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73章:保护她
    一身素色衣服,款式老旧,还穿着一双黑色的布鞋,手提着一只黑色方形包包,一头短发已经白了大半,矮小精瘦但却精神十足,这副形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七八十年代的知识分子。这样简朴,其貌不扬,真的是晏家那位被视为禁忌不准提起的女人吗?

    看上去就跟普通的老太太没分别,但是,她的出现,任谁都不敢小觑,每个人心里都掀起了惊涛骇浪。是啊,怎么会有人忘记她呢,她到现在名义上都还是晏鸿章的妻子。

    “妈……妈您可回来了!”晏启芳像个孩子一样地抱着母亲哭得稀里哗啦。晏季匀的五姑妈更是泣不成声,又哭又笑的。

    三伯四伯都是老男人了可还是禁不住无比激动,眼眶泛红。

    老太太被众人包围了,女们都格外惊喜,问长问短的,都显得很兴奋。晏哲琴都凑过去套近乎了,热情地挽着老太太,活像那是她亲妈一样。

    乔菊的突然出现,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晏启芳他们是乔菊的亲骨肉,当然不会在意她曾经做了什么。

    “妈。您回来就好了,爸他……他在医院昏迷不醒,现在家里都一团糟,我们还被叫来在这儿一个个地盘问……”晏启芳哽咽着声音,目光瞄了瞄晏季匀,那意思是相当明显了。

    五姑妈也哭诉:“妈,您来主持大局,我们就能当心了……您可不能看着小辈胡来,我们长这么,还没受过这种冤枉气……妈,您要替我们做主!”

    “就是嘛,妈回来了,咱一切都听妈的!”

    “。。。。。。”

    显然这群人是太健忘了,忘记乔菊曾经背叛过晏家,差点把炎月都吞了,但或许他们不是健忘,而是不在乎。只要能获得最大的利益,谁掌管晏家和炎月,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的结果。他们现在最大的对手是晏季匀,他们知道,如果晏季匀获得晏鸿章手里最后的股份,那么,他们长期以来盘算的一切都落空了。

    但他们是乔菊的子女,在乔菊和晏季匀之间选一个,他们当然要选乔菊了……自己的母亲能不疼自己么?

    一众人都挺激奋,最冷静的就要数晏季匀和沈蓉了。

    沈蓉脸上虽然也是笑容,但难掩几分勉强,而她心里是真的七上八下局促不安,有种不好的预感……乔菊,晏鸿章的老婆,是一个可以载入晏家史册的女人,只不过,不是以她对晏家的贡献,而是她曾经差点让炎月易主,是她对晏家造成过巨大的伤害。

    算一算,乔菊也该有七十几岁了,可怎么身体状态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难道是山上尼姑庵里的水土特别养人么?

    晏季匀冷眼旁观,静静看众人在欢迎乔菊的回归。他突然感觉很悲哀。这是他的奶奶,可他为爷爷感到悲哀……爷爷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奶奶不声不响地回来,第一件事不是去看爷爷,而是先回到家里来,在她心里,爷爷已经一点都不重要了么?连做做样子去看看都懒得了。

    背叛过晏家的人,差点一手毁了晏家的人,无论对方是谁,有没有血缘关系,晏季匀都不会忘记教训,所以,他在看到乔菊第一眼时,不是高兴,而是有种强烈的警惕。

    乔菊比以前更加冷静沉稳了,不愧是在尼姑庵修身养性那么久,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神色淡淡,目光淡淡,面对晏家人这么激动的反应,她像是意料中的,平静的接受着,淡定从容。

    晏季匀虽然没有像晏启芳他们那样围上去,但在他心底有个小小的希望……希望乔菊的内心能像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一样淡然,希望她真的可以像个普通人家的长辈,那么这个家里也就不会再添乱了。

    愿望总是美好的,但现实却往往是能让你意想不到的。

    一阵嘈杂过后,乔菊坐在了往常晏鸿章坐的那张椅子上。

    她瘦小的身体往那一坐,精深的黑眸扫一眼在场的每个人,一霎间,仿佛她的整个气势都变了。变得有几分凌厉……

    “季匀,过来让奶奶好好看看你。”乔菊轻轻招手,看似慈爱,实际上晏季匀却能感觉到***笑意里含着几分莫测的冷意。

    晏季匀不动声色,往前走了两步,与乔菊保持着两米的距离。

    一老一少这么对峙着,本该是互相之间关心问候,但他们没有。这哪里亲人呢,就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墙在阻隔着。

    “不错不错,很好……”乔菊微微点头,可没人明白她这是否是发自真心的在赞扬自己的孙儿。

    “季匀,你们刚才谈论的问题我也听到几句,怎么就是这样调查鸿章中毒的事吗?”乔菊这话隐隐带着点威严,却也透露出她对这件事的不满。

    晏季匀面对乔菊的质问,丝毫不慌乱,不卑不亢的目光与乔菊对视:“奶奶,您认为该怎么做?是报警吗?还是说我不该怀疑家里的人?”

    他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反而是向乔菊抛出问题,无形中就这杠上了。乔菊眼底掠过一丝诧异,自己这孙儿比想象中更强一点,但这又如何呢,她活了大半辈子难道还会怕了谁?

    乔菊干瘦的手指紧紧握住椅子的扶手,目光中的凌厉又多了几分:“我很赞成你的做法,家丑不可外扬,你关起门来处理,一个个地盘问,这是理所当然,我也不袒护他们,但是,既然你的长辈全都接受了你的调查,为什么偏偏你老婆却可以避免?没错,你是鸿章看好的继承人,可你这么做事,如何服众?既然要查,就应该一视同仁。这么大的事情,独独不见你老婆在,难道她在家里就这么特殊?”

    这番话,让晏启芳等人感到痛快,母亲一回来就表明立场是站在他们一边的,这怎能不让人欣喜?

    “妈,您太英明了!”

    “还是咱妈最厉害!”

    “。。。。。。”

    其实他们都明白水菡下毒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但因为她是晏季匀的老婆,平时最得老爷子宠爱,他们早就嫉妒万分,现在还不趁这打压打压,他们怎能舒坦?

    晏季匀沉默了,望向乔菊的目光里流泻出一片阴沉,而乔菊也毫不示弱地与他对视。这真是令人费解的一幕,奶奶和孙儿多年未见,理当是相见甚欢,可两人之间却是暗流汹涌,火药味好像随时都能触发。乔菊到底针对晏季匀什么?

    晏季匀本身不惹乔菊恨,她内心是欣赏晏季匀的,可晏季匀是晏鸿章最疼爱的孙儿,她恨晏鸿章,所以,他器重谁,她就恨谁。一个连自己丈夫的公司都敢吞的女人,她的思维里,亲情这东西是排不上号的。

    大家都在等着看戏,看着晏季匀被乔菊这么逼迫,他们心里都是幸灾乐祸的。

    晏季匀心里藏着一股火,精明如他,看出来乔菊这是想拿水菡开刀,建立自己的威信,来个下马威给众人瞧瞧,同时也是宣告晏家现在由她当家做主的。法律上来讲,她有这个权利。但实际上她这就跟篡位差不多。

    爷爷还没醒,现在就跟乔菊闹得太僵的话,水菡将来的日子更不好过。晏季匀最不希望的就是水菡介入家族纷争,原本他在极力保护她,想让她和孩子独立于是非之外,可偏偏乔菊回来了,并且还要拿水菡开刀,他心里的愤懑可想而知。

    “奶奶,水菡现在不在家,她还没下班。”

    “上班?”乔菊微微一愣,正想说点什么,却听门外有佣人在小声说了一句:大少奶奶刚刚回来了。

    乔菊脸色一沉:“去,把她叫来!”

    佣人即刻就去办了,不一会儿水菡就被带到了主宅的客厅。

    水菡一踏进客厅的大门就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氛……沉闷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怎么这么多人在这儿?水菡心里咯噔一下,朝站在中间的晏季匀望去。

    晏季匀心里一紧……她哪里应付得了这种场合,她待会儿会害怕吧。

    “晏季匀……我……”水菡一脸迷茫。

    “我奶奶回来了,想见见你。”晏季匀走过来握住水菡的手。

    “奶奶?”水菡惊愕,她想到了晏季匀曾说过关于他***事……那是晏家的禁忌啊,怎么今天回来了?

    水菡不由得紧张……他掌心的温度传来,给予了她一点勇气和力量。牵着她,一步一步走向乔菊。

    晏季匀昂首挺胸地说:“奶奶,这就是我的妻子,水菡。您要问什么就尽管问。”

    他说话时眼里那种认真又庄重的神色,格外耀眼。

    “奶……奶奶。”水菡唤了一声,小手在他掌心里动了动,他也用力捏两下,示意她不要紧张。

    乔菊的脸色却是越发难看了,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她握着扶手的那一只手,此刻特别用力,连血管都暴起来了,可见她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这是沈玉莲的外孙女?乔菊仿佛看到了沈玉莲年轻时候的样子,表面上依旧是平静,但内心却是在冷笑……沈玉莲不在了,她的外孙女却嫁进了晏家,这对于乔菊来说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