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77章:为她戴上戒指
    窗外烈日炎炎,室内却是一片阴沉沉的气息,尤其是当视线触及到病床上那个奄奄一息的女人,心情就会越发沉重,痛惜。

    她额头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却又添新伤。就在今天,她趁看护不注意的时候,打破了一个水杯,企图利用玻璃碎片割腕自杀。

    此刻,她安静地躺着,面如白纸,双眸紧闭,呼吸微弱,刚才从抢救室里出来,命是保住了,可她的情况却更加让人担忧。

    杜橙穿着白大褂,站在晏季匀身边,小声地说:“原来沈云姿曾有过忧郁症的病史……她自杀,就是症状加重了。忧郁症不是那么容易看出来的,护士也才接触沈云姿几天,所以没能及时发现,我们也是从沈云姿的一个熟人……就那个摄影协会的会长告诉的,我们联系过沈云姿以前在国外的主治医生,证实了确有其事,并且……在过去了三年多时间里,沈云姿曾有过两次吞服安眠药自杀的记录,但都被及时抢救过来了。”

    抑郁症,自杀记录?

    这些字眼,让晏季匀的心都揪紧了,整个房间都弥漫出一股悲恸的气息……已经不是第一次自杀了,这该是多么令人惋惜和痛心的事?而她却从未在他面前透露过半个字。这些年,所有的痛苦和折磨都是她一个人在承受么?她是痛到什么程度了才会轻生?晏季匀无法感受到那种心情……没想过自杀的人当然体会不到了。但他却有一个感觉,沈云姿被伤到了极点才会患上抑郁症,才会在过去三年里自杀两次……可现在怎么还会想自杀呢?他在医院守了她两天,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啊,况且,她不是获得了全国业余摄影大赛冠军么,说明她的心灵有了寄托,专注于摄影才会取得成就,怎的还会轻生?

    这个问题也是杜橙比较费解的,但是现在晏季匀站在这,杜橙似乎有点明白沈云姿为何会再次犯病了。

    “咳咳……晏少,我先来给你科普一下啊……”杜橙清了清嗓子说:“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心理障碍。根据调查数据显示,现代人患上抑郁症的越来越多了,分别为不同程度的表现。症状轻的就是长期情绪低落,但如果不引起重视,不治疗,也没人从旁开解你,帮助你走出来,那么慢慢地就会变得很严重,出现自杀念头和行为。有15%的抑郁症患者是死于自杀的,并且这个数据还呈不断上升的趋势。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甚至是黑暗的,他们看不到希望,看不到这个世界美好的一面,即使大家都认为是美的东西,在抑郁症患者的眼中,也会成为极度阴暗和伤感的事物。你有没有看过沈云姿获得摄影大赛冠军的那张作品?她拍出来的东西表面上是很唯美,但如果是一位心理学家去看,就能看透她的作品中所影射的内涵不是积极健康的东西,而是极度的悲观……”

    晏季匀心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望着沈云姿惨白的面容,还有她手腕上那刺目的纱布,他只觉得像有只无形的大手在攥着心窝处……沈云姿在他面前装出来的坚强和洒脱不过是为了掩饰她的病情和内心的伤痛,她并不是真的放下了过去,她陷得更深了,甚至伤心到想死。或许,她之所以会割腕,是因他这几天没来看她,她失望了,所以犯病。

    幸好护士发现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晏季匀想想都感觉后怕。如果真的出事,现在他见到的就不是沈云姿躺在病床,而是躺在太平间了……

    杜橙看晏季匀这默默无语的样子,他也是颇感无奈。他是医生,病人闹自杀,他总不能不管啊,可晏季匀都已经有水菡了,沈云姿这边原本是不该走得太近的,但这是自杀,不是感冒发烧那么简单,沈云姿即使这次侥幸不死,她醒了之后仍然是极度危险的。唯一解决办法就是从她的思想上入手,让她放弃自杀的念头,但这点,杜橙是无能为力了。

    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杜橙只能救人命,救不了沈云姿的心啊。

    晏季匀在医院一直守到了晚上九点,沈云姿还没醒来,他心里有些挣扎,是现在回家去还是继续守在这里?

    水菡接到电话时正在哄小柠檬睡觉……

    晏季匀在电话里也没有隐瞒,向水菡坦白了沈云姿患有抑郁症自杀的事。

    “哦,不回来了?好啊,你随意。”水菡淡淡地应了一句,不等晏季匀再说话就赶紧将电话挂断了。

    她心里窝火……昨天乔菊回来,她和晏季匀在乔菊面前同声同气夫妻齐心,她当时对这件事还有几分欣慰的,但今晚他又留在了医院,只因为……那个女人下午闹自杀。

    抑郁症,自杀……水菡对此还是有所同情,但爱情是自私的,没人会愿意自己爱的人陪伴在其他人身边,无论那个人是什么情况,同情归同情,爱是不可以分享的。

    晏季匀这几天虽然都没被水菡允许进卧室去睡,但他至少还回家来了,睡在隔壁房间,而今晚,他不会回来。

    水菡连哭都哭不出来,眼泪早就流干了,心也被伤到接近麻木,痛着痛着就真的成了习惯。

    第二天。

    沈云姿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晏季匀。

    他睡在沙发上,修长的身子无法被沙发全部容纳,他是缩着脚睡的,睡得不太安稳,眉头紧紧皱着,似是连睡觉都满腹心事。

    静谧的病房里只听得见他轻浅的呼吸声,他俊美无双的容颜比从前更加深邃立体。棱角分明的五官是上帝精雕细琢的杰作,眉毛浓黑有型,挺直的鼻翼下,两片粉色的薄唇如初开的樱花,泛着you惑的色泽。他下巴的轮廓有种格外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很想要上去含住亲吻一下……这样一个颠倒众生的男人,他有世间最冷漠的一面,然而她却知道,他有最柔情最温暖的一面。

    她缓缓蹲下来,眸光中流露出深深的眷恋,两眼泛红,颤抖的手伸出去,像着魔一样的轻轻抚着他的眉眼,如痴如醉,饱含深情的目光里又夹杂着浓浓的痛惜……这个男人啊,是她唯一爱的,任时光荏苒都忘不掉擦不去的人啊……

    她曾试着要去憎恨他,可是办不到。强迫自己忘记他,也办不到。她受伤住院,他来照顾,她内心是万分感激也是高兴的,只是在她以为他心里还有她的时候,他却请来了看护照顾她,而他就几天不来医院,她的痛苦无人能诉说。

    患有抑郁症的人,严重时容易轻生,常人是无法理解的。沈云姿只想结束自己的痛苦,在割腕时,她只想着晏季匀,满脑子都是他……

    沈云姿想不到自己居然没死,醒来又看到晏季匀了,这是她在做梦吗?

    不……不是梦,是真的,他真的来了,就在她面前。

    沈云姿的指尖触碰到晏季匀的皮肤,感受到他的体温,听到他的呼吸,她才真的敢确定这不是梦。

    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下来,无声无息的滚落腮边……有多久不曾在他面前哭过了?以前在澳洲时,她也只不过是当着他的面哭过一次而已。就是她拒绝他求婚的时候……

    因为自卑,因为觉得自己配不上他,所以才会拒绝他的戒指。但其实她内心的痛苦不比他少。如果当时她一口答应了,不顾忌那么多,现在,他的妻子应该是她才对……

    沈云姿在极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哭出声,不想惊动他。就在沈云姿站起身来之时,她忽地看到地上有个深蓝色的小盒子。

    嗯?难道是晏季匀掉的?

    沈云姿捡起来,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盒子打开了……

    这里边赫然是一双对戒。款式简单但却别具新意,寥寥几根粗线条就勾勒出了一根骨头,这是在寓意女人是男人身上掉下来的一根肋骨?

    好别致好有深意的戒指啊。沈云姿一看就喜欢上了,一时间有点发呆。

    沙发上的人动了动,沈云姿下意识地收起了戒指,两只手背在身后,晏季匀也在这时睁开了眼睛。

    “云姿,你醒了。”晏季匀坐起身,关切的目光望着沈云姿。

    沈云姿轻轻点头,想到自己自杀的事,她不知该怎么跟晏季匀说。

    晏季匀心里一颤,沈云姿红肿的双眼明显是刚哭过。她曾是那么坚强的一个女人,他只见她哭过一次……她的抑郁症这么严重,自杀被救起算是命大,现在又哭了,情况岂不是会更糟?

    晏季匀此刻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想着怎么安慰沈云姿。

    “云姿,我有件东西想要送给你。”

    沈云姿眼里倏然露出异样的神采,苍白的脸蛋竟浮现出两朵红晕,神色娇羞地把手伸到前边来,美目一眨不眨地盯着晏季匀:“你是不是想送我这个?我刚才在地上捡到了,是你掉的吧?”

    “是我掉的,可这……”晏季匀很想说这不是他要送的东西,但沈云姿却是一脸欣喜。

    “我很喜欢这里边的戒指,既然是你送的,可以给我戴上吗?”沈云姿目光灼灼,把自己的右手伸向了晏季匀……【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