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91章:爆发
    水菡的视线瞬间凝固,黑白分明的眸子死死盯着沈云姿的手,脑子里嗡嗡作响……是巧合吗?戒指的款式多如繁星数不清,为何偏偏沈云姿戴的就是她在香港看到就喜欢的那一款?如果是别的女人戴着,水菡或许顶多只是瞧两眼便算,但此刻她心底就是有个声音在怒吼,在咆哮——直觉告诉她,这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晏季匀的眼睛虽然那注视着沈云姿,但眼角的余光一刻都没离开过水菡,此刻见她表情有异,他也不由得心头一紧,顺着她的视线望去……

    只见沈云姿那一只葱玉的手指上,一枚别致的戒指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特别是她这一举杯的动作,令人无法忽视戒指的存在,瞬间像是被放大了数倍。

    沈云姿含情脉脉地望着晏季匀,她眼里只有他,丝毫不掩饰她的情意,柔情似水的秋波,温柔悦耳的声音说:“匀,这一杯我敬你,这么久没见了,老同学……”

    沈云姿这话还算是留了点面子,故意说好久不见。实际上昨天才见过,他还接她出院送她回家。

    晏季匀眉宇间隐透着一抹焦虑,也没多说什么,直接一饮而尽。晏鸿瑞连夸晏季匀豪爽,但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心里有多么的苦涩。

    万万想不到沈云姿会出现在晏家,与水菡碰面。

    这么一碰面,戒指自然就会被水菡看到。想必她也已经猜出几分了,否则怎会如此呆滞的表情。

    水菡放在桌子底下的手紧紧攥着,而捏着筷子的那只手也是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这餐桌上,精明的人可不止一个。晏锥立刻感觉出了不对劲,关切的眼神望着水菡,似乎在说:“你怎么了?”

    晏锥真恨不得能马上冲过去水菡身边,但眼前的形势容不得他这么做。他心里焦急,却又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这滋味真是难受极了。

    邓嘉瑜咦了一声,好奇地问:“沈云姿,你手上的戒指好特别啊,不过似乎不是白金的,是银质的吗?在哪儿买的啊?”

    沈云姿放下杯子,美目里波光潋滟,盈动着炫目的神采,小声而略带娇羞地说:“这戒指是……是我一个朋友送给我的。是银质的,不过我很喜欢。”说着还忍不住瞄了晏季匀一眼。

    啧啧,这欲说还休娇羞不已的模样,傻子都能察觉出一点异样啦。乔菊脸色一变,慢慢的嘴角竟扬起来,这老妖婆嗅觉格外灵敏,不知嗅出了什么,在算计着什么。

    晏锥的手在桌子底下狠狠地掐了邓嘉瑜一把,凑近她耳边说:“你不乱说话会死吗?”

    邓嘉瑜扁扁嘴,毫不在意地笑笑,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晏季匀也是她唯一感兴趣的男人,她既然得不到,现在能看戏,她怎会错过,当然要火上浇油了。

    气氛诡异,僵硬,水菡小脸涨红,不是气色好,而是气得发红。

    想必这戒指是晏季匀买下来的,他此刻的沉默和饱含歉意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买下来了只是却没送给她,而是送给了沈云姿。

    好一个旧爱,好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啊!还说什么他只是因为沈云姿有严重的抑郁症,所以才会去照顾,还说等沈云姿的病好了就不会再那么亲近了……

    假的,全都是假的!

    从认识到现在,他没有为她戴过一次戒指,哪怕是结婚,哪怕是她曾觉得两人感情好的时候。可现在却有个女人戴着他送的戒指在她面前出现,这么得意,这么欢喜。到底他是谁的老公呢?

    “云姿,你这就不对了,你不老实……”乔菊忽然出声,一副亲切慈爱的表情对着沈云姿。

    “我……”

    “这戒指肯定是你男朋友送的吧,瞧你害羞成这样,是不是想起送戒指的人就感觉心里甜滋滋的?我也年轻过,你骗了我的……”乔菊笑着抚摸沈云姿的肩膀,那神情像极了一个真正的长辈。

    沈云姿羞红了脸,娇嗔地看了看晏季匀,然后低下头:“婶婶,你取笑我……”

    “哈哈哈,瞧瞧,又脸红了……”乔菊高兴地大笑,全然无视其他人的尴尬。

    这不摆明了故意给水菡难堪么?乔菊这么老歼巨猾的人怎会看不出沈云姿手上的戒指就是晏季匀送的?她连晏季匀什么时候去医院照顾沈云姿了都知道!她也不过是顺着演戏而已,沈云姿的出现让她觉得更能刺激到水菡,她当然偏向于沈云姿了。这个家越乱越好,不乱的话,她还不舒坦了。

    晏季匀就坐在水菡身边,他能感受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愤怒和悲伤,她轻颤的身子,她隐忍的表情里露出的痛惜,他全都看在眼里。他的心,犹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揪着,发疼……他是有苦难言,戒指本来就是为水菡而买的,本来就是打算要送给水菡的,谁知道阴差阳错兜兜转转竟到了沈云姿手中,可水菡一定是误会他买戒指的初衷了。

    “水菡……”晏季匀深邃的墨眸里幽光闪烁,大手刚一触到水菡的肩膀,她却像触电似的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啪——”筷子放在了桌上,水菡隐忍着即将爆发的怒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不好意思,我还要照顾小柠檬吃晚饭,先失陪了。”

    说完,再不管桌上的人是什么反应,无视乔菊那狠厉的目光,无视沈云姿的错愕,水菡转身往外走,挺直了背脊,一步一步走得格外沉稳。

    人都有底线,水菡原本还能勉强撑住的,但这戒指的事,她无法让自己继续在这餐桌上呆下去,不想再看到乔菊那恶心的嘴脸。此刻她提前离席,从另一方面来说也等于是狠狠刮了乔菊和沈云姿一巴掌。

    “就是不给你们面子,你们又能怎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想让我难堪,我难道还要留下来承受么?你们慢慢折腾去,再怎么恶心我都看不到。”

    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直接甩脸走人!

    天知道水菡现在的心情多难受多苦,走出了主宅的大门,呼吸着外边的新鲜空气,她紧绷的神经才稍微有点放松了,但这么一松,泪腺也跟着松了,再也克制不住心痛的感觉……

    说不出哪里痛,仿佛全身没一处不痛,原以为自己可以勇敢面对一些残酷的事情了,心理承受能力够强了,但现实却总是一次次打破她的极限。

    身体里的酸胀都化成了眼眶里的水汽,水菡仰着头,深深地呼吸着,让风吹干眼里的泪,硬是没流下一滴。

    身后,晏季匀已经追上来,可水菡在听到脚步声时,拔腿就跑!

    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水菡的潜能爆发,竟然没让晏季匀追上,她一路冲进了小阁楼,砰地一声关上门,锁住,不让晏季匀进来。

    “水菡……水菡……”晏季匀跑得有点喘,急切地拍着门,呼唤着她的名字。他不想让她误会戒指的事,他想解释!

    “老婆,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行吗?老婆,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晏季匀竖起耳朵,却听不到门后的动静。

    水菡娇小的身子靠在门上,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地,背靠着门,痛苦地捂着耳朵……

    “晏季匀,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不想听到你的声音!你离我远点!”水菡沙哑的声音在嘶喊,饱含着愤怒和悲恸。

    晏季匀胸口一阵窒闷,她的话让他越发心痛不已。

    “水菡,你听我说……上次在香港的时候我偷偷买下你喜欢的戒指,是想要送给你的,就是在那天我们带小柠檬出去玩,我是打算等吃晚饭那会儿就把戒指拿出来,想给你一个惊喜……可是后来因为看到云姿受伤,我去医院了,没能去餐厅找你和孩子,再后来……在云姿的病房里她看到了戒指,以为是我买来送给她的,所以就……”晏季匀一口气说到这里,有点难以为继了,当时戒指会戴在沈云姿手上,本来就是一件很无奈的事。

    这番话,水菡是听到了,但以她现在这么激动的心情怎么可能冷静下来想到晏季匀当时进退两难的处境呢?在说了,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即便是买戒指的最初是为她,但结果却还是戴在了沈云姿手上。

    那是一般的首饰吗?那是戒指啊!水菡只戴过两次首饰。一次是晏季匀曾丢失的项链,第二次是晏季匀送她的水晶项链,但戒指的意义却是非同寻常的,她这个当妻子的没戴过一次丈夫送的戒指,反到是沈云姿戴上了?何其讽刺?

    心痛的感觉从四面八方的空气中钻进她的血肉,像无数细小的刀片割着她身体的每个部分……

    晏季匀真的没辙了,解释过了可水菡还是没动静。

    就在这僵持的时分,忽听身后传来沈云姿带着哭腔的哽咽:“匀,对不起,我不知道戒指是你送给你老婆的……真的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现在就取下来……还给她……”

    沈云姿满脸泪痕,哭着颤抖着缓缓将戒指从手指间一点一点地挪动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