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55章 撞见奸情!
    在晏季匀仔细检查过杜橙的手机过后确定这货刚才是在开玩笑,并没拍下他跳骑马舞的过程,他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一点,杜橙还一副捶胸顿足的样子在惋惜自己当时反应不够快,应该及时拍下来的。

    两个大男人闲扯了一会儿才进入正题,杜橙今天来是有件重要的事跟晏季匀说。

    严肃的话题彻底赶走了先前轻松愉快的气氛,晏季匀在听到关于晏鸿章的病情之后,心情十分沉重,情绪复杂到了极点。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人都逃不过生老病死,爷爷年事已高,身体衰老,出现病痛,是每个老人都无法避免的,虽然早就知道有这一天,可真正到来时,晏季匀的心情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杜橙也是笑不出来了,为晏季匀感到担忧,晏家和炎月集团将会出现动荡,这是迟早的事,晏鸿章的病情不会瞒得太久,况且,晏鸿章都已经七十七岁高龄,动手术的风险可比年轻人要大得多。即使是杜橙的父亲对手术成功的把握也只有50%。

    每一个豪门望族风光的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残酷和危机,站得高却也会摔得痛。晏家炎月集团,不知多少明里暗里的人在盯着,崇拜它的人很多,可巴望着它倒下的人也不少,加上晏家一直都是看似平静实际暗流汹涌,如果晏鸿章这座大山塌了,将会有怎样的局面出现。

    杜橙没呆多久就走了,他明白现在晏季匀需要的是一个人静一静,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应付即将到来的动荡。

    公司天台。

    这里宽阔,风大凉爽,城市里的繁华景象尽收眼底,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是工作之余让人透气的好地方。晏季匀在杜橙走后就来这里坐着,无人前来打扰,他可以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考虑许多事,平时也经常来,可今天呆的时间更长些,烟灰缸里的烟头也有十几支了……

    晏鸿章的冠心病日趋严重,医生说必须要在近期动手术,而即使动手术也不能保证一定成功,也就是说,晏鸿章现在实际上已经是半只脚踏进棺材了。这个消息对晏季匀的冲击很大,同时也是对他的一种严峻考验。

    杜橙之所以会告诉他,是因为杜橙对他的信任,相信他不会趁人之危。可真的不会吗?人的邪恶与良知,有时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晏季匀如果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搞出点什么事来刺激刺激晏鸿章,他很可能会气得一命呜呼,他一倒下,晏季匀自然立刻成为正式的接班人,但是……这样的局面是在如无意外的情况下,不再横生枝节的话,晏季匀很快就不是总裁,而是董事长了,将全面接手炎月和晏家,成为第二个晏鸿章。

    晏鸿章到现在还没交出手中的全部股份,仍然持有一部分,仍然是持股最多的人,晏家的明争暗斗中,人人都清楚,老爷子最后将手中股份交给谁,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而到现在他都还没公开宣布到底他会给谁。晏季匀是大热人选,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他都是该顺理成章的继承,可是豪门中的利益争斗中也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有时半路会杀出一匹黑马,在没有获得真正的胜利之前,一切都只是可能而不是定居。即使晏季匀有99%的希望成为公司董事长,但那1%的危险,才是最重要的也最让人寝食难安的。换做任何人都会为了抹杀这1%的危险而不择手段,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暗中在市面上吸纳炎月的股票,做足充分准备之后再给晏鸿章一个迎头重击……这就是双保险的做法了,只看晏季匀会不会这么做。

    亲情,利益,他会站在哪一边?

    这一个下午,晏季匀都在天台上度过,直到下班时间才走了。

    回到家里,他也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陪晏鸿章在书房里聊了一会儿,汇报了一些公事,跟往常一样。

    既然晏鸿章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病情,晏季匀也不会主动去问,他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杜橙的父亲还更好。只不过,晏季匀对会比平时更留意晏鸿章。毕竟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尽管与爷爷之间有矛盾有间隙,可在得知爷爷的身体状况之后,晏季匀心里其实也不好受,最近三年来,爷爷对水菡母子的照顾,晏季匀都知道。终究是一家人,是他的亲人,晏鸿章专横霸道了几十年,他是一座山却也是一座丰碑,如今人已迟暮,病情堪忧,怎不令人感慨惋惜,不论多么强横的人,掌控一切也无法掌控自己的命……

    晏季匀以不变应万变,就是他所能做的最好的反应了。

    水菡也有发现晏季匀今天看起来像是有心事,但他只是说自己上班累,早早就睡觉了。临睡前告诉水菡,第二天上午他有事要出门,中午不在家吃饭,下午两点钟,让她带着孩子去广场等他。

    他是真的太累了么,平时他睡觉都会将脱下来的衣服整整齐齐地挂在衣架上,这是他历来的习惯,可今天水菡却看到晏季匀的衣服裤子都扔在了沙发上乱糟糟的一团。

    明天他不会再穿这套衣服的了,水菡将衣物收拾收拾拿去洗,扔在篮子里的时候,裤袋里掉出一个东西……

    是个深蓝色的小盒子。水菡一愣,捡起来打开一看……

    这……这是一对戒指?款式造型还很眼熟?

    水菡忽地想起来了,这戒指不就是在香港的时候她看上的那一对?她心动想买,可又觉得晏季匀或许不会戴这种东西,况且两人连结婚戒指都没戴过,所以她当时什么都没说的走开了,想不到现在却再见到这对戒指,晏季匀买下来,是想送给她的吗?怎么放了这么多天还不拿出来?

    水菡不知道自己的嘴角扬起的弧度多甜美,像是喝了蜜糖似的……他一定是想给她个惊喜,那么她就只好忍着了,悄悄放回去当作不知道,且看他会用什么方式送给她。

    戒指,在有的人眼中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对有些人来说,他们不会轻易戴上戒指,哪怕装饰的戴上也只戴在除了无名指的位置。水菡从没见过晏季匀戴戒指,她自己也没戴过,她觉得,或许他和她一样的将戒指看得很重要吧。

    心里有点甜,有点悸动,还有几分期待,水菡有个强烈的直觉,明天,是她和晏季匀带着小柠檬出去玩的日子,说不定他明天就会送她戒指呢?

    这个念头让水菡心情大好,洗衣服时都忍不住轻轻哼唱着小曲儿。

    原本她不必洗,这些事陈嫂会做,但水菡却不想假手于人。家务事她很早就会做了,为自己爱的男人洗衣做饭,是件幸福而愉快的事情,她不觉得烦,她只要想起和他分居的日子,连人影都甚少看到,和那些日子比起来,现在能给他洗衣服,能做饭给他吃,还能和他睡在同一张床,过着三口之家的生活,这是一种幸运。

    只有失去过的人才会懂得珍惜,水菡失去过,痛苦过,所以她格外珍惜现在的每一天。曾经的伤痛,越来越淡化了,温馨多一分,伤就少一分。

    洗完衣服八点多,水菡估摸着爷爷还没睡,她想过去看看。

    老爷子最近身体欠佳,水菡每天都会去主宅探望,今天下班回家就忙着做饭,还没顾得上去老爷子那边。

    从水菡住的这栋三层小洋楼是整个晏家大宅里最为安静的一处,走去主宅那边也相对较远些。经过温室花房,菜园,才能到达老爷子住的主宅里。

    七月的天气有些炎热,在晏家大宅里还算是比外边稍凉爽一点。这里的环境绿化做得很好,绿荫繁花,小桥流水,不仅景致优美,空气良好,尤其是在炎夏里更是形成了不少乘凉的好去处。

    水池两边的桃树上挂着一颗一颗粉红色的果实,春天里开花夏天里结果了,从视觉享受转化到了嗅觉享受。从树下经过都会闻到一阵阵淡淡的但却诱人至极的果香。

    晏家的人可以随时摘取树上的果子吃,水菡就干过不止一次这事儿了,颇有些轻车熟路,顺着木梯爬上到一半就能摘到桃子,水池旁有专门的洗手台,摘了就能马上洗……

    不得不说晏家人是很懂得享受的,当初晏鸿章扩建这么大个园子,确实是极有心思的。

    水菡吃着自己刚摘来的桃子,咬上一口,这滋味可真是美啊……

    “唔……好吃……比前两天的味道还要好呢……一会儿再摘两个拿上去给小柠檬吃,可惜晏季匀已经睡了,只好让他明天再尝这美味了……”水菡一边啃着桃子一边在想。悠闲地迈着步子,很是惬意。

    花园里的灯不是很亮,水菡走着走着就听到一阵隐约的人声……

    “你轻点揉……”一个娇嗲的女声。

    “我已经很轻了,还疼吗?”男声低沉而温柔。

    “不是很疼了可是很痒……你真坏,我是崴了脚,你怎么摸到人家大腿来了……”

    “你的皮肤太滑了,跟年轻女孩子一样的,我实在忍不住……你摸摸我这里,都成这样了,你说怎么办……”

    “。。。。。。”

    听到这,水菡喉咙那块桃子差点噎到,惊悚地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不是吧?她没听错的话,那女声竟然会是……会是……沈蓉?晏锥的母亲!【稍有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