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85章:谁来救她!
    水菡一边安抚着宝宝一边在焦急地思索着怎样摆脱眼下的困境。乔菊老妖婆让她跪在这里,连小柠檬都一并关进来,想必是不会很快将人放出去的,她是成年人到还可以撑得住,可是小柠檬身子太弱,平时精心呵护之下都容易生病,何况是现在还不让小柠檬喝药吃饭。

    硬梆梆的地板上,水菡跪得双膝发疼,但她无暇去顾及,她只担心小柠檬会饿肚子。

    现在已经晚上7点了,她已经跪了一个小时,平时这个时候小柠檬早就吃完晚饭了。

    小柠檬眨巴眨巴湿润的眼睫毛,摸摸小肚子,咕噜咕噜叫了好几声,他很饿,但是他也知道被坏人关在这里了,不能吃饭。小家伙嘟着嘴,可怜巴巴地垂着头,不哭不闹了但却更让水菡心疼不已。

    这该死的牢笼,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和孩子在这遭罪,孤立无援,喊天天不应。晏季匀呢?此刻他兴许是在医院里陪着那个女人吃饭吧。自杀过的那只手当然还没恢复,所以很有可能是晏季匀在喂……

    想到这些,水菡心如刀绞,她知道自己不该去想,不该去在意了,可她的心不是石头做的,她也只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凡人,所有凡人会有的情绪她一样可能有。

    嫁进晏家根本是个错误,她是多么渴望能带着小柠檬离开这里,去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过平淡的日子,至少不会被欺凌……只是这样的日子何时才能实现?

    其实这次水菡是真的猜错了,此时此刻,晏季匀没在医院里,他今天还没空去看沈云姿,刚才去看过了晏鸿章,现在正在酒店里赶个饭局。

    “君骋”酒店,炎月集团旗下的六星级酒店,里边的餐厅容纳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有顶级的厨师烹饪,一流的服务水准,华丽舒适的装潢。在这里用餐是一种奢华的享受。

    偌大的包厢里只坐了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当然是晏季匀,另外一个是“齐济灵芝堂”的老板齐晖。

    齐晖家时代经营中药材,其中以灵芝为主。在国内的同行中,齐济灵芝堂算得上是顶尖了,遥遥领先与其他同行。不只是因为它出产的灵芝品质上乘,还因为它是炎月集团长期以来的供应商,这就使得它在行业中有着一种令人仰望的地位。它的盛名,可以说有一半是归功于炎月集团,而炎月集团也确实需要齐济的灵芝作为炎月口服液的药材。

    炎月口服液所含的每一种成份都是用的最好的药材,因此它的品质和口感都是优于其他同类的保健品,它的货真价实一直都是消费者们信赖的根本。它成本不低,售价自然也不低,但即使这样,它的销量也在保健品中名列第一。所以说,每一种药材的供货商都是很重炎月集团重视的。

    偏偏在老爷子出事之后,齐济灵芝堂就提出不在续约了,这是典型的落井下石,晏季匀不得不约见一下这老头子。

    齐晖也是一把年纪了,头发花白,不过或许真是因为自家是出产灵芝的,所以他的气色很好,双颊红润,说话中气十足。

    “晏总,你酒店的菜色果然名不虚传,这道佛跳墙,是我吃过的最正宗最美味的。以前我可没少吃闽菜,不怕你笑话,我这张嘴可是刁得很呐,但是今天尝到这佛跳墙,我是真的得竖起大拇指啊!”齐晖富态的脸颊笑得十分灿烂,尽是赞美之色。

    晏季匀神色如常,嘴角噙着淡淡的笑,伸手拿起筷子在菜盘里又夹了一块到齐晖碗中:“早就听闻齐总是美食专家,这顿饭我可是不敢掉以轻心,还好你吃得爽口,否则我这就成了自己砸自己招牌了。”

    “哈哈哈,哪里哪里,晏总,你太谦虚了,贵酒店的厨师手艺简直是没话说,我服了!来来来,咱接着喝!”齐晖爽快地举起杯子,与晏季匀的杯子一碰,自顾自地将这杯酒干了。

    晏季匀心想这老头喝酒到是爽快,但说到做生意恐怕就没那么好对付了,人都活了一大把年纪,早就成精了。

    席间两人有说有笑,高谈阔论,聊美食,聊旅游,聊休闲运动,天南海北地扯一通,晏季匀心里有数,这老头是故意绕弯子的。他也不点破,齐晖聊什么他就聊什么,天文地理,古今中外,不论对方说什么他都能搭上话,丝毫不会显得词穷,并且还能有自己的一些独到精辟的见解。齐晖这老狐狸表面上还是谈笑风生,可实际上暗地里也在心惊……晏季匀如此年轻就有这么丰厚的学识,太让他惊叹了。看来晏家确实是有着底蕴的家族,培养出来的继承人这么优秀,如果不是从小就开始精心栽培,断然是不可能跟上他的节奏。他肚子里的存货是积累了好几十年的成果,而晏季匀最多也不超过三十岁,可想而知晏季匀要达到现在的学识渊博,是看了多少书,学了多少知识?

    不愧是青年才俊,齐晖不佩服都不行。

    酒足饭饱了,聊得也尽兴,齐晖今天喝了不少,渐渐的有点微醺了,晏季匀见时机差不多,不再为齐晖倒酒了。

    晏季匀俊美无双的脸颊微微泛红,在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无边的魅惑,看上去像是喝醉了,但其实他清醒得很。

    “齐总,说起来你也是我的长辈,我们谈得这么投契,说是忘年之交也不为过吧?我看齐总也是个耿直的人,不过我就有点不明白,像续约这种事怎么就被搁置了呢?这不像是齐总的作风啊,难道这中间有什么我不明白的误会么?”晏季匀说话很有技巧,也是给足了齐晖面子。否则以他强硬的个性怎会如此婉转?这都是因为形势摆在那里,他要做的就是尽量说服齐晖跟炎月续约。

    齐晖打了个酒嗝,摆摆手,一脸无奈:“哎,晏总,实话告诉你吧,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我也有苦衷啊。”

    “苦衷?这么说,就不是误会了,不是炎月哪里做得不好,而是你单方面的原因?”晏季匀敏锐地捕捉到了齐晖话里的要点,趁机进一步逼问。

    齐晖小眼儿一眯,他也惊觉自己说漏了嘴,连忙将酒倒满,哈哈一笑:“晏总,来,我再敬你一杯!”

    “这个老狐狸!”晏季匀心里暗骂一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时候,只听包厢门外传来洪战的声音……

    “大少爷。”

    “嗯?有事?”晏季匀眼中精光一闪……洪战如果不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是不会在这种时候打扰他的。

    洪战进来了,在晏季匀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齐晖还在喝酒,但他的眼睛却是偷瞄着晏季匀……

    晏季匀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仿佛一瞬间蒙上了一层薄冰,狠厉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齐晖暗暗咋舌……是谁惹怒了晏季匀吗?发生什么事了?这个年轻的总裁,气势比晏鸿章还强上三分啊,看来他要小心为妙。

    洪战出去了,晏季匀继续与齐晖喝酒吃菜,今天是好不容易才把这老狐狸约出来的,对方已经连续躲了他几天了,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空手而归,必须得有所收获才行,就算无法说服齐晖续约,他也要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齐晖放弃了多年来与炎月的合作,如果他猜得没错,这件事一定是有人在幕后操纵指使,炎月现在经不起大风浪,他不能让太大的威胁存在。

    只是,晏季匀的心已经飞到了另一个地方……

    =================呆萌分割线===============

    晏家大宅里,佛堂里亮着灯,佛像前跪着一个娇小的女人,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水菡心急如焚,好几次要站起来走人,但都被四个佣人给按住了,现在还有两个佣人正死死地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站起来。

    这些佣人都是乔菊新请的,她们只听乔菊的话,哪里会把水菡放在眼里。

    水菡被罚跪在佛堂的事,传到了宅子里其他人的耳朵,有的人幸灾乐祸,有的人却是坐不住了……

    晏锥碗里这口饭还没咽下去,听闻佣人在对沈蓉说着水菡的事,他想都没想就丢下饭碗往楼下跑去!

    沈蓉没来得及拉住晏锥,但邓嘉瑜却追下去了。

    “晏锥,你给我站住!”邓嘉瑜边跑边喊,但晏锥反而跑得更快了,直奔向佛堂而去。

    邓嘉瑜气得不行,一直追到了佛堂前边才停下,气喘吁吁的累得满头大汗。

    两个佣人拦住了晏锥……是两个中年妇女,但都长得很高大,一身的蛮力,往那一站就跟俩金刚似的。

    “你不能进去!”佣人像门板儿一样的身影挡住晏锥。

    晏锥怒不可遏地低吼:“滚开!”

    这一声吼犹如旱天惊雷,水菡在里边都听到了,顿时心里燃起了一股希望,禁不住两眼泛红……终于有人来搭救她和孩子了么?【已更新一万六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