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84章:发狠
    佛堂,原本在晏家宅子里是没有的,但自从乔菊回来之后就将一间空置的屋子闹腾成一间佛堂了。每天她还会在里边诵经念佛,她甚至会吃斋不吃荤,可即使是这样也洗不净她那颗黑暗的心,腐烂的灵魂。她是一个矛盾到BT的人,她可以像个虔诚的信徒,吃斋念佛,但她的行为却是背道而驰的。一边念着佛经,一边却会做着一些丧心病狂的事。她就是一只在深山里关久了的凶兽,放出来了,加倍地对人进行报复。晏鸿章昏迷不醒,她在这个家里横行无忌,欺凌谁最让她感到爽?当然是水菡了。

    此时此刻,水菡逼迫跪在佛堂前……直接跪在的地上,连蒲团都被拿走了的。

    一尊大约一尺高的佛像摆在佛堂正中,背后的墙壁上挂着一个醒目的大字——禅。

    佛像肃穆庄严,无比神圣,加上墙壁上的那个字,使得这里充满了一种宁静祥和的气息,仿佛真的就是给人修身养性的地方,但水菡现在却领悟到了另外一层意思……乔菊之所以会弄出这么个佛堂在晏家大宅,绝不是因为她有慈悲心肠,而是因为她太邪恶了,她要靠着每天念经诵佛来企图让自己心安一点,她心虚,她也怕遭天谴!

    披着人的外衣却干着人神共愤的事,乔菊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明知道小柠檬身子羸弱还要让他来佛堂罚跪,老妖婆简直堪比古代那些封建专制制度下的恶霸。这种人的良心一定是被狗吃了,否则怎会这么对待自己的曾孙?

    水菡跪在地上,但她不会让小柠檬也跪着,她将孩子抱在怀里,愤懑的目光怒视着乔菊和她的娘家人。

    乔菊说让小柠檬也来佛堂跪,主要目的是杀杀水菡的锐气,摆摆自己的威风,她的目标不是小柠檬……毕竟这是晏家的直系血亲后代,她就算是不喜欢也暂时不能做得太过分,现在还不是跟晏季匀翻脸的时候。但她对水菡就不会顾忌那么多了,因为她知道晏季匀最近除了忙公司的事就是去医院看望晏鸿章,还会抽空陪着一个叫沈云姿的女人。正是因为晏季匀这样,乔菊才觉得水菡根本不受晏季匀重视,她才会越发肆无忌惮。

    在豪门中大都是如此,一个女人嫁过去,如果得不到丈夫的庇佑,那么除非是你有着强大的家庭背景,否则,难逃被欺辱的命运。这一点,水菡此刻深有体会,心里冷笑,凄苦万分……当初她就凭着对晏季匀的爱,无法自拔地一头扎进来,对于豪门中的艰辛,她以前的认识还不够。是嫁进晏家之后她才开始慢慢地体会到,直到现在,她更是明白了,无论她怎样善良,隐忍,即使她不想惹事,可还是有人要她不得安宁。或许,这个世界的规则她以前从未看清过。

    弱肉强食,败者为寇。这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她的善良隐忍,加上她毫无背景,注定了她在这个家里不会生活得开心。

    乔菊见水菡一脸愤恨的表情,满以为水菡又会骂她,眼神更加恶毒了:“你胆子不小,刚才不是骂我吗?现在继续骂呀,接着骂,我看你这张嘴能不能骂出朵花来!”

    水菡虽然是被强行按着跪在地上,可她的眼眶里连一点软弱都看不到。她不哭,不求饶,更不会怕了这个老妖婆,对方越是要羞辱她,她就越是被激起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斗志。

    清冷的眸子直视着乔菊,水菡忽地笑了,只不过这笑意里露出几分狠意:“我现在不想骂你了,我还想对你说谢谢呢……人善被人欺,这个道理是你敲醒了我。乔菊,今天的事我会牢牢记住的,你也别忘了,风水轮流转,指不定哪一天你就失势了,或者说,在你有生之年,指不定也会有需要求我的一天。包括整个晏家,现在我是被你们吃得死死的,我无力反抗什么,但是你们最好祈祷我千万别有翻身的一天,否则,你们加在我母子身上的苦难,我会统统全部都找回来。”

    在乔菊面前,水菡是弱小的,但奇怪的是,她在说这番话时竟让人产生一丝无法忽视的隐约的压迫感,而水菡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自然而然就说出来了,甚至没经过思考,说得相当流利,仿佛是早就酝酿在心底已久的。并且在这一霎那她有种莫名的信念,就好像晏家这座大山真的有一天会被她俯视一般。这是连她自己都感到奇妙的想法,在脑海里闪烁,犹如激烈燃烧的烟花般灿烂。

    看似是她突然而来的念头,实际上是早就潜伏在她心田的一颗种子……从几年前她被晏鸿章逼迫的时候开始埋下的,再到后来她看到晏家的家法那样残酷,感受到晏家的各种冷漠无情的家规,感受到晏家人对她的排挤,现在又是乔菊的步步紧逼,最终让她发出这样震撼人心的呼声。是厚积薄发,是忍无可忍。

    乔菊在短暂的惊愕之后,阴恻恻地笑起来,像是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她的娘家人也是肆无忌惮地大笑,嘲讽着水菡,看向水菡的眼神活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是的,在他们眼里,水菡一定是疯了才会说出这番话。

    这几个人丑陋至极的嘴脸让水菡感到恶心,她将小柠檬护在怀里,不让孩子被这种没营养的笑污了眼睛。

    “宝贝儿,乖,别看他们,躲在妈妈怀里就好,有妈妈在,别怕。”水菡略显苍白的脸蛋上浮现出温柔和蔼的笑,她对孩子的爱是胜过一切的,她不知道自己此刻身上笼罩着一层神圣的光晕,这是母xing的光辉,是伟大的母爱使得一个人的气质发生改变。

    乔菊愣住了,恍惚间产生错觉……水菡那弱小的身体似乎一下子变得高大起来。敢在乔菊面前公然叫板的人,实在太少了。晏鸿章,晏季匀,梵顶天,这些都是非凡的人物,而现在又多了一个水菡,怎不叫乔菊窝火?但乔菊并非是个庸人,她在愤恨之余也有几分佩服起水菡的意志,说实话,她有点嫉妒沈家了,怎么会有像水菡这样的后代?比起她生的那几个子女,但从意志上来说,水菡无疑是更强。

    “呵呵……你不止牙尖嘴利,还异想天开啊,想要站得比我们高,估计你这辈子都达不到了,除非你死了再重新投胎!”乔菊阴冷的声音撂下来,不屑地瞄了水菡一眼,招呼她的娘家人离开佛堂吃饭去了。

    走到门口,乔菊还不忘回头吩咐佣人:“给我看紧了,要是有人不老实,马上通知我!”

    “是!”佣人异口同声地回答,态度恭敬极了。

    现在不是两个,而是四个佣人在看着水菡和小柠檬,简直就是四只为虎作伥的狗腿子,往佛堂门口一站,水菡就是再多出两只手两只脚也无法摆脱了。

    在压迫之下,水菡不得不继续跪着,但她就算是跪着也不是向乔菊低头,不会求饶。乔菊最恨的也就是这一点,水菡越是有骨气她就越想折磨她……太像了,实在太像了!水菡的脾气性格与当年的沈玉莲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这叫隔代遗传吗?乔菊每每看到水菡脸上那种倔犟坚韧的表情她就想要摧毁,她最喜欢看到有人匍匐在她脚下,对她俯首,对她臣服,她喜欢掌控,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即使过去这么多年了在尼姑庵修身养性都磨不去她骨子里对于权利的欲望和邪恶的内心。

    小柠檬白嫩的小脸蛋上泪痕未干,瑟缩在水菡怀里,盈满了水汽的眸子望着她,小手搂着她的脖子,软糯的声音哽咽着:“妈妈……为什么那个人好凶?是坏人吗?”

    小柠檬指的是乔菊。在小孩子心里,只有最简单的好人和坏人的区分,而乔菊显然被划分到后一种。

    水菡胸口一窒,酸胀极了,这可怜的孩子,本该是要备受呵护的,乔菊是他的太奶奶,却是连外人都不如,这到底是为什么?乔菊看她不顺眼,故意刁难也就算了,可小柠檬哪里惹到那老妖婆了?

    水菡柔嫩的手指抚摸着小柠檬的脸颊,轻柔地说:“儿子,那个确实是坏人,以后咱们离她远一点。”

    “嗯嗯,知道了。”小柠檬乖巧地点头,他也不闹,就这么陪着水菡在这里。

    孩子这么乖,水菡的心却是更疼了,现在已经到了小柠檬喝中药的时间,但门口那几个佣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她出不去,怎么办?

    这就是晏家,这哪里是什么豪门大户,这简直就是一座铁牢!离开,她想带着孩子离开!这个念头无比清晰,在她心里冲撞着,掀起的巨浪一波高过一波。

    苦痛深浓,她忍不住在想,晏季匀现在在哪里?这个混蛋,当然是在医院里陪着那个女人了,他不会知道他儿子正在受罪,不止不能喝药,连晚饭都吃不了!【还有更新,继续码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