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67章:你是不是看上水菡了?
    这是什么情况呢?身后一群大男人都傻眼了,只有山鹰最镇定,像是见怪不怪的,神色如常地挥挥手:“别看了别看了,没咱们什么事儿,这里交给老大处理,走啦……”

    山鹰将这群好奇得不得了的男人打发走了,地上的女人被带走,山鹰自己也出去,识趣地留给梵狄和水菡一个单独的空间。

    山鹰关上门那一刹,心里也是替梵狄高兴……嘿嘿,老大,您跟水小姐真是有缘啊,这样都能遇到?哈哈哈。老大您现在肯定美死了!

    美么?梵狄的心情岂是一个美字能形容的?他也说不上来这是中什么滋味,甜甜的,惊喜,但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多久没见她了?算起来并不是很久,但为什么此刻他却感觉是过了好几年?空洞的心,就在抱着她的这一秒开始变得莫名充实。

    水菡的处境可谓是来了大180度大转变。原来那群人的老大就是梵狄?她没有危险了,不会有人来脱她的衣服她也不会被扔进海里。

    水菡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现在被梵狄这么抱着,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温暖,有种令人心安的味道……是安全感吗?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没想到你会来夜店……”梵狄的声音里包含着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情绪。几分疼惜,还有几分恼怒,连声音都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水菡这小白兔一样的女人居然来夜店,还差点出了事,要不是他及时赶到,她真被人脱了衣服怎么办?梵狄一想到这里就感觉身体里有股火苗在乱窜,两只手抱得更紧了。

    “我……我……我是跟童菲和兰姐来的,我没来过……我来看看,哪知道会遇到这种事啊……”水菡惊魂未定,说话都还打结。

    听着她略带哽咽的声音,感受到怀里这小身子在微微颤抖,梵狄的怒火又莫名地在消减……他怎能忍心真的责怪?他的责怪中,更多的是心疼。

    罢了罢了,这个女人总是能扰乱他的心神,不管怎样也算是有惊无险,她没事就好。

    梵狄紧紧拥着瑟瑟发抖的水菡,低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呢喃:“别怕,没事了……”

    他像哄小孩子似的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的情绪。

    这柔软的身子抱着好舒服,她头发上的清香混合着女人的馨香钻进他鼻息,撩拨着他的心弦,胸口的地方仿佛有什么蛰伏已久的东西在蠢蠢欲动。

    水菡的脑子又清醒了一些,开始挣扎着从他怀里退开,小脸涨红地说:“梵狄,谢谢你……没想到你竟然是……竟然是那些人的老大……”

    怀里一空,心底一丝失落油然而生,梵狄眼中掠过几分异样,哑然失笑:“我也没想到你会被我手下当成是卖白粉的抓起来。”

    说起这个,水菡无比郁闷,粉润的小脸蛋皱成一团,心有余悸地说:“我也是莫名其妙啊,我和兰姐还有童菲,我们三个在包厢里玩儿,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冲进来几个男人,说我卖白粉,还把我抓走……不过好奇怪啊,抓毒贩不应该是警察的事吗?你是……你是黑社会啊,怎么你也抓贩毒的?黑社会里的人不是很多都涉及到毒品的吗?”

    梵狄闻言,难得的老脸一热,他发现自己不喜欢从水菡嘴里听到黑社会三个字,这会使他感到与她之间有很大距离。

    梵狄脸上浮现出水菡熟悉的痞笑很耐心地为她解释:“菡菡,其实吧,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可怕?”

    “呃?”水菡愕然,随即摆摆手,满是感激的眼神看着他:“你是好人,怎么会可怕呢,我从来没那么认为啊……不过梵狄,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晶亮的眼神比星辉还灿烂,那种真诚,让梵狄心里暖暖的。

    “这间夜店现在的老板是我,我的家族,以后重心会在本市,澳门那边,我很少会过去了。”梵狄脸上的痞笑里透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柔情,还有句话他妹说出来……“将来我们可以常见面。”

    水菡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我……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手下会认为我是卖白粉的?”

    这个问题,梵狄也正想搞清楚呢,这时,山鹰在外边敲门了……“老大……”

    山鹰跟随梵狄的日子不短了,机灵得很,这种时候还敢来打扰,那一定是要紧事了。

    “进来。”梵狄冲着门口喊了一声。

    山鹰进来,脸色尴尬,讪讪地笑:“老大,我绝对不是故意要打扰您跟水小姐叙旧,是因为我刚才已经查清楚了,手下有个新来的兄弟在盯梢的时候不小心把208房间看成了209…… 那个卖白粉的女人是穿的浅蓝色衣服,水小姐穿的浅绿色,两人一起从洗手间走出来,我们的人把绿色说成是蓝色,还有说小姐她们是在的包厢,那个9其实是8,8的下半截金色掉色了……应该是208房间……就是这样引起的误会。”

    “嗯?误会?”梵狄先前那柔和的目光瞬间变成冰棱:“因为不小心就差点害了人而放走真正卖白粉的人,新来的就能成为做错事的借口吗?什么时候我们的规矩这么松懈了?”

    山鹰不愧是梵狄的心腹,听他这么说,立刻明白了梵狄的意思。

    “老大,我知道该怎么处置了。”山鹰应了一声就出去做事,干脆利落,不会拖泥带水。

    水菡终于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误会的了,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有了笑容:“梵狄,现在搞清楚怎么回事了,我该下去了,童菲和兰姐肯定还担心我呢。”

    “这么快就走,不多玩玩?”

    “不了……该回家了。”

    梵狄微微一眯眼,带着几分戏谑:“我还真是意外,你居然会来这种地方。不过如果你喜欢的话,以后可以常来,一切消费都给你最大折扣。”

    水菡窘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觉得其实……不太习惯,所以,我以后可能不会来了。”

    梵狄脸色一沉:“你的意思是说这里不好?”

    “不是不是……不是不好,是不适合我……”水菡说话有点结巴了,头犯晕,身上发热……今晚喝了不少的酒,因为被带到这里来,原本有醉意的她吓醒了一半,现在没事了,又感觉酒劲上来了。

    梵狄见她急着解释的样子,心里暗笑,他根本不介意水菡那么说,实际上他也认为水菡不该来这里。她整个人就跟夜店格格不入,她不属于这里。

    梵狄神色一松,眸光温和地凝视着她:“你知道不适合就好,以后如果你想来玩,必须先通知我,有我在,你就可以来玩,我不在,你也别来,知道吗?”听上去好温柔,可实际却是挺霸道,而水菡还不能理解这霸道的含义是什么,只以为梵狄是为她的安全着想。

    “嗯,我知道了。”

    梵狄是为水菡着想,但更多的是他不希望她接触到夜店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来玩的人三教九流都有,水菡又不知道她自己对男人的吸引力多大,要是遇到有人意图不轨,她岂不是要吃亏了么?那是梵狄不会允许发生的事。但想到水菡也是需要出来透透气玩一玩的,就当减压,那么就在他的保护下,庇佑中,他在的时候随便她怎么玩都行,有他看着,谁敢乱来?

    梵狄没发现自己这心思已经是超越了朋友的范畴了……

    水菡惦记着童菲和兰芷芯,在梵狄的护送下,水菡出来了,在夜店门口见到了两个焦急的女人。

    “菡菡!”童菲惊喜地奔过来抱着水菡,一双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

    “童菲,我没事了,你是不是吓坏了啊……”水菡看童菲着眼睛,肿得跟桃子似的。

    兰芷芯虽然没表现得太激动,但也是疼惜地打量着水菡:“没怎么样吧?”

    “嗯,遇到个熟人……”水菡的视线落在梵狄身上。

    兰芷芯眼前一亮,有种见到星光的感觉,眼前的男人,必定不是普通人!

    兰芷芯很是仔细地打量着梵狄,以她犀利的目光已经初步预计了梵狄这一身行头的价值……这货不是一般的有钱啊!长相更是难得一见的精致甚至是妖媚,尤其是嘴唇,比女人还性感三分。再看他这独特的气质,毫无脂粉味,反而是有一种王者风范但又带着几分痞痞的样子,矛盾的气质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他独一无二的魅力。这种男人一旦出现,你无法不去注意他,无法不被他所吸引。

    水菡介绍了梵狄,童菲一眨不眨地盯着梵狄好半晌,眼里的惊艳就没少过,最后来了一句她想说的重点……

    “这位梵……梵老大,请问,你和咱们菡菡是什么关系啊?”童菲富有深意的目光在梵狄和水菡身上来回流转,

    兰芷芯今天也是难得兴致好,因为见到了跟晏季匀不相上下的男人,她也不禁好奇地附和:“梵老大,你该不会是看上这只小白兔了吧?”

    水菡慌了,求助似的拉拉童菲和兰芷芯:“你们……你们不要开玩笑啊,我和梵狄只是朋友。”

    “朋友?”兰芷芯忍着笑,媚眼流转:“你说是朋友那不算,得问问梵老大怎么说。”

    梵狄愕然,真是物以类聚,水菡这两个朋友也太犀利了,知道了他的身份还问这么敏感的问题,这么轻松又直接地问,把他僵住了。三个女人六双眼睛齐刷刷落在他身上,一瞬间,他好像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今天2号星期四,会有加更的哦,求点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