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60章:留给我一点尊严
    感情的事很个人化,不是局中人,有时说一千句都没用。杜橙对于晏季匀和沈云姿的事是有一定的了解,当然知道沈云姿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在如今这节骨眼儿上,要让晏季匀不顾沈云姿,那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晏季匀是个冷血动物。

    “水菡叫你不回去你就真不回去了?哎……匀,感情的问题,你自己考虑吧,我先走了。”杜橙深深地望了一眼晏季匀,挥挥手。

    追根到底,最关键的问题不是水菡说了什么,而是在于晏季匀想回家还是想留下来照顾沈云姿?

    病房里,沈云姿正在跟父母通电话,她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在说话了,可声音还是那么弱,当然会让人听出不对劲了。

    “女儿,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有……我只是有点累,今天是影展的第一天,我从早到晚都在忙……”沈云姿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要抖,但额头上传来的疼痛难忍,她一只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紧紧攥着被单。

    看样子她是向父亲隐瞒了自己的伤势,可她心里也觉得憋屈啊,被有钱人家的太太打了,误以为她是勾引人家老公,她这冤枉背得够呛,她不想让父亲知道,所以才会撒谎说自己只是有点累而已。

    晏季匀轻轻地走进来,他都听见了,心里越发不好受……沈云姿还是跟从前一样的,报喜不报忧,读大学那时候,她在餐厅打工,省吃俭用的半工半读,但每次她给家里打电话时总说自己过得很好,从不会说自己的艰难,哪怕是带病打工也不会让家里知道。过去几年了,她依旧没变……

    熟悉的疼惜在胸口蔓延,晏季匀望向沈云姿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柔和。

    讲完电话,沈云姿又缩回被子里,沉默着不跟晏季匀说话。

    病房里的气氛一时间有点沉闷,他就这么站在床前,眉宇间流泻的温柔和疼惜仿佛就是本能一般,凝视着眼前这个头上缠着白纱布的女人。

    她咬着苍白的唇,身子在微微颤抖着,长长的睫毛上残留着湿气,她红肿的双眼里饱含着痛苦,与他对视,好比是在用一把沾满了蜂蜜的刀子狠狠割着自己的心。

    谁都没说话,千言万语从积满了灰尘的回忆里涌出来,却又在全都堵在喉咙里。该从何说起?从澳洲留学时?从澳洲分开时?亦或是从他的婚礼时?

    沈云姿很艰难地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轻声地说:“你……还好吗?”

    晏季匀目光如炬,如何能看不出她此刻有多努力地在掩饰着激动,她眼里闪烁的泪光,早已滴在他心上。

    晏季匀迈开步子走过去,坐在病床边,大手将被单拉了拉,盖住她的肩,薄唇轻轻动了动:“我还好,可是你呢?”

    就这一句话,比羽毛还轻柔的语气,对于沈云姿来说却是犹如铁锤一样的重,轻易就击碎了她伪装起来的坚强。终于,眼中集聚的酸涩不争气地流下来,顺着苍白的脸颊,一滴又一滴,落在他的手背,钻进他的皮肤,浸透进他的血肉里去……

    她急忙别开脸,可还是觉得不够,干脆一扯被单,将整个脑袋都蒙住,但这样难道就能掩饰住吗?被子里压抑的哭声,足以说明了一切。

    晏季匀没有出声劝慰,即使是他,心底也是充盈着酸意和感慨……当初沈云姿在他婚礼那天回来,却又因他不能赶往机场而离去,时隔三年多了,他已没有当时的激荡心情,可是,那些抹不去的过往,都化成了一颗一颗砂砾沉没在记忆中,如今,被她的出现而搅动了记忆的河流,还能再保持平静么?或许,谈不上因这个照面而旧情复燃,毕竟他还是清楚自己的妻子是水菡,可沈云姿是他的初恋,是他心中一个特殊的存在,如果曾经不是因为种种原因分开,他的妻子或许就是沈云姿了,现在他怎能眼睁睁看她如此凄凉?

    沉默,只有沈云姿低低的啜泣声,一点一点敲击着晏季匀的心。

    也不知这样过了多久,被子里传出沈云姿闷闷的声音:“我……我这几年都不敢回来,我怕……怕自己会忍不住去找你,所以我一直在等,等到……等到我以为已经把你忘记了……可是……可是为什么要让我遇上你……在我被人打了之后还让你看到,我连想假装没事都不行……晏季匀,你走吧,我们不该再见面的,你走……”沈云姿哽咽着,断断续续的音节好似她那颗破碎的心。

    晏季匀坐在床边不动,嘴角却是多了一抹苦笑:“是啊,我也想不到会是这种重逢的方式。我听到你们摄影协会的会长说你是这次业余摄影大赛的冠军,我为你感到高兴,但也就是因为你的冠军作品,才会给你招来麻烦,让你受伤……如果可以选择,我是真的不愿见到你这个样子。你的家人不在,今晚我会在这里守着你,明天你父母回来之后我就放心了。”

    “父母?我只有父亲,至于那个女人,她是沈贝的妈,不是我妈。”沈云姿的语气里多了些愤懑,随即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哭得红肿的双眼望着晏季匀,近乎哀求地说:“你走吧,明知道我最不想被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你还要看?我已经失去了你,难道你连最后的一点尊严都不留给我吗?”

    “云姿……”晏季匀心里一疼,沈云姿是个倔犟而好强的女人,她就算是背着舔伤口都不会愿意被他看到,这脾气,他一开始就知道的。

    “云姿,难道我们分开了就要成为陌生人吗?你现在身边没人照顾不行的,就当我是个老朋友好了……”

    “老朋友……”沈云姿喃喃地咀嚼着这三个字,心痛不已。这是她想忘都忘不掉的男人,是她爱了好几年的男人,是就算明知已不可能在一起却还是无法斩断思念的男人啊,本该是她爱人,如今却只能是老朋友么?多么讽刺而心酸啊。

    晏季匀此刻也没有忘记家里还有水菡和孩子,但因为先前水菡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让他觉得,既然解释没用,那就给彼此一点空间,今晚,沈云姿也确实需要有人照料,他就留下来,明天再回家去,水菡差不多也该消气了,也许能给他解释的机会。

    ================呆萌分割线=================

    第二天,机场。

    炎炎夏日,大地像蒸笼一样,室外温度都快40度了,但在这机场里边却是十分凉爽,

    无数陌生的面孔在眼前穿梭不停,可就是没看到自己要接的那一个……杜橙略显焦急地站在接机口张望着。

    手机响起,杜橙立刻接了起来……

    “妈,您在哪儿,我在接机口这儿怎么没看到您出来啊?”

    “儿子,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不用接我了,我刚才遇到一个老同学,我们很久没见了,我坐她的车先走,我们会去逛街吃饭,你记得告诉你爸,今晚不用等我吃晚饭了。”女人声音亲切而愉快,看来心情不错。

    杜橙无奈地嚎了一声:“妈,路上塞车我晚到了几分钟嘛,您就遇到同学了……好吧好吧,您玩得开心点,晚饭我跟老爸自己解决。”

    “儿子,妈给你带了礼物回来,晚上回家再给你,先这样啦……”

    “。。。。。。”

    杜橙对于母亲这潇洒的生活那是十分羡慕,才刚去国外旅行回来就又跟同学逛街去了,他到是想出去旅行啊,但就是最近都没假期,哪像母亲那么自由。

    没接到人,杜橙走出机场去坐出租车了。不巧的是今天他的车送去修理厂了,只好坐出租车来,现在还得坐出租车回去。

    机场有专门的出租车通道,可以排队上车但是杜橙过来一看……这通道排起了好长一条队伍,人太多了。

    杜橙眉头一皱,转身往机场门口走出……干脆坐机场大巴去市区算了,反正在某个站下了之后距离家里很近。

    杜橙买了票,一边打电话一边走向前边那一辆大巴车,这时候他身后也正走出一群刚才飞机的人,一个个托着行李箱在往这边走,人家也是要坐大巴车的。

    这货走路的姿势很好看,风度翩翩潇洒至极,可他打电话没留神就踩到地上一滩滑腻腻的东西,只听一声惊呼,这货猛地向后倒去,这一霎,他顾不得那么多了,潜意识对危机的反应就是要抓住一根救命绳!

    杜橙慌乱中手一扬,果然抓住点东西但是下一秒他就听见个高分贝的怒骂声以及一只白嫩的腿飞过来一脚踹在他脸上……

    “臭流氓,去死!”

    杜橙真的有种想撞墙的冲动,他这才发觉自己刚才那一抓竟是将女人的裙子扯下来了,幸好对方穿了打底短裤,否则……

    杜橙捂着脸,忍着火辣辣的痛,站起来正想向对方解释,可就在看清对方的脸时,杜橙瞬间怒了,立刻不顾形象地冲上来:“妈的,死胖子,总算让我逮到你了!”

    女人惊悚地瞪着他……刚被扯掉裙子的女人,正是刚回国的童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