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79章:最喜欢你生气的样子
    小护士面露花痴状偷瞄着杜橙,心花怒放啊……他是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公认的最帅的医生,倾慕他的人很多但平时都很少有机会见到他,几天不只是见到了,还能跟他说上话,小护士开心又兴奋,一边去照看其他病人一边还不忘偷瞄杜橙。

    杜橙现在的表情看在童菲眼里那完全就是一副贱贱的样子,笑得很欠揍。

    童菲咬牙切齿地说:“你别自作多情了,谁跟你熟人啊,我不认识你,你让护士来。”

    杜橙出奇的耐心很好,竟蹲下来在她身边,“含情脉脉”地望着她:“淡定点,我会很轻的,扎着这种事,我最拿手了,放心,不会疼……”

    鬼才会相信不疼!童菲与杜橙每次见面都没好事,前几次杜橙都吃亏,这次他还不连本带利都讨回来?

    杜橙的手紧紧握住童菲,这货力气大得很,童菲此刻却是浑身无力,真成了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啧啧,这么肥的手,皮厚肉也厚,血管都快找不到了……”杜橙喃喃低语,听在童菲耳朵里简直就是可怕的魔咒。只见那细细的银色的针头刺进她手背,痛得她浑身一颤……

    “臭男人,你公报私仇,你……”童菲满以为杜橙是故意的,以为他这一针肯定扎错地方了,但是她也立刻感到有冰凉的液体开始流进血管,输液管子开始往下滴了……

    嗯?居然一次到位扎到血管了,他没借此报复她?

    童菲有点意外地看着杜橙,疑惑不解,这家伙不会是在想着别的方法来整她吧?

    不能怪童菲这么想,杜橙曾不止一次扬言如果童菲哪天落在他手里就死定了,而刚才扎针不就是最好的报复机会吗?他岂会白白错过?

    事实上,杜橙确实没有利用扎针的机会报复,一次就扎准了,没有让童菲多受皮肉之苦。

    “臭男人,你怎么忽然这么好心了?”童菲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杜橙英俊潇洒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严肃的神色:“你以为我真的会借扎针来报复你?这种想法简直就是侮辱我的职业道德。我是医生,利用职业之便来报复一个女人,这种事我不会做,但你别高兴得太早,这次我放过你,以后如果在医院之外的地方你落在我手里,可别怪我不懂怜香惜玉啊,肥恐龙。”

    原来这货先前只是吓唬童菲的。

    童菲刚心里还对杜橙的工作态度有那么一丝诧异和敬佩,但当听到最后三个字时,她心里那股火苗倏然又窜上来了……

    “臭男人,你……你……”童菲气愤地盯着杜橙,但这次没有像以前那样开口就骂,眼神愤怒中又带着点悲伤,看得出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最后还别过头去一言不发,眼眶红红的,分明有着点点晶莹。

    杜橙见状,不由得微微一愣……他也以为童菲会开骂,可没想到她居然不说话了,她是在忍着眼泪吗?

    杜橙和童菲之间的焦急每一次都是跟火星撞地球似的激烈,说是冤家路窄都一点不为过,他印象里,这女人精力旺盛而且特别泼辣,但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无意中见到童菲露出脆弱的一面,杜橙有点不适应……

    杜橙状似漫不经心地睥睨着童菲:“喂,不是吧,我又没欺负你,你干嘛一副这个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真的怎么你了,你可别破坏我在医院的形象。”

    童菲是被那句“肥恐龙”勾起了伤心事,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才懒得去打理杜橙。红通通的眸子愤愤地瞪了他一眼,依旧是不说话。

    这么异常?杜橙明白了,这女人果真是有什么事……但那又跟他有何关系?

    “随便你了,我可没闲工夫管你的事。”杜橙不屑地瞄了童菲一眼,转身欲走。

    就在他刚迈出一步,忽地一只很有肉感的手拉住了他……是童菲。

    “等等。”童菲略带沙哑的声音说。

    杜橙不耐地扭头瞥着她,用眼神在说:“什么事?”

    童菲望望四周……她坐的是个角落,旁边没人。

    “我有点事想问你……”童菲冲着杜橙招招手,示意他低下头来。

    杜橙脸一僵,露出警惕的神色:“干嘛?又想对我下毒手?”

    “不是啊,我真的有话问你,我不会整你的。”童菲亮亮的眸子一片坦荡。

    杜橙犹豫了一下,心想这就当是给水菡一个面子了,谁让童菲是水菡的朋友呢。

    弯下腰,附耳过来,杜橙听到童菲用细细的轻轻的声音问:“你上次说你妈妈是开美容院的,那里减肥真的有效吗?”

    “。。。。。。”

    杜橙愕然,随即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你真的想减肥啊?你终于肯承认自己很胖了吗?啊对了,你是因为减肥而在家晕倒才会送来医院的……”杜橙笑得可乐呵了,可是童菲却被他这么一笑给刺激到。

    她最近几天心情极度糟糕,加上减肥带来的痛苦,使得她情绪低落,现在又被杜橙嘲笑,她想到了在几天之前的某个下午,有个男人也是拥着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她面前,嘲笑……那是她在留学时遇到的一个同学,也是本市的人,她暗恋他,两人还乘坐同一班飞机回来的。就在她下决心要向对方表白时,约定了见面的地点,等到的却是对方带着一个女人出现,嘲笑她又丑又肥,说她根本没资格喜欢他……

    童菲不想在杜橙面前哭的,但泪水压抑在心里太久了,强忍多时终于是控制不住,一滴一滴滚落腮边……男人都只会取笑她么?呵呵……男人。

    杜橙见童菲这下真哭了,他也不禁心头一紧,收起了笑,讪讪地说:“喂,你不是这么小气吧?你心里不爽就跟我吵架啊,你哭什么哭?”

    “我就哭,我哭我的,你走开!” 童菲眼泪汪汪的,说着还伸手推了他一把,

    杜橙狐疑的眯起了眼睛,思忖着,忽地想到了什么,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好奇地说:“我明白了,你……一定是被男人甩了,因为人家嫌弃你胖,所以你下决心减肥?”

    可恶的男人,居然都被他猜对了!可他非要说话这么难听么,明知道她哪儿痛还故意刺激!

    童菲愤恨地咬牙,捂着嘴哭得更凶了。

    “喂喂喂,说了叫你别哭,这是医院,认识我的人很多,你这一哭不是害我吗?”杜橙迅速瞄了一眼这急诊室,果然有不少怪异的目光投过来。

    杜橙暗暗腹诽……童菲这女人真的是克星!

    “行行行,算我怕了你,过几天你来我妈的美容院,我妈妈会给你制定一套最有效的减肥计划,这样行了吧姑奶奶你还哭?”杜橙的语气颇为无奈。

    童菲一听他这么说,哭声嘎然而止,红肿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一只手抹泪,哽咽地说:“真的吗?你不准骗我。”

    杜橙毫不客气地翻个白眼:“是啊是啊,真的,比珍珠还真!我妈开的美容院连很多有钱人家的太太小姐们都会来光顾,减肥效果是行业里数一数二的,你要是来了一定能瘦下来!”

    “好……我过几天去找你。”童菲笑了,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她圆润的脸蛋浮现这样带泪的笑容,不知怎的让杜橙感到一缕莫名其妙的疼惜……她那么泼辣,一副不饶人的脾气,现在却脆弱得像个孩子,爱情真是奇妙的东西,能让一个彪悍的女汉子变得柔软……

    疼惜?杜橙回过神来,赶紧甩甩头,浑身一个激灵……错觉吧,还疼惜呢,就她?一只肥恐龙怎么可能让男人产生疼惜的感觉?他要疼惜也该是那些长得漂亮身材又好的女人才对。

    杜橙正想走,童菲再一次拉住了他。

    “又怎么了?你真啰嗦!”杜橙很不耐烦。

    “你的好兄弟,晏总,他的一个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是住这间医院吧?”童菲话里有话,杜橙当然听得出来她说“很要好的朋友”是什么意思了。

    杜橙赶紧地蹲下来,凑近了童菲的脸,恶狠狠地说:“你别想从我这儿套消息,人家夫妻的事,你管什么闲事?”

    “呵呵,闲事?”童菲撇撇嘴,眼里明显的鄙夷:“水菡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事就是我的事,虽然说两口子之间的感情纠葛是不需要别人插手的,但那不代表我就应该眼睁睁看水菡被欺负成这样。我不是想干涉什么,我只是想知道晏季匀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当年在水菡婚礼上用一通电话就破坏了婚礼的女人?”

    杜橙默然,这种情况,他不会多嘴的。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果然真是那个狐狸精!”童菲不只是愤怒,也为水菡感到心痛。

    “水菡也知道了?”杜橙忍不住问。既然童菲猜到,他也隐瞒不下去了。

    童菲苦笑:“水菡没跟我说那么多,只是前些天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她醉了,说晏季匀在医院陪一个女人,还说是在看摄影展时遇到的,受伤了……我又不是傻子,当然想得到是谁了。”

    说起晏季匀和水菡的事,杜橙也是一脸无奈,听闻水菡居然和童菲去喝酒,可想而知水菡是真的气得不轻啊。

    杜橙俊脸上的表情又正色了几分,压低了声音说:“童菲,你是水菡的朋友,你就别跟着瞎起哄了,你劝劝她别太伤心,匀只是同情那个女人,念在旧情一场,道义的立场才会照顾她,不是真的想要旧情复燃。我和匀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一起长大,他的脾气我很了解,你别看他好像很冷血绝情,但他内心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你设想一下,那个女人是匀的初恋,当初两人分开时也有很多无奈的原因,假如匀现在看到她自杀都不管,他还是人吗?在医院照顾并不是背叛了水菡,男人心里,情和义,同样重要,你们女人是不会明白的。”

    他这是在通过童菲去劝慰水菡,也是在为晏季匀解释,至于童菲能听进去几分,他管不了了。

    望着杜橙离去的背影,童菲陷入了沉思,仔细回想着他说的话,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但又好像不是的。

    真复杂啊,感情的事太伤脑筋了!

    ===============呆萌分割线===============

    成人用品店里。水菡正在上班,兰芷芯不在,只有水菡一个人。

    没顾客来的时候她就用手机上着QQ,跟童菲聊天。知道童菲昨天去医院输液了,水菡很是心疼,想去看看童菲但是现在走不开。

    忽地,一个陌生的头像亮了起来,水菡一看……是梵狄。

    梵狄发了个流口水的表情过来:“美女,在线啊,上班?”

    水菡哑然失笑,打出一行字:“嗯,上班,你呢?在游轮上?”

    “你猜猜我在哪里啊。”

    “我猜不到。”

    “猜到有奖。”

    “什么奖?”

    “两百五十万大奖。”

    “。。。。。。”

    水菡愕然,梵狄这是说笑的吧?

    正当她准备回复消息时,店门口闪进来一个魁梧的男人身影,熟悉的面容,熟悉的痞笑,可不正是梵狄么?

    “你……”水菡惊讶地看着他。

    “想不到吧,我刚才就在门口呢。”梵狄得意地挑眉,大刺刺地坐在水菡面前。

    梵狄手里拿着一张小卡片在水菡面前一扬……

    “这是你上次给我的两百五十万,现在我还给你。”梵狄将银行卡交到水菡手里,见她呆滞的目光里充满讶异,粉红的小嘴微微张开,他竟然心头一颤……真要命,这小女人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模样有多诱人,真想尝尝她的唇和嘴里那可爱的小舌头是什么味道……

    “梵狄,梵狄……”水菡挥挥手,将梵狄的心神给拉回来了。

    “呵呵 ……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两百五十万我可是一分钱都没动你的。”梵狄这张妖媚的脸隐隐有着淡淡的红,又是以惯有的痞笑来掩饰他的内心。

    水菡扁扁嘴,故意装作鄙视的表情:“你是黑老大,你会在乎二百五十万吗?还好意思说呢,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可恶,骗我说是被人追债,还来我这儿蹭盒饭,还害得我去赌场门口冒雨等他,给他送钱……”

    梵狄脸一热,黑亮的眼眸里不经意弥漫着情意:“我保证以后不会再骗你了,相信我。”

    他眼中的真诚,耀眼的光芒,足以令人目眩神迷,水菡不由得怔忡了,他的目光好热,灼得她心头发慌,急忙低下头:“我信你就是了。”

    “菡菡最好了!”梵狄手撑在桌子上,温柔如水的声音说:“菡菡我今天要在你这儿吃盒饭。”

    这充满了娇媚的声音让水菡浑身一个激灵……这男人真是天生妖孽,还好她心智够坚定,否则早就被他迷得晕头转向了。

    “不就吃个盒饭吗,你至于用男色这一招吗?眼睛别乱放电!”水菡瞪了他一眼。

    梵狄越发得意了:“菡菡你才是在对我放电呢,我最喜欢看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哦……”

    “我起鸡皮疙瘩了!”

    “我也是,你看你看……”梵狄说着还掀起了自己的袖子。

    水菡无奈,这骚.包的男人她确实招架不住,还是用盒饭把他嘴堵上吧。

    很久没和水菡一起吃盒饭了,梵狄和她要的是同一种,这货吃得很开心,边吃边望着水菡发笑。

    两人聊些轻松愉快的话题,水菡连日来沉郁的心情也有所缓解。梵狄来得很是时候,他总是能把水菡逗笑,有他陪着的时候气氛绝不会沉闷。如果不知道他身份的人很难以想象到一个堂堂黑帮老大竟然会这么亲切。他在道上给人的印象是冷酷无情和残忍的,但在水菡面前,他才会表现出真实的自己。他可以为了这个女人而扮出最搞笑的鬼脸,可以挖空心思讲笑话给她听,只要看到她开心,看到她明媚干净的笑,他就像是沐浴在阳光里一样。珍馐百味吃了不少,还是觉得只有跟水菡一起吃盒饭才最香……

    一顿轻松惬意的午饭过去了,梵狄也不是真的那么闲的,他是在忙中挤出的时间来看水菡,下午还要出海呢。

    梵狄走了,与他度过的一个愉快午餐,让水菡的心情缓解了不少。不一会儿水菡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店里客人打来的。让她送货上门。

    店里有时也会接这种业务,但都是兰芷芯吩咐兼职的摩托车司机,摩的去做,并且要是金额达到一定标准才会送。

    可这次的客人居然指名点姓要水菡去送,说是要购买一箱助勃器和十盒神油。这可是一笔大生意,不容错过。

    水菡惊喜,但随即也发愁了,对方指定要她送,这是什么意思呢?水菡没有马上回答,但在对方说出地址之后,她脸色即刻变了……

    这地址她太熟悉了,就是她曾经和晏季匀住过的那栋别墅!她已经很久没去过那里,难道说晏季匀将别墅卖掉了?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他名下房产那么多,一套别墅对他来说简直太小儿科了。

    为了保险起见,水菡还是打电话叫兼职的摩的过来了,关上店门,拿上客人要呃货,坐上了摩托车……【这章五千字,明天会恢复正常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