怀大笑,聊得十分投契。水菡的性子单纯亲切,天生就是有种独特的亲和力,而兰芷芯实际上也是个性情中人,某些时候比男人还豪爽,所以这两个女人还是挺合得来的,不只是雇用关系,不知不觉间还能成为朋友。

    兰芷芯最近这两个星期也确实是很累,水菡回来了,她可以轻松一半。

    水菡专心上班,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个混蛋男人,可是她不想,不代表对方也不想。

    晏季匀黑着脸盯着自己的电话,心情不太美丽……刚才连续打了两个电话,水菡都没接。以前她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接他的电话,现在居然不接?

    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他心里不爽,憋着气,不一会就出了公司……

    水菡不接电话,可她却是耗费了相当大的毅力才忍住的。

    每当她要接起电话时就会想起晏季匀昨天一下飞机之后就急着去见谁谁谁,她心里哪能舒坦。

    就在水菡为自己的决心喝彩时,她收到了晏季匀的短信。

    “昨天我不是去见别人,是去精神病院看彭娟,她出事了,精神失常。”晏季匀终于是告诉了水菡这件事,他受不了她的冷淡,可他没说关于水玉柔的消息。

    水菡惊呆了,晏季匀的短信说的是真的么

    这种事,他应该不会撒谎才对。

    电话那端的晏季匀笑了,他就知道水菡收到短信会主动打过来的。

    水菡焦急地问着彭娟的情况,彭娟虽然是曾对不起她,可几年时间过去,她已经没有那么深的恨意了,如今听到彭娟遭遇不幸,她也是真心地着急,担心,想去看看,可晏季匀却说过两天再去。

    彭娟的事说清楚了,水菡也知道昨天晏季匀不是去见“情人”,心里的难过缓解了不少,可还是忍不住问:“你昨天晚上在哪里睡的?”

    晏季匀眉头一皱:“我没告诉你吗,那天你在酒店门口看到的女人,我已经没有跟她来往了。”这是在说沈贝,实际上压根儿就没在一起过,是水菡以为的小三,晏季匀以前任由水菡误会,是想着以此作为借口,掩饰他分居的理由。可现在他觉得不需要了,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跟水菡在一起,他挣扎了那么久,终于是战胜了心结。

    水菡呆了呆,有点不敢相信:“你什么时候说过了?我怎么不记得?”

    “就是你从海里被捞起来之后,你躺在床上打点滴,我在旁边守着你的时候啊。”

    “是么……可是我真不记得,难道是我当时人晕忽忽的没听到你说的什么?”水菡喃喃自语,但此刻她脸上已经笑开了花。

    晏季匀感觉自己很冤,但也开始得瑟了:“怎么样,感动了吧?”

    水菡赶紧回神,嘴硬地说:“你以为我会为这点小事感动吗,我才不会。晏季匀,我告诉你,最近你的表现还算像话,可你别得意啊,我还没完全原谅你呢,顶多……顶多是原谅的一半而已。”

    “什么?才一半?”晏季匀咬牙切齿地说。

    “对,就是一半。”水菡头一回感觉这么神清气爽,想象着男人此刻黑脸的表情,可她忽略了旁边兰芷芯在给她打眼色呢。

    “那还有一半呢,你想怎样?”他的声音怪怪的。

    “我还没想好,看你的表现咯!”水菡使劲憋着笑,心里那个美呀,可就在这时,水菡猛地感觉身子一轻……她被男人抗在了肩上。

    “喂……你怎么会来了,快放我下来啊!”

    “别吵!”晏季匀大手在水菡屁股上打了一下:“就回家去,我一定会好好表现表现……老板娘,如果我老婆明天没来上班的话就当是请假了!”

    兰芷芯望着水菡被扛着出去了,她不得不佩服晏季匀的彪悍,竟有点羡慕起水菡来了……想想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个值得她嫁的男人呢?恨嫁的心,谁能懂……【两万字已传。】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