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78章:坦诚说爱
    这戒指是晏季匀在香港时偷偷买的,准备在一个他认为合适又浪漫的时刻送给水菡。上次周末带水菡和小柠檬出去玩,因为见到沈云姿受伤,所以晏季匀的计划被打破,他身上还揣着戒指是想借此来安抚水菡,想让她知道他心里是有她的……可是沈云姿却捡到了戒指,还误以为是他要送给她的,这可真是个令人尴尬的误会。

    “云姿,你听我说,其实这个戒指……”

    沈云姿热泪盈眶,指尖一下子捂住了晏季匀的唇,饱含深情的目光露出悲恸:“匀,我不想再继续自欺欺人了,我在你面前总是装出一副很坚强的样子,我想维护自己的尊严,但其实我心里好痛,你知道吗?经过昨天的事,我想通了,我不该苦苦压抑自己,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何况我对你的心从开始到现在都是真的……匀,曾经我拒绝过你的戒指,那是我一生所犯下的最大的错误,我当时太自卑了,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是我太傻了,不该有那种可笑的想法,匀,现在这戒指虽然不是结婚戒指,但我很喜欢,请你帮我戴上吧。”

    这个女人曾是他的初恋,曾是他心中所爱,他曾想要娶她,两人之间的感情如胶似漆,却因为种种原因而搁浅了,如今,她连番受伤,额头上的纱布还没拆,手腕上又多了一圈白色纱布,她就这么痴痴的饱含热泪的看着他,将她伤痕累累的心捧出来呈现在他眼前,剖开她尚未愈合的伤口,向他坦诚感情,向他说着悔恨,她此刻脆弱得像易碎的玻璃,他如何能说出让那些让她伤心的话?

    加上这次,她已经自杀过三次,她患上抑郁症的原因不就是因为他么?现在难道要亲手再把她推向死亡?

    晏季匀想要说的话,全都卡在了喉咙,想说这戒指不是买给她的,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晏季匀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柔和些,但嘴角噙着的笑意还是有隐约的苦涩,只是沈云姿发现不了,她绝望的内心此刻是看到一点光亮……戒指的光。她看不出晏季匀拿起戒指的时候眼底藏着的无奈以及丝丝歉意,是对水菡的歉意。

    无论如何,他都不想看到沈云姿年轻的生命就此终结。护士医生救得了她这次,可如果她还是想着死,抑郁症不能康复,那她始终都是危险的,随时都可能自杀。

    慢慢的,就像是过了好久好久,晏季匀才将戒指套在了沈云姿的手上,竟然刚好合适,不大不小。

    沈云姿激动得哭了,一把抱住晏季匀,在他怀里嘤嘤地哭起来……她伪装坚强的时间太长了,而她终于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放得下晏季匀,她渴望的是他的温暖他的爱,渴望能回到从前……

    “匀……对不起,我知道我这么做事不对的,因为你已经结婚了,可是我忍不住……我装作已经忘了你,装作很洒脱,其实不是的……我……我除了你,没办法接受别的男人,哪怕是亲我一下都不行,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伪装得好辛苦,我不想再装了……”

    沈云姿的眼泪像开闸的洪水决堤,狠狠地哭,脆弱得像孩子。

    晏季匀默默地抱着她,心疼的感觉在蔓延……他是有多罪孽啊,一个坚强的女人为了他而变得如此卑微,抛开了自尊,将自己的最真实的一面给他看,她的无助,她的迷茫和痛苦,都在深深地刺痛着他。假如她过得很好,身体健康,能正常地区谈恋爱结婚生孩子,他心里会好过些,可现在,他只有自责和歉疚。

    沈云姿哭了很久,哭到声嘶力竭才瘫软在晏季匀怀里,她的身体还是太虚弱,流了那么多血,不是这么快就恢复体力的。

    “哭累了休息一下。”晏季匀柔声说,将沈云姿抱起来,走向病床。

    沈云姿的目光一刻都没离开过晏季匀,她的抑郁症本是因他而起,只要他能陪在身边,她整个人都会被他所吸引。只有他才能安抚她,胜过所有医生和最好的药剂。

    沈云姿被晏季匀放到床上,他给她盖好被子,直起腰来,刚一转身,沈云姿就拉住了他的胳膊,眼中流露出惊慌和不舍:“你又要走?”

    “我给你倒杯水。”

    听他这么说,沈云姿才松了口气,望着他的身影,她心底的柔情越发浓郁。明明就是爱到骨子里了,何必要压制着呢?压制的结果就是自己遭罪。从今以后她不会再压抑了……

    晏季匀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是他前两天路过商场时买的……胶卷。

    沈云姿也是酷爱胶卷摄影,他觉得送这个比较合适。这才是他打算要给她的,只是刚才被她误以为他要送的是戒指。

    “云姿,这个给你,希望你能用它拍出更多更美好的作品。你是摄影大赛的冠军,你在这方面有才华,千万不要颓废下去,别自暴自弃,你将来的路还很长。”晏季匀一番别有深意的劝慰,丝毫都不提“自杀”这字眼,但话中的含义却是很明显了。

    沈云姿有点诧异,想不到晏季匀还会买胶卷给她。

    “匀……你看过我拍的照片了?”

    “嗯,看过了,不愧是冠军作品,连我这个外行都觉得很美,很有意境。以前在澳洲的时候你就喜欢摄影了,而我就喜欢造型设计。我拿过亚洲最佳造型师的奖,你现在就拿到了全国业余摄影大赛冠军……”

    “匀,你知道吗,我不在乎这个奖,但是你说我拍的作品很美,我就觉得那是值得的,你的认可才是我最大的奖赏。”沈云姿说得动情处,伸手握住了晏季匀的手,含情脉脉。

    “云姿,你……你别把我说的话看得那么重要……”

    “匀,你这是什么意思?”沈云姿敏感至极,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变成了一片忧郁之色,好像世界末日来了一样。

    晏季匀心头一紧,随即摇摇头:“没什么,你别多想。”

    晏季匀感觉出来了,显然他说的每句话都能对沈云姿造成很大的影响,哪里还能再说话刺激她?

    暂时将她稳住吧,慢慢地开解她,治疗她,希望她的抑郁症能早日康复……晏季匀为今之计也只能这么做了。

    晏季匀除了照顾沈云姿,还要处理公司的事,在病房里和沈云姿一起吃过早饭之后他就匆匆走了。中午饭局,下午约见客户,晚上又饭局……一直折腾到深夜才消停,护士却打来电话说沈云姿到现在都还没睡,在等他。

    这一夜,晏季匀又在医院度过,第二天去上班,处理公事,每天都忙得团团转然后晚上再去医院安抚沈云姿,他自己也是身心疲惫,有苦难言。

    水菡已经连续三天不接他的电话了,晏季匀因为太忙而顾不上去找她。水菡是已经痛到麻木,干脆也就硬起心肠连电话都不接。想要斩断情丝不容易,要从避免接触开始,不见面不打电话不联系……

    水菡能强迫自己这么做,刻意不去打探晏季匀的消息,但是,她的朋友可就不一定了……

    童菲回国之后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最近几天拼命在减肥,以前她也试过减肥的但都没成功,这次她下定决心了,要从节食开始。这不,一连几天都是吃的青菜,硬是连肉渣都没沾过,每天不吃饭只吃两个苹果,结果就是坚持了三天之后……今天晕倒在家里了,被母亲送来医院输液。

    急诊室里好些人都在挂着输液瓶子,童菲就是其中一个。全身瘫软地坐在椅子上,原本红润的脸蛋也变得没了血色。

    童母守在她身边,两眼泛红,慈祥的目光里尽是心疼:“傻丫头,好端端的减什么肥啊……也怪妈,忙店里的事去了没能好好照顾你,忽略了你。你呀,可不能再每天只吃水果了,妈这心啊,都快痛死了……”

    “妈……我没事,只是没什么力气,输液之后就精神啦,别哭别哭。”童菲伸出肉乎乎的小手为母亲擦泪,她看到母亲哭泣,会难过得窒息。

    童母的手机响了,是店里打来的。

    “什么?怎么会这样?”童母脸色一变,很是焦急。

    原来是店里出了点事,有个服务员不小心用开水烫到一个客人,现在正往店铺附近的医院送呢,据说伤得可不轻。

    “女儿,我……”

    “妈,您快去看看吧,我一个人在这就行了,我现在比先前精神多了,一会儿输完液我能自己回家去的,您不用担心我。”童菲冲着母亲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童母疼惜地摸摸童菲的脸蛋,有些不舍,但还是离开这里赶去那间医院了,她是老板娘啊,老公不在家,店里有事,她哪能不去。

    童母刚走,童菲软软地靠在椅子上,不经意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童菲蓦地低下头,用手挡住前额,心里不断叨念着:“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

    她也是不想被人看到就越是事与愿违。尽管她都这么遮遮掩掩了,却还是被某个眼尖的男人给发现。

    “哈哈哈哈,童菲,你也有今天啊!”杜橙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惬意,最可恶的还在后头。

    “让我来吧,这是我熟人。”杜橙对护士说。

    护士手里拿着一个盘子,里边装的是童菲的输液针药。

    杜橙手里拿着那根细细的针头,笑得那叫一个歼诈啊,童菲脸都绿了,死死等着杜橙……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杜橙这货摆明是想趁机报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