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68章:车震?
    此时此刻只怕是梵狄长这么大以来最尴尬的时刻了,面对童菲和兰芷芯虎视眈眈的目光,梵狄心里瞬间想到一句话——女人是老虎。

    水菡也盯着梵狄,是因为她感觉很不好意思,小脸红红的,略带歉意地说:“梵狄,她们就爱开玩笑,你别……别……”

    “其实如果你愿意的话,来我这儿当压寨夫人也不错。”梵狄嬉皮笑脸地冒出这么一句,但由于他笑得实在很痞,以至于让人感觉不出其中认真的成分,只感到他是在调笑而已。

    “哈哈,你是把自己比喻成土匪头子吗?”水菡也当梵狄在开玩笑了,这货笑得有点贱贱的意味,她怎么都无法将他的话联想成真的。

    梵狄扁扁嘴:“基本上呢,我现在就跟以前的土匪头子没什么多大的差别。”

    “哈哈……土匪头子!”

    “哈哈哈……”

    梵狄这么自嘲一下,惹得人忍俊不止,三个女人这么笑一笑,顿时犹如黑夜里盛开了三朵花,美丽而耀眼,先前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也随之消散。

    梵狄也跟着笑,只是这笑容里含着他自己才知道的意味,他的目光始终都没离开过水菡那张清秀的小脸。其实,任何玩笑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都有一定的真实成分。梵狄刚才说的那句,是他冲口而出的,以玩笑的形式来掩饰点什么呢?这个问题,他潜意识里不想去深究……

    就在这轻松愉悦的气氛中,忽地,水菡看到童菲的表情变得很怪异,望着她的身后。水菡一呆,回头看去,一下子惊诧了……他怎么来了?

    晏季匀黑沉着脸,岑冷的目光盯着水菡:“看来你没事了,还玩得很开心。”

    男人的每个字都像是从牙齿缝里咬碎了钻出来的,那双狭长深邃的凤眸里燃烧着两簇火焰……他刚一下车就听到了梵狄说的那句话,看到了水菡笑得那么甜,他能不窝火么?这感觉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心爱的玩具被隔壁的人抢走了一样。

    如果换做是平时,水菡一定会想跟晏季匀解释一下,但现在,她不想解释,他要怎么想,随便他了……她也是有情绪的,她不是木偶,她也会赌气,她也会有脾气的。

    “是啊,我们玩得很开心。”水菡冲着晏季匀嫣然一笑,若无其事,好像他只是一个熟人而已。她不知道晏季匀为何会出现,下意识的想法是以为他来夜店玩。

    梵狄虽然默不作声,但他的视线却与晏季匀在空中交汇,两个男人四道目光犹如火线般,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倨傲和凌厉。眼神的交战就是气势和心理上的较量,两个强势的男人仿佛是山林中的两只兽王,一旦遇上,怎可能真正友善?

    童菲见气氛不对劲,赶紧地上来打圆场,拉着水菡小声说:“菡菡,是我……是我通知你老公的,我先前是怕你有事,所以……”

    “什么?”水菡错愕,圆圆的杏眸睁得大大的……原来晏季匀是为了她而来?他不是应该在医院陪那个女人吗?

    “跟我回去!”晏季匀一把将水菡拽住,他心里是憋着一股气,他现在只想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小女人。

    “我不跟你走,我自己会回去!”水菡甩开他的手,气呼呼的瞪着他。虽然他是为她而来,但她不会轻易动摇,从他说要去医院照顾那个女人的时候,她已经心灰意冷了。

    “你不跟我走,你想跟谁走?他?”晏季匀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眸中的光芒越发狠厉。

    水菡还没答话,梵狄倏地上前一步,大手一伸,抓住水菡的另一只手,精冷的眸子与晏季匀对视着:“你没听到吗?她说不想跟你走。”

    “。。。。。。”

    空气中陡然一股火药味,互不相让的两个男人好像是两只猛兽撞上了。

    水菡吃痛地皱着眉头,挣扎着:“你们……放手啊……”

    谁都不想放,谁都没有放。

    晏季匀冷笑:“梵狄,你搞清楚,她是我老婆,你是她什么人?再不放手,我只能认为你是第三者插足了。”

    “。。。。。。”

    这话够毒,狠狠戳中梵狄的要害。骄傲如他,身份尊贵,一方霸主,怎么会当第三者插足?他的尊严是不会允许他这么做的。

    但是,这一刻,梵狄心底的某种情绪在翻腾,他别的不管那么多,他只想要知道水菡的想法,如果她点头,即使是跟晏季匀当场翻脸又如何?

    “水菡,你愿意跟我走吗?告诉我。”梵狄一眨不眨地看着水菡,心中期待着她点头。

    水菡鼻头一酸,她虽然不知道梵狄对她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但她至少知道梵狄是在担心她,可是,她怎能让梵狄被人说成是第三者?她不能让朋友因为她而折损尊严,她会心疼和自责。

    晏季匀怒极反笑,锋利的眼刀戳在梵狄身上,嘴里说的话却是对水菡:“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不准你跟梵家的人走得太近!”

    水菡当然记得了,梵家和晏家的恩怨,但这不是她顾忌的理由,她顾及的是梵狄的处境,她不能自私地让他成为笑话……

    “晏季匀,你别闹了,我跟你走。”水菡充满歉意地看着梵狄,摇摇头,使劲将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挣脱。

    梵狄手里一空,他的心神也在这一刻龟裂,一抹清晰的疼痛窜上心尖……她还是选择了跟晏季匀走。

    “梵狄……我……”水菡还想说点什么,但晏季匀已经把她拖上了车。

    “菡菡……菡菡……”童菲紧张地拍着车窗,但车子已经启动了。

    兰芷芯望着晏季匀的车远去,不由得无奈地摇头……看来晏季匀对水菡还是有感情的,否则也不会赶来了,而梵狄对水菡的心思似乎也不只是朋友而已。这两个男人都很强,水菡遇上了,是幸运,但是注定她的生活也不会平静。

    梵狄眼看着水菡被带走,一言不发。他不是怕晏季匀,而是因为,水菡选择了跟晏季匀走,她还是有所顾忌的。

    是呵,毕竟水菡跟晏季匀是真正的夫妻,不论婚姻幸不幸福,有张结婚证是不争的事实。除非是她愿意跟他走,否则,他有什么理由出手?

    掌心还残留着她手上的温度,她的笑容还在还脑力挥之不去……梵狄记得自己曾在水菡离开游轮时暗暗想过,如果还能遇到,即是有缘。今天就是这么凑巧的遇到了,他却还要放手,这种感觉有点刺痛,他不喜欢。他想要抱着她,拥有她,想要看着她笑……看着她被晏季匀带走,他有种想要将她抢过来的冲动!

    今天的事,无疑是加深了晏季匀与梵狄之间的矛盾。梵狄心里隐隐觉得,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与晏季匀还会发生比现在更剧烈的冲突,真正的面对面交锋……

    ==============呆萌分割线==============

    水菡闷闷地坐在车里,只觉得脑袋越来越晕,眼皮越来越重,身体也变得很热,不由自主地伸手解开了衬衣的一颗扣子。

    “唔……热……”水菡嘴里溢出一声呢喃,涨红的小脸紧紧皱着。

    晏季匀闻到她身上的酒味,心里的火气越发的大了:“你还知道热?你以为自己酒量很好是不是?夜店是什么地方,你也敢来?”

    酒能壮胆,水菡听晏季匀这么一说,迷离的醉眼里露出几分愤懑:“我是跟童菲和兰姐在一起玩的,怎么不行吗?你敢说你没来过夜店?我……我……我是喝酒了……关……关你什么事……我想发泄一下,开心一下,不行吗?”

    “你是我老婆,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老婆?”水菡一呆,忽然笑了,伸手勾住晏季匀的脖子,舌头有点打结:“呵呵……我真的是你老婆吗?你……你哪里像我老公了?你……你是混蛋……不是老公……”

    晏季匀眸光一暗,狠厉的神情变得邪肆,将她的那只不安分的小手握住,低头攫住她喋喋不休的唇,狂野而粗鲁的吻密密麻麻袭来。

    “唔……”水菡想要推开他,可他吻得更深跟用力了,啃咬着她的唇她的舌,吻得她快喘不过气来,仿佛肺部的空气都要被他吸干了。

    带着惩罚的吻不容她拒绝,狠狠地将他的愤怒灌进她的身体……

    “唔唔唔……唔唔……”水菡另一只手捶着他的胸膛,但这点力气对他来说没有作用,他将她抱起来固定在他腿上,与她紧紧贴合在一起,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磨蹭着彼此的胸部,一股酥麻的感觉传来,下腹升腾起熟悉的燥热,他的呼吸越发粗重,邪恶的大手不知何时钻进她的衣服,掌握着她胸前诱人的嫩白……水菡浑身发软,只觉得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像要烧起来一样,她仅剩的理智告诉她,要推开他,可是她怎么可能挣脱得开这个野蛮的男人。一声嘤咛从喉间溢出,她这么一挣扎,顿时感到有个什么硬硬的东西铬着她最柔软敏感的地方……“别乱动,是不是想来个车震?”男人沙哑的声音里是难耐的隐忍,他能感觉某处都快涨得爆炸了,她这么一动,简直就是要命……【第二章到,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