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63章:奸夫淫妇,我要杀了你!
    一个人有着怎样的手段,不是靠胡乱吼几句做做样子就能唬人的,真正的狠,是在谈笑之间就能凌迟你的身心。

    此刻,这会议大厅里鸦雀无声,每一个见到梵狄以血作画的人都禁不住心头发凉脚底冒寒气。有的人已经见过不止一次了,可依然是控制不住会颤抖,战栗。

    空气里漂浮着淡淡的血腥味,林烨站在中央,浑身发抖双脚发软,脸色好比死人一样惨白,他上身的衣服被脱了,一只胳膊被划了一刀这还不够,另一只胳膊刚才又挨了一刀。鲜血顺着他的膀子流下去,可是梵狄却没有浪费任何一滴,硬是用画笔将血都蘸在画笔上,不急不慢地在画板上画着。

    在场的全都是男人,全都是在黑道上混迹多年的,见过无数打打杀杀的场面,见过无数血腥残忍的场面,但眼前这一幕绝对是可以令他们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

    安静的空间里,只听得见林烨打哆嗦的声音,鲜血从他身上流出来,成为梵狄画画的颜料,他神情悠闲,美得惊人的俊颜上挂着妖异的笑,然而这笑却是比索命的使者还要让人感到恐怖。

    如果一下子就死了,当事人没有太多痛苦,但像这样一刀一刀地划破血肉,却就是不让你死去,让你清醒地感受到非人的折磨,想死都死不了,看着自己的鲜血从身上流出来变成画纸上的线条,而你根本不知道这幅画什么时候才能画完,你的血要流到何时你的伤口会再多上几条?

    在场的每个人都在想,假如是自己,宁愿被一刀毙命也不愿像林烨这样。太可怕了,这简直就是比死还恐怖的事,能将人的意志一点一点吞噬,在人的精神上留下永不磨灭的恐惧的烙印。而刻下这个烙印的人就是梵狄。不只是让林烨吓到魂飞魄散,就连他的手下都因此而心惊胆战,再一次地在心里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去挑战梵狄的底线。

    威慑,从来不需要凶神恶煞,像梵狄这样的做法才是真正地震撼人心,犹如一道枷锁控制了全场人的心神。某些暗中不服气的抱着侥幸心理的人都不敢再有卖白粉的念头了。

    梵狄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漫不经心悠闲自在的样子,仿佛根本不觉得这是血而是水。

    林烨不敢求饶,他已经被梵狄吓破了胆,身体的痛苦让他连喊都喊不出来了,只觉得生命都在流失,每一滴血流出,他就会多一分虚弱,加上精神上的极度恐惧,他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他背上也被划上了刀口子,而梵狄的画还没完成……

    “山鹰,在他腿上再来几刀。”梵狄随意一说,山鹰已经手起刀落,朝林烨的腿上刺去……

    “噗通……”林烨终于是不堪忍受折磨,两脚一软瘫软在地上,双眼发黑,在他昏过去之前,他看到梵狄完成了作画。

    梵狄将自己的杰作呈现在林烨面前,弯下腰很是认真地对他说:“觉得怎样,这是你的素描,我免费赠送给你拿回家去做个纪念。不用太感谢我啊。”

    说完,将画往林烨怀里一塞……

    用自己的血画出来的自己的素描,拿回家去做纪念?这是怎样的纪念?

    林烨惊恐地望着梵狄,几秒之后,,只听林烨一声凄厉到极点的惨叫之后,彻底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他是因为失血过多,同时也是被梵狄吓到的……身体和意志都达到一个承受的极限,不晕才怪。

    梵狄缓缓站起来,立刻有人将消过毒的毛巾递过来给他擦手。

    直到此刻,所有人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大厅中阴森恐怖的气息也渐渐散去了。

    以这样的方式来惩戒,或许算得上是黑道中最文艺却也是最残酷的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得到梵狄那双能画出国际水准作品的手,可以用他的画笔做出如此令人惊骇的事。他的心有多硬多狠,还算是人么?

    在有的人眼里,梵狄不是人,是黑暗的杀神。而他的心,迄今为止,只会为某一个女人而柔软……

    收拾完了林烨,众人散去,林烨也被拖走,大厅中又恢复了冷清,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在悠闲地抽着烟,似乎心情好了些……

    山鹰见状,轻手轻脚地走过去,递上一杯清茶,讪笑着说:“老大,您画画的水平又精进了……”

    “是么?那我是不是要考虑再画一幅?”梵狄的目光淡淡扫过来,山鹰浑身一颤:“老大,我这么瘦,我的血不适合拿来作画的,呵呵……”

    “我让你查的事,到现在都没消息,是你太懒散还是手下的弟兄们办事能力全都退步了?是不是要我给你们每人都画一幅素描啊?”

    “不不不……老大,冤枉啊……我和弟兄们都尽力了,可是……可是……”山鹰哭丧着脸,十分憋屈。

    “可是对方太神秘,估计是背景太强大?你是不是要这么说?”

    “呵呵……老大,您真是英明。”山鹰果断竖起了大拇指。

    梵狄脸一沉,抬手一个爆栗打在山鹰脑门儿上:“强,能有多强?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山鹰很无辜地摸着自己的脑袋,瘦巴巴的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老大,当然是老大最强了,可是……显然对方只是比老大弱那么一点点,不过老大您放心,兄弟们还在继续查。”

    梵狄闻言,缓缓闭上眼睛,但眉宇间的沉凝却是多了几分,喃喃道:“这么久都查不到当年在巷子里想害水菡的人是谁,无非就是两个结果,第一,那个人已经死了被灭口了。第二,或许那个人已经改头换面。现在的整容技术这么发达,几年的时间足够将一个人整得面目全非,连他老妈都可能认不出来了。不过,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个人找出来,否则,始终是个隐患。”

    梵狄的话,让山鹰惊愕,愣了几秒之后才恍然大悟:“老大,您太聪明了,连整容这种事儿都被您想到,小的对您的敬仰之情真是犹如滔滔江水……”

    梵狄已经站起身吊着烟走开了,因为山鹰后边的那些赞美之词,梵狄听了N次,都会背了……

    其实不只是梵狄在查,晏季匀也没停止过查这件事,以他的精明,居然跟梵狄想到一块儿去了,不谋而合的思想统一。而林烨回到C市的事,晏季匀也得到消息。他比梵狄还急着找林烨,因为林烨很可能知道彭娟为什么会疯。

    五医院。

    水菡这是第二次来看彭娟了,前段时间晏季匀带着她来过一次,但因为当时彭娟的情况还是很糟糕,水菡只能在病房门的小窗口往里望望,今天才得知彭娟的病情有所缓解,水菡又来看她了。

    彭娟已经变得面黄肌瘦,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六十岁的老太太一样,原本是黑头发现在竟一半都成了白色……并非医生虐待她,而是她自己。

    她虽然发疯的时间少了,可时常都不肯吃饭,大多数时候是靠营养液。

    彭娟病房外有专门的人看守,这是晏季匀吩咐的。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医生专门负责治疗她,但至今未见明显效果,彭娟连自己怎么遇害的都说不清楚,无法正常地组织语言。

    水菡轻轻地走进病房,看到了坐在床上的彭娟。

    彭娟披头散发,瘦得眼睛都凹下去了,她面前放着一束花,但已经被她摧残得惨不忍睹。她一朵一朵的将花瓣扯下来,有的扔床上,有的就往自己嘴里塞,塞得满嘴都是花瓣而她还在念念有词……“好饿……这个怎么这么难吃……没人给我东西吃……我好饿……”

    她就这么一直反反复复地呢喃,目光涣散,面如死灰,一直不停地念着,不停地咀嚼着花瓣。

    水菡刚才还听医生说了,彭娟将护士送进来的饭菜都摔了,不肯吃,而现在却还在喊饿,看来她的病情一点都没好转的迹象啊。

    水菡心情复杂,怜悯,同情,心酸……这些情绪都有,就是已经没了对彭娟的恨意。

    过去的事,彭娟是错得太离谱,招人恨却不值得人同情,她落到今天的下场只能说是报应,活该!

    水菡应该高兴的,可是她笑不出来。

    据说,彭娟被送来之后,没有一个亲戚朋友来看过她,而她的男朋友林烨更是不见踪影。

    人活得好好的时候哪里会料到自己有这么悲惨的一天?彭娟现在的处境,比死了还惨。

    水菡善良,见到彭娟疯疯癫癫的,她哪里还恨得起来,心里也不禁感叹惋惜……造物弄人。曾经是她母亲最好的姐妹,她的小姨,如今却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纵然彭娟是罪有应得,但害她的人何尝不是心狠手辣?

    水菡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尽量让自己面带笑容,不想吓到彭娟。

    彭娟这才发觉有人靠近,惊恐地望着水菡,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那么大,然后猛地跳下床,往床下钻去……

    水菡无奈的摇头,蹲下身子很耐心地说:“彭娟……彭娟你别怕,我是水菡啊,我不会害你的。”

    彭娟躲在床上不出声,水菡也没办法,只好去叫医生了。

    就在水菡刚站起来那一刻,忽地,彭娟的手从床下伸出来死死抓住她,嘴里发疯似地大喊:“歼夫淫妇,我要杀了你!”【下午还有更新,今天会加更的哦,求点月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