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65章:女人,要爱自己多一点
    “这个挺好喝的……”水菡舔舔唇,红通通的脸颊上露出娇憨的笑容。

    “嗯嗯……好……好喝……谢谢兰姐!”童菲调皮地做了个敬礼的动作。

    兰芷芯今天也是很高兴,水菡和童菲虽然比她小几岁,但是大家都很聊得来。兰芷芯并不是一个爱交朋友的人,但从现在开始她不仅有水菡这么个朋友,还多了一个童菲。

    并不是只有男人才爽快,女人之间的友谊也是很神奇的,只要互相看得顺眼,对胃口,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成为朋友。喝酒唱歌,谈天说地,玩得不亦乐乎。

    兰芷芯是三个人里酒量最好的一个,最差的就数水菡了。才两杯下肚已经开始有点轻飘飘的,在酒精的作用下,她也越来越放得开,一边喝一边爬在透明的玻璃面前欣赏着楼下舞台上的表演。

    “那个……女人的胸好大啊……”水菡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舞台上的脱衣舞娘,禁不住张大了小嘴,惊叹不已。

    “那当然了,跳脱衣舞的女人,当然胸大了……”

    “她……她……她脱得只剩下胸罩和内库了?”水菡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不可置信地望着舞台上那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

    兰芷芯显然对于这种是见怪不怪了,漫不经心了抽了口烟:“不然怎么叫脱衣舞呢,,别说是脱得剩三点式,男人们还巴不得人家全脱了。”

    “。。。。。。”

    水菡惊愕,看见舞台下边不少男人在起哄,看上去十分兴奋,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这样还不够,那脱衣舞娘最后把胸罩也脱了,只不过还贴着两片小小的胸贴在关键的部位。即使是这样也足以让水菡惊得目瞪口呆。

    不只是脱衣舞,其他的表演也都很新奇,坐在这位置居高临下地看,精彩尽收眼底,水菡心里也暗叹,人们真是会享受啊,就像游轮上那些,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她都想象不到现实里的生活是可以这样的。这是一个尽情释放自己的世界,

    兰芷芯瞧着水菡的表情,感觉很可爱,而童菲则是十分好心地向兰芷芯解释:“兰姐,咱得原谅她……她平时就是太老实,都快跟这社会脱节了。今天咱们是带她来长见识的……我告诉你啊,她连小电影都没看过,BL也没看过,色.情杂志更没看过,穿裙子从来不会露大腿,吊带低胸也不会穿,内库永远都是卡通图案的……哈哈哈……你说她是不是举世罕见的土包子啊……”

    水菡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看着童菲,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没有反驳,因为童菲说的都是实话。

    兰芷芯一愕,她是知道水菡比较保守,可以说是个很乖的女人,但没想到居然保守到这程度。

    兰芷芯搂着水菡的肩膀,笑嘻嘻地问:“知道捡肥皂是什么意思么?”

    水菡茫然地摇头。

    “那你知道你送给我的那个钱包其实是LV今年的最新款,大陆现在还没货。”

    “不知道。”水菡老实地回答。

    “你自己买的内衣内库,最贵的是多少钱?”

    “五……五十块的一个胸罩,就是我现在身上穿的。”

    “。。。。。。”兰芷芯无语望向童菲。

    “我再问你,如果现在你老公和那个女人手挽手出现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做?”兰芷芯终于问到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我……我……”水菡心里一疼,支支吾吾地说:“我会走过去牵着我老公。”

    这妞在想啊,上次在酒店门口她不就是那么做的么?

    兰芷芯无奈地摇头,眼一瞪:“只是这样?太便宜他们了。你应该走过去端起一杯酒,面带微笑,很潇洒地倒在你老公身上!温柔贤淑的女人,男人都喜欢,但是,那不代表女人就该被男人随意欺负,忍耐也是有限度了,超过了限度,你干嘛还要忍?有时候,你越忍,男人越不会珍惜你,他们只会得寸进尺,渐渐的就忽略了你也是人,也有情绪,这么一来,他们还有什么事不敢做的?他们就算伤了你也不会感觉你的伤痛。总之,水菡,你记住,我的意思不是让你变成一个爱花钱而又刁钻刻薄的人,我只是想你明白,做女人,先别管男人爱不爱你,首先你得学会爱惜自己,你呀,就是对自己太不好了,你能随意地对待自己,男人当然会随意地对待你。”

    “咕咚……”水菡吞了吞口水,眼睛发亮地看着兰芷芯,慢慢咀嚼着这些话,再想想自己的情况,越发感觉有道理。

    童菲更是以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兰芷芯:“兰姐,你说的太对了,你简直就是女人的知心姐姐,是女人迷路时的明灯啊!兰姐,我要敬你一杯!干!”

    “明灯不敢当,只不过比你们谈恋爱的次数多些罢了,也都是我自己的教训。”兰芷芯脖子一仰,一饮而尽,她眼底那几分疼痛也在一杯酒喝下去之后消失不见。

    水菡在那自言自语地点头……嗯,要爱自己多一点,是这意思吧?

    水菡感觉自己受益匪浅,心情也开朗了不少,拿起话筒开始嚎了……

    如果不是因为喝酒的话,其实水菡唱歌还是不错的,但喝酒之后就是另外回事。

    “嘻嘻……咯咯……再……再来一首!”水菡唱起劲了。

    兰芷芯和童菲互相对望一眼,表情有点怪异,紧接着两人就拿起酒杯继续喝,只是眉头都皱得紧紧的,等水菡第二首唱完之后,童菲见她还要继续唱,连忙拉着她坐下来:“菡菡啊,唱歌唱累了也吃点东西嘛,歇歇再唱啊。”

    “是是是,童菲说得对,你吃点水果,喝点酒……”兰芷芯说着就将手里的西瓜网水菡嘴里塞。

    两个朋友这么热情,关心又体贴,水菡感动啊,嘴里塞满了水果还憨憨地笑,暂时把唱歌的事儿忘了。

    童菲和兰芷芯递个眼色,有种松口气的意味……艾玛呀幸好把这小妞给劝住了,刚才那歌声简直是……可以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现在她不唱了,她们的耳朵总算是解放了。

    “其实我还有一首最拿手的没唱”水菡想了想说,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咳咳……菡菡,咱继续喝啊……”

    “来来来,我们来玩骰盅。”兰芷芯赶紧地将桌下下边的东西拿上来。

    水菡没玩过这个,但这骰盅,她在赌船上见过。

    “玩骰子?哈哈,我的运气可是很好的!”水菡拿起其中一个,另一只手将骰子抓到骰盅里,那动作一看就是菜鸟。

    “看我的!”童菲手一挥,面前的骰子不见了,进了骰盅里。

    兰芷芯嫣然一笑,纤纤玉手一个起落,动作潇洒又好看。

    水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拿骰子的动作有多么的OUT。

    “呵呵……来吧,你们教我。”

    “你不会玩?没玩过?”

    “没有……不过我可以学嘛,我学得很快的。”

    “。。。。。。”

    在简单的指导之后,水菡知道怎么玩了,但她毕竟是新手,一点经验都没有,哪能是兰芷芯和童菲的对手,还好都让着她,不然她早喝趴下了。

    几轮下来,水菡喝得脸红耳涨,头也有些晕,感觉在这里边呆着有些闷,想出去透透气,顺便上个洗手间。

    洗手间里有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在小声争执着什么,见水菡进来了,两人有些慌张,立刻闭嘴。

    水菡前脚出去,后脚那两女人也走出了洗手间的门,东张西望显得几分鬼祟。

    角落里探出一个男人的脑袋,拿着对讲机压低了声音说:“我看到她们从洗手间出来了,进了209包厢。……嗯,是绿色衣服,没错。”

    灯光下,浅绿和浅蓝色有时会让人分辨得不够仔细,一时看花眼也是正常,本来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这男人的一句话,却给无辜的人带来了麻烦。

    水菡返回包厢里,童菲和兰芷芯还在喝,兴致正浓呢。

    水菡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但是今天这么高兴,是为童菲接风,水菡当然要陪到底了,难得能这么痛快地玩,暂时忘记那些烦恼,让自己的心情放空,尽情地喊,尽情地唱,尽情地喝,没有压抑和拘束,只有放松和自在。这种感觉真好……

    “咱们继续啊,刚才我输了好多次,现在我要……我要报仇,嘿嘿。”水菡拿着骰盅,使劲地摇着。

    “来就来,三个人才好玩。”

    “来吧,我还口渴着呢,你们可别客气,要赢尽管赢啊。”兰芷芯也是摩拳擦掌,嘴里叼着烟,手上拿着骰盅,动作优美地摇晃着。

    “哈哈,我有四个一啊,我赢了!”水菡欢快地大叫。

    “难得你赢一把,不错啊,继续努力!”

    “八个六?这么狠?我开!”

    “不是吧,全都是一?”

    “哈哈,双倍啊!喝!”

    “。。。。。。”

    三个女人在包厢里杀得天昏地暗,玩得畅快淋漓,玩开心了,喝得爽了,气氛正热烈着呢,忽地,包厢门被踢开了,冲进来几个穿黑衣服凶神恶煞的男人。

    水菡等人惊诧地望着门口,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酒劲都吓醒了一半。还是兰芷芯反应最快,蹭地站到水菡和童菲跟前,将两个小妹护住,美目一瞪:“你们是谁?你们进来干什么?这房间是我们的!”

    为首的一个男人扎着一个辫子胳膊上有纹身,气势汹汹地吼到:“少TM装蒜,敢来这儿卖白粉,我看你们是活腻了,把东西拿出来!”

    “白粉?”水菡的声音猛地拔高,惊悚了,这……这是个什么情况?【九千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