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89章:小三进家门!
    水菡独自一人在店铺里,此刻正有个男人光顾。水菡在向他介绍镇店之宝——威猛神油。

    男人身材瘦小但显得很结实,只是他的头发却是成“地中海”了,看样子不过才三十来岁而已。脱发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种原因是——肾亏。

    肾亏会导致脱发,而导致肾亏的原因也不少,纵欲过度就是其中一项。眼前这男人跟暴发户似的,脖子上挂着一根很粗的金项链,手腕套着一根筷子粗的手链,金光闪闪的格外抢眼。最搞笑的是他白色衬衣的领子上还印着一个淡淡的口红印,身上有种属于女人香水的味道……

    水菡在这上班的日子也不短了,平时兰芷芯教她察言观色,因此她也能看出几分来,这男人兴许就是纵欲过度了,居然还来买威猛神油,真是太“勤恳”了。

    “这神油当真有效?”男人半信半疑。

    水菡面带微笑地说:“您是第一次来我们店里吧?其实这神油,用过的顾客反映都还不错,您可以买一支小瓶装的试一试。”

    男人灼热的目光紧紧锁住水菡这纷嫩清丽的面容,笑意里透出点猥琐:“怎么试?在这儿试吗?如果你愿意,我也没问题的……”

    又是一个无耻的男人!水菡心里冷笑,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没变……她现在的心理承受能力比以前强多了,面对男人们色迷迷的眼神和语言上的调戏,她已经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并且还能镇定的应付,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进步。

    “先生,我们店里可是有监控器的,难道您不介意在这儿裸露吗?”水菡笑颜如花,白嫩的手指向某个角落指了指。

    果然,男人脸色一变,警惕地看了看,真的见到有监控器的镜头,但这人的色心不小,马上换个位置站着,背对着镜头,眼神越发猥琐,伸出他那只戴着金手链的手,撩着水菡的发梢:“小姐,你辛辛苦苦一个月才多少钱呢?还不如陪我一个小时,我保证你赚得比你在这儿上几个月的班还多。我留意你很久了,前边那个古玩店就是我开的,你每天都会从我店门口经过……我喜欢你的头发,喜欢你不化妆的清纯样子,我时常都在想,如果有一天你能躺在我身下,那该多好啊……我玩过的女人不少,可就还没玩过你这样的,像个良家妇女……”

    原来是古玩店的老板,那间店铺距离这里只有五十米……

    “呸!#%#$%…$#……”水菡心里已经将这色鬼骂了个遍,但不忘将自己的头发从男人掌中抽出来,退后一步与他保持一定距离,清冷的眸子睥睨着他:“先生,对不住,你来得不是时候啊,我大姨妈在身,不能去酒店伺候你了,谢谢你的抬爱,真是不好意思。”

    男人一听,有点失望,但马上又兴奋地说:“没关系,我可以等你,过几天你例假完了之后我们再约。”

    “呵呵……先生,你不了解我。我每个月会来四次例假,每次一来就是7天。”水菡笑得可甜了,一点都不像是在陶侃人。

    男人呆了呆,当反应过来水菡这话是什么意思时,顿时脸都绿了,面色又晴转阴,恶狠狠地说:“你竟敢耍我?”

    “不不不,先生,我绝不是耍你,我是为你着想啊,那种事儿可不能当饭吃,小心身体,如果太沉迷于女色,身体垮了,以后就连咱们店里的威猛神油都帮不你了……”水菡一脸真诚,说得真像是那么回事。

    这秃子气得不轻,没想到水菡这么伶牙俐齿,不但调戏不成还被耍了一通,讽刺了一顿。

    “哼,什么破神油,不买了!”秃子怒气汹汹地冲出了店门,那背影竟是显得有点仓惶。

    水菡冲着门口扁扁嘴:“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啊?想要发泄就去找ji女,跑这儿来得瑟个什么劲……”

    类似这样的事时有发生,可水菡都能应付自如了,少数顾客会像刚才那秃子那样什么都不买而走掉,但大多数即使调戏不成也是会买了东西再走的。这比起最开始来工作时的紧张和惶恐,她现在是进步太多。这当中有她自己的努力,也有兰芷芯的教导。看似一份这么简单的工作,实际上却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和毅力才能坚持下去。尤其是对于像水菡这么洁身自好的女人来说,是一种严峻的考验。

    她在这里得到了锻炼,见识了各种不同类型的男人,跟他们打交道,将商品卖给他们却又能保持让自己不吃亏,不被人占便宜,不但如此,店里还渐渐多了些回头客,这就很难得了。

    说白了就是水菡的脸皮现在比以前更“厚”,不会动不动就紧张得不知所措。这也是成熟的表现,对于她将来的人生道路也是有所裨益的。

    能在重重压力之下坚持这份工作,是另一种成功。水菡做到了,她没让兰芷芯失望,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正是水菡适应了这份工作的时候,兰芷芯却发生了一些事……

    “什么?店铺要卖掉?”水菡惊愕地望着兰芷芯,呆滞了几秒之后,急忙关切地问:“兰姐,是出什么事了?遇到麻烦了?”

    店铺是兰芷芯唯一的收入来源,这点,水菡是知道的,所以当听到兰芷芯不做了,她第一时间就想到或许是兰芷芯遇到麻烦了。

    兰芷芯像往常一样坐在收银台里抽着烟,纤细的手指夹着烟头,樱桃小嘴里吞吐着云雾,细长的眼眸里却是迷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兰芷芯给水菡的感觉除了像个大姐姐,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感,性感美丽却又像个谜一般的女子,她很少会流露自己的真实情绪,但现在这一刻,她不想伪装自己了。

    “菡菡,实话告诉你吧,我现在需要用一笔钱,数目不小,所以我打算这店铺不做了,卖掉……”兰芷芯紧蹙的眉宇间有着几分落寞和无奈。

    水菡一直都觉得兰芷芯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她俩是惺惺相惜,现在听她这么一说,水菡顿时急了。

    “兰姐,是因为钱吗?你缺多少?我可以帮你啊,这店铺是你的心血,如果卖掉的话,你不会心疼吗?卖掉以后你就没经济来源了,这怎么行呢?让我帮你吧,我……”

    “不用了。”兰芷芯感激的眼神看着水菡,眸光格外柔和,一只手握住了水菡:“你善良,心地好,有情有义,我没白交你这个朋友,但是这次的事,真的需要一笔不小的钱,如果你借给我,我这辈子都可能还不清。也许你会说即使我还不清也没关系,可我不这么想。就当是我死要面子吧,总之,我把店铺卖了还能勉强凑够钱,不用负债,只是不再当老板了,以后我还可以找其他工作啊。不必担心我,只要你以后别嫌弃我这孤家寡人的,有空出来陪我逛街聊天……”

    她淡然的语气充满了镇定和洒脱,这是一种历经沧桑之后才蜕变出的豁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兰芷芯的故事兴许又是另一种惊心动魄。

    水菡被兰芷芯豁达的心态感染了,她真的很佩服兰芷芯,面对危机和困境能泰然处之,这是值得她学习的地方。

    既然兰芷芯心意已决,水菡也不再勉强,她能做的就是支持兰芷芯的决定。

    “兰姐,不管你还是不是我的老板,只要你愿意,我们一辈子都做好朋友,行吗?”水菡亮晶晶的眸子微微泛红,盈动着水光,鼻子发酸。

    兰芷芯心里一动……她的这颗心早就锻炼得刀枪不入了,可面对水菡的真诚,还是忍不住感动,微笑着流下一滴滚烫的清泪……

    如今这乌烟瘴气的社会,能遇到一个真心对待自己的人太不容易了,不论是爱情还是友情。女人的苦,有时只有女人才能体会,所以才会有了闺蜜一说。水菡今后不再是兰芷芯的员工了,但她们的友情会延续,会更加深刻,彼此珍惜。

    水菡今天回到家也是闷闷不乐的,虽然是支持兰芷芯的决定了,可还是感觉有点舍不得。毕竟这是她第一份正式的工作,在兰芷芯那里,她学到了不少东西,而现在,她失业了,还得另外找份工作才行。

    今天回家早,水菡打算自己做晚饭。但就在她刚把菜洗好的时候,陈嫂却是神色异常地走了进来。

    “陈嫂,怎么了?”

    “大少奶奶,二老爷说让你过去大宅吃晚饭……乔……太太她也在。”陈嫂很想说乔菊,但还是改口说太太。二老爷就是指的晏鸿瑞。

    水菡眉头一皱,一想到那老妖婆,水菡就感到一阵揪心,该不会是老妖婆又想耍什么花样?但叫她过去的是晏鸿瑞,不是老妖婆啊。

    “陈嫂,我过去看看,你记得一会儿给小柠檬喝药。”水菡一边脱下围裙一边吩咐陈嫂。

    晏鸿瑞慈爱,这是水菡一直以来的感觉,对于这位长辈,她也是尊敬有加的,现在晏鸿瑞第一次发出邀请叫她去主宅那边吃晚饭,她怎好不去呢?

    让人诧异的是,晏鸿瑞不止叫了水菡,还叫了晏锥和邓嘉瑜。

    此刻晏鸿瑞夫妇身边坐了一个女人,正跟晏鸿瑞他们有说有笑的,最奇怪的是,连乔菊老妖婆都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这女人能耐不小啊,乔菊似乎对她态度很好,就跟对待自己家人似的亲切……亲切这词用在乔菊身上实在太浪费了。

    “鸿瑞,你这么现在才带来给我见呢,早该带来了,这丫头真是招人喜欢!”乔菊被逗乐了,还夸人呢。

    晏鸿瑞欣慰地看了旁边一眼,转瞬又叹息:“大嫂,事情是这样的……前段时间云姿身体不适,住院了,这不才刚出院我就带她来了。”

    乔菊诧异:“身体不适?哪儿不舒服啊?哎哟,瞧这脸色确实是苍白了一点,对了,晏家的炎月口服液是保健品里最好的牌子了,家里的女人可没少喝这东西,一会儿从我房里拿几盒回去吃,保证你过段时间就调理得白白嫩嫩的!”

    “谢谢乔……乔……”女人一下子愣住了,这辈分可怎么算呢?

    晏鸿瑞见状,哈哈一笑:“云姿啊,你是我收的干女儿,这位又是我的大嫂,你说你该称呼什么?”

    乔菊到是反应快:“傻孩子,难道你还想叫我奶奶?你应该叫我婶婶!”

    女人闻言,脆生生地唤了一声:“婶婶。”

    “。。。。。。”

    晏锥坐在一边冷眼旁观,不知怎的,总感觉眼前这看似和谐的一幕有点怪异。这也太出人意料了吧,叔公什么时候收了个干女儿?

    收干女儿不稀奇,问题在于,晏鸿瑞收的干女儿不是别人,而是沈云姿!

    晏锥心头挥之不去的一种诡异感,让他很不舒服,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仿佛眼前的沈云姿是另外一个人而不是他认识多年的那一位。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乱套了不是?一会儿晏季匀还要回来吃饭的,这顿饭还能吃得下么?

    水菡刚走进客厅就听见笑声了,不禁一呆……怎么还有乔菊的声音?老妖婆居然在笑?是什么事让老妖婆都能笑成这样?

    水菡是看在晏鸿瑞的面子上才来的,一踏进餐厅,首先第一眼就望见了坐在晏鸿瑞夫妇身边的女人……

    这一霎,水菡的呼吸陡然间窒闷……这女人很面熟,长相有点像晏季匀曾经的“情人”,在上次影展厅门口被人抱着出来受伤流血被送进医院的女人,也就是晏季匀口中所说的那一位患有抑郁症的女人,他的旧爱!

    怎么会这样?水菡懵了,站在原地不动,攥紧的手指,指甲几乎要嵌进肉里去了……真是讽刺啊,她今晚难道要跟这女人同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水菡震惊之际,晏鸿瑞已经看到她了,热情地招呼着水菡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