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64章:夜店寻醉
    彭娟突然发疯,水菡吓得花容失色,上半身趴在床上死死拽住才勉强稳住没摔下去,门外的看守已经冲进来,强行将彭娟的手掰开,把水菡解放出来,同时医生也赶到……

    彭娟的情绪像是突然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被人从床底下拖出来还在不停嘶吼着要杀了歼夫淫妇。刚才就只水菡一个人在这,没男人在场,哪来的歼夫淫妇呢,可是彭娟现在是疯子,在疯子的世界里是没有常理可讲的,自然也没人会去留意彭娟的话,只当是疯言疯语了。

    水菡心有余悸地站在一旁,彭娟被人按在病床上,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像要吃人似的盯着水菡不放。

    看医生拿着针筒给彭娟镇定剂,听着彭娟犹如厉鬼般的嘶吼声,水菡只觉得毛骨悚然,脚底寒气直冒,可是她却发现彭娟眼里不只是恐惧和杀气,还有一点闪烁的泪光。

    就是这一点泪光使得水菡心里极度不舒服……就算只是一个疯子,没有清醒的意识了,可是这么被人像制服野兽般的对待,水菡难免会有几分心酸和不忍。

    “医生,别让她睡过去了,我还有话跟她说。”

    医生脸上露出明显的不耐:“她是疯子,还能跟你好好说话吗?现在如果镇定剂份量不够,她要是再袭击你……”

    “谢谢医生,我会小心的。”水菡这话的意思就是代表她的坚持了。

    医生出去之后,彭娟依旧是一脸恐惧加憎恨地看着水菡,只不过她已经被布条锁在了床上。由于镇定剂不足量,只能这样做,以防她再伤人。

    镇定剂对彭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她还没睡过去,水菡要想跟她说话不是不行,

    水菡站在距离病床两米远的地方,清澈水灵的大眼里流露几分怜悯,柔声说:“彭娟,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那你还记得水玉柔吗?你以前最好的姐妹,她是我母亲啊……你还有个男朋友叫林烨,你都不记得了吗?”

    彭娟无法下床,浑身无力地靠在枕头上,充满愤恨的目光看着水菡,嘴里仍然不停地念着:“歼夫淫妇……去死……你们去死……”

    水菡嘴角抽了抽……真是没办法谈了吗?彭娟老是说歼夫淫妇,可明明这房间里没男人嘛!

    哎,看来她是太天真的吗,怎么会跟疯子谈话呢,疯子说的都是胡言乱语。

    “彭娟,你在这里养病吧,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康复,不过你的医药费不用担心……”水菡知道彭娟现在是不会听懂这些话,可她还是说了,她心里也是真的希望彭娟能早日康复。

    水菡从包包里拿出一盒东西,是以前彭娟最爱吃的老婆饼。

    水菡不敢太靠近,怕又刺激了她,只能将老婆饼放在病床旁边的桌子上,将盒子打开,让彭娟看到里边是什么。

    “就在你家楼下那一间店里买的,你还记得吗,你只吃那一家的老婆饼……既然你现在不想吃饭,那就吃点这个,你可别又扔了……”水菡自顾自地说着,心里的酸意又多了几分,想到人生的无常,无言唏嘘。

    彭娟曾经为了金钱和利益甚至不惜昧着良心,可现在却是连自己最喜欢的老婆饼都难以吃得上,就算吃上了,只怕也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平平淡淡安安分分地活着,也好过现在这么浑浑噩噩惶惶不知终日。

    水菡觉得自己没必要再逗留下去了,最后望了望彭娟,转身往门口走去。

    彭娟死死盯着桌子上的老婆饼,像是很努力地在回想着什么,她浑浊的目光里竟然出现了一丝隐约的亮光……

    “你不是歼夫淫妇……你不是……要杀我的人才是歼夫淫妇……有人要杀我……不……不要杀我……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什么都没看到……”彭娟浑身抖得更厉害了,惶恐地自言自语,说着说着还哭了。

    水菡蓦地一震,停下了脚步,惊诧地问:“彭娟,你说我不是歼夫淫妇,你知道我不是了?你认出我是谁了吗?告诉我,是谁要杀你,你看到什么了?”

    水菡以为还能问出点什么,可彭娟已经再次陷入了混沌中,刚才那一丝短暂的清醒消失了。

    水菡失望地离开了病房,但她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有种怪异的直觉告诉她,或许彭娟最后说那几句时是有一半清醒的……假如彭娟说的是真的,那么,是否可以推断出,彭娟之所以会被害的原因是她看到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知道了别人的秘密,对方为了灭口而对彭娟下毒手,但不知是何原因彭娟侥幸没死,可是却成了疯子?

    这些念头,让水菡心里像压了块石头那么沉重……每个去精神病院探望的人差不多都是这种心情。

    走出这令人倍感压抑的医院,水菡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深深地感触……人活一生,要平平安安到老,真的太不容易了,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祸从天降。曾经她也经历过生死,在小巷里,在游轮上,如今又看到彭娟的生不如死,水菡的越发觉得,活着就要珍惜每一天。能活着已是万幸,何必再让生活充满阴霾?她应该做的事情,是要让自己的人生活得精彩,活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这么一想,心情轻松了一些。刚才在精神病院已经够憋闷了,现在出来是不是该好好放松一下呢?要想活得精彩,首先第一点就是要……改变。

    没错,就是改变。去一些以前不会去的地方,做一些以前不会做的事情,想一些以前不会想的念头,想到就去做,尝试人生的不同滋味。

    水菡知道童菲回来了,不过昨天还没空见面,今天嘛,必须得出来见见啊,三年多不见,好想念她的好姐妹。

    水菡回家吃完饭就出去见童菲了,她们今晚要去的地方不适合儿童去,所以小柠檬被留在家。

    三年多没见了,童菲的外形没什么变化,水菡也是人如其名,水灵灵,嫩汪汪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是生过孩子的女人,只是她比起从前清纯的气质,现在多了几分俏丽娇媚,尤其是她的身材,产后体重恢复了但胸围却是比原来大了些,不再是干煸四季豆了,至少变成了小笼包……虽然不算特别丰满,可跟她娇小玲珑的身段很是相配,比例匀称。那双雪白的大腿被她的七分裤遮住了大半,如果露出来的话,更能让男人垂涎欲滴了。

    童菲回来得太是时候了,水菡现在正需要有倾诉的对象,太多的苦痛憋在心里,她已经快撑不了。别看她表面上还是正常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但其实她的心无时无刻不在痛着。她强颜欢笑,在孩子面前装作若无其事,只是不想增加孩子的心理阴影,也不想让晏鸿章和晏锥为她担心。

    可她一直这么憋着也不是办法,她必须要发泄出来才行。

    童菲和水菡站在一家酒吧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儿都没进去。

    童菲在国外留学期间也不是没去过酒吧,但总共也就那么几次,还都是被同学拉着去的,她并没有因为留学而变得过分开放。水菡就更别说了,长这么大,从来没进过酒吧,夜店……在游轮上那段时间虽然是进过里边的酒吧,但那里的气氛不够热烈,疯狂,还是要陆地上的夜店才够原汁原味。她的生活,在现代这社会简直就是单调得不能再单调了。

    今晚,就是改变的前奏……来夜店感受感受时下的人们都是用什么方式减压的,见识见识与她的生活完全相反的一种氛围。

    “童菲,咱们真的要进去吗,这里看起来好像……好像很多人……”水菡有点局促地挽着童菲的手,感觉紧张。

    童菲第一次带人来,留学时她只是跟在同学后边的。

    “菡菡,别怕呀,我已经打听过了,这地方二楼有包厢,我们在里边可以欣赏楼下的表演,还不会被人骚扰,就我们俩在包厢里喝酒唱歌,没事的。”

    “包厢?那得多贵啊?我……我不知道身上的现金够不够。”水菡下意识地伸手摸自己的钱包。

    童菲哈哈一笑:“菡菡,说好了我买单的,你可别跟我抢啊。”

    水菡摆摆手:“那不行,这种地方的包厢肯定不便宜,怎么能让你破费那么多钱,我看咱们不如明天再来,我明天把银行卡带出来,咱刷卡……”

    “菡菡你不是不想花晏季匀的钱吗?”

    “是不想花,但是为了给你接风洗尘,我……我就先花一点,以后再还给他。”

    “。。。。。。”

    两女交谈之际,迎面走来一个穿黑色裙子的女人,一手搭上水菡的肩膀……

    “水菡,这么巧?”这熟悉的女声,可不正是老板娘兰芷芯么?

    “兰姐!”水菡惊喜地唤了一声,亲昵地揽着兰芷芯,笑得可甜了:“兰姐,你经常来玩吗?有没有VIP卡?有折扣吗?我和朋友想去包厢……嘿嘿……”

    兰芷芯心细如发,从水菡和童菲的表情就大概能猜出几分了,豪爽地一挥手:“想玩还不容易么,难得你会来这种地方玩,今晚我请客!走,我去拿个包厢!”

    三个女人都是真性情不做作,这是她们最大的共同观点,当然是一拍即合了。在兰芷芯的带领下,水菡和童菲顺利地进到二楼某包厢里,很快就有酒水送上来了。

    水菡第一次来,也被这里热烈的气氛所感染,在兰芷芯和童菲的带动下,水菡竟然举起杯子,特兴奋地喊了一声:“干杯干杯,不醉不归!喝!”【晚上还有更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