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75章:这就是奸夫
    水菡能想到的,晏季匀又怎么会想不到呢,她的话只是重复他内心的想法,却也表现出她在这件事上的觉悟,对于她来说是一种进步。晏季匀没有直接开口夸赞她,只是那双深邃惑人的眼眸里又多了几分温柔:“我会处理的,你先保密,别对任何人说起。我们现在还只是猜测,没有证据。”

    “嗯嗯,我知道了。”水菡点头,脑子里还在琢磨着:“晏季匀,那个男人和沈蓉偷情的事你没处理吗?”

    “我告诉过那个男人,让他辞去在晏家的工作,但他没有跟沈蓉说。这几天他称病告假,我派人去却找不到他在哪里。我猜测,或许是他不想面对沈蓉,所以装病,借此离开晏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心虚。不管怎样,等我找到他事情就会水落石出。”

    “哎,他是沈蓉那一房的厨师,听说做的菜很好吃,沈蓉离了他,什么都吃不惯了,吃什么都说不好吃,真不知道他的厨艺是否真那么了得。”

    “厨艺是次要的,关键是沈蓉牵挂他,才会茶饭不思。”晏季匀一语道破,说到点子上了。

    水菡现在脑子里乱糟糟的,也没注意自己现在是被他抱着,她还在思考今天发生的事情,乔菊的态度实在让人无法忍受,今后的日子还会好过么?不想卷入晏家的纷争,不想跟晏家的人起冲突,但偏偏事与愿违,连从未谋面的乔菊一见了她都没好脸色看。

    晏季匀当然知道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沈玉莲。奶奶的心病。

    但水菡并不了解这段恩怨,晏季匀也不打算告诉,那是晏家的秘辛,是晏家曾对沈家最大的伤害,也关系到晏家的声誉,如果能一直隐瞒,他希望水菡永远都不要知道那些事。

    两口子这是第一次有种夫妻同心的感觉,因为乔菊的出现,晏家的局面肯定会有所改变,重新洗牌。乔菊的矛头很明显是指向晏季匀和水菡的。这个居心叵测的老太婆这次回来绝没什么好事。

    乔菊归来,她的娘家人也可以自由进出了。当年因为乔菊对晏家的伤害,她的娘家人也会赶出了炎月,现在她回来了,晏鸿章昏迷不醒,一切的禁忌都被打破。

    晚饭,是乔菊一个人吃的,她的儿女们想作陪,她却不愿意。她只想一个人独自享受归来的喜悦。在山上待了太久,这个女人的心境已经不是正常人可以揣测的了。回家来不是享受天伦之乐,不是过问儿女们过得好不好,而是第一时间重温过去的生活,体验着重新掌控的滋味。

    一个人坐在偌大的餐厅里,佣人在她身后站了一排。恭敬地伺候着,不敢有丝毫差错。

    桌上的每道菜都是乔菊曾经很喜欢的菜式,时隔多年,负责厨房事务的佣人依旧记得,只是有的菜因为长时间没做了,味道欠缺。乔菊不会说不好吃,但她会告诉佣人,这个月的薪水没有了。

    乔菊在山上度过的这些年里,表面上是修身养性,实际上她的内心从未真正平息过。这辈子如果不能完成她想做的事,她会死不瞑目。她的身体可比晏鸿章好太多了。她多年来从未间断过锻炼,不为别的,只为能比晏鸿章活得长,活得健朗。如今晏鸿章倒下了,她却还精神抖擞的。

    晏鸿章的卧室在三楼,那一间的对面房间就是乔菊和晏鸿章曾经居住的。但自从乔菊做出背叛的事情之后,晏鸿章就搬到了现在的房间,连曾用过的床褥都不肯再用,全部丢掉,包括房间里的家具和她留下的衣物。

    乔菊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在落地窗前欣赏着窗外美丽的花园夜景。静谧的空气里飘散着栀子花的味道,淡淡幽香钻进鼻息,令人神清气爽。站在这里,可以看到不远处的花房还有菜园子,隐隐有灯光,可以看到有人在那里走动,像是在给菜地里浇水。

    晏家大宅堪称完美的建筑,整体风格中西合璧,极具现代感,极具华丽,但又兼顾了古典朴实的一面。但就是这样的地方,乔菊却有一处最大的痛处……

    菜园子。乔菊最讨厌的就是晏家那一块菜地。但那却是晏鸿章最喜欢最珍视的。乔菊知道那块菜园子是晏鸿章对某些事某些人的回忆,那曾是她深恶痛绝的存在……以前是因为她爱晏鸿章,但随着时间的流失,特别是在山上尼姑庵的那些年,她心中的爱已经泯灭了,只剩下仇恨。

    而这仇恨是她一直想要抹掉却又无法做到的。当她苦苦压抑后发觉自己做不到,她就会剧烈的反弹,仇恨,加倍的仇恨,无限大的仇恨……这一生过去了七十多年,她还有什么可盼的?剩下的生命,她全都要用来做一件事——未完成的事。

    =================呆萌分割线==================

    不出两天时间,晏鸿章昏迷的消息就传得沸沸扬扬,媒体闻风而动,商界更是处于十分敏感的阶段,炎月集团的竞争对手们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而炎月的合作伙伴就忧心忡忡了。商会里的人都蠢蠢欲动,一些早就觊觎商会主席之位的人像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很快就要到三年换届的时期了,晏鸿章已经连任几届,是目前为止本市商会主席连任最多次数的人。而他的上一届,上一届的上一届……是他的父亲,爷爷……也就是晏家人已经长期占据商会主席的位置,可想而知有多少人做梦都在盼着主席之位能从晏家手里夺过来。

    商会主席最重要的不是让自己公司得到更多的金钱利益,而是一种地位的象征,一种荣誉的彰显。有能力的生意人太多了,但能做到德高望重的就屈指可数。但当上商会主席的人就一定必须是才德兼备。假如你不是才德兼备,你坐上那位置,别人也会认为你是。商会主席在众多联盟商家里,有着超然的话语权,这是其他的商家向往已久的。以前晏鸿章坐着,其他人根本没机会,每次晏鸿章都会以绝对的优势连任,但最近几年来,不安分的商家越来越多了,如今晏鸿章倒下,当然是他们的机会。

    网络上,某某最大门户网站的头版头条,就是晏鸿章病重入院的消息……这一次晏家的人似乎挺齐心协力的,暂时还没有泄露晏鸿章是中毒。财经版要闻就是炎月股票大跌……

    炎月总部。这是全公司高层在晏鸿章出事之后的第三次紧急会议,这一次来的人是最齐全的,就连在外地的高管也都被紧急召回。是第三次会议也是第三次吵架……这些股东里,有晏家的人也有些外人。晏家的人都想咬极力隐瞒老爷子是中毒的事实,但某些股东要闹着去医院探望,为此,晏季匀已经力压众议,可股东们连续三天都被阻止去医院看望晏鸿章,他们怎能按捺得住?如果是真的关心晏鸿章,他们或许不会这么群情激愤,但就是因为某些人是别有所图,所以才闹着嚷着要去医院。可是,晏季匀的威势摆在那里,病房门口好几个保镖,股东们谁都进不去。

    这第三次紧急会议就成了吵架会议……

    一位穿着棕色唐装的中年男人黄敬,是外姓股东之中占有股权较多的一个,此刻,只见他猛地一拍桌子,蹭地站起来怒视着晏季匀,破锣似的声音扯着说:“晏季匀,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全都是公司的元老,在公司里,功劳苦劳我们谁都不缺,现在董事长病倒了,你凭什么不让我们去看?别以为你是总裁就能只手遮天了,我们跟董事长打天下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

    黄敬这一嗓子,立刻惹来好几位股东的附和,有了一个人开头,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跟着……

    “说得对!晏季匀,就算你是总裁,你也该懂什么是尊重!我们即是公司的股东也是你的长辈,你不让我们去病房,到底居心何在?董事长还没死呢,你是想效仿古代的某些人,挟天子以令诸侯?我们都没亲眼见到董事长,全都是听你在说,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谁知道你是不是把董事长给软禁起来了?”

    “就是嘛,说不定有人想要借此机会篡位,所以才不让我们见董事长。”

    “。。。。。。”

    一时间,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晏季匀,泼了一身脏水,含血喷人。

    晏季匀心里的愤恨可想而知,他自问做事无愧于心,不让股东们去看望老爷子也是无奈之中必须的做法……连医生都不知道老爷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而这一点,是绝不能让外人看出来的,能瞒一天就算一天。还有个原因就是……老爷子现在身体状况太脆弱了,经不起半点的闪失,每一个前去看望的人都有可能是居心叵测,万一老爷子再被人害一次,那可真是连神仙都救不了。

    为了保护老爷子,晏季匀不只是不准股东去看望,就连晏家的人进去病房都必须经过晏季匀的允许,必须在严密监视之下才能进去病房。

    晏家的人冷眼旁观晏季匀被外姓股东们“围攻”,他们心里都暗暗在幸灾乐祸,纷纷在等着看戏。如今这内忧外患的局面,不知道多少人等着晏季匀行差踏错。这就是晏家所谓的亲情……安定的时期他们只等着收钱,享受,混乱的时期他们只会把所有的棘手的事都推给晏季匀一个人去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站在奈风口浪尖,而他们,只是看戏就好……【还有一章】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