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90章:看见小三手上的戒指
    水菡大可以不进去,随意找个什么借口走掉。但她望着沈云姿这张美得惊人的脸上,笑容那么灿烂,不由得在想……这女人真是患上抑郁症吗?亦或是因为最近有晏季匀的陪伴和照顾,所以这女人心情大好?

    走,虽然是眼不见心不烦,但也是示弱的表现。水菡如今对于突发的事件已经有了极快的适应和心理准备,震惊和慌张都只是短暂的,现在她不想走掉了,反到是想留下来看一看这个旧爱到底是怎样的人。

    真是天大的讽刺,老公的旧爱居然堂而皇之地进家门来了,最令人窝火的是,论辈分,水菡还比沈云姿矮了一截。沈云姿被晏鸿瑞收为干女儿,水菡应该叫她“姑姑”……

    晏鸿瑞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似的,热情地招呼水菡坐下。

    “水菡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新收干女儿,叫沈云姿,你们年纪也相差不了几岁……”晏鸿瑞笑容可掬,对水菡说完又转头看着沈云姿:“云姿,这是季匀的老婆,水菡……”

    沈云姿冲水菡点头微笑,优雅地伸出她那只纤细好看的手:“你好。”

    水菡犹豫了两秒钟,同样伸出手,与沈云姿的手指相触,直视着她,不温不火地说:“你好。”

    两个女人就这么握住手,看似平常的寒暄中,隐隐透着只有她俩自己才能感觉到的异样。“你好”,可真的好么?这两个字谁都不是发自真心的在说,她们不过是面子上敷衍着而已。在眼前的场合,谁要是先沉不住气,谁就等于是落了下风。无形中,双方会有一种心理上的较量。

    乔菊显然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嫌恶的目光睥睨着水菡:“云姿是你叔公的干女儿,论辈分你不知道该叫她什么吗?叫姑姑啊!”

    这话带着压迫感,让水菡心底倏然窜起一股火苗……叫姑姑?老妖婆还嫌她现在不够憋气么?

    沈云姿狭长的美目里流光溢彩,颇有深意地望着水菡:“叫姑姑的话,或许有些困难吧,如果不嫌弃,你可以叫我一声姐姐,我们就以平辈论交,如何?”

    水菡嘴角噙着淡淡的冷笑,看看乔菊,再看看沈云姿,怎么觉得这两个女人像是唱双簧的?

    晏鸿瑞哈哈一笑:“对对对,水菡你就叫云姿姐姐吧。”

    并非是水菡小气到要去纠结一个称呼,而是这实在太令人憋屈了……试想一下,哪个女人能心甘情愿地叫自己老公的旧爱为姐姐?尤其是在老公跟旧爱纠缠不清的情况下,这不等于是拿刀子捅自己么?

    晏锥怜惜的目光一刻都没离开水菡,他在为水菡担心。有乔菊在的事都不是小事,哪怕只是一个称呼,乔菊都有可能借题发挥来为难水菡,水菡的处境确实如履薄冰。

    水菡骨子里那股倔犟的因子又被激起了,看都没看乔菊一眼,只是平静地注视着沈云姿:“既然是要当平辈,那就叫名字好了,你说是吧,沈云姿。”

    沈云姿微微一愣,眼底迅速划过一丝诧异,但还是不动声色地应承着:“叫名字是最合适不过了,这样自在点。”

    “呵呵呵,你们别光顾着说话呀,吃菜,吃菜!”晏鸿瑞的老婆说着就将一只鸡翅膀夹进沈云姿的碗里,亲切地说:“云姿,你喜欢吃鸡翅膀,尝尝这个,是我亲自下厨做的。”

    话题转移到吃的上面本来是极好的了,但偏偏有人想看戏,不想看和睦的气氛。

    邓嘉瑜自顾自地吃着碗里的菜,看似不经意地说:“如果我没记错,嫂子也很爱吃鸡翅膀,可是这鸡翅膀吧,碗里好像只有一只,还有一只在锅里……”

    邓嘉瑜这声“嫂子”当然是指的水菡,只是平时邓嘉瑜从未这么交过,现在却口称嫂子,不是真的尊重,而是带着讥讽的意味。

    晏锥一记眼刀横过去,狠狠瞪了邓嘉瑜一眼,这女人添什么乱!

    晏鸿瑞的老婆脸色僵了僵,随即站起身来:“我再去厨房盛一点出来。”

    沈云姿的筷子夹住鸡翅膀,没立刻送进嘴里,只是对着水菡露出一个动人心魄的笑意:“我们喜欢的是一样的啊……”

    一样的什么?鸡翅膀呢还是人?沈云姿动作优雅地张开嘴,轻轻一咬……她吃东西的样子很像是经过训练的,像个十足的千金小姐那么尊贵,水菡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沈云姿吃东西的姿势比她好看多了。但这女人是话里有话么?

    这时候晏鸿瑞的老婆已经将另一只鸡翅膀也盛出来了,笑着给水菡夹到碗里:“来,快吃!”

    “谢谢……”水菡礼貌地说,但紧接着她却夹起了鸡翅膀放进沈云姿的碗里:“既然你喜欢,就都给你吃了。我现在比较喜欢吃鸡腿……”

    这话沈云姿能听懂,就跟她刚才说的那句一样的富有深意,最直白的解释就是——“我们喜欢的男人是同一个”“既然你喜欢就拿去,我已经不喜欢他了。”

    晏鸿瑞夫妇或许听不懂水菡和沈云姿在打什么哑谜,但晏锥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

    晏锥心里惊讶,水菡今天的表现有点出人意料,看似没什么特别的,但却跟沈云姿有种隐约的对峙,他先前还担心水菡应付不了这场面,现在看起来,是他多虑了,水菡表现得很好,镇定,淡然却又不失礼仪。

    沈云姿蹙了蹙眉头,看着碗里多出的一只鸡翅膀……水菡这么大方,反而让沈云姿有点小失望。

    乔菊才不管她们之间有什么异常,她对沈云姿的印象不错,破天荒的竟然为沈云姿夹菜:“多吃点,你刚出院,好好补一补。”

    沈云姿甜甜地回应到:“谢谢婶婶关心。”

    她举起筷子时,袖口处露出一片白色的纱布。那是她自杀过的痕迹?水菡心里一紧,酸疼酸疼的感觉抑制不住的冒起……晏季匀就是因为这个女人闹自杀,所以才会对她关爱备至,时常留在医院守夜。而现在这女人高高兴兴地坐在她对面,精神状态看上去很好,这都是晏季匀的功劳么?

    水菡失神之际,邓嘉瑜又插上一句:“大哥不是说会回来吃饭吗,怎么还不见人影呢,这菜都快要凉了。”

    又是一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女人。

    “季匀说了他会晚点回来,让我们先吃着别等他。”

    说曹操,曹操到,正当晏鸿瑞话音一落,就见门口出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晏季匀回来了。

    此时此刻,犹如电影慢镜头一般,晏季匀的脚步变得异常缓慢,而桌上的每个人都同时回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晏季匀俊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显然他对于沈云姿的出现也是十分意外,怎么都不会想到沈云姿居然在餐桌上?这是什么情况?

    沈云姿就跟看见自己的恋人一样,目光灼热如火,饱含深情地唤了一声:“匀。”

    晏季匀浓眉紧锁,像是没听到,他的目光落在水菡身上,他想从她的表情里看到她的心,但这一次他失望了……水菡已经别过头去,低头吃菜,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她的淡然和冷静,让晏季匀心头没来由的感到不舒服,她就这么无视他吗?看见他回来也无动于衷。

    “季匀啊,快坐下吃饭!”晏鸿瑞起身招呼。

    晏季匀想都没想就坐在了水菡身边,她和沈云姿是对着坐的,而沈云姿旁边是还有个位置空着,晏季匀却没去坐。

    “咦,怎么云姿你也认识季匀?”晏鸿瑞神色诧异,看不出丝毫的不对劲,像是真的不知道晏季匀和沈云姿早就认识。

    “干爹,干妈,其实我……我跟他早澳洲时就是同学。”沈云姿娇羞地瞄了晏季匀一眼,这富含深意的眼神,谁见了都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必定不一般。

    “原来是这样,老同学啊……呵呵,真是巧。”

    晏季匀心里百般不解,沈云姿怎么成了叔公的干女儿?这件事他怎么不知道?既然是干女儿,怎么在医院时从未见过叔公夫妇去探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云姿当然知道晏季匀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她大大方方地说:“匀,一会儿我再跟你解释,现在,能陪我喝一杯么?”

    一口一个匀,叫得这么亲昵,完全无视水菡的存在,这不是成心刺激人么?显摆什么呢!

    水菡再怎么迟钝也听得出来沈云姿是故意的,她本来就忍得辛苦,嘴里吃的东西都是索然无味,想着忍忍就过去了,但现在看来,这顿饭远比想象的艰难得多。

    晏季匀听沈云姿这么说,他也只能点头示意,拿起酒杯与她相碰。

    水菡抬眸,正好看到沈云姿端着酒杯的那只手……手指上有个亮晃晃的东西,是戒指。先前水菡虽然也看到了,但没留意戒指的款式,可现在沈云姿端着酒杯,水菡能看得清清楚楚……这戒指的款式,好眼熟,上边的造型像是一块骨头?这么特别的戒指,水菡当然有印象,这不就是她和晏季匀在香港时,她看到的那一对男女对戒中的女款戒指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