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81章:再提离婚
    “你连一个病人都容忍不了吗?”这句话,有着多少份量?让人心酸心痛的份量,好比一把铁锤猛地砸在水菡身上。

    有些事,不是谁对谁错能分辨得清楚的,只不过是因为所处的立场不同角度不同,才会有不同的感受。

    在晏季匀来说,他顾及一个可怜的女人,一个为了他而患上抑郁症的女人,他没错;在水菡来说,她在同情那个女人的同时却也无法忍受对方的存在,不能忍受晏季匀对那个女人过份的呵护,水菡也没错。

    水菡被晏季匀这句话给气得发抖,愤怒和痛苦的感觉在心头交织,她不知如何表达此刻这种激奋的心情,仿佛有无数的语言和词汇在脑子里冲撞,但最终只得几句话说出口……

    “呵呵……是啊,我就是连一个病人都容忍不了那又怎样?这是不是就算很小气?算我无理取闹?随便你怎么想吧,我不想再跟你纠缠下去,麻烦你以后别来烦我。如果我的存在成了你和她之间的障碍,你就把离婚协议准备好,我会签字。”水菡没有大吼大闹,看似平淡的语气里饱含着痛惜,对于爱情和婚姻,她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她只想将这令人伤心的东西都摒弃掉。

    离婚两个字,是水菡在隔了三年多之后再一次提及的,相同的是她怀着绝望的心情,不同的是……上一次提出时,她会哭,而这一次,她连一滴眼泪都没流。

    有一种伤痛是哭不出来的……物极必反,太多伤心堆积在身体里,找不到宣泄的出口了。能够放下,不是因为真的愿意放下,而是感到无力去改变什么。坚持了很久,努力过,期待过,曾为了他而将心里的那把火燃烧,可最终就是被他亲手浇熄。

    他还有个病人要照顾嘛,那个人的重要性足以让她和他的婚礼都进行不下去,如今人回来了,还有什么可挣扎的?

    晏季匀紧紧攥着拳头,深眸里涌动着骇人的狂流,岑冷的光线直刺在水菡身上……她居然又说离婚的事?

    心尖上窜起一股疼痛,但也伴随着强烈的愤怒!她又想离开?她还是不信他?他这么费尽心思将她骗到这里就是为了跟她好好解释,可得到的却是她提出离婚。

    离婚了她就不是他老婆了,她想跟哪个男人在一起都行,她不会再见了他了吧,她甚至会去到他找不到的地方……

    不……他不能允许她离开,他不会允许离婚!

    晏季匀狠狠压下胸口处的躁动,眸子里流泻出一片痛惜之色:“就不能再给我点时间?我答应你,只要她的抑郁症康复了,我不会再像现在这样照顾她,我只会和她保持普通朋友的关系。这样还不行吗?水菡,晏家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中,你不等爷爷醒来就要跟我离婚?你确定要这么做?”晏季匀这是抓住了水菡的软肋,她善良,孝顺,他将晏鸿章都抬出来了,不信水菡真能狠心。

    果然,水菡一听这话,顿时僵住……是啊,爷爷现在还昏迷不醒,下毒的人也还没抓到。晏家,公司,只怕现在是动荡不安的,她如果现在离婚,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爷爷……

    爷爷那么疼她和小柠檬,她怎能做出那么不厚道的事?就算要离婚也该等爷爷醒了之后。

    水菡实在无法说服自己无情无义,犹豫片刻才说:“好,我们暂时不离婚,但是,等爷爷醒了,我会亲自向爷爷说明。在这段时间里,你不能来骚扰我……我和你,互不干涉,各过各的生活,你能做到吗?”

    晏季匀钢牙紧咬,俊脸上尽是阴沉……她就非要跟他划清界限?她现在的态度如此强硬,是他从未见过的,好像用刀都砍不进去似的。他的耐心也是限度,今天他做的,说的,已经是他所能达到的极限了,可水菡还是这么坚决,他的自尊心做不到比现在更低下的态度了。

    “行……你真行。就按你说的办,从今天开始,我们互不干涉。”晏季匀冷冷地应了这么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放在沙发上,再不看水菡一眼,转身走向楼上去了。

    水菡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呼吸变得窒闷,心里越来越凉,氤氲着雾气的眸子里缓缓滑落几滴晶莹。将沙发上的钱收好,水菡离开了别墅。

    他果真是愿意离婚的……水菡这么想着,脚步虚浮,神情恍惚。

    而晏季匀此刻也是气得不轻。他不是想离婚,他用爷爷作为借口只是想掩饰内心的慌乱。

    ====================呆萌分割线====================

    医院病房。

    沈云姿靠在床上听音乐,闭目养神。她这几天过得挺惬意的,晏季匀忙完公司的事就会来医院陪她,虽然有时很晚,但每天能看到他,她心里就感觉踏实,舒坦。

    人的心境总是会变化的。每个阶段的心境不一样,做事的方法也有所不同。曾经的沈云姿是不会容忍拥有一份不完整的爱情,所以才会在晏季匀婚礼当天赌气离开。但现在,她在时隔三年多之后,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想法变了。

    她不想再自欺欺人,她根本就是还爱着晏季匀,除了他之外,她无法再接受其他的男人。这次的重逢,让她压抑已久的感情再也控制不住,她伪装的坚强都消失了,她现在要做回真实的自己,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内心……

    蓦地,安静的病房里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沈云姿睁开眼,赫然见到面前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云姿。”一个温柔清润的男声,如春风一般和煦的微笑,令人倍感温暖。

    “晏锥,是你。”沈云姿苍白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笑意,美目光华闪烁。

    晏锥在沈云姿身边坐下,他身上有股淡淡的古龙水味道传来,很好闻。

    “云姿,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告诉我?受伤了也不告诉我?”晏锥语气里有着责备,也有心疼。沈云姿的事他都听说了,从摄影协会会长那里知道的,同时也了解到了沈云姿的抑郁症,对此,晏锥颇为内疚,当年他曾和沈云姿一起出去旅游散心,他都没发现她的异常,原来她竟是从未将晏季匀放下过,才会因失恋而导致抑郁症。

    沈云姿的脸色微微一僵,随即苦笑:“晏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其实……我刚回来的时候只是想悄悄的,并没有打算告诉任何人。你是炎月集团的总经理,你已经结婚了,我不想影响到你和你老婆的感情,我只是悄悄的来,悄悄地走,可没想到在影展第一天就出事,被人当成是小三给打了一顿,还撞到头……我被送去医院的时候,晏季匀正好在影展门口,他看到我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也不会让你们知道我已经回来了。”

    晏锥蹙了蹙眉头,心底涌动着些许复杂的情绪……他知道最近水菡和晏季匀之间又出了问题,这本该是他乐于见到的,可是在知道事情缘由之后,他又忍不住会为水菡担心,心疼。晏家真是多事之秋,乔菊回来了,他和母亲的处境又开始紧张起来,他在做的有些事情必须要更隐秘地进行,忙得都快成骡子了……

    “云姿,几年前我从那个小镇跟你告别之后,我就知道和你是无缘做夫妻的,但是在我心里,你会是我的好朋友,我希望你能过得好,至于我……我和我的妻子邓嘉瑜,只是商业联姻,谈不上感情的,你不必担心会影响到我什么,现在我知道你的情况了,以后你有什么事需要我的地方,尽管打电话给我,别跟我客气。”晏锥黑亮的眸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真挚而亲切,他没有提抑郁症的事,只是他话里的意思却是在告诉沈云姿可以随时找他谈心倾诉。这对于患有抑郁症的人来说就是一种莫大的帮助了。

    沈云姿眼眶微红,轻轻一叹:“晏锥,你真的很好。我……我很惭愧,当初是我拒绝了你的感情,可你不但没怪我,还像以前一样的关心我……”

    “云姿,你跟我这么客套做什么?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这些年,我们也都比从前更成熟,仔细想想,我和你,做朋友更合适,你难道不觉得吗?”

    沈云姿一愣,晏锥这话就是在说他早已不爱她了?如今只剩下友情?这就有点奇怪了……他刚才不是还说跟自己老婆没感情吗?那么会是谁取代了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除非是心里装下了另外一个人,否则他怎会这样洒脱?

    “晏锥,你能不计前嫌,我很欣慰,不过我想知道的是,你是不是爱上别的女人了?你放心,我不会生气的,我当然希望你的感情能有所寄托,我也有点好奇,到底是哪个女人能得到晏锥的垂青呢?”沈云姿语出真诚,毫无半点虚假,晏锥闻言,没有立刻回答,但他那张清秀柔美的俊脸却是染上了淡淡的红晕,这副模样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他真的爱上别的女人,会是谁?【下午还有更新,今天会加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