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71章:彼此温暖
    无论再怎么强悍的人都敌不过岁月的侵蚀,无论你曾经多么了不得,都逃不过命运的翻云覆雨手。无声无息看不见的大手总是会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猛推你一把,你哭你笑都只不过是这世界渺小微弱的声音而已。人生无常,越是不想发生的事情越会接踵而来。

    晏鸿章不是在家里晕倒,而是在律师行。

    毛秉华,男,现年五十二岁,任职晏鸿章的私人律师已经有二十个年头了。他对晏鸿章尊敬有加,而晏鸿章也给予了相当的信任。二十年来,晏鸿章对于毛秉华的工作很满意,就连立遗嘱这么重大的事情也交由毛秉华来做。

    根据毛秉华所说,晏鸿章是今天在律师行立遗嘱时突然间晕倒,跟着就被送往医院。现在杜橙的父亲杜泽涛正在抢救。

    晏季匀和秦川在手术室门口候着,还有毛秉华也在。

    毛秉华虽然年过半百,但他平时很注重保养和仪态,看上去并不显老,到是颇有几分知识分子的气质。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胡子刮得十分的干净,衣着得体,稳重而斯文,一双精深的黑眸格外明亮,散发着睿智的光芒,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不愧是晏鸿章看中的律师。

    晏季匀端坐在椅子上,毛律师在他旁边,一脸焦急地望着手术室的门。

    晏季匀脸色沉凝,眉宇间隐现忧色:“毛律师,我爷爷为什么会晕倒?有什么征兆或是在晕倒之前他吃了什么,做了什么?有没有受到刺激?”

    毛秉华摇摇头:“老爷子当时只是在喝白开水而已,我办公室里也没有第三个人在场,老爷子是来立遗嘱的,我们谈论的话题都很正常,不会刺激到老爷子,可是他就那么毫无征兆地说不舒服,紧接着就晕倒,我也是被吓到了,第一时间就叫了救护车……晏总,我知道这次老爷子在我的律师事务所里晕倒,无论如何我都难以脱掉干系,所以我也将老爷子喝的杯子和水都还留着,医院在化验。至于遗嘱的事……晏总,你明白的,我暂时还不能说。”

    其实说了这么多,毛秉华最后那几句才是他的重点。

    晏鸿章在毛秉华的律师事务所里突然晕倒,由于他身份特殊,不管毛秉华多么得晏鸿章信任,他都要接受晏家的调查。而另一方面,晏鸿章所立的遗嘱时什么内容,目前由于晏鸿章只是在抢救,还没死,律师是不可以透露遗嘱内容的。

    晏季匀当然明白了,他不会为难毛秉华,但晏家的其他人是否也像晏季匀这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晏家的人很快就陆续赶来,一个个都表现出了对老爷子的紧张和关心,全都围在手术室门口等着。

    晏启芳两口子,五姑妈两口子,三伯四伯,沈蓉,晏鸿章的弟弟弟媳,以及子女……就是晏家的家宴有时都没这么齐呢,可见大家对这件事的重视了。晏锥在见客户,但听闻老爷子的消息也正在赶来的途中。

    能不重视么,亲情的成份也有,但有的人心里更紧张的是老爷子假如真的有事,遗嘱会怎么立,他手中的股票会怎么分配?众人各怀心思,彼此之间却都是心知肚明……终于还是走到这一天了,晏家和炎月,只怕真是到了动荡的时期了。

    一群人在这儿,男男女女低声议论个不停,而毛秉华就在一遍一遍地重复解释着老爷子晕过去时的情景……

    晏鸿瑞眼巴巴地望着手术室的门,焦急地走来走去,老伴儿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别一直在那晃悠了,我眼睛都花了,你就不能坐下消停消停?”

    晏鸿瑞本是个和蔼可亲的人,被妻子这么一说,狠狠一眼横过去:“你让我怎么消停?里边躺着的是我哥!”

    老伴儿顿时闭嘴了,讪讪地走到前边去跟女儿站在一块儿。

    晏季匀见状,心生感触……这种时候,叔公对爷爷的关心很真挚,爷爷醒来也该感到欣慰了。

    “叔公,爷爷会没事的。”晏季匀这话带着安慰的意味,即是说给别人听,也是说给他自己听。

    真正关心晏鸿章的人就会真心希望他能度过这一关,至于别有用心的就另当别论了。

    晏鸿瑞精瘦的面容上一片沉痛,勉强笑笑,却是笑得格外无奈:“哎,人老了就是活一天算一天,我今年也七十岁,而大哥就快满八十岁了,我们都是活了大半个世纪的人,不能再像年轻时那么生龙活虎的,现在啊,我们进一次医院就感觉好像离这个世界又远了一些……”

    年岁已高的老人是什么心态,倒数着自己活着的日子,那种滋味是怎样的难过和凄凉,只有自己真的老态龙钟时才能体会。但晏季匀即使没有到那个年龄,他此刻的心境也如同一个年迈的老人了。

    回想晏鸿章对晏季匀做过什么呢?在晏季匀父亲死后,晏鸿章曾将晏季匀流放去澳洲;之后又将晏季匀召回,任命为炎月的总裁;之后,晏鸿章为晏季匀物色了邓嘉瑜,可晏季匀不喜欢;水菡出现了,怀孕了,晏鸿章最开始要想用钱将水菡打发走,但在知道她是沈玉莲的外孙女时,晏鸿章改变主意,逼迫晏季匀娶了水菡,就连结婚证都是晏鸿章一手包办的,晏季匀和水菡没跨过民政局的门槛……

    晏鸿章独断专横,对晏季匀的人生影响如此之大,此刻他倒下了,晏季匀最该高兴的,可他却笑不出来,只感到悲凉。

    人生在世是为什么呢,爷爷虽然像个**的帝王,但抛开这一点,晏鸿章对晏家的贡献和功劳是无人可以否认的,家族和公司都在晏鸿章手上得到了最大的发展,达到了一个辉煌的巅峰。即使将来,晏季匀也不一定就能超越晏鸿章对晏家所做的。

    不可一世,叱咤半生,晏鸿章老了,身体不行了,他就像一个巨人,倒下亦会造成强烈的震撼,更会让人为之惋惜。

    晏季匀对晏鸿章的心情是很矛盾的。他敬佩晏鸿章做生意的手段和头脑,但他不喜欢自己的人生被人操控。

    想一想,似乎爷爷很久都没有管过他了……自从他与水菡分居之后。也因此,晏鸿章现在在手术室里,晏季匀才会真心地担忧。不独断专横的晏鸿章才会像个亲切的长辈……

    水菡是从上班那里赶过来的,在医院门口就看到有不少记者了,她是从后门溜进去的。

    晏家很多人都看到水菡来了,但没人主动跟她打招呼,当她空气一样的。她也不会去自讨没趣,径直走向晏季匀。

    他看上去心情沉重,眉头皱成了小山,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目光盯着手术室,久久都不曾移动一下。

    水菡在他身旁坐下,她同样也是为晏鸿章担心,心疼,这种非常时期,个人恩怨暂时抛到一边了。

    “爷爷的情况怎么样了?”水菡轻声问。

    晏季匀闻言,眸中闪过些许光亮,水菡的到来让他的心莫名了少了些躁动。

    “情况不乐观,继续等着吧。”

    水菡心里暗暗祈祷,希望爷爷没事。

    她澄澈的眼眸里充满了担忧,她只能暗暗祈祷晏鸿章没事。

    她的每个表情和眼神,晏季匀全都看在眼里,不知怎的他忽然想到……假如有一天水菡知道爷爷是为什么会要他娶她,知道了那个秘密,她还会像现在这么真心地敬爱爷爷么?

    晏季匀眼底掠过一道复杂的光线,长臂一伸,揽着水菡的肩,无声的拥抱,他没有说话,他只想抱着她,彼此温暖,彼此慰藉,彼此给予对方力量。只要血液里的亲情还没泯灭,没人能在这种时候绝对的坚强,晏季匀和水菡现在有同样的盼望,同样的担忧,一个拥抱也说明了这夫妻俩在晏鸿章这件事上是相同立场。

    与此同时,远在山上的某一座尼姑庵里,一位头发半百的老人跪在佛堂前,双手合十,念念有词,似是在诵经。

    安宁祥和的佛堂里,观世音菩萨的金身宝相庄严,跪着的人万分虔诚,许久都不曾起身。这是每天的功课,她必须要做完才可以。这么多年了,她早就习惯每天对着这菩萨金身诵经,她也渐渐地感觉心中的执念放下了不少,心境平和。

    静谧的空气里想起细细的脚步声,有人进来了,是一个身穿尼姑袍的老太太——这座尼姑庵的主持师太,也是那位老人的师傅。

    主持师太年近九旬还能行动自如,走起路来气不喘脸不红,虽然满脸皱纹,可精神却是不差……估计这山上的环境更养人。

    “师傅……”老人恭敬地行礼。

    主持师太面容祥和,无悲无喜,神情淡然地说:“你不用再叫我师傅了,你我缘份已尽。我来就是要告诉你,你该离开了。”

    老人大惊,不知怎么师太为什么这么说。

    “师傅,我错做什么了吗?”

    师太摇头:“当年你被送来我这里,只是带发修行,我说过你尘缘未了,现在就是你去了解尘缘的时候了。”

    “不……师傅,我早就已经看破红尘了。”老人急着申辩,但这时,守在门外的小尼姑走进来,将手机递给老人。有人打电话来找她了。

    老人看到这电话号码,心头蓦地一紧,接起来……

    “喂,姐……你快回来啊,晏鸿章病危,正在医院抢救呢!”这略显苍老的男声显得有点兴奋。

    老人那双原本平静如水的眼眸忽然间涌起了暗流……她一下子明白了,师太所说的尘缘就是晏鸿章——她的丈夫,阔别已久的丈夫。【先更一章,白天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