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72章:水菡被怀疑下毒!
    病床上,面容惨白的老人躺着,戴着氧气罩,身上插着不少管子,旁边的仪器上显示他的身体各项机能都处于十分低弱的状态,他现在还是昏迷不醒,一众人都还在守着,杜泽涛向大家交代一下老爷子的情况。

    事到如今,瞒不住了,杜泽涛不得不说出了晏鸿章的病情,并非是现在才突然病了,他的冠心病已经到了必须做手术的独地步,今天能抢救过来,算是万幸了,可目前还处于昏迷之中。

    晏家人不由得面面相觑,晏启芳更是含泪自责,说自己忽略了父亲,她心痛的样子看上去到是有几分像是真的,实际上只有她的老公才最清楚,妻子的眼泪之中,一半是为父亲的病痛,另一半而是悔恨……后悔自己发现得太迟,要是早点知道老爷子的病情,她就能早点为儿子打算,她还能每天无微不至地照顾晏鸿章,说不定老爷子一高兴就将手里的股票多分给这一房呢。

    晏启芳的这种想法正是代表了晏家大多数人的心思……想到老爷子的病情,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利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豪门中更是把这句话的意义发挥到了极致。

    沈蓉此刻也是心情颇为复杂……有兴奋,有高兴,有忐忑不安……各种情绪都涌上来了。

    晏鸿章终于倒下了,就算现在还没死,可还处于昏迷中,晏家和炎月将由谁来接管?沈蓉当然希望是晏锥了,她对晏锥很有信心,只以为她也知道邓家将赌注压在了晏锥身上,最近都在暗中吸纳炎月的股票,目的就是为了争取到更多的胜算,等到与晏季匀全面开战的时刻。

    可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刻来得好快,令人措手不及……以晏鸿章倒下为征兆开始的混乱,将会怎么收场呢?这一次,沈蓉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更渴望自己的儿子成为继承人。至高的位置就在眼前,谁想坐上去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必然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杜泽涛办公室。

    “什么?不是病发,是中毒?”晏季匀脸色都变,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狠厉的气息。

    杜泽涛惋惜地一叹:“是的,老爷子是中了一种慢性毒药,无色无味,在他身体里累积了一段时间了,发作,是迟早的事。现在我只告诉你一个人知道,老爷子是中毒,不是病发……如果老爷子一天不醒来,我们都无法为他做心脏手术。”

    晏季匀深眸里掠过一道杀机……是谁下毒的?敢对晏鸿章下毒,摆明了是不将晏家放在眼里。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这个藏在暗处的黑手,手段太过阴狠了。对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是私人恩怨还是针对整个晏家?是外人做的还是晏家人做的?这个念头令人格外心寒,但晏季匀却不得不那么想……能用慢性毒药的人,必定是跟晏鸿章时常接触的人才能做到。晏家很多人都有嫌疑,包括佣人,保镖……

    晏季匀冷若冰霜的面容浮现出一抹嗜血的狠意:“杜伯伯,我会把事情查清楚……谁长期待在爷爷身边并且下毒的人并不多。”

    杜泽涛点点头,他也认为晏季匀应该好好查查,潜藏着的隐患才是最可怕的。

    晏鸿章病重的消息不胫而走,这次是真的瞒不住了。无从追溯消息的来源,一经传播出去就以奇快的速度散开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股票。

    收市前半小时之内,炎月的股价下跌了一块二毛。这还是因为收市了才稳住的,否则或许更遭。

    医院外边有不少记者蹲守着,晏家的人不在本地的也纷纷在急着往回赶,公司股东们的电话打个不停……

    坏事传千里,但这次也传得未免太快了,快得太不正常。晏鸿章被送往医院不到一个小时,股市就传得风风雨雨紧跟着股价就跌了,同时记者也收到消息。

    而这些,都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才是真正让人头痛的时刻……晏季匀肩膀上的担子无形中加重,但幸好他前段时间得知老爷子身体状况之后,暗地里做了一些应急措施,如果市面上的散户手里的股票被人吸纳,其实对晏季匀造成不了太大影响,最关键是股东们手里握着的股票。

    而这些股东,有一半都是晏家人,他们之间明争暗斗不在少数,这样一来反而不会轻易将股票卖给谁,除非是能出现一个让晏家人甘愿把自己手里的股票交出来集中在某一个人手上……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晏季匀现在除了极力稳住公司,他还要将下毒的人找出来。不管这家里多少人不服气,他决定了就会去做。

    晏家的人在听闻老爷子是中毒时,一个个都跳起来,生怕怀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但晏季匀才不管这么多,直接将所有人都一个个的盘问,就像是警察对待嫌疑犯那样,最近住在大宅子里的人以及佣人,司机,保镖,全都在晏季匀一一盘问过了,但却没有得到丝毫线索。

    晏家的人知道晏季匀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他们无法忍受,觉得这是耻辱,他们原本是互相争斗的,但现在却变得出奇的一致,矛头直指向晏季匀。

    大厅里坐满了人,都在窃窃私语,说着自己对晏季匀的不满,说他目中无人,说他不尊重长辈,说他六亲不认连自己的家人都怀疑。

    “晏季匀,老爷子还没死呢,只是昏迷而已,你该不会是现在就开始觉得自己能操控一切了?你别得意太早!”晏启芳不服气地说,阴阳怪调的。

    “就是嘛,我们是爸爸亲生的,我们怎么可能会害他?晏季匀你这么怀疑我们,你还念不念一点亲情?真是太让人寒心了!”五姑妈也附和这么几句,脸上尽是愤懑之色。

    三伯四伯虽然没表现出过多的不满,但也是一脸阴沉地坐在那边。

    晏哲琴不是晏鸿章这一脉,但她也是股东之一,是晏鸿瑞的女儿,时常会来主宅走动,她当然也免不了嫌疑,同样的被晏季匀盘问过。

    晏哲琴冷笑:“呵呵……依我看我,查谁下毒,这只不过是某人的借口罢了,实际上不就是想给咱们一个下马威吗?别搞得好像真为老爷子着想,如果真那么孝顺,就该公平对待,将这大宅里住的每一个人都查过才对。晏季匀,你怎么不把你老婆叫来挡着大家的面问问?据我所知,她在大宅走动得最勤,接触老爷子的机会可比在座的人都多,你为什么不查她?为什么不查你自己?谁知道是不是你们两口子下的毒手呢,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晏哲琴这番话,让气氛僵硬无比,还蔓延着丝丝火药味,这个女人竟然比晏启芳还犀利三分。

    晏季匀倏地眯了一下眸子,两道锋利如刀的寒芒迸射出来戳在晏哲琴身上,一步一步地走向她,每走一步,他的脚印都像是踏在了她心上,这种凛冽横绝的气势让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晏哲琴说的话也是其他人想说的,不过晏哲琴显然更没顾忌,胆子更大。

    “你怀疑我,我可以当没听到,但你不该怀疑我的女人。”他低沉的声音厚重而冰寒,霸道的警告里充满了戾气。

    “水菡对爷爷的孝心,比你们任何人都真。你们一个月里有几天是陪着爷爷的?你们一天能跟爷爷说上几句话?你们有像水菡那样嘘寒问暖吗?你们心里,是把爷爷看成什么?董事长?家主?可水菡把爷爷当成亲人,她尽到了你们不曾尽到的孝道,这三年来,爷爷变了很多,少了专横,多了宽容,多了慈祥,这些都是谁的功劳?是你们吗?你们除了关心公司赚多少钱,你们还会关心什么?现在你们还好意思怀疑水菡对爷爷下毒,你们都不觉得羞愧吗?”晏季匀一字一句都是那么清晰而有力,犹如晨钟暮鼓敲响。

    眼前这群人被训了一顿,面子上当然不好过啦,虽然他们心里都知道晏季匀说得有理,可他们本就不是讲理的人,现在家里乱,公司乱,只有水菡还被晏季匀保护得好好的,不曾踏进这趟浑水,他们能允许么?再者,晏季匀是最有希望继承公司的,这让他们不甘心,嫉妒得发疯,他们知道自己最大的对手就是晏季匀,不把她老婆拉下来怎么能行?

    “你分明就是护短!”

    “强词夺理!”

    “你老婆你就护着,我们是你的长辈还要被你当犯人一样审问,晏季匀,你太过分了!”

    “对!把水菡叫来!”

    “。。。。。。”

    一众人七嘴八舌地开始闹嚷了,反正迟早都是要撕破脸皮的,不如就趁这机会大家来个痛快,省得藏着掖着难受。

    就在这嘈杂声中,忽地大厅门口走进来一个人,首先看到她的是晏启芳,晏启芳眼珠子都直了,以为眼花……

    “你们,全都给我闭嘴!”一声高亢的吼声,将所有人都惊住了,纷纷侧目看去……

    “妈……真的是妈妈?”晏启芳惊喜地冲过去,眼睛都红了。

    短暂的寂静后,立刻又是一阵乱哄哄,这个老太婆的出现实在太惊悚,大家都激动得很,就晏季匀一个人最冷静……这是他的奶奶!可他没有笑出来,反而感到胸口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奶奶为什么会在这种敏感时期出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